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五百二十四章 以弱胜强

  胥海的身上,只有一件圣器,那是胥圣门阀的至宝之一,专门用来对付张若尘。这一件圣器,自然不能赏赐给胥空林和胥晨。

  可是,张若尘的身上,却有不少圣器。

  只要将张若尘杀死,那些圣器,还不是归胥圣门阀?

  到时候,胥海就算赏赐一件圣器出去,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站在胥海身后的两位鱼龙境修士,胥空林和胥晨,听到“圣器”两个字,他们的眼神,立即变得火热了起来。

  虽然,胥空林和胥晨二人是胥圣门阀的长老,修为深厚,地位崇高,也在门阀中掌握着极大的权利,但是,他们使用的战兵,却依旧只是十一阶真武宝器。

  十一阶真武宝器,的确已经算得上是了不起的战兵,价值过百万枚灵晶,若是拿出去,也能引起无数鱼龙境武者的哄抢。

  但是,十一阶真武宝器,又怎么能够与圣器相比?

  一位普通鱼龙境的修士,掌握一件圣器,就能跨越一个境界杀敌,更是跨越两个境界将对手击败。

  若是能够得到一件圣器,他们的实力,肯定能够提升到一个崭新的高度,今后在胥圣门阀的长老会就有更大的话语权。

  哪怕只是为了一件圣器,也必须将张若尘宰了!

  “唰!”

  “唰!”

  胥空林和胥晨跳下船舰,落到水面,从左右两个方向,同时向张若尘攻了过去。

  胥空林是鱼龙第三变的修为,不过,他的实力,已经达到鱼龙第三变的巅峰,比先前死在张若尘手中的胥千陵强大得何止一倍。

  胥圣门阀的内部比斗大会,胥空林曾经只用了七招,就将胥千陵打得吐血。

  同样是鱼龙第三变的修为,胥空林和胥千陵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另外一位长老,胥晨,他的修为更加恐怖,已经突破鱼龙第三变“炼骨化玉”,达到鱼龙第四变“阴蹻圣脉”。

  鱼龙第四变和鱼龙第三变看似只相差一个境界,但是,两者的实力,却相差十万八千里。

  就算胥空林和胥千陵联手攻击,胥晨只用一招手,也能在三招之内,将他们解决。

  胥晨和胥空林的实力,一强一弱,所以,他们两人采取了一攻一扰的战术。

  由实力强大的胥晨与张若尘正面交手,实力稍弱的胥空林,则站在远处,打出飞刀,袭扰张若尘。

  胥晨的实力,的确相当强大,即便张若尘有武魂加持,也被压制得落入完全的下方,只能不断向后退,根本不敢和胥晨硬碰。

  胥晨已经有七十多岁的年龄,乃是胥圣门阀老一辈的人物,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位实力不弱的天才。

  他手持一柄十一阶真武宝器级别的裂虎刀,刀法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重达三千斤的大刀,捏在手中,随手一击都能爆出开崖裂碑的力量。

  胥晨长飞舞,力大无穷,正面碾压张若尘。

  “轰!”

  “轰!”

  ……

  每一刀劈落下去,皆蕴含一股刺骨的寒气。

  当他劈出第九刀的时候,方圆数十里的海域,已经完全被寒气冻结,变成了厚厚的冰面。

  “张若尘,老夫已经开辟出阴蹻圣脉,可以将体内的真气,转化为圣气,使施展出来的武技挥出最强的力量,你怎么与老夫斗?快认输吧!你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胥晨冷笑道。

  一刀斩了过去,冷锐的刀气,从张若尘颈部飞过,斩落下一缕头。

  只差一丝,那一刀就能斩断张若尘的脖子。

  张若尘的双脚一蹬,身体向后急一退,落到五里之外,略微停下脚步,稳住身形,正要蓄力反击。

  “唰!”

  远处,胥空林看准机会,食指和中指夹着一柄一尺长的青铜飞刀,打了出去,击向张若尘的背心。

  青铜飞刀,六阶真武宝器,在胥空林的真气催动之下,飞刀中的铭纹被激活,散出一团直径两米的火焰云。

  飞刀快旋转,以四倍音的度飞行,拖着长长的火焰尾巴。

  在飞行过程中,飞刀将空气震得猛烈颤动,出天雷轰鸣一样的巨大声音。

  当然,飞刀的度,比声音的度要快得多。声音响起的时候,飞刀已经击穿护体天罡,到达张若尘的背心,眼看就要击穿张若尘的身体。

  张若尘就像背后长有眼睛,反手一剑,挥斩了过去,与飞刀碰撞在一起。

  “嘭”的一声,飞刀断成两截,飞了出去,掉入水中。

  因为飞刀上带着火焰,落入水中之中,将周围的海水都煮得沸腾了起来。

  “唰!”

  胥空林的手指快弹射,立即打出第二柄飞刀,第三柄,第四柄……,每一柄飞刀都是以四倍音飞出去,击向张若尘全身的各大要害。

  张若尘的剑法高明,那些飞刀,根本伤不了他,但是,却给他造成不小干扰,根本无法专心应对更加强大的胥晨的攻击。

  高手对决的时候,绝对不能分心,只要稍有不慎,就可能会万劫不复。

  要知道,张若尘的对手,乃是鱼龙第四变的胥晨,本来就是顶尖级别的高手,让张若尘感觉到巨大的压力。

  胥空林在远处袭扰,就是在故意让张若尘分心,给胥晨制造杀死张若尘的机会。

  可以说,胥空林和胥晨都十分聪明,配合的天衣无缝。

  张若尘采取相对保守的战术,准备先除掉实力较弱的胥空林,再慢慢对付实力更强的胥晨。

  张若尘不再理会胥晨,施展出御风飞龙影的身法,将度激到了极致,向胥空林的方向冲了过去。

  “想要杀我?”

  胥空林的嘴角一勾,露出一道讥诮的笑意。

  他并不和张若尘正面交手,快转过身,立即向远处冲去,始终与张若尘拉开十丈的距离。

  反正他只需干扰张若尘就行,何必要去和张若尘拼命?万一张若尘施展出剑道绝技,刹那无痕,他未必挡得住。

  胥空林施展的身法,乃是胥圣门阀的绝学,鲲鹏双飞翼。

  鲲鹏双飞翼,是一种鬼级下品的武技。

  修士只有达到鱼龙境,才能够修炼出鬼级的身法武技,因为,只有鱼龙境修士体内储存的真气,才能支撑鬼级身法武技的消耗。

  所以,即便张若尘已经达到天极境的巅峰,却依旧只能施展出灵级上品的身法武技。

  胥空林将真气源源不断注入背部的经脉,哗的一声,他的背上,浮现出一对巨大的鲲鹏双翼的虚影,身法度立即提升了数倍,远远将张若尘甩在身后。

  胥空林从海面上飞过,下方,留下一条深深的水路,将海水分成了两半。

  看见张若尘离他越来越远,胥空林的心情十分畅快,感觉就像是猫在戏耍老鼠,将张若尘玩弄在鼓掌之间。

  胥空林略微的停了下来,笑道:“张若尘,就算你的剑法再如何高明,也只能在三丈之内威胁到我。只可惜,你根本靠近不了我的三丈之内,我修炼的是鬼级下品的身法武技,你修炼的却只是灵级上品的身法武技,根本没有可比性,你的度与我差得太远。”

  “真的吗?”张若尘道。

  胥空林咧嘴一笑,玩味的道:“别挣扎了,在我看来,你就如同一只瓮中之鳖,现在主动认输,说不定还能留一个全尸。”

  张若尘的面色平静,并不动怒。

  他快追赶,很快就到达距离胥空林二十丈的位置。就在这时,张若尘暗暗运转真气,将真气注入手腕上的锁龙链。

  锁龙链的表面,散出一道道电光细丝,从张若尘的手腕上飞了出去,变成一根碗口粗的巨大铁索,在海面上,不停旋转着向远处的胥空林飞了过去。

  “这是……橙月星使的圣器……锁龙链……”

  胥空林的脸色一变,再次施展出鲲鹏双飞翼的身法武技,腾飞而起,想要遁走。

  可是,却迟了!

  “哗!”

  锁龙链一圈圈的缠在了胥空林的腰部,一道道电光,从锁链中冲出,就像是一柄柄刀子一样,打入胥空林的体内,出噼啪的声音。

  张若尘控制锁龙链,手臂一抖,将胥空林甩得旋转着飞了起来。

  胥空林的嘴里,出惨叫。

  片刻之后,他的全身都被锁龙链的电火之力劈得焦黑,衣服和头化为黑色齑粉,皮肤裂开,不断流淌出鲜血。整个人就像是被丢进火炉上面烤过一样,身上冒出一缕缕黑烟。

  “噗呲!”

  在张若尘的控制之下,沉渊古剑飞了出去,将胥空林的身体击穿,在胸口的位置留下一个巨大的血窟窿。

  鲜血,不停从窟窿里面,流淌了出来。

  有一位鱼龙境的长老,死在张若尘的剑下。

  胥晨追在后面,看到这一幕,一张老脸,完全变得扭曲,冷怒的大吼了一声:“小子,找死。”

  他跳跃了起来,双手握住刀柄,挥动裂虎刀,向着张若尘劈了下去。

  “来得好!”

  张若尘的眼中露出一道似笑非笑的神色,从储物戒指中将如意宝瓶取了出来,托在手中,全身真气源源不断的注入宝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