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立誓

  一道道强大的圣道气息,从圣木峰中散发出来,使得周围的空间都在轻轻颤动。其中,最为凌厉的两道气息,从峰顶冲出,化为两片圣云,悬浮在张若尘的头顶上方。

  除此之外,木家的核心人物,也都纷纷下山,如临大敌的盯着对面的张若尘。修为最弱的木家修士,也都达到半圣境界。

  由此也是能够看出,一个中古世家的底蕴是何等惊人。

  张若尘抱着阿乐的尸体,平静的看着木家的诸位强者,目光锁定在云峥的身上,道:“云峥前辈,别来无恙?”

  云峥从众人之中走了出来,浑身有着一层层圣光在涌动,散发出强大的气势,冷声道:“张若尘,少跟本圣攀关系,我与你不熟。”

  张若尘面不改色,道:“我想见端木师姐一面。”

  “灵希现在是火族秋雨公子的未婚妻,下个月初七,就会完婚。小辈,圣木峰不是你该来的地方,秋雨公子也不是你得罪得起的人,以后最好离灵希远一些。”云峥说道。

  “我明白了,你做不了主。”张若尘道。

  “你……”

  听到这话,云峥的脸色无比难堪,咬紧牙齿,眼中露出一股怒意。

  张若尘抬起头来,盯着飞在天穹的两片圣云,道:“欧阳桓,你就不下来见一见我这个老朋友?”

  一辆银色的圣车,飞出圣云,散发着璀璨的光芒,飞落到地面上。

  欧阳桓坐在银鸾圣车上,穿着一身洁白无瑕的圣袍,乌黑的长发整整齐齐的束在头顶,依旧相当年轻、俊逸、优雅,犹如是一位绝代谪仙。

  木家的那些半圣,甚至圣境老祖级别的人物,全部躬身行礼:“拜见副教主。”

  欧阳桓盯着张若尘,笑道:“短短一年时间,你竟然落魄到了如此程度。”

  “还不是拜你所赐?”张若尘道。

  欧阳桓摇了摇头,道:“你知道,一年前,我们师兄弟九人,为何要拼死阻拦你?不是要杀你,而是为了救你。若是,当日你跨过了紫微宫的宫门,必死无疑,怎么可能还能站在这里?”

  张若尘道:“立地、雪无夜、盖天娇、北宫岚、岁寒,甚至池万岁,都可能是在救我。但是,绝不包括你。你的那一掌,是想置我于死地,而且还想让我死在自己曾经的女人手中,你的用心,不可谓不狠。”

  欧阳桓陷入沉默,道:“你还是很聪明,可惜做事太冲动。今日,登上无顶山,与昔日硬闯紫微宫,一样的愚蠢。”

  “我做事如何,不需要你来评价。”

  张若尘又问道:“秋雨在什么地方?”

  “秋雨不在无顶山,若是,你能够主动将界子印还给我,我可以邀请你参加下个月初七的喜宴,到时候,你自然能够见到他。”欧阳桓道。

  “下个月初七对吧?我一定准时赶来赴会。”

  张若尘的目光,再次盯向高耸入云的圣木峰,吐出一口音波,道:“端木师姐,你一定要珍惜自己的生命,不要轻易放弃。张若尘在此立誓,下个月初七,必定赶来接你离开,任何人都休想强迫你做你不愿意做得事。”

  张若尘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是掷地有声,一直传到千里之外,惊动了所有魔教修士。

  张若尘来到圣木峰,就是为了说这一句话,必须得给木灵希一个希望,否则,以她的性格,多半等不到下个月初七,就会自杀。

  圣木峰,一座玄铁殿宇之中,木灵希趴在地上,听到张若尘的誓言,心中无比的感动。只要能够听到这么一句话,就算死去,也已经没有遗憾。

  同时,木灵希也相当担心张若尘的安危,害怕张若尘为了她,硬闯无顶山,做出以卵击石的傻事。

  “够了,有这么一句话也就够了……张若尘,你不用来了,不用还当年的承诺了,已经够了……”

  木灵希喃喃自语,眼中流着泪,脸上却浮现出一抹幸福的笑容。

  可惜,没有人替木灵希传话,张若尘也听不到她的声音。

  林素仙站在距离圣木峰不远的一座灵山顶部,脸上戴着白纱,望着圣木峰下的一道道圣光,一双美眸中,露出复杂和忧伤的神色,道:“看到没有,又是一个不自量力的年轻人,与当年的洛虚多么的像。可惜,现实根本不是人力可以抗衡,最终又将是一段悲剧。”

  齐霏雨站在林素仙的身后,道:“母亲不是一直都说,能够遇到一位像洛虚前辈那样为了你拼死而战的男子,已经别无所求?木灵希能够遇到张若尘,何尝不是让人无比的羡慕。”

  张若尘抱着阿乐的尸身,准备离开。

  云峥的脸色一变,连忙向木家圣主传音,道:“张若尘是灵希的心病,他不死,灵希不会死心。”

  随即,上空的一片圣云中,传出一道振聋发聩的声音:“圣木峰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张若尘向着上空瞥去,看到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站在圣云的中心,给人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绝对是一位一等一的强者。

  从他的身上,有着上万道圣光锁链从天穹垂落下来,每一道圣光锁链都是由圣道规则交织而成。

  “木家圣主,也是成名数百年的圣道霸主,竟然对一个小辈出手,也不怕被天下修士耻笑?”一道明亮的剑光,从远处飞来,拖着长长的光梭,落到地面,凝聚成凌飞羽的身形。

  见到凌飞羽现身,在场的魔教修士,全部都下跪行礼。

  木家圣主冷哼一声,道:“凌宫主,木家的家事,你也要管吗?”

  凌飞羽的双眸冷寒,如同剑一样锋利,道:“本宫主曾经欠了张若尘一个人情,今日,无论如何也要保他离开无顶山。”

  一位圣王亲自出面,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圣威,震慑全场,就算是云峥那样的圣者,也都是浑身无法动弹,犹如是有十重山岳压在身上。

  圣王就是圣道之中的王者,随便一击,就能灭圣。

  圣道中的王者都现身,谁还敢违逆?

  可是,就在这时,另一股不弱于凌飞羽的圣威,从圣木峰中传出。两股圣威对撞在一起,顿时,让得这一片天地都刮起了飓风。

  凌飞羽的双眸一凝,向着远处望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窈窕身影,犹如鬼魅一般,站在飓风的中心,像是一个黑洞,将周围的光线全部都吞噬。

  “夜潇湘,你竟然要插手这件事?”凌飞羽道。

  那道黑色身影,正是魔教九宫之一暗夜宫的宫主,夜潇湘。

  夜潇湘轻笑一声,道:“本宫主只是觉得,你的做法,对木家太不公平,想要说一句公道话。”

  “怎么不公平?”凌飞羽道。

  夜潇湘道:“张若尘并非神教弟子,却敢闯入到圣木峰,叫嚣要破坏木家一位小辈的婚事,无疑是在挑衅木家。若是木家就这么放他离开,今后还怎么在教中立足?凌宫主,你总不能为了还自己的人情,就让木家承受这么大的屈辱吧?”

  木家的诸圣,纷纷开口,道:“没错,木家绝不能忍下这口气。”

  “凌宫主,木家也是中古世家,希望你能够给我们木家留一些面子,免得外人都觉得木家好欺负。”

  ……

  夜潇湘的双眸中,露出一道笑意,道:“凌宫主的修为高深,在圣道之中封王,可是,也不能欺人太甚。毕竟,木家的那位老祖宗,也是圣道之中的王者。等到他老人家回来,你该如何向他交代?”

  凌飞羽道:“你不用这么阴阳怪气,说吧,以你的意思,怎么才算公平?”

  “张若尘若是能够接住木家圣主三招而不死,本宫主与你一起保他的性命,并且亲自送他下山。如何?”夜潇湘道。

  “不行。木擎天的修为,已经达到真圣的后期,修为何等深厚,三招之后,张若尘哪里还能活着?”凌飞羽道。

  凌飞羽能够看出,即便是每日饮酒,张若尘的修为也没有荒废,这一年,张若尘的修为可谓是突飞猛进,已经达到玄黄境的巅峰。

  当年,凌飞羽从玄黄境的初期,修炼到巅峰,可是整整花费了五年时间。

  以张若尘的提升速度,与服用了无数丹药的欧阳桓相比,也是丝毫都不慢。

  但是,真圣境界却是非同小可,从初期到中期,从中期到后期,每一个小境界,都是天上地下的差距。

  一个玄黄境的圣者,就算拥有再逆天的体制,再强大的天资,想要挡住一位真圣后期强者的三击,也是不现实的事。

  张若尘自然是不想让凌飞羽为难,毕竟,她在魔教的处境也很艰难,于是,站了出去,道:“三招,对吧?我接。”

  “不愧是时空传人,好魄力。”夜潇湘发出一道银铃般的笑声。

  欧阳桓看出夜潇湘的谋划,嘴角微微的一勾,自言自语的道:“张若尘太自负了,真圣后期的人物,又岂是真圣初期的人物可以比拟?”

  远处,林素仙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本来还想看一看,下个月初七,他要如何翻天覆地,为木灵希逆天改命。可惜,他却是活不过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