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 狮子大开口

  电光火石之间,张若尘心思百转。

  但,有一点,他想不通。

  既然《天魔血斧图》是用来钓解沧海,为何姜云冲不选择与解沧海交易,反而看上了灭神十字盾?

  难道……

  那位卖家,根本不是天绝阁,而是另有其人?

  张若尘心中有很多疑问,但是却无法立即询问,担心被神崖先生的强大精神力窃听。现在,只能选择,相信姜云冲。

  第五层西边的雅间,逸散出一缕缕绚烂的霞光,包裹住灭神十字架。

  随即,灭神十字架化为一粒光点,被收走。

  “好厉害的手段,看来那位卖家,也是一位可怕的强者。”张若尘心中暗道。

  一只储物袋,从第五层西边的雅间飞出,落入姜云冲的手中。

  “姜阁主,合作愉快,下次再有宝物,老夫依旧拿到天绝阁拍卖。”

  声音相当沙哑,变得越来越浩渺,那位拍卖《天魔血斧图》的神秘卖家,显然是已经离开天绝阁。

  绝岩狐想要追上去,却被神崖先生拦住。

  神崖先生脸色肃然,道:“你不是他的对手。”

  “灭神十字盾是不死血族的一件祖器,威力强大至极,曾经有神被钉死在上面。如此宝物,就眼睁睁看着被人带走?”

  绝岩狐认出了灭神十字盾的来历,心中生出浓烈的贪欲。

  神崖先生道:“我们当前最重要的事,是拿下东域圣王府,在这个节骨眼上,没必要去招惹别的敌人。”

  绝岩狐很不甘,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天魔血斧图》的价值,恐怕还在灭神十字盾之上,难道真的要让给那个自称是焱神秘传弟子的家伙?”来往人笑道。

  “此事,交给解沧海自己处理。若是,连一幅《天魔血斧图》,都拿不到手,老夫便不得不怀疑,他的能力,是否能够胜任接下来让他去做的那件事。”神崖先生淡然从容,一派运筹帷幄的气度。

  解沧海走到张若尘的近前,再次与张若尘交涉。

  “殿下,开一个条件吧,要如何才肯让出《天魔血斧图》?”解沧海道。

  张若尘担心解沧海怀疑,没有立即转变态度,依旧一副轻蔑的模样,道:“本太子什么东西都不缺。”

  解沧海若有所思,随即又道:“殿下似乎对宇宙虚空泪颇为感兴趣?”

  张若尘正要推门走进雅间,听到这话,动作变得迟钝,道:“是有那么一点兴趣。”

  解沧海觉得抓住了张若尘的弱点,心中一喜,道:“我可以将那三十滴宇宙虚空泪取来,做为筹码之一,与殿下交换《天魔血斧图》。”张若尘转过身去,仔细凝视解沧海,道:“解先生修炼的就是《天魔血斧图》吧?不对……应该是拓印图。”

  解沧海的脸色,有些尴尬,道:“没错。”

  “这么说来,《天魔血斧图》对解先生而言,应该算是无价之宝吧?”紧接着,张若尘又道:“想要《天魔血斧图》,解先生得拿出足够的诚意才行。”

  若不是这个家伙,自称是焱神的秘传弟子,解沧海早就一巴掌将他拍死,怎么可能任他如此嚣张?

  解沧海道:“三株十万年古圣药,一块太一祖石,加上三十滴宇宙虚空泪。应该够了吧?”

  “不够。”

  张若尘摇头,道:“再加一百亿枚圣石。”

  解沧海的心,差一点跳了出来,手臂颤抖,就差没有一掌轰击过去,将张若尘拍碎成渣。

  这简直就是趁火打劫,故意宰他。

  “若是解先生感到为难,本太子只能将《天魔血斧图》送到天庭界圣市的拍卖场拍卖,到时候,得到的零头,估计都不只一百亿枚圣石。”张若尘笑道。

  解沧海嗤之以鼻,暗道:“将《天魔血斧图》这种级别的宝物,拿出去拍卖,你师尊焱神不打死你才怪。你是知道,将《天魔血斧图》带回天庭,必定要上交,自己什么好处都捞不到,所以才敲诈本圣。”

  没办法,解沧海最终选择妥协。

  “好,就这么定了!不过,一百亿枚圣石,数额太过巨大,我的身上根本没有。要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从黑魔界调遣圣石,亲自交到殿下手上?”解沧海道。

  一个月?

  一个月,已经足够解沧海查清张若尘的身份,张若尘怎么可能同意?

  张若尘摇头:“看来解先生,还是诚意不够,本太子只能另寻买家。黑魔界修炼《天魔血斧图》的修士大把,总有买得起的人。”

  “且慢,我再想想办法。”

  解沧海转身,向东边雅间走去。

  看到解沧海恼羞成怒,却又没法发作的模样,张若尘就感觉到相当舒坦和愉悦。

  “那群人个个都大有来头,要凑齐一百亿枚圣石,应该不是难事吧?”张若尘期待起来。

  须知,一百亿枚圣石,已经赶得上穷一些的大圣的财富总和。

  半晌后,解沧海将三株十万年古圣药,太一祖石,三十滴宇宙虚空泪,交到张若尘的手中。紧接着,他又取出一根储物袋,很是不舍,颤抖着交到张若尘手中。

  张若尘打开储物袋,使用精神力探查,里面竟是真的装着巨额圣石,堆成了一座圣石山。

  足有三十亿枚之多。

  张若尘并不是一个没有见过大世面的人,但还是情绪激动,差一点没有绷住。这么多圣石,可以购买多少修炼资源?

  “不够,怎么才三十亿枚圣石?”张若尘板着脸,不悦的道。

  解沧海感觉到心痛不已,取出一只金属黑匣,向张若尘传音:“里面是四枚神石,每一枚的价值,差不多都相当于十亿枚圣石。”

  张若尘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真的假的,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打开金属黑匣,张若尘仔细探查,确定是真的神石,立即将其收入进空间戒指,处变不惊的道:“也还差不少啊!”

  “贪得无厌。”

  解沧海心头将张若尘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随即将一只刻满铭纹的玉质盒子取出。

  玉质盒子,是血色,一看就不是凡物。

  “这是……这是一枚半熟的王品圣丹,千转窥道丹。”说话时,解沧海的声音在发颤。

  要知道,这枚“千转窥道丹”,是他为冲击大圣境界,准备的第一至宝。

  “真的假的,王品圣丹?”

  张若尘见过的天品圣丹都是屈指可数,王品圣丹则是如同传说中的东西一般,从未见过。

  要知道,圣丹达到一定级别,能够孕育出丹灵。

  天品圣丹的丹灵,力量便是不弱于圣王境修士。

  王品圣丹的丹灵,得强大到何等程度,九步圣王?还是大圣?

  “这枚千转窥道丹,还处在半熟的状态,需要继续放在血玉圣盒中蕴养,直到它发生最后的脱变,才能化为一枚真正的王品圣丹。在此之前,千万不要将千转窥道丹取出来,千万不要。”解沧海叮嘱道。

  “不取出来,我怎么知道是真是假?”

  说着,张若尘就准备破开血玉圣盒上的铭纹,将千转窥道丹取出来。

  “放肆……”

  解沧海浑身气势变得凌厉,不过立即又收敛起来,道:“我解沧海是道域境界的强者,怎么可能拿出一枚假丹来骗你?千转窥道丹在没有成熟之前,被取出,药力将会大打折扣。”

  “这个老家伙是什么意思?又是千叮咛万嘱咐,又是威胁,难道是准备暗中又将千转窥道丹抢夺回去?”张若尘暗道。

  焱神秘传弟子这个身份,只能在明面上制衡解沧海。

  若是在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别说是焱神弟子,就算是焱神的亲儿子,动了解沧海的利益,那也是死路一条。

  “好吧,信你了!”

  张若尘伸手,拍了拍解沧海的肩膀,笑道:“《天魔血斧图》是你的了,交易愉快。”

  回到雅间,解沧海的脸色沉冷至极,但却在克制自己。因为他知道,在场的修士,很多都属于天堂界派系。

  人多口杂,指不定会对外传出一些什么。

  就算生出了杀意,也得忍着。

  大曦王道:“这位焱神秘传弟子与天绝阁阁主的身份,都有一些古怪,要不要试探他们一下?”

  “我同意。”解沧海道。

  神崖先生的脸上浮现出一道笑意,道:“你们的心情,老夫能够理解。但,再有三个时辰,就是我们进攻东域圣王府的时间。”

  “那陈家,在东域圣城,一共建了八十一座圣王府。”

  “一座圣王府,是一座阵基。”

  “八十一座连接在一起,就是一座周天大阵,可以调动整个东域圣城的力量。想要攻破东域圣王府,必先破周天大阵。”

  “所以,大家都有任务在身,还是不要节外生枝。”

  “老夫向大家承诺,只要攻下东域圣王府,你们看中的宝物,所以随便取之。你们想杀的人,可以随便杀之。包括这座天绝阁中,出现的这些宝物和人。”

  此刻的神崖先生,宛如凌驾于众生之上的神,一言出,定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