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三国之罗平传 > 罗平许褚回茶铺,吃饭途中谈心事

罗平许褚回茶铺,吃饭途中谈心事

  罗平与许褚,一起赶了回来,他们还带了很多美食回来,罗平突然向许褚开了一个玩笑说:来恩你说当仲达,他们知道我现在才回来,他们的表情一定是又惊又喜。

  许褚摸了摸头,笑着说:老爷说的是对的,俺也是这样认为的,老爷你说的在理。

  罗平笑了笑说:哈哈,那咱们就一起去看看他们的表情吧!

  许褚他们回到了屋内,迎面赶了过来的女孩,她关心询问道:明然大叔你们总算回来,可把我担心坏了,我差点还以为你们遇到什么危险了,平常叔叔还给我说你们很快就会回来,我一直在这等着呢?

  罗平听到姿儿这么说,心坎里很是开心。只见他笑着说:难为依然姑娘如此关心我们,我和来恩在心里真是很感激依然姑娘。依然姑娘你的伤好些了吗?还有之前伤得那么严重吗?

  姿儿笑着回答说:多谢明然大叔关心,我的伤经过冯大夫诊治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谢谢明然大叔你的关心。

  罗平突然放松了不少,于是笑了笑说:那就好,可把我给吓坏了,依然姑娘你不知道这几天我真怕你的箭伤发作,出现啥意外,那我罗明然不是后悔一辈子吗?幸好你现在没事,咱们还是先进屋再说吧!

  姿儿听了罗平这么说心里很是感动,也只是简单回答一个嗯字,就陪罗平他们进去药铺里面去了。

  罗平进来看到冯鹤这群人,笑着说:几位劳烦你们几位等待,我罗亮真是有些过意不去。正好我带了很多东西进来,来恩把东西交给大家,咱们开饭了。

  许褚笑着回答说:是老爷,我明白了。

  许褚把吃的东西。递给了司马懿他们,笑着说:看来你们这一次有口福,可以好好品尝一下,这些美食味道,看看怎么样。

  他们接到美食,就笑着说:如此我们就在这多谢来恩兄你的好意了,哈哈。

  冯鹤叫人把药铺门给先关上,自己等人就开始着手准备吃饭事情。

  冯鹤看到门已经关上,就对着这群人说:走吧咱们进去吃饭去了。

  罗平笑着说:如此,我们就听冯老您老人家的,走大家开饭,不要让冯老前辈他不好意思,走进去,咱们好好吃他个痛快。

  众人听到罗平这么说,也哭的他说的有些道理。于是就在这坐着等这吃饭。

  只见罗平笑着对冯鹤,开口说:冯老前辈,您虽然不是名医但是对于我大晋皇帝有再造之恩,您和家人为何至今为止一直留在这个地方不忍心离开呢明然有些想不开,想问问您。

  只见冯鹤从他的话也惊出了罗平很感激他的奉献,想把他调往许都。

  只见冯鹤笑着回答,说:我们陛下的好意我冯鹤心领啦,当年我之所以救皇帝,就是看出生命面前人人都是大自然的一份子,况且我在这个地方生活了那么久,再说人老了住的地方有一定时间,再到别的地方也不好。住的已经有了感情,再去别的地方,我心情也有些放不开,在这里有朋友,有亲人离开了啥也见不到,我相信我们陛下一定能体谅我的难处,感念我的恩德,不会让我去的。

  罗平听了冯鹤这么说,也回答到,认可说:难得冯老前辈你们都这么说,那我相信皇帝陛下,一定会同意。黄鹤楼,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这句话来形容我对老前辈绝对是很好的表达。

  只见冯鹤回答到:明然先生说的有些让我不好意思,小老儿我都有些担不起。

  只见罗平说道:没有没有老前辈担当得起。

  于是罗平又对着姿儿,笑着说:那么依然姑娘你下一步是做个什么打算呢?是和我们一起走,还是就待在这个地方呢?等你家人呢?

  只见姿儿回答道:是这样的明然大叔,我打算先给你们一起走,毕竟我在这个地方无依无靠,留在这也没啥作用,况且跟着你们走,或许能找到我的父母,与他们团聚。

  司马懿听了姿儿这么说,也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于是认同地说:老爷咱们这次是要去许都,况且留这样个女孩子在这个地方您更不放心,还不如带他回许都,毕竟吗?冯老前辈那么大岁数,带着她一个人也不好,不如跟着我们去许都玩玩。您不是答应过她吗?

  许褚也认可着说:平常兄所言甚是,俺也是这样想的,毕竟带着她一路上也有人陪我们聊聊天,说说话,你说是吧!依然姑娘。

  罗平笑着回答说:平常和来恩说的有些。道理。依然姑娘你瞧我都有些糊涂了,看来真是人老了,都发糊涂,毕竟我罗明然之前答应你了,所谓男子汉说话一诺千金,而做人也重在一个诺,我罗明然既然答应了事,那我就一定会做到,依然姑娘你放心吧?就像是来恩说的那样,我们在回许都路上还可以好好谈谈心,说说话。不过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我打算先在这个地方先住下来,要走那天我和依然姑娘你们一起走,你说对吧依然姑娘!

  姿儿心里也有些觉得对不起罗平,但是杀亲之仇她也没有任何办法。她听到罗平这么说,也只是回答说:明然大叔说的在理,我听您的。

  罗平笑了笑说道:大家开动了,咱们继续吃,我这次难得与来恩一起出去,带了很多美食回来,你们大家尝尝味道可好。

  他们于是用筷子加了菜尝了尝,觉得这些菜味道很好。只见姿儿笑着说:味道还不错,多谢明然大叔。

  罗平笑着说:哈哈,姿儿姑娘和大家吃的开心就好,难得今天此景此情,真让人怀念。大家继续吃,咱们啥也不想。

  而此刻大家都开始吃了起来而姿儿的内心,恐怕也只有一句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才能想起罗平的话来。听到罗平那么说,更多的还是悲伤之感,但是她很快就缓解过来。

  只见她端着酒杯敬罗平他们,开口说:依然多谢你们大家,依然敬你们一杯。

  罗平笑着说:依然姑娘你这么说就见外了,咱们既然能够在此地相见,也是冥冥之中缘分注定,还有依然姑娘酒就先不要喝了,毕竟你的身体才恢复吃着饭就好啦,我们陪你吃饭,酒等伤口好了再喝,毕竟开开心心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只见姿儿回答罗平的话,笑着说:我这是开心,明然大叔你说的在理,咱们继续吃饭,啥也不想。

  于是罗平他们也只是回答一个嗯字,就与他们开心吃起饭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