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女皇归来

  “祭祀天地。”

  圣明旧部的诸位修士,站在各个方位,同时大吼一声,一道道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整个圣木峰。

  随即,众人同时出手,打出一道圣气,注入进开元鹿鼎。

  开元鹿鼎上,散发出灼目的金芒。

  若是从万里之外望去,那么,无顶山完全变成了金色,有着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动,不断逸散出来。

  顷刻间,秋雨就被开元鹿鼎炼化为原形,变成一棵无比巨大的火焰神树。火焰神树中,有着一道淡淡的神力涌出来,尽管如此,却依旧无法从开元鹿鼎中逃脱出去。

  火焰神树的内部,传出秋雨妥协的声音:“张若尘……放我一命,今后我听从你的差遣。”

  听到这话,曾经那些与秋雨较好的圣境强者,心中都是无比鄙夷。

  要知道,哪怕只是一个普通的圣者,也将自己的名声和气节,看得比生命还要重要。

  秋雨做为梧桐神树,更是昆仑界未来的天地灵根,竟然向自己的敌人求饶,实在是让很多修士都无法接受。

  天地灵根,不仅仅只是连接世界之灵和天地规则的媒介,更是代表一座世界的精神意志。

  让秋雨来代表昆仑界的精神意志,在场绝大多数修士都无法接受。

  “我不需要你给我办事。”

  张若尘站在开元鹿鼎的下方,冷声的说了一句,随后,抬起头,缓缓的将双手举起来,准备打开乾坤界的世界之门,让接天神木吸收梧桐神树的力量。

  可是,就在张若尘仰望天空的时候,却看见天穹之上,竟然出现三十三颗无比明亮的星辰。

  那是……池瑶的星魂神座。

  地面上,别的修士,也察觉到天穹之上正在闪烁的星魂神座,全部都是心中一颤。

  “女皇……女皇即将回到昆仑界……”

  火族的一位圣祖无比欣喜,激动的长啸一声,随后,恭恭敬敬的跪伏在地上,对着星魂神座叩拜,道:“拜见女皇,拜见真神。”

  就连圣祖都下跪,别的那些火族的修士,自然全部都跪下叩拜。

  下一刻,有着一股浩荡无边的神威,从三十三颗星辰之中涌出来,化为一缕缕星光,垂落到地面,笼罩着无顶山所在的这一片天地。

  “拜见女皇!”

  “拜见真神!”

  圣木峰顶,所有修士全部都露出诚惶诚恐的神色,跪伏在地上,没有任何修士可以对抗神灵的意志。

  山下,正在战斗的石千绝、火尊、死禅老祖、副阁主、慕容叶枫、金猊全部都停了下来,在神威的震慑之下,即便是他们,也都跪在了地上。

  其实,以大圣的修为和精神意志,只要不遭到神灵的刻意针对,是可以对抗神威,至少可以保持不跪。

  但是,在场的几尊大圣却能感受到,天穹之上的星魂神座,不仅散发出神威,更有一股神灵的怒火。

  谁都不可能傻到故意去和神灵叫板。

  更何况,向神灵下跪行礼,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哗啦。”

  一道七彩色的神光,从三十三颗星辰所在的星空之中飞了出来,降临到圣木峰的上空,凝聚成池瑶女皇的身影。

  池瑶女皇站在一片七彩色的神云之上,穿着一件神衣,乌黑的长发束在头顶,有着一双比星辰更加美丽的眼眸,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威严和神圣的气息。

  这一片天地间,只有一个人没有下跪,那就是张若尘。

  “池瑶……”

  张若尘的眼中全是血丝,站在圣木峰顶,以剑撑着身体,凭借强大的意志,努力与神威对抗。

  可惜,他的修为和精神力与神灵比起来,还是太弱,根本无法与池瑶抗衡,他的双腿在不断颤抖,不断弯曲,仿佛就要跪伏在地上。

  池瑶女皇的眼中,露出一道冷峭的神色,锁定在张若尘的身上:“竟然敢灭了凌霄天王府,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每一道神音传出,张若尘承受得神威,就会更强一分。

  蓦地,张若尘大吼一声,眼中露出一道绝然的神色,一剑挥出去,噗嗤一声,斩断了自己的双腿。

  “嘭。”

  张若尘的身体失去双腿的支撑,重重的倒在地上。

  在场的修士,有的暗暗佩服,有的却是在暗笑张若尘是一个蠢货。

  没看见大圣都跪伏在女皇的脚下?向一位神灵下跪,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何必要斩断自己的双腿?

  开元鹿鼎中,秋雨欣喜若狂,发出笑声:“张若尘,本公子早就说过,你与整个昆仑界为敌,就是自寻死路。如今,女皇归来,你与那些胆大妄为的圣明逆贼,全部都得死。哈哈……”

  秋雨正在大笑,可是,笑了一半,却再也笑不出来。

  因为,他看见张若尘的身边,还有一人保持着站立,竟然抵挡住了女皇的神威。

  确切的说,她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尊美女鬼王。

  那尊鬼王的眉心,有着一道血月印记,伸出一根雪白的手指,轻轻的向着张若尘的双腿一点。

  顷刻间,张若尘断掉的双腿,便是重新续接了回去。

  张若尘完全感受不到神威的压制,重新站起身来。很显然,乃是血月鬼王挡住了池瑶身上的神威,所以,他才能保持站立。

  “在神的面前,竟然可以如此从容,而且,还能庇护张若尘。到底是一位什么样的存在?”

  “难怪张若尘敢灭掉凌霄天王府,攻打无顶山,原来是有大靠山。”

  “不会也是一位神吧?”

  ……

  朝廷、圣明旧部、魔教、火族……在场所有修士,皆是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他们的目光,盯在血月鬼王的身上,全部都在猜测她的身份。

  血月鬼王与池瑶女皇对视,两股神威交织在她们之间的那片空间。张若尘清晰的看见,那片空间竟然出现了一道道裂纹,犹如是要化为空间碎片。

  经过初步试探之后,她们并没有发动进一步的攻击,而是,同时收回了神威。

  血月鬼王道:“本以为,你会死在天庭界,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快就回到昆仑界,看来昆仑界和天庭界之间的圣路已经开辟了出来。”

  池瑶女皇脚踩七彩神云,头顶三十三颗星辰,问道:“你为何要庇护张若尘?”

  血月鬼王的声音清冷,道:“我庇护他,自然是看中了他的潜力。将他让给我如何?”

  “不可能。”池瑶女皇道。

  血月鬼王道:“若是,我非要保他一命呢?”

  池瑶女皇道:“这里是昆仑界,我的星魂神座就在上空,可以提供给我源源不断的神力。你确定要为了一个圣者,与我开启神战?”

  血月鬼王无所畏惧,道:“一旦开启神战,我可以向你保证,方圆百万里的生灵将会死绝。这里聚集的圣者和大圣,也不少吧?若是,他们全部都陨落,你还怎么去天庭界争一席之地?你已经去过天庭界,应该明白,在那里,我们的力量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实力。”

  血月鬼王和池瑶女皇各自都有顾忌,最终没有爆发神战,只能选择妥协,答应对方的条件,签订了神灵契约。

  当然,两位神的对话,从始至终都只有她们自己能够听到,外人根本不知道她们交流的内容。

  签订神灵契约之后,血月鬼王才是对着张若尘说道:“带上炼丹和酿酒的两个老头,跟我一起,现在就去天庭界。”

  张若尘皱起眉头,道:“不行,我必须先将圣明旧部全部接入进乾坤界,然后,才能与你一起离开。”

  “这是不可能的事,我与你们那位女皇签订的神灵契约,只能保住你一人的性命。”血月鬼王说道。

  张若尘的眼神相当坚定,道:“将他们留在昆仑界,池瑶岂会放过他们?不将他们接入进乾坤界,我不可能跟你走。”

  血月鬼王露出不悦的神色,冷锐的说道:“张若尘,你得明白一个道理,在神灵的面前,凡人没有任何话语权,只能服从。除非你想死在这里。”

  “死又如何,生又如何?”张若尘显得很淡然。

  “选择死,无疑是懦夫。选择活,至少还可以争一争。”

  血月鬼王迈着不缓不急的脚步,走到明江王的身旁,一边说着,随即,一只玉手捏成了掌刀,向着明江王的颈部,挥斩了过去。

  “你……你要做什么?你在逼我吗?”

  张若尘怒吼一声,五指一紧,抓起沉渊古剑,就向血月鬼王冲了过去。

  可是,他才迈出一步,整个人就动弹不得,根本无法阻止血月鬼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血月鬼王将明江王的头颅摘了下来。

  在这一刻,张若尘充分的体会到什么是无奈,没有任何一刻,像现在这样渴望得到强大的力量,对抗神灵的力量。

  血月鬼王显得很冷漠,又向木灵希的走了过去,手掌再次捏成了掌刀。

  “吼——”

  张若尘嘴里发出长啸声,浑身都在颤抖,想要挣脱血月鬼王的压制,可是,却根本做不到。

  血月鬼王的手掌,没有挥斩下去,只是放在木灵希的颈部,淡淡的说道:“牢牢的记住此时此刻心中的无奈。有逆神之心和逆神之胆,还远远不够,还要有逆神之力才行。”

  “大势面前,众生皆是棋子,想要活下去,想要保护自己的亲人、朋友、爱人,就要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成为最有用的那颗棋子。现在,你对我来说,就是一颗还算不错的棋子。所以,你有与我对话的资格,也能得到我的庇护。”

  血月鬼王重新走到明江王身旁,向他的头颅接了回去。

  顿时,明江王又变成一具完整的身躯,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道:“拜见真神。”

  血月鬼王看都懒得看明江王一眼,继续对张若尘说道:“很不甘心,对吧?没办法,现实就是这么残忍。想要不做别人的棋子,更要不断变得强大,等到你强大到一定程度,未必不能跳出棋盘,成为执棋者。现在,你选择死,还是选择活?选择做懦夫,还是选择争一争?”

  张若尘冷冰冰的盯着血月鬼王,一言不发。

  血月鬼王又道:“放心,池瑶女皇不可能杀了圣明中央帝国的那些修士,因为,她必须要集结整个昆仑界半圣以上的力量,去做一件事。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绝对不可能让你将圣明的修士,接入进乾坤界,那是她的底线。”

  “她要做什么事?”张若尘问道。

  血月鬼王没有隐瞒,坦然的说道:“与我让你做的事,是同一件事。”

  张若尘明白了过来,看来月神要让他做的事,比他想象之中还要重要,既然如此,他也就还有更大的谈判空间。

  就算在神的面前,众生只是棋子,张若尘也必须要保住圣明中央帝国那些修士的性命,这是一种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