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传承之地

  冰凰虚影的双翼展开后长达三百多米,羽翼每扇动一次,能够飞行三百里。

  “冰凰古圣体与真龙之体齐名,也就只比真神之体弱了一筹。凤凰一族,更是以速度闻名天下。以灵希现在的速度,即便是遇到一步圣王,应该也有逃走的能力。”张若尘心中暗道。

  跟在冰凰虚影的后方,也不知追了多远。

  渐渐的,前方出现一根根粗壮的虹化藤,它们交织在天空和地面之间,既像是一棵棵七彩神木,又像是一张七彩色的网。

  木灵希道:“感应变得更加强烈,应该已经接近冰火凤凰的传承之地。”

  蓦地……

  “哗——”

  一团火焰从虹化藤中冲出,击中飞在上空的冰凰虚影。

  嘭的一声,冰凰虚影被打得哀鸣一声,从半空坠落下来。

  冰凰虚影散发出来的光芒,变得暗淡了不少。

  因为至真之影遭到攻击,木灵希只感觉到体内血气不畅,难以稳住身形,娇躯不断向后倒退。就在这时,一只温暖而又宽厚的手掌,按在了她的背上,形成涡旋形的气劲,将她身上承受的那股力量化解。

  木灵希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张若尘那张俊秀的脸,和锋锐的眼神。

  “我来。”

  一道坚毅而又充满自信的声音,从张若尘的嘴里吐出。

  那团火焰没有消散,反而俯冲下来。

  那是一只长着三颗头颅的圣禽,只不过,它身上散发出来的火焰太过刺眼,看起来才像是一团火焰。

  张若尘冷冰冰的向那火焰圣禽盯了一眼,右手结成掌印,一掌打了出去。

  在他的手掌心,飞出一条巨龙,撞击火焰圣禽的身上,随即,两者同时爆碎而开,化为一片火雨。

  魔音露出一道异样的神色,道:“到底是圣禽,还是火球?”

  “只是某个老家伙,画出来的一个图案而已。”张若尘道。

  木灵希将至真之影收回体内,猜出张若尘所说的老家伙是谁,晶莹的小嘴便是勾出一道弧度,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

  “张若尘,老夫可是画道宗师,你最好放尊重一些。”

  在七彩色的虹化藤之间,走出一位身穿儒袍的老者。

  那老者手持一只青铜画笔,板着一张脸,双目炯炯有神,身上自然而然的透着一股傲然之气。

  不是楚思远是谁。

  “画道宗师?菊先生前辈,你突破到圣王境界后,是不是有些膨胀了?”张若尘道。

  听到“菊先生”三个字,楚思远那张老脸上面冒出嶙峋的青筋,强大的精神力从心口涌出来,向手中的青铜笔汇聚过去。

  整个昆仑界,修炼画道的精神力修士,能够达到圣王境界的人物,绝不超过三个。所以,在楚思远看来,自称“画道宗师”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

  凭他现在的精神力造诣和画道造诣,难道当不起这个称号?

  居然遭到一个小辈的嘲讽,还喊出他最不想听到一个称号,怎么能忍?

  “膨胀了又如何?老夫今天还非要教训教训你。”

  楚思远手中的青铜笔,宛如一条灵蛇,在他手中快速舞动,在半空,勾画出一道道玄奇的纹路。

  “唰。”

  几乎是在一瞬间,张若尘便是出现在楚思远的身前,手中的沉渊古剑,指在了楚思远的眉心,吞吐着剑芒。

  “好快。”

  楚思远暗叫了一声,与此同时,手中的画笔却是硬生生的停了下来,没有再继续勾画。

  张若尘平举手中的黑色重剑,道:“画道宗师又如何?就算你的精神力再强大一倍,只要在我的三十丈内,我也能一剑杀你。”

  楚思远的眼中没有惧意,依旧冷着一张老脸,一副要杀就杀的样子。

  张若尘问道:“秋雨呢?”

  “跑了!”楚思远道。

  张若尘自然是不信,道:“当时他可是受了重伤,以你的修为,还制不住他?”

  “你当老夫不想杀了那个投靠罗刹族的软骨头?可惜,他就是逃走了。”楚思远想起当时发生的事,也是有些气恼,道:“老夫追他,一直追进凤凰巢。可是,在凤凰巢中,却发生了一件怪事。”

  张若尘道:“什么怪事?”

  “一片梧桐树的树叶,将他给接走。那片树叶飞行速度奇快无比,老夫用尽全力,也无法追上。”楚思远道。

  木灵希的眼眸眨眼,笑了一声:“怎么感觉你这个老前辈是在编故事?”

  楚思远气急败坏的道:“老夫乃是儒道宗师,做事堂堂正正,平生绝不说半句假话。”

  张若尘可是知道,楚思远这个倔老头,将自己的名声看得比性命还重要,应该不会说假话。

  秋雨真的被一片树叶救走?

  楚思远的身后,八道婀娜美丽的人影走了出来,每一个都有绝色美貌,气质各不一样,像是八位仙女下凡尘。

  圣书才女、青墨、司命神女……

  除了沧澜武圣,另外八位玄女,竟然都在这里。

  圣书才女道:“在祖灵界,一共有两位大圣与冰火凤凰关系密切,分别是乌金大圣和乔祖。传说中,乔祖是一棵梧桐树,冰火凤凰的凤凰巢就是位于这棵梧桐树之上。”

  张若尘收回指在楚思远眉心的剑,道:“可是凤凰巢的附近,却没有梧桐树。”

  “只能说明,那棵梧桐树已经死去,只留下一道残念。那道残念,感受到秋雨身上的气息,所以驱使一片梧桐树叶将他带走,前去接受乔祖留下的传承。”圣书才女虽是在分析,却又带有一种肯定的语气。

  因为,她分析的这一种可能性,是目前唯一的可能性。

  张若尘向楚思远和八位玄女身后的方向望去,道:“万沧澜在里面夺取冰火凤凰的传承?”

  “没错。”圣书才女道。

  “走。”

  张若尘抓住木灵希的一只小手,大步向一根根虹化藤的深处行去。

  楚思远和其中几位玄女,纷纷冲了过去,拦在张若尘的前面。

  “你要干什么?冰火凤凰的传承,可是我们先找到,莫非你想要抢吗?”司命神女声音颇为冰冷。

  “抢又如何?”

  张若尘抬脚向前一踩,顿时,一股强大的圣威爆发出来,隔着十数丈的距离,震得司命神女连连向后倒退。

  别的几位玄女和楚思远都在凝聚力量,想要动手,可是,却被圣书才女阻止。

  圣书才女看着张若尘紧紧的抓着木灵希的手,只感觉心中一阵悸动,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羡慕,还有一丝苦涩。

  不过,她的眼神,也只是一闪而过,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

  圣书才女使用出精神力,向楚思远和几位玄女传出了一道讯息,“放他们过去吧,以我们的实力,拦不住张若尘。再说,沧澜姐姐是火凤之体,只能夺取冰火凤凰的部分传承。木灵希是冰凰之体,倒是正好可以夺取另外一部分传承。”

  说出这话之后,圣书才女内心的苦涩,又增加了一分。

  张若尘带着木灵希,穿过一根根虹化藤,来到一片阴阳湖泊的边缘。

  湖泊中,一半是冥冬水,一半是净灭神火。

  在湖泊的中心位置,悬浮着一块三尺高的璀璨晶石,在晶石的内部,有一只巴掌大小的凤凰。那只凤凰是由一道道圣道规则交织而成,散发出来的气息,能够形成巨大的压迫力,让人忍不住产生出敬畏之心。

  那块晶石,就是冰火凤凰的圣源。

  沧澜武圣站在冰火凤凰圣源的东面,半个身体都淹没在水下。那里的湖水,由净灭神火凝聚而成,温度极高。

  火焰,化为了液态。

  在沧澜武圣的背部,展开了一对赤红色的火焰凤凰翼,随着她不断运转功法,湖泊中,液态的净灭神火,竟然缓缓的融入进她的身体。

  “沧澜武圣抵挡得住净灭神火的焚炼?”

  张若尘释放出精神力探查过去,终于发现了一些端倪,随即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笑道:“原来如此。”

  湖泊边缘的净灭神火,并不纯粹,反而与部分冥冬水融合在一起,相互抵消,所以,温度和威力都不是很强,呈现出淡青色。

  越是靠近冰火凤凰的圣源,湖水的颜色越深,净灭神火也越是可怕。在最接近圣源的位置,净灭神火更是达到中灭的层次,呈现出青白相间的颜色。

  湖泊的另一头,也是如此。

  在湖泊的边缘,只是百年冥冬水,随后,逐渐变成千年冥冬水,万年冥冬水。在最接近冰火凤凰圣源的位置,更是化为了极阴冥冰之力。

  张若尘道:“想要得到冰火凤凰的传承,恐怕是有不小的危险。”

  “天下哪有不劳而获的事?危险和机遇,本就共存。”

  木灵希不想一直活在张若尘的庇护之下,心知这是她最大的一次机会,就算是死,也必须要去搏一搏。

  片刻后,木灵希踏入进湖泊,站在最边缘的位置,在她的身体周围密布着百年冥冬水。

  即便是百年冥冬水,也冷寒刺骨,木灵希那娇小纤细的身躯,在轻轻颤抖,却又坚强的站在里面,没有逃回岸上。

  随着她运转功法,背部冲出一对绚烂的凤凰羽翼。

  “为什么我认识的每一个女子都这么拼?她们本可以活得更轻松一些。”张若尘的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几道美丽身影,顿时,思绪万千。

  不过,很快张若尘就被一道刺耳的剑鸣声惊醒,那万千思绪又埋进内心深处。

  “主人,有人要夺取功德簿墙……”

  “轰隆。”

  一道强大的剑气,轰击在魔音的身上,将她打得倒飞出去。原本缠在功德簿墙上的藤蔓,也都被剑气斩断,化为木屑和粉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