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中阶圣术的威力

?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中阶圣术的威力

  金步龙辇中,响起苏青灵的声音:“你也太狂了,真以为我们只能任你宰割?”

  “哏哏。”

  亡虚露出不屑的神色,根本就没有将苏青灵放在眼里。

  苏青灵显然是掌握有某种底牌,调动体内的圣气,汇聚到背部,随即,背心的位置浮现出一道道玄奇的纹路,交织成一张符文。

  “轰隆。”

  紧接着,一股强横至极的圣道力量,从她的体内涌动出来。

  张若尘的眼中露出一道精芒,喃喃道:“圣相符,似乎还不是一般的圣相符,不愧是九灵大圣的孙女,果然是有保命的手段。”

  圣相符蕴含的力量,可是非同小可,虽然对付不了燎丧君那种站在圣王巅峰的生灵,可是,用来收拾一般的圣王却是绰绰有余。

  温书晟和苓宓也都掌握有圣相符,立即催动起来。

  很快,从他们三人身上散发出的力量波动,竟是将亡虚、天枢、天邈完全压制。

  可是亡虚的眼中,却没有一丝忌惮之色,反而笑了一声:“你们还真是天真,我们准备得如此充分来杀人,难道没有计算过你们携带有圣相符?”

  “那又如何?既然大家都掌握有圣相符,你们想要杀我们,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温书晟的圣相符,凝聚成一株圣树,从圣树上散发出来的银芒,犹如河水在流动。

  “抱歉,我没有携带圣相符。”亡虚道。

  苏青灵、温书晟、苓宓,皆是露出不解的神色。对方能够进入《圣者功德榜》,他的身份显然是相当了不得,怎么可能没有携带圣相符?

  再说,没有携带圣相符,怎么还能如此镇定自若?

  诡异!

  太诡异了!

  这时,站在石峰顶部的天枢和天邈,都发出一道笑声,似在嘲讽他们的无知。随后,她们同时抬起头,向上空望去。

  上方,厚厚的黑云,将天空笼罩。

  在云层中,却出现了一粒光点,很像是一颗越来越耀眼的星辰。

  张若尘的双目也盯着上空,目光锁定在那颗星辰上面,眼睛猛地一缩:“那是……一道圆形的令印……”

  “哗。”

  夺目的星光,洒落下来。

  随即,苏青灵、温书晟、苓宓的体内,都传出一声爆响。

  他们三人身上的圣相符,竟是全部都碎裂,化为了一粒粒光点,消散在空气中。

  温书晟向上空那颗星辰盯了一眼,又向亡虚等人望去,脸色猛然一变,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你们是谁了,你们是功德神殿的人。”

  张若尘对天庭界了解得很少,可是,却也知道温书晟说得没错,只有功德神殿祭炼出来的功德宝物,才能震碎圣相符。

  当初,张若尘身上的那张圣相符,就是在进入功德战场的时候碎掉。

  “你们功德神殿还真是不死心,是刻意针对我们广寒界吗?”苏青灵的眼中燃烧着怒火,愤然的说道。

  亡虚嘿嘿的一笑:“我们的目的是杀张若尘,与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既然你们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东西,也只能顺手将你们杀死。”

  “轰!”

  下一刻,亡虚的身体各处,浮现出一道道明亮的神印。大量圣道规则,从体内涌出,凝聚成一尊数丈高的至真之影。

  至真之影呈现出来后,天地间的圣气,源源不断向亡虚汇聚过去,使得亡虚身上的力量波动变得越来越强大。

  张若尘也凝聚出至真之影。

  他的至真之影乃是不动明王身,散发出来的气息,不比亡虚的至真之影弱小,并且还在继续增强。

  两人的气势,已经在交锋。

  在他们二人之间的那片数十丈宽的空间中,浮现出数十道电蛇和火龙,碰撞在一起之后,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亡虚吃惊的发现,他的至真之影在交锋中,竟然落入下风,顿时脸上的笑容消失,变得越来越严肃认真,道:“张若尘,《太乙神功榜》上的神书奇功,你修炼的是哪一本?”

  “《太乙神功榜》?”张若尘道。

  亡虚道:“《太乙神功榜》记载有宇宙中八十一种神书奇功的排名,昆仑界独占其六,你不可能不知道吧?再说,你若不是修炼了《太乙神功榜》的奇功,在半步圣王爆发出来的战力,怎么可能这么强?”

  亡虚所说的那些,张若尘还真的感觉到十分陌生。

  张若尘只知道,昆仑界有六大奇书,乃是最巅峰的功法,无数大名鼎鼎的修炼功法都是从六大奇书之中衍化出来,或者本来就是六大奇书的残卷。

  至于什么《太乙神功榜》,却是完全没有听过。

  亡虚发现张若尘似乎真的不知道《太乙神功榜》,于是又道:“我敢肯定,你修炼的就是《太乙神功榜》上的神书之一。你要知道,只有修炼的功法越强,修士的战力才会越强,修炼出来的至真之影也会更加强大。”

  一个修士的战力高低,不仅仅只取决于自身的体质,还取决于修炼的功法和圣术的品级高低。

  功法的重要性,不在肉身体质之下。

  张若尘的心中一动,道:“也就是说,你修炼的功法,也是《太乙神功榜》上神功宝典?”

  “当然。”

  亡虚不再使用至真之影与张若尘交锋,因为,他发现张若尘的至真之影越来越强,仿佛是要将他的至真之影彻底压制下去。

  继续对峙,恐怕他还没有出手,就会被张若尘击垮。

  “破碎虚空第一式,虚空斩。”

  亡虚携带至真之影,化为一股狂猛的风暴,向张若尘冲过去。

  他并没有调动流光规则,因此,速度并不是特别快。

  不过,他手中的虚月刀,却是散发出越来越明亮的光芒。

  破碎虚空刀法,乃是亡虚耗费大量时间修炼成功的中阶圣术,一共有七式,每一式都玄妙绝伦,既是可以大开大合,也可以变化莫测。

  凭借这套刀法,亡虚在功德战场上所向无敌,即便是一些圣王级别的人物遇到他,也要选择退避。

  “竟然动用出了中阶圣术,他是想要使用最快的速度杀死我吗?”

  中阶圣术的威力,远远超过低阶圣术,面对亡虚的这一刀,即便是张若尘,也都感觉到有些难以喘息。

  张若尘的心中战意沸腾,激发出百圣血铠,调动起百圣之力,双臂举了起来,手臂中传出龙吟象吼的声音,随即,一龙一象飞了出去。

  “轰隆。”

  幽暗的刀光,轰击在张若尘的双掌之上。

  强大无边的刀劲,从张若尘的双臂传至双腿,随意,又化为一圈圈波纹,向四面八方涌去。那两座石峰遭到冲撞,一瞬间就被碎裂,化为一块块巨石垮塌下来。

  天枢和天邈连忙施展出身法,飞落到地面。

  她们的眼中,露出惊诧的神色:“这两人只是半步圣王的境界,但是,爆发出来的力量,与我们比起来,却不弱分毫。”

  “简直就是两个妖孽,或许只有公子,在半步圣王境界的时候,才能够压他们一头。”

  亡虚双手抓着刀柄,身体悬在半空,笑了一声:“你的掌法还是不错,竟然能够挡住破碎虚空刀法的第一式。不过,中阶圣术的威力,可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

  “破碎虚空第二式,虚空乱。”

  亡虚的体内,飞出二十一道圣道规则,与刀法融合在一起,随即身体一晃,化为七道残影。

  他手中的虚月刀,很像是一轮黑色的月牙,散发出冰寒刺骨的凉气,从另一个相当刁钻的角度,向张若尘横劈过去。

  一刀挥出,犹如连出七刀。

  在施展第一式的时候,亡虚只是融入了十四道圣道规则进入刀法。第二式却融入二十一道圣道规则,很显然,第二式的威力比第一式要强大得多。

  张若尘长啸一声,激发出百圣血铠的第二重力量,随即,一百位中阶圣者的力量与他自身的力量汇聚在一起,再次一掌打了出去。

  “嘭!嘭!嘭!嘭!嘭!嘭!嘭!”

  七重刀劲落下,一连七道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铿锵刺耳,振聋发聩,震得张若尘竟是一连后退了七步。

  挡住这一招之后,张若尘的手臂疼痛欲裂,体内的血气变得有些混乱。

  “没有修炼出中阶圣术,果然还是吃亏。如果我将第十一掌修炼到大成,龙象般若掌的品级就能提升为中阶圣术,必定能够压制他的破碎虚空刀法。”张若尘暗道。

  第十掌大成的龙象般若掌,算得上是最顶尖的低阶圣术,可是与中阶圣术比起来,终究还是有差距。

  毕竟,中阶圣术能够与圣道规则融为一体。

  “破碎虚空刀的第三式的威力,肯定会更加强大。”

  张若尘不再给亡虚施展刀法机会,唤出沉渊古剑,施展出空间挪移,下一瞬间,出现到亡虚身后的上方,猛然一剑挥斩下去。

  沉渊古剑的剑体上,一道道铭纹浮现出来,散发出刺目的奇光。

  亡虚的眼神一凛,随后调动出流光规则,化为一道暗光,向右横移出去。

  “轰隆。”

  张若尘的这一剑,劈在地面的紫色阵图上面,凌厉的剑光,将阵图撕裂开了一道缝隙。

  站在阵图中心的昬王,暗叫一声,“不好”。

  昬王并不认为张若尘有破开紫色阵图的能力,但是,阵图一旦被撕裂开一道缝隙,就必定会有圣道波动传出去。

  万一那道微弱的圣道波动,让刚好从附近经过的修士察觉到,那么,这次暗杀行动,也就只能宣告失败。

  “给我封。”

  昬王的双手,按在骨质圣杖上面,体内的精神力如同水浪一般向外涌出,随即,那一道被沉渊古剑撕裂而开的缝隙,又重新合上。

  紫色阵图笼罩的范围,变得更加宽广,也变得更加稳固。

  张若尘十分清楚,敌人来势汹汹,个个都是顶尖级别的人物,可以说是准备得相当周全,根本不可能给他逃走的机会。

  所以只能将消息传出去,希望能够有援助的力量赶过来。

  刚才,张若尘全力以赴劈出一剑,将紫色阵图撕裂开了一道缝隙,并且还让沉渊古剑的一道剑道劲气飞出去,就是打算将消息传出去。

  “我们所在的这片地域,位于赤龙圣域的北面,属于枯黎圣域的范围。而枯黎圣域的领主,乃是凌修前辈。”

  “别的大圣,或许没有那么强大的精神力感知到我的这道剑气,但,凌修前辈乃是精神力大圣,或许能够感知得到。”

  张若尘将一半的希望,寄托在了凌修的身上。

  而另一半的希望,则是寄托在自己的身上,真要拼命,他未必不能杀出一条血路,带着木灵希他们逃离这里。

  ……

  (估计很多读者都忘了凌修是谁,帮大家回忆一下。

  凌修:魔帝之子,凌飞羽的父亲,拜月魔教教主石千绝的师弟,酒疯子的师兄,在张若尘去魔教总坛抢亲的时候,现身过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