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众仆之仆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疯狂(下)

  塞尼加尼亚的投降仪式在他们的市政厅举行,这是一座小巧但不是庄严的建筑,矗立在广场左侧。罗马的奥尔西尼,博洛尼亚的本蒂沃利奥,斐珥墨的伊夫雷达齐,代凯撒.博尔吉亚管理皮翁比诺的维特拉佐.维特利与另外两位雇佣兵队长都到了,除了三位雇佣兵队长之外,领主们莫不衣着华丽,神态傲慢——米盖尔从广场上的一个角落打量他们,发现只有雇佣兵队长们还保持着一些警觉,这也是因为在这之前,凯撒坚持处死了他们同僚的关系,虽然明面上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代凯撒管理城市的时候,过于贪婪与苛刻,但哪个雇佣兵不是这样呢,那些城市又不是他们的。

  他们一进到大厅里,就看见凯撒.博尔吉亚正站在一道弯曲的楼梯上等着他们,一见到他们,那张半掩在面具下的脸就露出了一个笑容,“在这里,”他就像对待自己的朋友那样向他们挥着手,“来吧,”他热情地说:“他们坚持要做一个正式的受降仪式,在二层,所以上来吧,你们可以为我做见证。”

  因为市政厅并不旷阔,以至于领主与雇佣兵队长的卫兵都要留在广场里,领主与队长们结束了谈话,交换着眼神,一个跟着一个地攀上了楼梯,市政厅的楼梯是橡木的,非常漂亮,但也和市政厅一样,异常狭窄,几乎只能容许两人并行,而且高且卷曲——或许有人感到不安,但凯撒.博尔吉亚就在他们前面,不过几步的地方,看似毫无防备地背对着他们。

  但就在所有人都踏上了楼梯后,米盖尔.柯烈罗面无表情地从隐蔽的角落里钻了出来,几个擎着长矛的士兵紧紧地跟着他。

  而就在博尔吉亚的叛徒们已经能够看见旋梯末端的墙壁时,凯撒突然轻盈地向前快走了两步,就这两步,划分出了猎人与猎物的界限——从楼梯口涌出了许多士兵,手持弩弓,将凯撒.博尔吉亚挡在后面的同时,也将他们困在了旋梯上——凯撒.博尔吉亚大笑着,从士兵们的间隙间露出脸来,这下子,谁不知道这正是针对他们的一个陷阱,他们顿时慌乱地诅咒与大骂起来,只有跟在最后的三个雇佣兵队长,显露出了一个阶层低下的人必有的机灵劲儿,尤其是维特利,他一翻身,就越过扶栏,从一人多高的地方跳了下来,他身前的两个队长也后退同时拔出了武器。

  但米盖尔.柯烈罗留在大厅里,就是为了预防这种意外的,他径直迎上了维特利,虽然这位雇佣兵队长也是一个强悍而又富有经验的战士,但终究无法与博尔吉亚家族的御用刺客相比,在数个往来后,他就被击落武器,刺伤了大腿跌倒在地,他痛苦地大叫着,刺客毫不动容,又刺伤了他的手臂,免得他反抗。

  在旋梯上的两位雇佣兵队长虽然也想要效仿维特利,却被擎着长矛的士兵逼回原处,他们虽然拿着武器,却无法与超过了三尺的长矛对抗,最后只得颓然丢下刀剑投降,而那些领主们,见此更是丧失了抗争的意气,面色青白地仍由士兵们粗鲁地搜走身上的武器,把他们捆绑起来。

  在最后的时刻,他们无不显露出了可怜又好笑的真面目,有的人用自己的姓氏与祖先发誓,绝不会再有对博尔吉亚与凯撒的反叛之心;有的人则愿意献出自己的领地与财产;有的人,除了以上两种之外,还嚷嚷着要写信给自己美丽的妻子、姐妹与女儿,让他们来侍奉凯撒,只要凯撒有兴趣,完全可以如同对待娼妓一般地对待她们……可以说,他们自认为对凯撒十分了解,但习惯性隐藏在暗处的米盖尔却在发笑,他们根本不明白,能够打动凯撒.博尔吉亚的东西或许压根儿就没存在这个世界上。

  凯撒坐在房间的角落里,顶上是一盏精美的华盖。这是一个相比起市政厅,显得很大的房间,原先是官员们用于讨论与表决的地方,房间里到处都是椅子,这些人就被一个个地捆绑在高背椅子上,手被固定在背后,双脚分别固定在椅子脚上。

  “米盖尔。”凯撒喊道,这个名字让奥尔西尼等人面露绝望,还有谁不知道米盖尔.柯烈罗正是博尔吉亚们最相信,也是最可怕的御用刺客?

  米盖尔慢吞吞地走了出来,手上令人心悸地挂着一条牛皮索,是三股交织的,他从凯撒的视线中找到了需要第一个处决的对象,雇佣兵队长维特利,他曾经深受凯撒信任,但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叛徒罢了——维特利看着米盖尔向自己走来,万分惊恐,却努力保持着面上的镇定,可惜的是,他绷紧的肌肉与苍白的脸色还是出卖了他,米盖尔将绳索绕在他的脖子上的时候,他疯狂地挣扎起来,椅子腿在地板上敲得咚咚直响,他的脚尖竭尽全力地踢打着地面,手指在椅背上挠得咯咯作响。

  博尔吉亚家族的刺客几乎可以说是按部就班地完成了这份他都感觉到了厌倦的工作,随着死者身体的松弛,一股难闻的味道从他的双腿之间冒了出来,不,或许还不止他一个,被吓得失禁的人可不是一个两个。

  接下去是另外两个雇佣兵队长,他们被米盖尔恶趣味地背靠背,他做了一个“8”字结,然后一点一点地扭转收紧,结果这两个人为了争取最后一丝生机拼命地往外挣,他们的嘴角流下了唾沫,呵呵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面孔就如同煮熟的血块那样呈现出难看的红褐色,但,当然,毫无疑问的,他们最后还是死了。

  看到最先处死的是三个雇佣兵队长,那些领主们反而放松了一些,他们的眼睛里也带上了希望,也许在他们的心里,他们还是不一样的——他们出身高贵,品行不凡,但凯撒只是向米盖尔点了点头,米盖尔就走向了斐珥墨的伊夫雷达齐,在他不可置信的眼神里,把他缓慢地绞死。

  之后是博洛尼亚的本蒂沃利奥,在以上这些人的行刑过程中,他都在喋喋不休地许诺各种珍宝、领地与女人,米盖尔觉得他已经精神失常,因为他居然向一个教皇的儿子承诺一顶枢机主教的帽子,到最后,就连凯撒也烦了,将一把匕首刺入他的嘴,搅出了他的舌头。

  他倒是米盖尔处死的人中,最为快速的一个,因为米盖尔还没将绞索套在他的脖子上,他就大睁着双眼,嘴里流着血,被活活吓死了。

  最后留下的只有以保罗.奥尔西尼为首的奥尔西尼家族的人,不过这没什么值得庆幸的,他们活着,只因为凯撒决定,等到攻打他们的领地是,要当众将他们用马匹分尸,然后将头颅插在长矛上作为旗帜。

  等到他们完成了这些工作,走出市政厅的时候,天色已晚,博尔吉亚的士兵们举起了火把,他们走动的时候要小心些,因为广场上的血都结成了厚重的冰——那些领主与雇佣兵队长带来的卫兵都被杀了,没有一个能够逃脱。

  ————————————————

  尚在罗马的奥尔西尼枢机对此一无所知,他受到教皇的召唤,还以为他能够得到一份重要的职务,满心欢喜之余,准备了一万金杜卡特的票据,准备以此向教皇恭贺他的儿子又取得了一次辉煌的胜利,当然,他指的是塞尼加尼亚。

  他一进王权大厅,就立刻被教皇的士兵抓住,投入监牢,几天后就不幸地死于惊吓与酷刑,他在罗马的每一份财产,都被教皇亚历山大六世归为己有,据说“健壮的骡马源源不绝地运送了一夜”。

  而凯撒.博尔吉亚的军队几乎与教皇的绝罚令一同出现在了本蒂沃利奥家族,伊夫雷达齐家族与奥尔西尼家族的领地上,他以一种决绝的,残忍的姿态席卷了每一片土地,他公开宣称,这是一场对叛逆的复仇之战,所以这里的民众无法得到他的宽容。

  相比起对雇佣兵队长们的无情,他对那些士兵们倒十分慷慨,他甚至没有去追究是否有人牵涉到这场阴谋里,反而许诺了更多的俸金与自由,从而得到了雇佣兵们狂热的支持——只是这种支持是建立在民众的不幸上的,为了尽可能多地搜刮,雇佣兵们将被他们抓到的人吊在火堆上,用火烤他们的脚,直到他们愿意说出钱财藏在哪儿。

  这样的暴行震撼到了罗马城中的每个人,固然,在这个时代,雇佣兵们就是野兽的代名词,但从未有那个将领,会如此地纵容他们,就像是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与之后的统治。

  但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更可怕的事情出现了,教皇亚历山大六世拘捕了罗马城中的每一个异教徒——他们几乎都是商人,虽然是异教徒,但因为大笔的税金与贿赂,还有实际的需求,所以以前的教皇,还是允许他们在城市里居住与做买卖的,但亚历山大六世已懒得去在乎这些不可说的规则,他只顾着如同杀鸡取卵一般,要求这些异教徒拿出全部身家来换取他们与家人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