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804章 不择手段

  “回禀大王,江东徐达率领的骑兵却是有一手,若不是今日地形限制,我军绝对有把我歼灭敌军。”

  “江东兵马中的强弓劲弩竟然不逊我军,当真是匪夷所思。”

  发出这样感慨的大多都是来自北疆的将领,江东兵马战绩他们只在战报中看过,当真正亲身体会过后一个个不由的感慨万分。

  尤其是对于杨林这位老将,出自北疆不说更是与江东大军对峙多年更是一阵感慨。

  今日一战几乎所有将领都对于江东兵马有了一个更深的认识,裴元庆看着其他将领众说纷纭不由的急忙开口道:“敌军有一员大将名杨再兴武艺绝对不弱。”

  看着诸将一个个说着江东兵马强悍,而吕布却是淡淡的一笑,不以为意的说道:“江东兵马确实不凡,可若是两军对战孤的大军岂是吃干饭的。”

  顿时诸将一个个露出了骄傲的神情,风趣的周瑜更是笑声道:“这一次虽是试探,但江东一战折损了至少两千余骑兵看来回去后更刘辩小儿肉疼的。”

  哈哈~

  诸将一阵大笑,吕布更是抿着嘴透着一丝笑容,“传令骑兵日夜游弋,孤要让江东的兵马见识下何为真正的骑兵。”

  诺!

  江东大营内,刘辩看着今日一战的战报不由的脸色透着一股肉疼,“一战我军竟然折损了两千余铁骑。”

  这句话令江东诸将一个个沉默不言,他们是有了骑兵,但和吕布相比不仅仅是精锐上的差距,更有数量上的差距。

  “大王,大营可撤军二十里,那里地势凹凸不平,骑兵很难发挥实力,同样我军也能更好的防御敌军的骑兵袭扰。”

  指着沙盘上的一个个地势,岳飞冷静的判断处局势,诸将更是一个个面面相觑。

  刚刚开战便要撤军对于士气可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可诸将也没有任何办法,毕竟吕布麾下骑兵数量众多这是不争的事实。

  “末将附议。”

  最后诸将齐齐拱手附议岳飞的言论,刘辩见状后更是轻轻的一叹气,揉着额头道:“好,传令三军将士退兵二十里扎营。”

  诺!

  第二日江东兵马浩浩荡荡的拔营撤军二十里,刘便与吕布两军兵力共计差不多百万大军对峙在淮南一地。

  这一对峙便是两月有余,双方不断的试探每日都有战损上报看的刘辩与吕布都是头疼不已。

  刘辩头疼的是吕布的骑兵太过难缠,虽然地势上限制了大规模的骑兵,可小股的游骑却是频频骚扰令军中将士苦不堪言。

  吕布头疼的是江东兵马简直就是一个乌龟壳,有利器防御下强攻很少能占的便宜,频频骚扰也不是一个事,毕竟数十万的大军人吃马嚼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尤其是骑兵的消耗更大。

  吕军帅营内飘荡着一股难闻的草药味,李儒的脸色更加苍白,更是连连咳嗽。

  “咳咳~大王,刘辩大军屯兵与此地,距离寿春颇近,麾下兵马更是能够源源不断的修养,再拖下去与我军不利啊。”

  看着虚弱的李儒,吕布脸上透着一股关怀之色,轻叹道:“文优,如今战事僵持汝先回徐州修养吧。”

  虽然此时吕布急需李儒出谋划策,可看着对方的身子骨,不由的一阵惆怅叹气。

  而李儒却是轻咳一声,捂着嘴角摇头指着沙盘上的刘辩兵马囤积之地,“大王,这里还有这里,除非强攻下一角,我军方可借助骑兵优势长驱而入威胁寿春。”

  看着这两处大营吕布沉默了,左侧驻扎在山脚下的江东大军主将乃是秦琼,当世名将强攻绝非易事也。

  右侧同样有大将徐达领兵镇守,兵马足足有五万之众。

  看着吕布皱着眉头李儒轻叹一声道:“青州一带押送而来的奴隶也差不多到了,借此机会咱们当先攻打一地,若不然持续僵持下去我军几乎三线作战恐怕会吃力啊。”

  说道这里时李儒更是幽幽的望着吕布,浑浊的眼眸中更是透着一股忧虑,还有一处他没有明说,其实吕布也知道,那便是北疆之地。

  北疆精锐近乎尽皆调遣南下,也就说草原上有个什么异动,他们只能防守住本土。

  “传令张郃领兵七万攻打江东秦琼大营。”

  诺!

  看着僵持的战局,李儒浑浊的眼眸闪过一道毒辣的神光,幽幽的叹气道:“不知江东之地是否进展顺利。”

  吕布听闻后沉默的摇着头,“文优,此举确实有些下作了。”

  下作!听到这句话后李儒嘴角喃喃咬着这两个字,接着嘴角露出一丝解脱的笑容。

  “两军交战不论手段,只言胜负,史书是胜利者书写的,这不是奉先的话吗?”

  吕布沉默的幽幽盯着这个年过花甲的李儒,手段出人意料不说更是狠辣无常,若说贾诩这个毒士的手段是对于大局的话,那么此人的手段不管是大局还是小势上都不择手段。

  “好,孤再等半月。”

  二人相识一眼后,嘴角都露出了真挚的笑容,手段下作又如何,只要能胜利便是再不堪入目他们也会做,因为走到这一步已经不是他们能轻易退步了。

  江东!

  前线大军压境每日都有无数的将士战死沙场,而后方的百姓却过的十分稳定。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到处都是小商贩在叫卖,吴王府外更是热闹非凡。

  “哎~也不知道前线战事如何了,大王如今都出兵差不多半年了,可却未有一封捷报传回。”

  “你以为这一次面对的是刘表之流吗,这一次大王面对的可是天下赫赫有名的武王吕布。”

  一说道吕布二字后,小商贩脸色猛然大变,脸上透着一股惊恐与向往的复杂之色。

  吕布之名在大汉天下可谓是如雷贯耳,自虎牢关扬名后几乎天下人都是听着吕布的传闻长大。

  那一场场震惊天下的战绩,绝非浪得虚名,尤其是雁门关、草原一战,彻底将蛮夷的高傲粉碎,将汉人的威严弘扬。

  一位担着脆饼发须发白的老汉更是呵呵一笑,听着众人的交谈笑声道:“小老儿不懂其他,只知道不断谁胜谁负,莫要为难咱们老百姓就好。”

  “哎~谁说不是呢,咱们大王体恤百姓,那吕布丝毫不差,听闻在洛阳还有北地,汉人更是高傲的牵着蛮夷奴隶逛街,当真是威风啊。”

  百姓们一个个交谈着,北地的奴隶风行可以说早已传遍了天下,贩卖奴隶更是远销大汉。

  但是江东太远了,能流落到江东的奴隶更是少的可怜,唯有一些大家族才有财力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