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四百六十二章 痴情男子

  “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这是我和步千凡的交易,你只需要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就行。”

  张若尘不再理会橙月星使,双手一合,旁若无人一般,运转,开始修炼起来。

  “哼!你能击败我,却不可能留得住我。”

  橙月星使立即调动真气,施展出身法,想要逃出房间。

  “呃!”

  可是,她才刚刚开始运转真气,胸口就传来一股刺心的剧痛。

  体内的真气,竟然开始逆流。

  橙月星使痛苦不堪,捂着胸口,蹲在地上,急促的喘息。

  张若尘并不睁开眼睛,道:“我一共封了你九处经脉,刚才只是解开其中一处而已。你现在还不能运转真气,要不然,只会遭到真气的反噬。”

  橙月星使紧捏着五指,冷冷的盯着张如若,眼眸中,尽是怨恨的神情。

  黄昏时分,太阳即将落下。

  在天黑之前,步千凡带着灵火之源,赶来武市驿馆,将灵火之源交到了张若尘的手中。

  张若尘接过灵火之源,检查了一翻,随后,将装灵火之源的盒子盖上,道:“你们可以走了!”

  这只是一场交易,张若尘并没有与步千凡客套,大家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步千凡既然赶来救人,就肯定做好万全准备,必定有办法带着橙月星使离开。

  至于守在外面的谢云安和执法殿的武士,与步千凡和橙月星使比起来,还差得远,不可能留得住他们。

  “再次多谢。”

  步千凡双手一合,向张若尘行了一礼。

  随后,他从衣袖中取出一张金色的金属面具,戴在脸上,只露出一双眼睛。他带着橙月星使,施展出身法,向武市驿馆外的方向飞去。

  他脸上的那一张金属面具,与帝一佩戴的面具十分相像。

  “倒是一个痴情的男人,看来他的武道破绽,依旧还是存在。只要有这一处破绽,他就永远不是帝一的对手。”张若尘摇头叹息了一声。

  “轰隆隆!”

  武市驿馆外,传来猛烈的战斗声。

  没有持续多久,战斗声就结束,随后,谢云安与一群受伤的武市,冲了进来,出现在张若尘的面前。

  谢云安的双眼通红,十分愤怒,冷声的道:“张若尘,橙月星使是否被人救走?”

  他的胸口位置,有三道血红色的抓痕,伤口很深,甚至可以看见白色的肋骨。

  张若尘坐在院中的石凳上面,不缓不急的道:“你不是已经被橙月星使的地狱鬼王爪击伤,很显然,她已经逃走。”

  只是看了一眼,张若尘就已经看出,谢云安是被地狱鬼王爪击伤。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放走她?”谢云安紧捏着双手,大吼了一声。

  张若尘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我没有放走她,她是被人救走。再说,以你鱼龙第一变的修为,加上大批执法殿的武士也拦不住她。她从我的手中逃走,又有什么奇怪?”

  谢云安向自己胸口的伤痕看了一眼,愤愤然的道:“若不是帝一出手,我怎么可能会被她击伤。”

  张若尘揣着明白装糊涂,道:“你怎么知道他是帝一?”

  “他带着金属面具,而且,施展了黑市的绝技,冥王剑法。除了帝一,还能有谁?”谢云安道。

  张若尘知道,那一个戴着金属面具的人,并不是帝一,而是步千凡。

  当然,他并不点破。

  一个修为达到地极境大圆满的武者,从外面快步走进来,单膝跪在谢云安的身前,道:“长老,执法殿主来了!”

  听到这话,谢云安的脸色一变。

  若是橙月星使没有逃走,执法殿主赶来,他当然是大功一件,肯定会得到封赏。

  现在,橙月星使逃走,那他谢云安,恐怕就要落得一个失职的罪名。

  没有功,只有过。

  片刻之后,执法殿殿主,申奉天,穿着一身玄黑色的长袍,气势十足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拜见殿主。”谢云安立即躬身一拜。

  因为心中恐惧,所以,谢云安的脸上不停冒出汗珠,眉毛尖都已经湿透。

  武市钱庄在每一座城区,皆会设置一座执法殿,申奉天就是第七城区执法殿的殿主。

  执法殿和武市学宫,同属武市钱庄旗下的势力。

  其中,武市学宫是帮武市钱庄培养人才,从外宫,到内宫,再到圣院,从小培养,有完善的教学系统。

  最终,能够从圣院毕业的人,就一定能够成为武市钱庄的高层,掌握高人一等的权利和大批资源。

  执法殿,则是为武市学宫招揽人才。

  进入执法殿的门槛,要比进入武市学宫的门槛低一些,不需要那么高的天赋。

  只要是实力不凡的武者,皆有机会进入执法殿。

  而且,执法殿的人,也不是从小就开始培养,绝大多数人都是身怀深厚的武道修为,才加入武市钱庄。

  还有一类人,是因为自身资质不够,没有考入圣院,最终,只能加入执法殿。

  正因为这样,所以,武市钱庄更加重视武市学宫,将大量资源都倾向于武市学宫。

  当然,执法殿的武士,也掌握着极大的权利,武市钱庄很多阴暗的事,都是交给他们在办。

  申奉天的脸上有一道伤疤,一股阴冷的寒气在他的身上流转。他向谢云安瞥了一眼,声音冰冷,不带任何感情波动,问道:“橙月星使在什么地方?”

  谢云安全身颤抖,咚的一声,跪在地上,道:“她……她逃走了,殿主饶命,饶命……不关我的事,她是被张若尘放走。”

  申奉天的双目,变成绿色,向张若尘看过去,道:“是你放走了橙月星使?”

  申奉天能够将鱼龙境的谢云安,吓得跪在地上,由此可见,他是一个相当厉害的人物。

  只不过,张若尘却并不半分畏惧,平静的道:“没有这回事,橙月星使是被帝一救走,刚才,谢长老亲口说过。”

  申奉天的眉头一皱,立即转过身,向谢云安瞪去,道:“帝一来过这里?”

  “没错,就是他救走了橙月星使,我敢肯定,一定是他。”谢云安道。

  “嘭!”

  申奉天的手臂一挥,隔空打出一掌,击在谢云安的身上,将谢云安打飞了出去,撞在远处的一堵石墙上面。

  “废物,居然接连放走黑市一品堂的星使和少主,等我回来,再慢慢收拾你。”

  申奉天虽然在怒骂谢云安,可是,他的目光,却盯在张若尘的身上。

  张若尘无所畏惧,与申奉天对视,脸上挂着一丝笑意。

  申奉天冷哼了一声,一甩衣袖,急速离开,去追帝一和橙月星使。

  若是能够抓住帝一和橙月星使,对他来说,也将是大功一件。

  张若尘向远处的那一堵石壁看了一眼,谢安云从石堆里面爬了出来,嘴里不停吐血,冷冷的盯了张若尘一眼,随后,走出了武市驿馆。

  入夜,空气清冷,天空出现一轮皎洁的明月。

  张若尘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手持沉渊古剑,在院中练剑,依旧是那一招“天心指路”,反复演练,反复琢磨,努力领悟其中的精髓。

  第七城区,步圣门阀的一座庄园。

  橙月星使恢复了本来面目,穿着一身橙黄色的长袍,脸上依旧蒙着面纱,身材婀娜,气质不凡。

  她的脚下,像是踩着一团雾气,悬空而立,向步千凡看了一眼,道:“救命之恩,今后还你。”

  “哗!”

  一团光华,包裹她的娇躯,飞出了庄园,消失在夜幕之中。

  步千凡背着双手,神情冷峻,盯着橙月星使离开的方向,久久不动,就像是变成了一尊雕塑。

  “少爷,她不过只是帝一派来影响你心境的邪女,你若是继续沉迷下去,下一次遇到帝一,你还是会败。”一个身材干瘦的老者,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声音沙哑的道。

  步千凡吐出一口气,收回目光,道:“我明白。”

  “难道你上次去死亡墟界历练,依旧没能将自己的意志,磨砺到铁血无情的地步?”那一个老者道。

  步千凡沉默了许久,道:“十叔,我要再去死亡墟界。这一次,我要在里面修炼半年。”

  “少爷……你不要冲动,死亡墟界太危险了,稍有不慎,就会死在里面。你上一次去死亡墟界,不就差点……”老者劝道。

  步千凡挥了挥手,道:“我没有冲动,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不仅仅只是要修炼,更是要修炼双灵宝体。在突破到鱼龙境之前,我必须要修炼成双灵宝体,今后,才能与张若尘一较高下。”

  老者松了一口,暗道:“真是太好了!少爷终于没有沉迷于那一个邪女,原来是在思索如何战胜张若尘。”

  今天,步千凡见过张若尘和橙月星使交手,所以,他倍感压力。

  因为,张若尘击败橙月星使,只用了十招。而他和橙月星使交手,必须等到百招之后,才能将她击败。

  由此可见,张若尘比他强。

  他只有比张若尘更加努力,今后,才不会输给张若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