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 神剑圣地之变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 神剑圣地之变

  神剑圣地有十八座灵山,植被翠绿如碧玉,群山间白雾飘荡,有飞瀑从天降,有奇石如鬼怪,处处闪烁祥瑞之光。顶点

  在神剑圣地最鼎盛时期,有上万弟子门人,居住在这群山之间。

  此时,神剑圣地的上空,乌云密布,暗无天日。

  十八座灵山被鲜血浸染成红色,溪流和灵湖中飘着一具具浮尸,有的灵山遭受恐怖力量的攻击,防御阵法破碎,山体崩塌。有的灵山燃烧着熊熊天火,一座座殿宇在冒黑烟。

  神剑圣地的门人弟子,死了一大半,剩下的全部都被抓到玉圣灵山。

  玉圣灵山是神剑圣地中的灵山之首,在灵山顶部,有一座白石铺砌而成的广场。神剑圣地的数千门人弟子,死的死,伤的伤,还活着的,都被一股强大的圣威,压迫得跪在了地上。

  即便是意志坚定的圣者,也被打断双腿,趴伏在地。

  战锤宫的少宫主“血猎宏东”,身穿一具暗星重甲,身披深红色的披风,卓然的站在高高台阶上,近五米的身高,使得他看起来异常魁梧,自带一种压迫性的威势。

  下方,站有近百位战锤宫的圣境修士,个个都如巨人一般。

  神剑圣地的主人,鲁怀玉,被钉在一块紫黑色的石碑上面,鲜血不断从体内流淌出来。

  “已经是第两百零三个,再不说,将是第两百零四个。”血猎宏东冷冰冰的道。

  鲁怀玉一边咳血,一边笑道:“做……梦……”

  血猎宏东的双眼,猛的一缩,双手捏得咯咯直响。

  战锤宫的九品长老夫严,冷声说道:“少宫主,我看不用再与他废话,直接动用镇魂碑的力量,抹去他的精神意志,夺取他的记忆。我不信,将《天工齐录》找不出来。”

  紫黑色的石碑,就是战锤宫铸炼出来的精神力奇宝镇魂碑。

  镇魂碑,不仅能够镇压修士的精神意志,还能强夺修士的记忆,阻止修士自爆圣源。当然,若是有大圣,或者是神,在修士的体中布置了禁锢手段,即便是镇魂碑,也无法夺取到有用的记忆和信息。

  血猎宏东十分清楚,镇魂碑并不是万能。

  若是修士的精神意志过于强大,最终会圣魂破碎,任何记忆都不会留下。

  《天工齐录》关系重大,是他来到昆仑界的首要任务,绝不能有半点差池。

  现在,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于是血猎宏东点了点头,道:“催动镇魂碑,收索他的记忆,必须要将《天工齐录》找出来。”

  九品长老夫严,干笑一声。

  他那一双枯槁的手,隔空打出强横的圣气,注入进镇魂碑。

  “哗”

  顿时,镇魂碑浮现出一道道密集的纹路,那些纹路,就像是铁质的丝线,刺入进鲁怀玉的头颅。部分纹路,则是刺入鲁怀玉的身体。

  血猎宏东有些紧张,担心搜魂失败。

  要知道,战锤宫是以炼器,闻名各个大世界,但与最顶级的炼器宗门相比,却又差了一线。

  《天工齐录》在中古时期,都是能够排得上名号的炼器宝典,若是战锤宫能够得到,必定能够让炼器造诣更进一步。

  这件事,关系到他能不能将少宫主的位置坐稳,不容有失。

  “啊……”

  鲁怀玉的精神和圣魂,遭受非人的折磨,嘴里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神剑圣地的门人弟子,皆是愤恨不已。

  “我们神剑圣地与你们无怨无仇,为何要攻击我们?”

  “神剑圣地没有《天工齐录》,你们就饶了我们吧,放了玉圣,一切都好商量。”

  “放了玉圣,有什么事冲着我来。”

  “跟他们拼了!”

  ……

  “噗嗤。”

  想要反抗的修士,全部都被战锤宫的圣境修士使用沉重的战锤,砸碎成血泥。

  一位战锤宫的六品长老,就像看蝼蚁一般,看着跪在地上的一众修士,笑道:“谁告诉你们,必须有仇有怨,才有杀戮?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战争和征服。”

  随即,那位六品长老,走到一位神剑圣地的圣者面前,伸出一只手掌,按在他的头顶,抽取他的记忆。

  抽取圣者的记忆,显然是要容易一些。

  那位圣者在反抗,在惨叫,但是却像一个布娃娃一般,逃不出那位六品长老的手掌心。

  虽然说,一位圣者掌握的炼器知识有限,但总有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地方,只要吸收了他的记忆,对自己就是一种提升。

  “噗嗤。”

  一柄黑色的巨剑,从天外飞来,击穿那位修为达到六步圣王境界的六品长老的胸膛,带着他的身体,一直飞到血猎宏东身后的一根铜柱上。

  “嘭”的一声。

  那位六品长老,与铜柱碰撞在一起,随后滑落下来,摔在地上,化为一具死尸。

  血猎宏东脸色一沉,看着那柄飞走的黑剑,道:“好强的剑意,直接震碎了血青长老的圣魂。”

  “什么人?”

  战锤宫的圣境修士,个个都是精英,立即进入备战状态。

  有的激活圣器中的铭纹,有的打出防御阵法阵图,有的打开天眼寻找闯入者的身形……

  “哗啦。”

  血猎宏东的上空,空间颤动了一下。

  三道人影从虚空中飞出,分别攻向血猎宏东和夫严长老。

  攻向血猎宏东之人,正是戴着面具的张若尘。

  张若尘施展出空间牢笼之术,将血猎宏东笼罩进去,紧接着,脚踩步法,催动火神拳套的力量,携带淡淡的神力,一掌轰击过去。

  张若尘十分清楚,自己的首要目的是救人。

  要救人,必须要掌握筹码。

  因此,只能擒贼先擒王。

  血猎宏东却并不是易于之辈,反应速度超乎寻常,闪电般出手,与张若尘对拼一掌,竟是打得张若尘倒退七步。

  不过,血猎宏东退得更多……

  退了十六步。

  张若尘只感觉右臂火辣辣的疼痛,刚才那一掌,就像击在钢铁神墙上面,浑身骨头都有些错位。

  要知道,对方是在仓促之间打出一掌,两人才拼得这样的局面。

  若是对方准备充分,张若尘也就未必还能占据优势。

  “他的肉身强度,不在我之下。”张若尘暗道。

  所幸的是,另一头的战场,慕容月和邪成子联手,不仅避退夫严长老,还将鲁怀玉从镇魂碑上救了下来。

  张若尘心知血猎宏东的实力,超出自己的预估,无法轻易拿下。他的眼睛向旁边瞥去,盯在夫严长老身上,准备换一个目标。

  血猎宏东虽然长得五大三粗,但能成为战锤宫的少宫主,又岂是愚蠢之辈?

  他极其精明,看到张若尘的眼睛转动,便是猜出张若尘的下一步计划,爆喝一声:“夫严长老小心。”

  血猎宏东的判断没有错,但他却低估了张若尘的实力和速度。

  “小心”两个字还没有出口,张若尘的沉渊古剑,已经指在夫严长老眉心。

  夫严长老惊骇至极,好歹自己也是九步圣王,但是,连对手的影子都没有看清,就被制住。莫非钱来之人,已经修炼出道域?

  不过,当他感受到周围有空间波动后,也就明白过来。

  难怪如此之快,原来此人是直接跨越空间,出现到他的身前。

  夫严长老尽量保持平静,道:“阁下也是为《天工齐录》而来吗?恐怕得让你失望,我们都还没找到。”

  血猎宏东道:“他不是为了《天工齐录》,而是来救人。”

  张若尘对血猎宏东不禁刮目相看,此人还真是精明,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看穿他的意图。若是再给他一些时间,岂不是能够猜到张若尘的身份?

  “既然知道我是来救人,还不立即放人?”张若尘道。

  “不公平。”

  血猎宏东摇了摇头,道:“我的手中,掌握着这么多人的性命,而你只是掌握着一个人的性命。让我放人,放谁啊?”

  “一位九步圣王的性命,对于战锤宫来说,就这么廉价吗?”张若尘反问一句。

  张若尘对天庭界的各大势力,还是有一些了解,要猜出他们是战锤宫的修士,并不是难事。

  血猎宏东道:“你若是杀了战锤宫的九品长老,后果有多严重,不用我告诉你吧?”

  “威胁我?”张若尘道。

  血猎宏东道:“不,只是提醒你,做事得三思而后行。”

  “多谢。”

  张若尘脸上露出一道诡异的笑容,随即,一股强大的剑意,爆发出来。

  “噗嗤。”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张若尘竟是相当果决,一剑击穿夫严长老的眉心。剑锋上,剑罡爆发出来,将其头颅,震碎成一团绚烂的血雾。

  血猎宏东的双目猛然瞪大,怒火熊熊燃烧,大喝一声:“杀。”

  蓦地,张若尘的双目散发出神圣之光,身上气势大涨,如同一尊盖世帝皇一般,双手撑开,体内的空间规则完全喷薄出来,笼罩玉圣灵山顶部的广场,嘴里大吼一声:“空间冻结。”

  顿时,一层白光,从张若尘的体内涌出,空间之力席卷天地。

  远远望去,广场上的众人,犹如是被封入进一块巨大的玉石里面,变得静止不动。

  但,在张若尘的控制下,慕容月和邪成子不收空间力量的束缚,向战锤宫的众人,发起攻击。

  慕容月攻向血猎宏东。

  邪成子则是将一具具战尸放出来,疯狂收割战锤宫圣境修士的性命,顷刻间,便是倒下一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