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一千七百九十八章 闭关两年

  回到云武王城附近,张若尘没有见到幽神殿的修士,心中略微有些诧异。

  “天道两极罗盘被抢夺,就连手臂都被斩断,藏心尊者竟然没有来报复?”张若尘保持警惕。

  王山中,天地圣气变得更加浓郁,悬崖峭壁上,长着一株株馨香扑鼻的圣药,山间流淌出圣泉,泥土变得五颜六色,升腾起极光一般的绚烂光雾。

  越往深处走,群山越是神圣。

  林中,浮现出一大片黑色鬼气,轰隆隆的声音响起,随即一只数十丈高的骷髅冲出来。

  “哗”

  黑色骷髅化为一根骨杖,落到张若尘的手中。

  炼化了袁彻等人的圣魂,邪灵的实力,增长一了大截。

  与邪灵交流,张若尘了解到,不久之前,幽神殿的一众修士,的确是来过王山。但是,他们被空间阵法和时间阵法困住,又遭到真妙小道人和邪灵的攻击,最终吃了大亏,铩羽而归。

  逃走后,幽神殿的修士,便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知去向。

  张若尘并不认为幽神殿接连吃亏之后,会忍气吞声,就此退出云武郡国,他们肯定会报复,而且一旦报复,必定会来得更加凶猛。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张若尘没有继续纠结于此事,释放出精神力,将真妙小道人、邪成子、吞象兔、魔猿,还有那近百位女圣,聚集到一座宫殿形态的炼器楼阁下方。

  紧接着,张若尘又将乾坤界中半圣和圣境生灵,唤了出来。

  “拜见太子殿下。”

  诸圣同时躬身,向张若尘行礼。

  张若尘的身形笔直得犹如一杆长枪,取出日晷,放在地面,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将开启日晷,闭关修炼。”

  “在日晷的两百丈范围之内,时间流速将会发生改变,修炼一年,外界也只是过去一天。”

  诸圣全部都心绪激动,世间竟有如此匪夷所思的至宝?

  不过想想太子殿下的身份,他们也就释然。

  吞象兔大叫一声:“尘爷,我们……我们有机会,一起闭关修炼吗?”

  张若尘笑了笑,道:“当然。否则为何将你们聚集到这里来?”

  “太好了!我要借此机会,冲击到圣者境界。”

  “太子殿下万岁。”

  “太子殿下万岁。”

  ……

  日晷的四方,响起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张若尘安排了数位心思缜密的女圣,看守,进王山的路,以防闭关期间,幽神殿的修士,攻打进来。随即,他才取出两块神石,放置到日晷的两个凹坑里面。

  “哧哧。”

  神石中的神力释放出来,顿时,日晷散发出一粒粒光雨,悬浮在方圆两百丈的每一处角落。

  当然,一般的修士,根本看不见那些光雨。

  张若尘盘坐下日晷下方,六道圣魂同时呈现出来,各自修炼不同的东西。

  三道圣魂,围在规则帝器的三个方位,参悟圣道规则。

  一道圣魂,托举着须弥圣僧的那根长须,参悟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

  一道圣魂,则是在研究圣术,比如,剑九,龙象般若掌的第十二掌,时间剑法第四层境界“周天轮回”……等等。

  最后一道圣魂,则是固守本尊,炼化左腿中的赤红色规则。

  左腿中的赤红色规则,共有十万道,只有全部炼化,张若尘才能随心所欲,施展出神之左腿的力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做一个瘸子。

  张若尘身具真理奥义,参悟圣道规则的速度,远胜别的修士。

  而且掌握有真理奥义的修士,在没有真理之道刻图的情况下,也能从天地间,参悟到真理规则。正是如此,即便没在真理天域修炼,张若尘的真理之道也没有落下,依旧在缓缓进步。

  值得一提的是,张若尘在月神山杀死了亡虚后,竟是得到万分之二的真理奥义。

  也就是说,如今,张若尘的体内,真理奥义总合,已经达到万分之十二。

  闭关进行到第三个月,张若尘参悟出来的规则总数,达到四十五万道。

  气海中,通天河出现一丝悸动,那是将要突破到六步圣王的征兆。

  ……

  圣道规则总数,达到四十六万道。

  通天河的悸动,变得越来越强烈,就如一条大河,掀起了滔天巨浪。

  闭关进行到第四个月,圣道规则总数,达到四十七万道。

  张若尘的气海中,响起一道轰鸣。

  通天河停止剧烈震动,缓缓变得平静,但是,河中圣道规则的流动速度,却比以前快了几分。

  很显然,张若尘的境界,正式达到六步圣王。

  “还不够,继续。”张若尘暗道。

  时间,在修炼中,一分一秒过去。

  等到日晷石台上的两颗神石,耗尽神力的时候,已经是两年之后。

  闭关修炼的这两年,张若尘的修为境界突飞猛进,体内的圣道规则总数,达到六十三万道。

  当然,他距离七步圣王,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

  一般来说,圣道规则总数,必须达到一百万道左右,才有可能突破到七步圣王境界。

  六步圣王与七步圣王之间,虽然有一个大的结点,但是,张若尘自信那个结点,影响不到他。只要能够再找到几块神石,他就能快速悟道,突破到七步圣王。

  “以洛虚的身份,在武市钱庄都只能买到两枚神石。想要走别的修士的门路,去武市钱庄购买神石,可能性应该是微乎其微,看来必须从别的地方想办法才行。”

  张若尘想到了明堂的孔兰攸,黑市的慕容叶枫和慕容月,还有拜月魔教的凌飞羽……

  凌飞羽。

  她应该是回到了昆仑界吧?

  现在的拜月魔教,是她在主持大局吗?

  这几人,都有可能弄到神石,而且值得信任。

  张若尘刻下三道传讯光符,打了出去,但是,传讯光符才刚刚飞出王山,便是停了下来,被一股古怪的力量拦截。

  因为离得不远,所以,以张若尘的精神力强度感应得到。

  张若尘察觉到不对劲,大喝一声:“备战。”

  这道声音,惊醒了还在修炼的众人。

  张若尘收起日晷,随即施展出空间大挪移,出现到王山的边缘,向山外眺望。

  两位看守王山的女圣,飞到张若尘身后,躬身行礼:“拜见殿下,恭喜殿下修为再进。”

  张若尘背着双手,气度不凡,道:“我闭关修炼的这两天,有没有人闯山?”

  两位女圣皆是摇头。

  张若尘取出青天弓和白日箭,双臂浮现出龙魂和象魂,弓骨和弓弦散发出来的光芒,刺得两位女圣连眼睛都睁不开。

  “嘣。”

  白日箭如一道白虹,飞了出去。

  “轰隆。”

  大概飞出两百里,白日箭撞击在虚空,爆发出一道雷鸣般的巨响。

  只见,白日箭撞击的位置,一座高达百丈的黑色祭台显现出来,悬浮在半空,有着一杆杆阵旗插在上面。

  看到这一幕,两位女圣皆是吓了一跳,单膝跪在地上。

  “殿下……”

  张若尘道:“不怪你们,那座祭台的外围,布置有相当高明的隐匿阵法。别说是你们,就算是九步圣王,也未必能够察觉到端倪。”

  数十位幽神殿的圣境修士,站在祭台上。

  其中站在最前方的三道身影,分别是藏心尊者、风成道,还有一位手持圣杖的无面人。

  刚才,张若尘打出的三道传讯光符,就是无面人,使用精神力手段,将其拦截。

  无面人看了看光符上面的内容,腹中发出笑声:“真是让人好奇,一个圣王境修士,为何那么迫切需要神石?”

  风成道笑道:“圣王境修士需要神石,只有一个原因。他的身上,必定掌握有一件珍宝,必须使用神石才能催动。”

  藏心尊者没有无面人和风成道那么好的耐心,直接向张若尘喊话,道:“张若尘,你好歹是须弥圣僧的传人,月神的神使,在通溟河竟然使用卑鄙的手段,抢走本尊者宝物,两位何等伟岸神圣的人物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你若是还有那么一点点血性,就走出空间阵法,堂堂正正与本尊者一战,一决生死。”

  “好。”

  张若尘很爽快的飞出王山,取出沉渊古剑,道:“来吧!一决生死,像男人一样的战斗。”

  藏心尊者微微一怔。

  刚才那么喊话,藏心尊者完全就是想要羞辱张若尘,顺便激将他,让他出来送死。但是,张若尘如此轻易就上当,反而让藏心尊者有些顾虑起来。

  藏心尊者向无面人传音:“张若尘还是太年少,沉不住气。吴长老,立即动用祭台的力量,将他镇压。”

  无面人轻轻摇头,道:“张若尘虽然飞出空间阵法,但是,只需施展出一次空间挪移,就能逃回去。现在就动用祭台的力量,若是没能镇压张若尘,也就打草惊蛇。”

  “尊者,以你九步圣王的境界,对付区区一个张若尘,还不是手到擒来?你不会害怕了吧?”

  “怎么可能?”

  藏心尊者挺直身形,不想被无面人看轻,于是释放出强大的圣威,冲出祭台,向张若尘所在的位置飞了过去。

  “小辈,你是在找死。”

  ……

  最近,脑海中一直在想一个故事,关于八百年前张若尘、池瑶、孔兰攸,还是少年少女时候的故事。

  这个故事,大概有数十章,暂时叫《生死劫》。当然,书友有更好的名字,也可以提一下,说不定会采用。

  圣明太子张若尘,一剑镇中域。

  池瑶公主,倾国倾城。

  孔兰攸,钟天下之灵秀。

  慕容叶枫,誓死追随。

  ……

  除了他们,还会有一些新的角色加入进来,比如:

  “幻后”的传人,左丘红婷,“昨夜桃花落红亭,人去香留无踪形”。(幻后是八百年前昆仑界的三后之一,与血后齐名。)

  邪帝的传人,夏寒(也是现在昆仑界的邪帝),“一杆葬星戟,踏破红尘轩。沉渊不出,无人能敌。”

  这是那一群少年的故事,还有那一年的情,与那一曲《兰攸》,一对燕子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