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李大炮的抗战岁月 > 第四二零章美军联络官

  四二年五月,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失败,新编第二十二师随杜长官转入野人山中,历经两个多月的艰难跋涉才撤入了印度列多,所部九千将士骤减至三千,下属各部均伤亡大半,其中又以第六十六团减员最为严重,仅余五百人,建制完全崩坏。

  因此,驻印军指挥部最终决定将李四维所部改编为步兵第六十六团。

  在被编入远征军之前,李四维所部曾经使用过“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六十六团”的番号,所以,对于这一变更,所部各级将领欣然接受下来,并积极地为重建六十六团做好了准备。

  八月中旬的兰姆伽依旧暑气逼人,加之,团里虽然配发了武器却没有配发弹药,所以,每天午后的训练都是室内科目――搞整训,将战术,学习英语,以及各种新装备的性能和保养。

  此次换装,严格按照编制配发各式武器:三十七毫米战防炮八门、五十七毫米战防炮四门、八十二毫米迫击炮十二门、火焰喷射器二十七具……重武器的比例大幅提升,其中很多武器都是兄弟们从未接触过的,必须从头开始学习。

  “拆这个螺母的时候,必须注意了……”

  火炮的拆解和保养依旧是计逵在讲解,这些知识对于正规军校炮兵科毕业的他来说难度不大。

  “洋人大多开朗热情,说话做事更加直接……”

  英语依旧由郑三羊在教授,时不时也会谈起洋人的脾性。

  “我们现在身处异国他乡,更应该时刻注意军容军纪,要不然,丢脸就丢到国外来了……”

  政训课一直是陈怀礼在讲,他虽然文化程度不高,却也有着丰富的带兵经验,自然也讲得有模有样。

  “身在丛林之中,耳朵比眼睛更为重要……十多米外有敌人,你就看不到了,但能听得到……”

  战术课由各部主官轮流讲授,今天轮到黄化了,正在台上振振有词地讲着,讲得唾沫横飞。

  李四维一一巡视完毕,走出了房檐,走上了校场,沐浴在了璀璨的阳光之中,惬意地伸了个懒腰,抬起手好似要拥抱太阳。

  “团长……”

  跟在他身后的胡大眼神色犹豫,“俺也想去听课……”

  “哦?”

  李四维一怔,回过头,笑眯眯地望着他,“成!多学习总会有好处的!”

  “是!”

  胡大眼精神一振,旋即又有些犹豫,“可是,俺走了……”

  “去吧!”

  李四维笑着摆了摆手,“老子就在这军营里走走,还能出啥事?”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李四维话音刚落,却听得外面响起了密集的脚步声,连忙循声望去,却见大队的将士正雄赳赳气昂昂地向校场上开来。

  “团长,”

  卢铁生当先而来,带着一个上尉军官,笑容满面,“罗干事把补充兵员给俺们送过来了!”

  “哦,”

  李四维精神一振,连忙大步流星地迎了上去,笑呵呵地一望跟在卢铁生身后的上尉军官,“你就是罗干事吧?”

  “是!”

  那少尉军官笑着拿出腋下的册子递给了李四维,“一千三百一十七人,一部分是原六十六团幸存的兄弟,剩下的是从第五军各直属部队抽调来的……个个都是精锐!”

  “那是当然嘛!”

  李四维笑呵呵地接过了册子,扭头望向了已经开到校场上站定的队伍,不无赞叹,“能从野人山里走出来,又岂能差得了?”

  “是啊!”

  闻言,罗干事也是点头感概,“卑职虽然没有走过野人山,却也听说过其中的艰辛呢!”

  望着那些在烈日下站着的兄弟们,李四维连忙将花名册递给了卢铁生,“铁生,先让三羊把兄弟们都安顿了!”

  “是!”

  卢铁生接过花名册,匆匆而去。

  “罗干事,”

  李四维掏出了香烟,回头递给了罗干事一支,“美军派来的联络官啥时候能到?龟儿的,我们团直到现在连一颗子弹都还没有领到!”

  “快了!”

  罗干事接过香烟,在手心里轻轻地抖了抖,神色凝重起来,“李团长,听说那些联络官都不好相与啊!”

  训练营是史迪威将军一手促成的,为的就是反攻缅甸一雪前耻,自然想把驻印军抓在自己手里,于是,筹建之初便提出了将驻印军中高层军官换成美国军官的要求。

  当然,委员长就算再眼热美军的装备,也不可能将驻印军拱手相让。

  于是乎,双方经历了一场场谈判之后,都做出了让步:驻印军各级军官必须保留,当然,和史迪威将军矛盾深重的杜长官被调回去了;美军可以向驻印军营级以上建制派驻联络官,但,权力仅限于制定训练计划、协调补给。

  但是,协议终归只是协议,美军联络官来了之后会做出啥事谁也不知道!

  因此,得知美军将派驻联络官的消息之后,驻印军中不少军官都如临大敌。

  “呵呵,”

  闻言,李四维呵呵一笑,擦燃火柴凑到了罗干事面前,“管他娘的,让兄弟们多让着他们点……以和为贵嘛!”

  “对!”

  罗干事凑到火柴上点燃了香烟,吸了两口,“以和为贵总是莫得错的!”

  两人正在说着,郑三羊已经和各部主官匆匆地走上了校场,分配起兵员来。

  能从野人山走出来的兄弟自然都是精锐,也不用挑挑拣拣,做好登记领了人就走……不多时,一千多号补充兵员陆续就被领到各部安顿去了。

  “好了!”

  见状,李四维扔掉了烟头,“现在就只等联络官了!”

  至此,六十六团已经齐装满员,只等联络官一到便能正式训练了。

  美军联络官是傍晚时分才到的,依旧是罗干事带过来的,不过,这一次却坐着吉普车。

  “李团长,”

  罗干事带着一个美军少校和一个没有简章的青年下了车,笑呵呵地向迎过来的李四维介绍了起来,“这位是雷恩少校――贵部的联络官。”

  “你好!”

  闻言,李四维连忙微笑着向雷恩少校伸出了手,一口稍显生涩的英语便飙了出来,“雷恩少校,我代表全体将士欢迎你的到来!”

  “呃……”

  雷恩少校明显愣了一下,连忙握住了李四维的手,不无惊讶,“李上校,你的英语说得很好啊!”

  显然,雷恩少校有备而来,对李四维的生平履历做过功课。

  “谢谢!”

  李四维笑着摇了摇雷恩少校的手,轻轻地松开了,“自从入驻训练营以来,我部上下都在努力学习英语,为今后的训练做着准备……”

  当然,这不是假话,却也不是实话,他前世作为一个双一流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自然有着一定的英语功底,虽然荒废了一段时间,但经过这一个多月的强化训练之后,日常交流倒也莫问题。

  “很好!”

  闻言,雷恩少校赞了一声,扭头望向了一旁那个没有简章的青年,开起了玩笑,“这样一来,我的翻译官就能轻松许多了!”

  “哦,”

  一旁的罗干事连忙向李四维介绍起来,“李团长,这位是崔翻译。”

  “长官好!”

  崔翻译连忙向李四维敬了个礼,“卑职崔文彬刚,原来在司令部后勤处任职,现奉命为雷恩少校担任翻译。”

  “崔翻译,”

  李四维连忙摆了摆手,“以后就是自家兄弟了,不用客套……史迪威将军也说军中要少些客套做事才有效率嘛!”

  “是!”

  崔翻译连忙答应一声,任然有点拘谨。

  “李上校,”

  见状,雷恩少校笑呵呵地插了一句,“你看,你英语说得这么好,搞得我的翻译官都有些羞涩了!”

  “呃……哈哈……”

  闻言,李四维和崔翻译都是一怔,然后,齐齐地笑了起来。

  “雷恩少校……”

  笑罢,李四维连忙指了指跟过来的郑三羊,就准备为雷恩少校介绍。

  “李,”

  雷恩少校连忙打断了李四维,“叫我雷恩就好!”

  “呃……好,”

  李四维一怔,笑着点了点头,继续介绍起来,“这位是我们团的参谋官……”

  “我们去团部……”

  一一将郑三羊陈怀礼等人介绍完毕,李四维便准备带雷恩罗干事一行去团部。

  “不用了!”

  罗干事笑着摇了摇头,“既然任务已经完成,卑职就回去复命了。”

  “嗯,”

  雷恩少校也连忙附和,“李,天快黑了,我也得走了……”

  这就要走了?

  闻言,李四维郑三羊等人都是满脸惊讶。

  “这个……”

  雷恩少校连忙笑着解释了起来,“今晚有聚会,我的朋友们还在镇上等着我……明天,我会带着他们准时过来!”

  雷恩少校开着车载上罗干事扬长而去,崔翻译拿了随身物品留了下来,见李四维等人惊讶,便笑着摇了摇头,“美军的规矩跟我们不一样……今天是周末,他们休假!”

  “龟儿的,”

  闻言,众将只得感慨,“他们倒安逸,周末还可以休假……”

  “不止他们!”

  崔翻译笑着摇了摇头,“等训练正式开始了,我们周末也可以休假……嘿嘿,教官都休假了,我们不也得休假?”

  “倒也是,”

  众将只是有些惊讶,至于休不休假……倒无所谓,毕竟,以前就莫得“周末要休假”一说!

  雷恩少校先来认了门,第二天一早便带着三个军官过来了。

  新到的三个美军军官就是派驻在三个步兵营的联络官了,两个中尉,一个叫米勒,一个叫泰瑞,还有一个是少尉,叫罗杰斯。

  一番介绍之后,美军联络官入驻之后的第一场会议便开始了李四维昭烈招来了各部主官。

  “根据计划,”

  待众将坐定,雷恩少校开门见山,但,一口英语说得很慢,“我们的训练为期六周……”

  崔翻译坐在他身侧,逐句翻译着,“第一周是兵器讲座,第二周是掌握各种武器性能,第三周是射击训练,第四周是单兵战术训练,第五周是班级建制的进攻防御训练,第六周是爆破技术训练……时间比较紧张,希望大家提前做好准备!”

  说着,雷恩少校声音一顿,缓缓地扫过了众将,“你们有问题吗?”

  “雷恩,”

  李四维微微皱起了眉头,“没有体能和实战训练吗?”

  “没有,”

  雷恩少校笑着摇了摇头,“体能的问题不用担心……我们提供的食物非常营养。”

  说着,雷恩少校打开了面前的文件夹,拿起一份文件递给了李四维,“这是食物清单……我们将会严格地按照清单为你们提供食物!”

  “哦,”

  李四维接过清单看了看,上面将每一餐的食物和份量都罗列得清清楚楚,连主食和副食都有明确的标示。

  看完那份清单,李四维不无感慨,一份食物清单便已将中美军力的差距展露无遗。

  一直以来,国军将士能吃饱肚子便是万幸了,哪像美军,还要讲究个科学搭配?

  “至于实战训练,”

  见李四维默默地把食物清单传给了一旁的郑三羊,雷恩少校继续说了下去,“贵部已是百战之师,作战经验已经十分丰富,我们相信,只要经过足够的基础训练,就足以让你们的战力得到提高!”

  说着,雷恩少校又拿起一份文件递给了李四维,“这是这次训练的考核标准。”

  李四维连忙接过文件看了起来,目光落在其中一行文字上时,脸上露出了惊容:

  ……每名受训学员的步枪实弹射击必须达到五百发以上,每名受训炮兵必须达到四百发炮击数量……

  这容不得李四维不震惊,五百发实弹射击,四百发炮击……这是啥概念?这是多大的手笔啊!

  一直以来,李四维练兵就没吝啬过弹药,哪怕是从战场上一点一点地攒,也会让兄弟们训练时能打上实弹,奈何,家底还是太薄,训练时,每个兄弟每天最多也只能打上三发实弹……而炮弹,一发也莫得!

  可是,这份文件上写得分明:

  为期一周的射击训练,每个步兵必须打完五百发步枪实弹,每个炮兵必须达到四百发炮击数量!

  李四维默默地把文件传了下去,众将陆续看完无不惊讶。

  见众将露出了惊讶的神色,雷恩少校顿时便是精神一振,继续释放着他掌握的重磅炸弹,“至于你们的军饷……暂定为二十个卢比,我会按时发到每一个人的手中!”

  说罢,雷恩少校好整以暇地等待着众将的欢呼,却发现……众将貌似不为所动啊!

  “你们要知道,一个卢比可以……”

  雷恩少校以为众将对于二十个卢比没有概念,连忙就要解释,却被李四维笑呵呵地打断了,“雷恩,你没有去过野人山吧?”

  “呃……”

  雷恩少校一怔,疑惑地摇了摇头。

  “在野人山的时候,”

  李四维轻轻地叹了口气,“我听友军兄弟说起过一件事:他的部队在进入野人山之前正好经过了英多,那里有一家英国银行,因为银行职员撤退仓促,遗留下了大捆大捆的现钞,有些兄弟便捡了不少带上,可是,当他们进了野人山才发现,那东西在山里的用途和落叶一样,只能用来点火……”

  “不,不……”

  雷恩少校连忙打断了李四维,“李,这里不是野人山……这外面就要小镇,你们领了军饷就可以去那里消费。”

  “对,”

  一旁的米勒中尉连忙附和,“那镇上的女人很有味道……”

  “呃……”

  李四维意外地看了米勒中尉一眼,没有继续解释,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这样的确很好!”

  他突然发现美军联络官貌似有着和廖黑牛一般的脾性啊!

  “好了,”

  雷恩少校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笑呵呵地望向了李四维,“我讲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