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黑市据点

  花藏影的奇门火遁玄妙无双,片刻间,带着薛仇,到达千里之外,出现到一片荒凉的城区。顶点

  花藏影轻轻摇着白骨折扇,有些意外,自言自语道:“竟然没有追上来。”

  “估计他们也很忌惮公子,不敢冒险。”薛仇笑道。

  花藏影对自己的实力相当自信,轻轻点头。

  薛仇又道:“可惜,那位陈家圣者活了下来,此次针对陈家的行动,必定会暴露。一旦陈家有了防范,想要成功,就难了!”

  花藏影笑了笑:“那位陈家圣者,肯定早就传讯回东域圣王府,就算杀了他,也没什么意义。”

  “这倒也是,只要那件东西已经毁掉,我们大可高枕无忧。”薛仇道。

  “沙沙。”

  轻盈的风,拂在花藏影的脸上。

  花藏影察觉到一道细微的圣力波动,目光豁然向右侧的废墟凝视去。

  只见,残破的墙体上,不知何时,出现一位白袍僧人。

  白袍僧人留有白色寸发,给人一种仙风道骨之感。

  “好厉害的敛气术,已经靠近我二十丈内,我才将他发现。”花藏影心中,极其震惊。

  花藏影表现得很镇定,道:“阁下是何人?”

  “来者不来,去者不去。”白袍僧人宝相庄严的道。

  花藏影眼中露出恍然之色,拱手道:“原来是去行者前辈,失敬失敬。”

  “花施主,贫僧是专程来接你,走吧,大家都在天绝阁等你。”名叫去行者的白袍僧人和颜悦色的笑道。

  ……

  …………

  东域圣城的五块大陆之一,雪劫大陆。

  第三十一城区,位于雪劫大陆的西北边陲,靠近极地,常年被冰雪覆盖。虽然位于东域圣城,却异常荒凉,千山百岳尽是银装素裹。

  黑市的一处秘密据点,便是建在第三十一城区的地底,非黑市一品堂的核心成员,绝不会知道此地所在。

  那一日,慕容月遭到袭击,神石被夺走,全靠一张保命遁符才逃脱,随即藏身到此地养伤。

  她盘膝坐在一张圣玉床上,袒露着上半身,肌肤如凝脂一般雪白无瑕。但,右肩下方,却有一个酒杯大小的血窟窿。

  血窟窿中,不断有黑色气雾逸散出来,如蜿蜒的虬龙一样,向四方蔓延。

  一股极其邪恶的力量,侵入她的体内,伤口一直无法愈合,反而有加剧的趋势。

  “哇!”

  一口暗红色的圣血,从她嘴里吐出。

  地面,发出“哧哧”的声音,腐蚀出一个直径半丈的坑。

  “还厉害的魔功,以我的极阴体,竟然都被侵蚀,无法将其炼化。若是换做别的体质的圣王,恐怕早就已经陨落,化为一滩脓血。”

  慕容月的脑海中,浮现出一道身影。

  那道身影,极其消瘦,脸白如纸,身上缠着铁链,宛如一具僵尸。

  就是那人隔空一指,破掉她的所有防御,将她击伤。

  这几年,慕容月没有去争夺黑市一品堂堂主的位置,而是被一位神秘人,提前接去一处觉醒神土,得到无上机缘,修为突飞猛进,达到七步圣王的层次。

  可是即便如此,面对来自天庭界的强者,却还是不堪一击。

  她有一种力不从心之感,心中颇为失落。

  “我真的是被选中之人吗?为何在这混乱的大世,什么都做不了?”

  慕容月想到那位神秘人,接她去觉醒神土的时候,说过了的话:“你是被选中之人,昆仑界是否能重新崛起,你将承担一份重要的责任。”

  什么是被选中之人?

  是被谁选中?

  那个神秘人又是谁?

  慕容月的心中充满疑惑,对方什么都没有告诉她,只是让她出世历练,在乱世纷争中磨砺,尽快铸炼不朽圣身,成就大圣尊位。

  “拔苗助长,终究是难以培养出真正的强者,只有一步一个脚印的苦修,未来才有无限可能。但是,没有办法,只能这么做,留给昆仑的时间已经不多。”

  慕容月心知,她就是被拔苗助长的修士之一,或许真的会在某个重要时刻发挥出作用,但是,却绝不是力缆狂澜者。

  拔苗助长,就是在投资潜力。

  真正决定昆仑未来的人,必定是一步一个脚印苦修起来的生灵。

  “轰隆。”

  蓦地,地底密室剧烈摇晃,石壁上,浮出现一道道阵法铭纹。

  慕容月的脸色一变,立即隔空抓住一层黑纱,裹住玲珑剔透的娇躯,豁然站起身来,进入战斗状态。

  一位黑袍老者,闯入进慕容月的养伤之地,脸色惊变:“姑娘,有圣王境强者,强攻据点。据点的防御阵法,恐怕撑不了多久。”

  “这么快就追上来了?”

  慕容月心知自己绝不是追杀之人对手,于是取出一件从觉醒神土带出来的古器,准备将其催动,再次遁走。

  那件古器,形似一轮月牙,散发出青色光泽,有淡淡的神力逸散出来。

  “轰隆。”

  一道恐怖绝伦的冲击波,击穿据点的防御阵法,顿时天塌地陷。

  地底响起此起彼伏的惨叫声,这座秘密据点中的黑市修士,死伤惨重,很多人都被冲击波轰击得变成血泥,骨头化为粉末。

  那道力量寒气森森,不仅击碎大地,更冰封百里,威势极其惊人。

  “姑娘快逃……啊……”

  站在慕容月身前的那位黑袍老者,被寒气冰封,在慕容月的眼前,变成一具冰雕。

  慕容月的眼中,露出冰冷似剑的光芒,娇喝一声:“你们欺人太甚。”

  在黑市据点的上空,一位身上缠着铁链,脸色苍白如纸的高瘦男子,手持一只银钵,凝聚出六耀圆满力量,准备发动第二波攻击。

  此人,名叫白跃君,是幽神殿六绝之一“来往人”的师兄,步入九步圣王境界已经有千年时间,积累相当雄厚,是一个活了近两千年的老怪物。

  “哗”

  一轮青月破土而出,向他挥斩过去。

  白跃君嘴里发出咯咯的笑声,任凭青月斩在他身上。

  白跃君的身体崩碎而开,化为一件白袍,竟是反将那轮青月包裹。

  下一刻,白跃君的身形,出现到另一处位置。

  “哗哗。”

  身上的锁链飞出去,缠住白袍和青月,将其强行拖到身边,死死的镇压住。

  慕容月从破碎的大地底部飞出,头顶撑起一轮魔月,顿时浩浩荡荡的魔气包裹这片天地。她双手结出印法,想要将青月古器收回。

  白跃君镇压青色古器似乎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道:“没想到,昆仑界还有你这样一个年轻高手,比池瑶女皇摆在明面上的几位界子,都要强大。”

  风成道从虚空中跨了出来,出现到慕容月的身后,笑道:“她是极阴体,而且修炼的是《太乙神功榜》上的“天魔石刻”,绝对是昆仑界的大人物秘密培养的暗棋。”

  白跃君笑了起来,道:“极阴体好啊,正好老夫也是阴寒体质,倒是可以将她抓来,长期采/补。将她掠夺,说不一定能够助老夫,成就大圣尊位。”

  白跃君的潜力已经耗尽,正常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再有进步,一生止步在九步圣王境界。

  但是,极阴体的出现,却让他看到了希望。

  风成道笑道:“昆仑界不知花费了多少资源,才将她培养起来,年纪轻轻就达到七步圣王境界。你这样做,非要将昆仑界的那些大人物气死不可。”

  慕容月腹背受敌,陷入绝境。

  但是,她却依旧很冷静,体内血气疯狂运转起来,施展出一种燃烧圣血的禁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越来越强。

  风成道眉头一皱,不再继续旁观,一道指印向慕容月打了过去。

  “轰隆。”

  指劲,如同白虹贯日,雄浑霸道。

  慕容月的手臂一挥,一尊魔碑虚影,凝聚出来,与风成道打出的指劲对碰在一起,竟是挡住了这一击。

  “小丫头,挺厉害啊!”

  白跃君的眉心,浮现出妖异的光华。

  顿时,侵入慕容月体内的那团黑色气雾,变得活跃起来。圣血运转得越快,黑色气雾入侵的速度,便是越快。

  片刻间,黑色气雾进入慕容月的气海,使得她的意识变得混乱。

  慕容月心知自己已经坚持不了多久,心中默念:“殿下,你在哪里……你可一定要快些赶来……否则我只能自爆圣源,与他们玉石俱焚……”

  此刻,慕容月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张若尘的身上。

  白跃君嘴里发出尖锐的笑声,化为一连串残影,冲到慕容月的身前,一指点向她的眉心,想要制住她的圣魂,收她为奴。

  “哗啦。”

  空间颤抖了一下。

  一位戴着面具的人影,凭空出现到慕容月的身旁,携带火焰的手掌,抓了过去。

  “咔咔。”

  白跃君的手指被抓住。

  就在白跃君怔住的时候,那位戴着面具的男子,将他的手指折断,身形变得模糊,一掌击在他的胸口,将其打得横飞出去。

  白跃君的身体,在雪地上,撞出一条数里长的凹槽。

  戴着面具的男子,目光向风成道盯过去,哼了一声:“还真是幽神殿,敢抢夺我要的东西,伤我的人,今日我要将你们通通摧骨扬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