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 薪火相传

  “道域境界强者临死时候的爆发力,还真是可怕,连至尊圣器都镇压不住。”

  想想刚才,与解沧海一战,张若尘就有些后怕。

  若非血发男子和陈羽化先后两次重创解沧海,张若尘就算掌握着至尊圣器,也得避其锋芒。

  不过,终究是将解沧海杀死,除掉了这个大敌。

  张若尘盯向陈羽化,走了过去。

  陈羽化浑身暮气沉沉,再也没有绝代圣王该有的威势,亦没有当年威震东域、横扫八方的杀伐霸气。

  只是一个辉煌落幕的濒死老人。

  “张若尘……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昆仑……”

  陈羽化有气无力,干瘪的脸上,浮现出一道笑意。

  张若尘道:“王爷竟然认出了我。”

  在说出这话的时候,张若尘的身形、容貌、气质迅速变化,变成原本的模样。经过这些年的磨砺,张若尘早已不再像以前那么清秀,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

  “能够同时掌握青天浮屠塔和空间力量的修士,除了你……还能有谁?你能来……很好……很好……若是你成为东域圣城之主,老夫……就算是死……也能瞑目……咳咳……”

  “东域圣城之主?”

  张若尘摇头,道:“王爷恐怕是误会了晚辈的来意,晚辈并非昆仑界的修士,来这里,只是想要取解沧海身上的一样东西。”

  “你来这里的目的……不重要……你是不是昆仑界的修……修士,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东域圣城和东域……咳咳……都需要你……也只有你,才能做下一任东域之主……”陈羽化的嘴里,吐出一口火焰。

  火焰中,有一枚火焰形状的令印。

  “这是薪火令,从上古传下来……是东域之主身份的象征。凭借此令,你可以号令东域各大宗门和家族。”

  陈羽化递过薪火令,颤巍巍的举在半空。

  张若尘没有去接。

  东域之主的身份,的确显赫,但,也意味着沉重的责任。

  陈羽化继续道:“你要记住……薪火令……是开启薪火塔的钥匙。只要……只要掌握了薪火塔,就能控制东域圣城的上古铭纹,从而控制整个东域。”

  “薪火塔。”

  张若尘跟着念了一句,抬起头,盯向灵山中的那座三百三十三层高的巍峨古塔,应该就是它。

  “前辈将东域之主的位置,传给外界修士,就不怕女皇迁怒陈家?”张若尘道。

  陈羽化苦笑,道:“若是不将薪火令传给你,今晚便是陈家的灭族之日。况……况且……当今昆仑……除了你……还有谁能担此重任……还有谁的脊梁能够撑起东域这片天?”

  “张若尘,接下薪火令……救一救陈家……救一救东域……老夫……感激不尽……”

  说出这话,陈羽化已经带有几分哀求的语气。

  他怕。

  他怕张若尘会拒绝。

  做张若尘,显然比做东域之主要轻松,做为一个被逼得逃出昆仑界的修士,实在是没必要去背负这一切。

  “轰隆。”

  大地剧烈一颤,夜空中,升起一道道明亮的光柱。

  薪火塔出现感应,最底部的三层塔亮了起来,涌出一道道蛛网般的光丝,冲射向四面八方,激活了天空和地底的上古铭纹。

  “发生了什么事?”张若尘脸色一变。

  陈羽化道:“动手了……他们动手了……张若尘接下薪火令……只有你可以阻止他们……东域圣城若是沦陷,东域的修士和百姓,都将被奴隶,被羞辱,被杀死……老夫求你了!”

  ……

  …………

  天绝岛。

  “轰隆”一声巨响,天绝阁被强大的圣道力量震碎,化为废墟,木屑和石块满天飞。

  神崖先生脚踩一座白色阵盘,飞到半空,眼神极其愤怒。

  在他身后,站着一群圣王境强者,包括来往人、去行者、大曦王、花藏影。

  神崖先生抬起头,双瞳浮现出圣芒,识破布置在天绝岛的阵法,冷哼一声:“弥天大阵!你们居然能够布置出弥天大阵蒙蔽老夫的感知,厉害,厉害,天道岛中,应该有一位相当厉害的阵法圣师吧?”

  姜云冲与一群锦衣修士,从废墟中走出,出现到神崖先生的对面。

  在姜云冲的身旁,站着一道倩丽的身影,青色长裙,容颜清秀,撑着一把伞,举在他的头顶。

  她只是一道半透明的影子,像是鬼魂,又像是幻影。

  神崖先生猜到的阵法圣师,就是她——姻若。

  姜云冲笑道:“瞒住一位阵法地师这么久,姻若,你的阵法造诣,又有进步,看来要不了多久,也能达到地师的境界。”

  那道靓丽的魂影,微微浅笑,笑容极美,如同春风拂面一般。

  来往人低声道:“先生,时间已经耽搁。现在怎么办?今晚的行动,还要不要继续?”

  神崖先生眼神锋锐,道:“已经布置了那么久,不可能因为一点小意外就取消行动。按原计划行事,这里交给老夫就行。”

  来往人、去行者等人,化为一道道圣光,向天绝岛外冲去。

  姻若伸出一只半透明的手,向上一抬,轻念道:“阵起。”

  无数光点,从她手心飞出。

  天绝岛上的阵法被激活,天空乌云密布,雷电交织,一道道攻击力量落下,阻挡住来往人和去行者等人。

  “在一位阵法地师面前,使用阵法,真是不自量力。”

  神崖先生的食指,向西南方的一处阵法结点点了过去,顿时天空传来一声爆响。

  包裹天绝岛的弥天大阵,崩碎了一角。

  在阵法崩碎的地方,乌云退散,化为一个巨大的窟窿,有月光从窟窿中照射下来。

  来往人、去行者、大曦王……纷纷飞出窟窿,向东域圣城的各个方向飞去。

  与此同时,负责攻打八十一座东域圣王府的修士,纷纷出手,发起雷霆一般的攻势。整个东域圣城,陷入进战火之中。

  姜云冲的双手托举起来,天地圣气急速汇聚过去,凝聚成一只长达十数里的异鸟。异鸟扇动双翼,冲出天绝岛,前去追杀大曦王等人。

  “给我灭。”

  神崖先生衣袖一挥,一道直径百丈的阵印飞出去,击在那只异鸟身上,将其打得四分五裂。

  紧接着,神崖先生手指点出,击向姜云冲。

  这一指,形成十二层阵法圆圈,一层接着一层,锁定姜云冲,将他的退路完全封死。

  换一句话说,接不住这十二层阵法圆圈,姜云冲就得死。

  “只是点出一指,竟是引动气流,形成十二座连环阵法,地师的手段,未免也太可怕。”

  姜云冲那张俊秀的脸上,毫无惧色,双手一抱,大量圣道规则涌出来,在身前凝成一只白色宝轮,向十二层阵法圆圈轰击过去。

  “嘭嘭。”

  一连串爆响,白色宝轮击碎十层阵法圆圈。

  但,最后两层阵法圈养,落在姜云冲身上,将他和姻若打得飞出去,退到百丈之外。

  姻若的阵法造诣很高,借用天绝岛上的残阵,将两层阵法圆圈挡了下来。

  “阁主。”

  那群锦衣修士,纷纷唤出圣器,挡到姜云冲身前。

  “你们立即去阻止他们攻打东域圣王府,这里交给本阁主。”姜云冲虽然看起来只是一个少年,但,身上却有帝皇一般的气度。

  他的命令,无人敢违逆。

  那些锦衣修士纷纷退走,飞出天绝岛。

  神崖先生向那些锦衣修士瞥了一眼,露出一道轻蔑的眼神,手指向天空一点。顿时,天穹出现一个巨大的阵印,笼罩方圆百里的天空。

  阵印中,浮现出一道道龙蛇战影,飞了出去,撞击在那些锦衣修士的身上。

  “噗嗤。”

  惨叫声不断响起。

  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那些修为强大的锦衣修士,便被杀死一半。

  “你是在找死。”

  姜云冲的瞳孔中,燃烧起熊熊烈焰,大喝一声:“六合法门,横扫天地。”

  姜云冲的六个方位,出现六座百丈高的光门,大量圣道规则和天地圣气,都向光门汇聚过去。

  以天绝岛为中心,方圆数千里变得一片黑暗,只有六扇光门散发出璀璨的光华。

  神崖先生的脸色一凝,觉得姜云冲施展的圣术似曾相识,但是一时间,又记不起在什么地方看到过关于这种圣术的记载。

  在他印象中,这是一种高阶圣术,威力相当可怕。

  圣者,修炼低阶圣术。

  圣王,修炼中阶圣术。

  只有大圣,才能修炼成功高阶圣术。当然也有例外,圣王中超凡脱俗的鬼才人物,也能将高阶圣术修炼到大成。

  “姜云冲,你到底是哪一界的修士,为何阻止老夫掌控东域圣城?”神崖先生恼羞成怒,冷喝一声。

  姜云冲道:“天堂界派系想要掌控东域圣城,侵犯了很多势力的利益。你不妨猜一猜,我到底来自哪一方?”

  “六合,道字门。”

  不给神崖先生思考的时间,姜云冲将其中一道光门打出,击了过去。

  高阶圣术,即便是阵法地师,也不敢小觑。

  神崖先生打出九根黑色阵旗,结成一座战阵。

  战阵旋转着飞出去,与光门对碰在一起。两股力量形成对冲气劲,轰隆一声,天绝岛被震碎。

  岛上,不知有多少修士,在一瞬间化为齑粉。

  在姜云冲和神崖先生,这种级别的高手面前,普通圣境修士的性命相当脆弱,如纸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