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氪无不胜 > 第461章 投石车到手

  “英雄饶命!英雄饶命!”剧情再一次重演,不过这一回这两个倒霉的车夫没有那么的好运了,他们再一次被沐天等人给拦截了下来。

  不过这一次沐天也没兴趣再问一下渔阳县城的情况了,毕竟沐天都占领好几遍了,这回沐天直截了当的问道“投石车的建造图纸在不在你们的车里面”

  听到沐天这么问,这两个车夫的身体顿时有些僵硬了,嘴巴呐呐的说不出话来,看到这一幕,沐天就确定,在这马车里面,十有八九是有投石车图纸的存在了。

  在上一次搜刮整个渔阳县的时候,沐天就确定渔阳县里面是没有那张多出来的投石车的图纸,那么这张图纸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已经被运出渔阳县了。

  而考虑到系统在编排起副本的一贯尿性,这张投石车图纸多半就藏在那辆马车里面。

  果然,在看到这两个车夫僵硬的表情之后,目前就知道事情绝对错不了了,他二话不说,立刻开始示意自己的手下将整个马车给彻底的折腾了一遍,最后果然在马车的最底部找到了一个小盒子,盒子里面就放了一张沐天苦寻不至的投石车图纸。

  “图纸已经到手了,就剩下最后一个工匠了!”沐天紧紧的握住手中这张投石车图纸,同时小声的自言自语道。

  其实工匠有现成的,就是在渔阳县军营里面的那个工匠,而且通过上一次和这个工匠的充分沟通,沐天知道他确确实实和秦军不是一路人,甚至对秦军充满了憎恨。

  因为这个工匠原本是燕国的一个小贵族,秦军攻克燕国之后,这个小贵族的所有权利都没有,最后只能靠着祖上传下来的一点机关术过日子,而现在又被强征到军营里面做白工,对于秦军自然是充满了憎恨。

  所以沐天很有信心说服这个工匠,来帮自己制造投石车出来。

  而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如何与这个工匠接触了。

  如果像之前一样直接打进渔阳县里面的话,沐天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和渔阳县军营里面的工匠接触的,毕竟整个军营都处于绝对警戒的状态之中。

  只有不声不响,偷偷摸摸的混进渔阳县,才有可能和那个工匠有所解除,同时不引起秦军的警觉。

  但如果想要不声不响的进入渔阳县,这又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首先要弄到一个照身帖才行!”沐天嘀咕了一声,然后眼睛盯在这两个车夫的身上,看了这两个车夫心中一阵发毛。

  最后沐天指着其中一个车夫道“你们看看,这家伙是不是从长相和身材上来看,都和我差不多?”

  “差别挺大的吧……虽然身材确实差不多,但是长相就……”古女王面色古怪的说道,沐天手中指的车夫在身材上确实和沐天相差无几,但是长相就是一个天一个地了。

  “嗯,这家伙虽然确实长得丑了点!”沐天眯着眼睛说道“但其实脸型差不多,而且皮肤也差不多,最关键的是我们两个一样都没有留胡子!”

  “额,可就算这样,长相还是相差很大呀!”古女王不解的说道。

  “那是你亲眼看见了我们两个的长相!”沐天翻了个白眼道“可是这个照身帖,就只是一段简单的文字描写而已,而文字描写无外乎是身材长短,脸型轮廓,皮肤状况,还有胡须如何之类的情况,光凭文字怎么可能完美展现的出一个人的长相呢!”

  沐天说完之后,直接拿手中的长刀在这个车夫的脑袋上敲了一下,淡淡的说道“把你的照身帖拿出来吧,这样你还可以继续活下去,否则我就只有硬抢了!”

  “不要呀,这位英雄!”车夫立刻哭丧着一张脸说道“我们要是没了照身帖,连城门都进不去,我们会死的!”

  “这个没事!”沐天笑了笑“我马上就会攻陷整个渔阳县了,到时候你再回渔阳县就是了,我保证不会问你要你的照身帖的!”

  在沐天的威逼利诱下,这个车夫果然将自己的照身帖给拿了出来,只见上面写道“万瑞,无字,男,年三十有二,五尺有二,面白,无须,脸如鸭蛋,为燕京车吏。”

  照身帖其实就是一块长长的竹简,上面刻着一段不算太长的文字,而这些文字必须足够精炼,否则以竹简的长度是刻不下完成的描述的!

  所以最终在竹简上面只有这么短短的一段话。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虽然沐天和这个车夫长得不相似,但是就文字描写而看却差不多。

  虽然不知道凭借这张照身帖能否混过渔阳县的检查,但死马当活马医,先试试再说。

  于是沐天让人将这两个车夫给看押起来,然后带着自己的队伍又是一阵赶路,最后让沐家军先在树林里面收集木材,而沐天自己一个人则拿着这个车夫万瑞的照身帖,再一次走进了城门之中!

  “站住!把你的照身帖拿出来!”剧情再一次重新上演,如果是按照之前的发展,现在沐天已经开干了。

  不过这一回沐天乖乖的将手中的照身帖给拿了出来,交给了那个检测的士兵!

  “你是燕京的车吏?”看完了这张照身帖上面的内容之后,守在城门的士兵有些惊讶,还有些尊敬的说道,他甚至没有多问一句,就直接给沐天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沐天可以进城了!

  “这么简单的就混进来了?”在平安的进入渔阳县之后,沐天还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沐天这一路上准备了不少说辞,用来应付这些渔阳县士兵的盘问,没想到到头来这些说辞全都没用,这就让沐天非常的不解了。

  后来沐天才弄清楚,原来这两个车夫和后世的车夫不同,后世的车夫那不过是一个卑贱的杂役,是不入流的行业,没有人会看得起!

  但是在秦朝却不同,在秦朝,或者说在秦朝之前的春秋战国时期,乃至于夏商周时期,车夫都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岗位,甚至是只有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才能够当车夫的,一般人还没有资格干这个位置。

  比如上古三皇五帝时期的舜,堂堂的一代人皇,其实一开始是个车夫,专门给尧驾车,然后被赏识了。

  到了周朝,有一个家伙因为赶车赶得好,得到了周天子的赏识,最后将西周的起家之地都封给了这个家伙。

  嗯,他叫秦非子,然后他的第3代子孙叫做赵政,也就是嬴政,堂堂的秦始皇是也!

  就拿现在这秦汉交际来说,有个专门给刘邦赶车的叫做夏侯婴,在刘邦成为汉王之后,被封为昭平侯,成了大汉第一批封侯的功勋子弟。

  而后来彭城大败的时候,也是夏侯婴亲手将被刘邦赶下车的刘盈给救回来的,所以后来刘盈继位,夏侯婴又一次升官,最后当到了太仆这个相当于某国家级权力机构的常委,成了位于大汉朝权力顶峰的几个人之一。

  后来的书生喜欢讲什么君子六艺,所谓的君子六艺指的是,礼乐射御书数,这可是孔老夫子钦定的。

  而后世有不少书生想当然的以为这个御觉得是骑马的本事,其实大错特错了,这个御指的其实是驾车的本事,也就是当车夫的本事。

  因为古代可没有什么万向轮,也没有什么弹簧减震,更没有什么轴承之类的东西,古代的战车非常简陋,而且驯服马匹的技术也不高,想要让马匹乖乖的听话,按照自己想要的路径去走,并不是光有鞭子就够的,这需要高超的技术才行,不是什么人都能干得了的。

  一个能够真正把马车做到随心所动的车夫,那地位可比现代的什么博士后,博士生导师,教授什么要牛叉多了,妥妥的是国家级的重要人才。

  而一般的车夫,虽然没有如此重要的地位,可在一般平民的面前,那也是地位尊崇。

  就算在军队里面,凡是负责驾驶战车的士兵,那地位就是不一样,吃饭的伙食都比其他士兵要好上几个档次,所以在秦朝的时候,车夫可是一个非常牛逼的职位,最少和飞行员是一个档次。

  尤其是能够在驰道上面驾驶高速飞奔的马车的车夫,那更是牛逼之中的牛逼,差不多和而是驾车战斗机的飞行员地位差不多。

  所以渔阳县这些渔阳县的士兵们对这个车夫非常的尊重,甚至不敢过多的检查,就直接放沐天过去了。

  沐天在离开了城门之后,立刻跑到了军营附近,不过沐天可不敢直接拿着照身帖就跑到军营里面去,因为这里的投石车图纸是通过这个车夫运出去的,搞不好这个车夫之前还进过军营里面,那样就容易穿帮了。

  所以沐天悄悄地走进了军营旁边的一家酒楼里面,安静的点了一壶酒,叫了几个小菜,静静的吃了半个小时左右,一个人就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开口直接让老板给他打一壶酒!

  “这位兄台,不如到我这里小酌一杯如何,我这里可是店里上好的竹叶酒哦!”沐天眼睛一亮,笑眯眯的向这个人招呼道,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军营里面的工匠。

  沐天之所以会在这里等这个工匠,当然不是有什么未卜先知的法术,而是在之前沐天就已经非常详细的盘问过这个工匠,几乎将这个工匠每天的行动轨迹都给逼问了出来,得知这个工匠每天中午的这个时候,都会跑到酒楼里面打上一壶酒,作为消解一天烦愁的工具。

  秦军之中自然是禁酒的,不过工匠地位毕竟不同,不是专门的士兵,而整个渔阳县就这么一个拿得出手的工匠,秦军都尉也不好多指责什么,只要对方认真工作,只交付各种战争工具就行了,所以这个工匠就成了整个军营里面唯一一个可以买酒喝的存在。

  也正是在逼问到了这一点之后,沐天就放弃了直接进入军营里面找人的想法,而是坐在军营旁边的酒楼里面,默默的等待这个工匠上钩。

  果然,在听到了沐天请他喝价值极高的竹叶酒的时候,这个工匠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但还是兴冲冲的跑了过来,直接就是几碗黄酒下肚,美滋滋!

  “你说吧,找我有什么事?”这个工匠也不蠢,知道对方好心找自己喝酒,必然是有事相求。

  果然沐天接着就说道“我想要造一架投石车,还请姬信大哥帮忙!”

  “什么!你这个疯子!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个姬信一听沐天的要求,当场勃然色变,二话不说就准备离开姬信。

  只是沐天随后小声的说了一句“姬信大哥,您难道忘记了当年在破若林受过的屈辱吗?”

  听到沐天这么说,姬信的拳头瞬间捏了起来,整个人身上都好像燃烧起了愤怒的小宇宙一般。

  破若林是姬信一生之中最大的屈辱,那是燕国被攻陷的时候,他的父亲和母亲带着还年幼的他,以及未婚妻逃亡,结果半道上,也就是那个叫做破若林的地方,被秦军给追上了。

  秦军当场斩杀了姬信的父亲,然后当着的姬信面,将姬信的母亲和未婚妻都给了,最后姬信的母亲忍不住这样的屈辱自尽而死,姬信的未婚妻倒是努力的活了下来,只不过却因此性情大变,从一个乖巧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个荡妇,给姬信带了不知道多少顶绿帽子,最后更是丢下姬信,跑去和秦军的一个军官过日子去了。

  姬信至此从骨子里面痛恨秦军,痛恨秦人,只是一直没有勇气报仇而已,但是破若林的故事却一直深藏在姬信的心中,知道现在被沐天给直接点破了!

  “你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姬信一脸戒备的看着沐天问道。

  “当然是你亲口告诉我的呗!”这件事情确实是姬信亲口告诉沐天的,那还是沐天放了姬信一马,同时替他报仇杀了大量秦军之后,姬信一时感激而亲口说出来的故事!

  不过这样的大实话自然不能告诉姬信。于是沐天沉色道“我是韩广手下的军主,您的表哥姬玄正在韩广大人手下做工匠首领,这些都是他亲口告诉我的。他说姬信是条汉子,能够帮助我们打造投石车,最后攻陷整个渔阳县!”

  “你们要攻打渔阳县!”姬信被沐天的话又是吓了一跳,不过这回他没有选择离开,而是重新坐了回来,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你们真的有实力攻下渔阳县,杀了这里所有的秦军?”

  “当然!”沐天点点头“实不相瞒,我的一千大军已经到了城外,现在在隐藏在树林之中收集木材,准备打造工程器械,正需要姬信大哥的帮助呀!”

  “我可以帮你们打造,不过打造投石车并不是光有材料和工匠就行的,还必须要有建造图纸,你身上有建造图纸吗??”

  “有!”沐天点点头,同时将那张搜刮而来的投石车图纸放到了姬信的面前。

  “那就可以了!”姬信脸上也露出了兴奋的表情道“你听着,我因为身份特殊,所以严格命令不准出城,所以你现在必须想办法偷偷带我出城,我才能给你打造投石车,否则……”

  “不必出城这么麻烦……”沐天摆摆手“如何攻进城时我已经有了办法,关键是这个军营不好对付,所以姬信大哥请你在这个酒楼里面坐上一个时辰别走,等我的大军进来,再找你打造投石车!”

  “那好,我就等你一个时辰!”姬信点点头,同时心中也松了口气,毕竟不用冒险出城了,只是在军营外面多留一个小时的话,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自己只要假装喝醉就行了!”

  “如此甚好!”沐天的嘴角也满是微笑。

  不到一个时辰之后,姬信目瞪口呆的看着重新回到自己面前的沐天,只不过此时的鱼阳县已经是一片战火,姬信亲眼看着大量的秦军狼狈的逃回了军营里面,然后又看到了带着大军出现的沐天。

  “姬信大哥!现在可以帮我打造投石车了吧!”沐天笑眯眯的将材料和投石车图纸全部交给姬信道。

  “好!”姬信用力的点点头,半个时辰之后,一架崭新的投石车就出现在了沐天的面前。

  有的投石车,这渔阳县的军营,就好像扒光了所有衣服,只剩下最后一条小**的少女一样,香甜可口。

  搜索书旗吧,看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