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震动天下

  在秦雨彤的侍奉之下,沐浴、更衣、焚香,随后,张若尘才提笔开始书写《太子诏》。

  张若尘的体内,一边运转九天明帝经,一边下笔。

  每一笔书写上去,皆是蕴含有一股独特而又强大的圣道力量,使得周围的空气微微震荡。

  既是《太子诏》,也是凝聚有张若尘浑身圣力的圣旨。

  诏书的内容,言简意赅,一方面是阐述了张若尘圣明皇太子的身份,一方面则是召集当年圣明中央帝国的群臣和旧部,下个月初七,在无顶山祭祀天地。

  “呼——”

  诏书写完,桌上的那张蚕丝锦缎,散发出耀眼的圣芒,照亮了凤舞宫的内府。

  圣明城是圣明中央帝国的都城,每一代明帝,每一年都会在这里祭祀天地和神灵。

  张家的先祖,乃是一位神灵,号称“不动明王大尊”。

  除此之外,张家的历史上,还诞生过不止一位大圣。

  圣明城经历祭祀力量的不断洗礼,又有不动明王大尊和历代大圣对天地规则的修改,这一片天地,早就发生了蜕变,蕴含国运之力和气运之力。

  就算是到现在,那股力量,依旧没有消散。

  张若尘写的诏书,是用《九天明帝经》的圣道力量书写,自然是会与圣明中央帝国的国运和气运发生共鸣,产生出非同小可的异象。

  “轰隆。”

  《太子诏》上面,散发出一股皇道之气,随后,从桌案上面飞了起来,冲破屋顶,一直飞到云层的上方。

  蚕丝锦缎爆碎,化为齑粉。

  一个个圣道文字,整齐排列,印在天穹,散发出璀璨的金色光芒。

  在一瞬间,整个圣明城都被映照成了金色,几乎所有修士都被惊动,冲到街道上面,眺望天空。

  一篇诏书,犹如满天星辰。

  中古世家蔡家的府宅深处,一座牛形的灵山中,传出一股浩荡的圣威,紧接着,一缕圣气逸散出去。

  仅仅只是一缕圣气,都像是一条大河,缠绕住灵山。

  一位无比苍老的老叟,从灵山的地底爬出来,站在圣气大河的中心,望着天穹,颤声道:“太子诏,竟然是太子的诏书,八百年前……太子不是遇刺身亡了吗?”

  见到老祖宗出关,蔡家圣主和蔡家诸圣,纷纷赶到牛形灵山的下方,躬身向上方行礼。

  “老祖宗,圣明中央帝国已经灭亡,就算皇太子重新回来,也不可能复国。”蔡家圣主说道。

  “住嘴,太子殿下又岂是你可以点评?”

  蔡家老祖宗怒吼一声,一道道音波涌出去,犹如是数十道重拳击在蔡家圣主的身上。

  蔡家圣主口吐鲜血,跪伏在了地上。

  蔡家老祖宗曾经是圣明中央帝国的一位阁老,位高权重,对圣明中央帝国自然是有极深的情感。

  只不过,明帝失踪之后,朝野上下发生翻天覆地的动荡,杀伐不断,争斗不止,蔡家老祖宗感到心灰意冷,才主动退离朝堂,此后便是深居简出,闭关修炼。

  后来,为了保全亿万族人的性命,蔡家老祖宗迫不得已投降了池青中央帝国,不过,却并没有接受池青中央帝国的任何封赐。

  不仅是蔡家,整个圣明城,皆是炸开了锅,一片沸腾。

  “八百年前,圣明中央帝国的皇太子张若尘,竟然还活着,而且还颁布诏书,要召回曾经的臣子和旧部。”

  “张若尘?这个名字竟然……竟然与那位时空传人一模一样,不会那么巧吧?”

  “下个月初七,去无顶山祭天,祭神,祭亡灵。为何不在圣明城祭祀,要去魔教总坛?”

  “八百年前,无顶山也在圣明中央帝国的疆土范围之内,为何不能去那里祭祀?”

  “下个月初七不是魔教小圣女和秋雨的婚礼……天呐,这位圣明皇太子肯定就是张若尘。”

  ……

  …………

  就算是再愚蠢的修士,此刻也都明白,圣明皇太子和时空传人分明就是同一个人。

  这一则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了出去,很快就传遍第一中央帝国。

  人族各大势力的掌权者,听闻此事,无不震动。

  圣书才女早就猜出张若尘有这一重身份,可是,当她收到消息的时候,心中还是掀起巨大的波澜。

  半晌后,圣书才女平息心中的情绪,自言自语的道:“张若尘,你到底是要做什么?为了一个女子,竟是真的要让第一中央帝国都天翻地覆?”

  万家的府邸中,万兆亿和沧澜武圣同时收到消息,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

  万兆亿的眼睛转动了一下,随后,露出一道笑容:“我现在终于有些明白,女皇和张若尘的恩怨。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沧澜武圣叹了一声,道:“一年前,我还在女皇的面前,向张若尘求情,现在想起来,当时真是可笑。他们二人的恩怨,又岂是求情就能化解?”

  在东域,慕容世家的太上老祖,从一座祖宅中走了出来,与慕容月一起望着中域的方向。

  慕容月的眼中,露出欣喜的神色,道:“老祖,殿下终于公布身份,我们是不是也该有所行动?”

  慕容世家的太上老祖,名叫慕容叶枫,八百年前慕容世家的第一天才,即是张若尘上一世唯一的朋友,也是张若尘的书童,经常与张若尘、孔兰攸、池瑶一起听课。

  因为慕容叶枫的年龄最小,张若尘、孔兰攸、池瑶都叫他为“小叶子”。

  慕容叶枫虽然活了八百年,却并不显得苍老,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他的那一双沧桑的眼中,流露出追忆和苦涩的笑容:“殿下,既然你选择做回圣明皇太子,那么今后慕容叶枫就继续追随你左右。”

  中域九州之一的天台州,上官世家和血神教两个势力,也都发生巨大的震动。

  血神教的那些圣境人物,显然也都知道,张若尘就是他们的教主。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们怎么能不吃惊?

  就在当天,两位圣长老立即召开长老大会,开始商量对策。

  因为一封《太子诏》,上官世家也被推到风头浪尖。

  因为,上官世家的老祖宗“阙圣王”,是圣明中央帝国的太子太傅。

  所谓太子太傅,就是太子的老师。

  太子发布《太子诏》,太子的老师又该如何自处?

  西域,梵天道。

  大司空和二司空收到消息后,无比兴奋,争先恐后向一座古庙里面冲去。

  大司空一边跑,一边说道:“师尊,师叔这次是在搞大事情啊,简直就是想要一举踏平魔教,我们必须要去凑热闹。”

  二司空道:“魔教高手如云,火族更是底蕴深厚,师叔是在打一场硬仗。师尊,我们不能袖手旁观。”

  因陀罗大师犹如一尊泥像,盘坐在一个蒲团上面,浑身一动不动。

  大司空的身上有一股贼气,光着两条膀子,红光满面的说道:“师祖就是被女皇杀死,与我们有不共戴天之仇。师尊,不如我们跟着师叔一起造反?”

  “闭嘴,女皇已经成神,谁敢造反?”因陀罗大师呵斥了一声。

  大司空嘀咕了一句,道:“女皇已经离开了昆仑界,说不一定去了神界,根本就不会再回来。”

  达到因陀罗的境界,十分清楚神灵的力量有多么可怕,哪怕池瑶女皇已经离开昆仑界。可是,她留在昆仑界的神力,也能碾压一切生灵。

  二司空更加稳重一些,说道:“师叔做事一贯都小心谨慎,明知女皇成神,却还敢公布身份,只能说明一点,他留有后手,可以保住所有人的安全。”

  大司空惊呼一声,道:“难道乾坤界已经诞生出来?乾坤界中,有接天神木,修炼环境可是远超昆仑界。只要我们进入乾坤界修炼,以后就不用再躲躲藏藏。”

  大司空和二司空与张若尘一起去青龙墟界夺取世界之灵,曾听到张若尘提起,夺取世界之灵,就是为了让图卷世界演变成乾坤界。

  域外,一座上等墟界中,死禅老祖收到了张若尘的传讯光符。

  死禅老祖笑了一声:“张若尘的这个人情,还真不好还。”

  心术佛师站在下方,接过传讯光符,看完上面的内容,沉凝了片刻,道:“魔教和火族都是一等一的大势力,实力仅次于朝廷。师尊还是不要插手为好。”

  “不还张若尘的人情,为师的圣心就有瑕疵,始终无法跨过最后那一步。”死禅老祖有些无奈。

  其实,就算张若尘不主动传讯给死禅老祖,死禅老祖也准备去找他,还他的人情。

  心术佛师说道:“可是,师尊已经立誓,不再踏入昆仑界。”

  “真身不能进入昆仑界,可以使用一具分身嘛。由分身携带神尸前去,凭借神尸的战力,张若尘应该会满意。早些了结这件心事,也好早一些跨入真正的大道之门。”

  死禅老祖再次笑了一声,放下传讯光符,身上佛光闪烁了一下,随即,从他的体内,走出一具分身。

  虽然是一具分身,但是,却给人一种有血有肉的感觉,无比神圣,浑身都散发着佛光,与真身没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