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震动真理天域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震动真理天域

  夜幕降临,距离月神道场不远的地方,显现出两道黑影。

  “唰!唰!”

  他们二人的身体雾化,没有实体,只能看见,站在前面的那人长有三条黑色尾巴,站在后面的那人则是长着两条尾巴。

  长有三条尾巴的青冥子,渐渐凝聚出身躯,摊开手掌,看着掌心的金色龙鳞,喃喃自语:“今天就是与张若尘约定的时间,也不知他会不会信守承诺?”

  站在后方的萧南生,是一位半步圣王级别的修士,同时,也是青冥子最为杰出的弟子。

  青冥子问了一句:“我们虚灵界那六位女圣和十七位女半圣的资料,全部都准备齐了吧?”

  “弟子早已准备齐全。”萧南生道。

  “张若尘不可能让我们随随便便就将人带走,肯定会查她们的资料,确定她们的身份。”

  青冥子考虑问题比较周密,所以,提前做了一些准备。

  青冥子和萧南生取出一件能够掩盖身上气息的圣器,小心谨慎的,向月神道场行去。

  越是靠近月神道场,周围越是寂静,听不到任何声音。

  反而,空气中,还飘着一丝血腥的味道。

  萧南生屏住呼吸,小心谨慎的道:“师尊,似乎有些不对劲,会不会是阴阳界、黑魔界、万邪界的那几位邪道霸主,得知我们今天会来月神道场赎人,所以,埋伏在暗处,准备报复我们?”

  黑雾中,青冥子的脸色有些凝重,自持修为强大,倒也没有露出惧色。

  以他的实力,只要不是遇上焱王和怜后那种级别的强者,就有把握全身而退。

  “应该不会,当时在场的众人,全部都与阴阳殿有血海深仇,没有谁会将消息泄露出去。”

  青冥子表现的很是镇定,可是,拐过街道,出现到月神道场对面的时候,脸上却露出惊骇的神色,仿佛是看到了什么无比恐怖的东西。

  萧南生则是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到头皮发麻,眼珠子几乎要从眼眶里面瞪出来,道:“张若尘真的是一个杀人魔王,什么事都敢做。”

  对面,月神道场大门位置,立有一座塔形的炼器阁楼。

  阁楼上面,挂着密密麻麻的头颅,显得很是森然。

  一百多位圣者和圣王的头颅挂在一起,相当震撼人心。

  从头颅中流淌出来的圣血,还散发着热浪,很显然,刚砍下来不久。

  塔下的地面,被圣血染红,化为一片诡异的血土,无比强大的怨气和恨意笼罩着那片区域。

  萧南生道:“当日,宇文靖亲自出面威胁,张若尘不是已经妥协了吗?”

  “哏哏,张若尘何等狂傲,怎么可能会妥协?我看当时,他只是使用了一招缓兵之计,暂时拖住宇文靖而已。”青冥子的心中相当畅快,这些邪道人物,终于是遭到报应。

  当初,青冥子的女儿死在阴阳殿中,可是将他气得发狂,不顾一切杀入进阴阳殿里面,想要为女儿报仇。

  但是,阴阳殿中的经纬天网阵太厉害,只是一击,就将青冥子打成重伤。幸好青冥子掌握有一张厉害的符箓,在经纬天网阵没有完全运转起来的时候,强行将阵法撕开了一道裂缝,逃了出去。

  可是,青冥子的心中恨意,却是随着时间推移,越积越深。

  如今张若尘痛下杀手,将阴阳殿的邪道修士杀得干干净净,青冥子只想大喊一声,痛快,杀得好。

  心绪平复下来后,青冥子的脸上,却浮现出一道苦笑:“故意在这个时候,将那些头颅挂出来,张若尘真是好算计。”

  萧南生点了点头,道:“我们现在去月神道场,在外人看来,肯定会觉得我们与张若尘结成了联盟。”

  “张若尘这是想要将我们拉下水,等到阴阳殿和阴阳殿背后那股势力爆发出怒火,就不仅仅只是报复他,也会报复我们。”

  “师尊,要不我们暂时避过今天,先不去月神道场?”

  青冥子露出一丝苦笑,“我们与张若尘约好的时间是今天,你觉得,过了今天,张若尘还会将人交给我们吗?”

  “这倒也是。”萧南生道。

  “走吧,先去赎人。三大世界的修士若是下定决定要报复,怎么都会查到我们的身上,躲不过去的。”

  青冥子倒是很坦然,化为一道乌光,冲到月神道场的门口,亮出手中的金色龙鳞。

  片刻后,月神道场中的阵法,打开了一道缝隙。

  青冥子和萧南生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

  …………

  瑞亚界,在西方宇宙排名第七十三位,在天都圣市建立的圣店,名叫还真宫。

  还真宫中最高的建筑,是一座古老的城堡。

  此时,城堡中,响起一声轰鸣。

  焱王一拳将城堡中的一根石柱打得粉碎,脸上的经络像是藤蔓一样凸显,怒吼一声:“张若尘必须死。”

  穿着仙鹤蓝天袍的宇文靖,依旧有些不相信,阴沉着脸,再次问道:“三大世界的修士,真的全部都被张若尘杀死?”

  一位背上长有双翼的邪道圣者,难以承受住焱王和宇文靖身上的强大气息,跪伏在了地上,颤声道:“张若尘不仅杀死三大世界的修士,而且还砍下他们的头颅,全部都挂在月神道场中的一座高塔上面。”

  “他这是在羞辱我们,是在报复。”

  焱王一双赤红色的眼睛,瞪着宇文靖,道:“你不是声称,一定能够将三大世界的修士救下来?你不是说,已经敲打了张若尘,他肯定不会轻举妄动?你太自大了,三大世界的修士全部都是被你给害死。”

  宇文靖的脸色阴沉到极点,双手紧捏,十指浮现出雷电之光,道:“谁能料到,张若尘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也罢,我现在就去月神道场,亲手废了他,就算遭受神殿的责罚,我也认了!”

  要知道,很多修士都看见,宇文靖亲自出面威胁张若尘,想要将三大世界的修士救下来。

  如今,张若尘将三大世界的修士全部都砍了脑袋,无疑是狠狠的抽了宇文靖一巴掌。

  宇文靖是一个很爱面子的人,想到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在嘲笑他,心中便是燃烧起熊熊的怒火。

  真理神殿的神传弟子,是能够进入各大世界的道场,做一些调解矛盾的事。

  同时,如果真理天域出了滥杀无辜的凶徒,神传弟子也能闯入各大世界的道场,将其抓捕。如果此人拘捕不从,神传弟子甚至可以先斩后奏。

  以宇文靖的身份和权利,要给张若尘安置一个罪名,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商子烆从古堡中走了出来,道:“宇文靖,你先回来。”

  宇文靖停下脚步,回头盯了商子烆一眼,道:“子烆公子刚才应该也听到了吧?张若尘此子太嚣张,根本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反正我是忍不下这口气。”

  商子烆怎么可能不怒?

  只是他的心机深沉,将怒火按压在心中,没有表露出来,淡淡的道:“你就不想知道,张若尘为何这么嚣张?就凭他和广寒界的那几只阿猫阿狗,竟然敢如此挑衅我们?”

  宇文靖好奇的道:“难道他的背后,还有更厉害的人物?”

  在场的修士,全部都向商子烆盯了过去,个个都面目狰狞,皆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与他们作对?

  商子烆道:“你们不是很想知道,设计对付张若尘的那一天,我去了哪里?现在,我就告诉你们。当时我被道家的人牵制住了!”

  “道家插手进来了?”宇文靖的脸色变了变。

  焱王十分好奇的问道:“竟然能够牵制住子恒公子,对方是谁?”

  “道家这一代的领袖,镇元。”商子烆道。

  听到“镇元”的名字,在场诸位修士的心情都变得格外沉重,没有一个敢露出轻视之心。

  商子烆问道:“宇文靖,你觉得你是镇元的对手吗?”

  宇文靖一直都很狂傲,可是,此刻却是摇了摇头,冷笑一声:“镇元是道家第一圣地五行观培养的新一代领袖,实力何等之强,我自然是不如。这就是子烆公子阻止我去月神道场的原因?”

  商子烆道:“其实,不仅道家插手了进来,阴阳殿被灭,佛门也在暗助张若尘。”

  “怎么可能?”

  “佛门不是一直都处于中立,根本不插手任何势力的争斗?”

  商子烆的眼中,露出一道冷色,道:“若不是佛门在暗助张若尘,张若尘岂能拥有七级浮屠符和虚妄珠这样的宝物?没有这两件宝物,张若尘早就死在阴阳殿。而且……大曦王也是被佛门的一位对头给牵制住,所以,迟迟没能赶来真理天域。”

  在场的修士,有的露出愁容,有的皱眉思索,有的长长叹息。

  很显然,道家和佛门的分量不小,让他们踌躇不安。

  青獠牙轻笑一声:“有道家和佛门在背后支持张若尘,我们还报什么仇?”

  商子烆道:“道家和佛门虽然很强,但是,他们肯定会害怕招惹祸端,最多暗中帮一帮张若尘。”

  “阴阳殿一战,何等恶劣的局势,道家和佛门也没有派遣弟子亲自参与战斗,这就说明,他们现在还处于观望的阶段。”

  “如果张若尘的实力不够强大,被我们杀死,他们只会觉得张若尘没有任何价值,根本不会为他报仇。”

  “只有张若尘的实力越强,对我们的威胁越大,道家和佛门才会越是重视他,给予更大的帮助。否则,支持一个废物,自会让他们惹祸上身。”

  怜后的美眸微微一眯,媚笑道:“也就是说,只要我们能够以迅猛之势,迅速镇杀张若尘,道家和佛门就算想要插手,也都来不及?”

  商子烆点了点头,又道:“既然我知道家和佛门插手了进来,自然是要调动更加强大的力量对付张若尘。所以,大家不必担心,一切有我。”

  想到商子烆的强大实力,还有他背后的庞大势力,顿时,在场诸位修士的压力一松,不再有任何担忧。

  张若尘屠杀三大世界一百多位强者的消息,很快就在真理天域传开,引起巨大的震动,在各大道场闹得沸沸汤汤,甚至就连真理神殿的一些弟子都在议论此事。

  霸占了广寒界剩余十九座道场的修士,则是惶恐不安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