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时空传人现身?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时空传人现身?

  不死血族的那位老者,的确是强得可怕,拥有圣者的境界,圣者的武道经验,强大的肉身,仅仅只是将修为压制在圣境之下。

  即便是一尊兽王,也挡不住他。

  眼看他就要将七彩圣花和圣源灵泉的主泉夺走,然而,却有异变生。

  “哗——”

  七彩圣花的中心,一只手镯浮现出来,散出十分细微的空间波动,将花朵和主泉,收入进手镯的内空间。

  下一刻,手镯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却是一道黑色的剑光,出其不意的飞出来,击向不死血族老者的脖颈。

  那位老者,根本就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故,根本来不及抵挡。即便以他的强大修为,只能立即闪避。

  “噗嗤。”

  黑色剑光险之又险的从不死血族老者的颈部边缘划过,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紧接着,一道无形的身影,犹如一阵清风,从不死血族老者的身旁冲过去,飞向远处。

  在场,所有生灵,全部都呆若木鸡,根本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

  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变故?七彩圣花去了哪里?

  到底是谁在攻击不死血族的那位老者?

  张若尘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自言自语的道:“原来,她一直藏在七彩圣花的内部,难怪我找不到她。”

  收走七彩圣花的人,正是穿着流星隐身衣的韩湫。

  从始至终,她都藏在七彩圣花的内部,在等待最佳时机,不仅要收走圣源灵泉的主泉,更要顺利的逃走。

  先前,一直有青龙墟界的天道规则,覆盖在七彩圣花的外围,蒙蔽了张若尘的感知,因此,张若尘才没有察觉到她。

  “韩湫是如何抵挡住青龙墟界的天道规则,闯入进七彩圣花的内部?难道黑暗之体,连一座墟界的天道规则都能吞噬?”张若尘的眼中,露出沉凝的神色。

  就在这时,下方,一个惊呼声响起:“那是时空传人张若尘,肯定是他使用空间力量,收走了七彩圣花。”

  在场,所有人族修士和不死血族,全部都是神情一动。

  “莫非真的是张若尘现身了?”

  万花语将精神力完全释放出来,锁定远处那股无形的风劲,能够感受到,风劲中,的确是有一道人影。

  流星隐身衣能够隐身和藏气,甚至能够瞒过圣境生灵的感知。

  然而,韩湫并不是静止不动,而是在急飞行,众人看不见她,却能感知到风劲和灵气波动。

  “时空传人又如何,胆敢抢夺圣源灵泉,一缕格杀。”

  蓝鹰兽王和尸祖鸟兽王,率先向韩湫追了过去。

  同时,不死血族的那位老者,带领十数位高手,从另一个方向进行追击。

  张若尘的眼睛一眯,悄悄伸出一根手指,向虚空的某一个方位一指,默念一声:“空间崩塌。”

  哗啦一声。

  虚空中,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纹,犹如是一颗玻璃球被击碎了一般,方圆数里之内的空间,向内塌陷,形成一股惊天动地的风暴。

  青龙墟界的空间结构,本就已经十分脆弱。

  张若尘施展出来的这一招空间崩塌,可以轻易将空间撕裂,造成相当骇人的破坏力。

  眼前这一幕,给人一种整个世界都要毁灭的感觉。

  “啊……救我……”

  四位不死血族的强者,来不及避退,卷入进崩塌的空间,瞬间就化为一团血雾。

  除此之外,也有数百只蛮兽,死在破碎的空间里面。

  崩塌的空间,成功挡住两只兽王与不死血族老者的步伐,为韩湫争取到逃走的机会。

  同时,空间崩塌的出现,也让众人更加确信,夺走七彩圣花的神秘人物,必定是那位时空传人。

  “这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吗?”

  “原来,张若尘的手段,才最为高明。先让各方势力杀得血流成河,他却不费一兵一卒,轻描淡写的将七彩圣花取走。”

  “无论怎么说,张若尘毕竟是人族修士。圣源灵泉的主泉,没有落到蛮兽的手中,就是最好的结果。”那些人族修士,全部都心情复杂。任凭他们如何打生打死,却不如张若尘的一招偷天换日。

  这一次,张若尘的确是替韩湫背了锅,而且,还出手帮她逃走。

  当然,对张若尘而言,也有一些好处。

  至少,今后不会有人怀疑,顾临风与张若尘之间的关系。

  其次,七彩圣花落入韩湫的手中,至少比落入不死血族的手中要好很多。

  两只兽王与不死血族的强者,绕过崩塌的空间,再次向韩湫追了上去。只不过,韩湫已经逃遁到远处,他们恐怕是很难将她追上。

  张若尘立即向小黑、孙大地、大司空、二司空传出一道信息,通知他们立即撤离。

  张若尘飞在上空,展开身法,很快就飞到三百里外,落到地面,等待他们,想要聚在一起之后,再一起赶去泥沙河,与黄烟尘等人会合。

  然而,他们还没有杀出重围,火金乌兽王却是带领近千只火金乌,急向张若尘飞了过来。

  火金乌散出来的光芒十分炽热,让天空变成火海,将地面的黄沙也烤得十分滚烫。

  “人类,你以为逃得掉?”

  火金乌兽王显得怒气腾腾,身上释放出来的火焰,形成一个巨大的金色火球。

  下一刻,密密麻麻的火球,从天而降,全部都向张若尘攻击了过去。

  “伤得那么重,竟然还没有死。”

  张若尘自然是不会与整个火金乌兽群单挑,立即将度爆到极致,化为一道残影,向沙漠中冲去。

  “轰隆隆!”

  铺天盖地的火球,落在张若尘刚才站立的区域,爆出一声声巨响。

  方圆十里,黄沙融化,形成一个金色岩浆湖畔,岩浆还在沸腾,冒出气泡。

  “你逃不掉。”

  火金乌兽王一边飞行,一边将圣气注入进牛角骷髅头,使得骷髅头变得越来越巨大,冒出熊熊的火焰。

  吃过一次亏,火金乌兽王不敢再小觑张若尘,全力出手,将牛角骷髅头打了出去。

  牛角骷髅头如同一轮巨大的烈日,从半空飞过,很快就追上张若尘。

  一股携带有大圣气息的毁灭力散出来,形成的力量波动,简直恐怖到了极点。

  张若尘也感觉到很大的压力,立即将生死镜取出,将体内为数不多的圣气,完全调动起来,打入镜中。

  “哧哧!”

  生死镜浮现出密集的血红色铭纹,足有上千道。

  张若尘站在沙漠的中心,单手持镜,一圈圈血气从镜中涌出,将这一片大地,完全化为血海,所有血气全部都在围绕他的身体旋转。

  从上空向下看,沙漠中的血海,就如一只红色的眼球。张若尘恰恰就站在眼球的中心,身上散出一股英伟、凌厉、睥睨的气势。

  张若尘的长飞扬,双眼满布血丝,大吼一声:“生死镜,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轰隆。”

  生死镜散出千纹毁灭劲,镜面上,冲出一道粗壮的血色光柱,击向牛角骷髅头。

  牛角骷髅头的力量,也很强大,即便与血色光柱撞击在一起,竟然依旧还向下方冲去。

  只不过,它的度正在减缓,爆出来的力量,也逐渐被生死镜的力量抵消。

  终于,牛角骷髅头在距离生死镜的镜面,还有数丈的时候,力量耗尽,向后抛飞了出去。

  当然,并不是牛角骷髅头不如生死镜,而是火金乌兽王伤得太重,在后期,打出的圣气没有跟上,最终功亏一篑。

  “噗!”

  火金乌兽王的嘴里,吐出一口鲜血,显得极为不甘,念道:“只差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

  火金乌兽王能够看出,那个人类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不可能持续打出千纹毁灭劲,只要它能够再多支撑片刻,最后的结果,绝不会是现在这样。

  “嘭!”

  生死镜的光柱,击在火金乌兽王的身上,直接将它的肉身打得碎裂。

  一尊兽王,终于还是陨落。

  血红色的光柱,在半空,横划了过去。

  那些火金乌,只要与光柱沾上,瞬间就会爆裂成一团血雾。

  顷刻间,足有两百多只火金乌死去。一缕缕血气,全部都飞入进生死镜。

  就连兽王都被击杀,别的那些火金乌,自然是被吓得慑慑抖,化为一大片金色的火云,向远处逃走。

  张若尘的嘴里,也是大口吐血,耗尽了体内的圣气,浑身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总算是将一只兽王击杀。”

  张若尘的脸上,露出一道笑意,忍住身上的疼痛和疲惫,撑起酸软无力的身体,盘坐在地,想要先将圣气恢复一些。

  就在这时,一个沉厚的脚步声,从张若尘的身后响起。

  “厉害,果然是厉害,居然能够将一只兽王干掉。哏哏!不过,以你状态,我若是要杀你,恐怕你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对吧?神子殿下。”

  一个穿着五彩圣甲的高大男子,踩出一连串角鹰,从张若尘的身边走过,将火金乌兽王的牛角骷髅头捡了起来。

  他用手指,轻轻的,在牛角骷髅头上面抚摸,出兴奋和赞叹的声音:“绝对是大圣级别生灵的骨骼,真是一件了不起的宝物,有了它,即便遇到《半圣外榜》上面的强者,我也能一战。”紧接着,那位身躯高大的男子,转过了身,露出一张轮廓分明的正脸,竟然是血神教的领军人物之一,魏龙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