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诡楼逸事 > 237诗与远方

  “我们刚开始弄,还没收入呢。发不起工资啊。”石韦也笑了。他虽然仍是干瘦,但精神头不错,笑起来不吓人。

  “你们三个人合伙做的事肯定很好玩,我嘛,闲人一个,平时炒炒股看看书喝喝茶,工资不工资的无所谓,只要让我参与就行。如果需要资金运转,我微有薄财,可以尽点绵薄之力。”黄峦涛说得很诚恳、认真。

  石韦眼前一亮,马上应道:

  “好啊。我正缺乏有经验的人管公司呢。既然黄总你这个集团公司的老总愿意加入,我当然求之不得呢。二位,你们觉得呢?”

  林伟阳和土肥原当然希望有黄峦涛这样的富豪罩着啦,他俩不约而同地伸出手掌沓在一起:

  “欢迎!”

  黄峦涛、石韦会意,也伸手掌过去,四只手掌沓在一起,黄峦涛说:

  “同心协力,共创佳绩。”

  四个人重新干杯祝贺。简单的仪式完成,石韦安排工作:

  “好,我们分头行动。公司的架构由黄总负责,等弄好了,我们再商量公司名称、具体的运作形式。”

  闲聊了一阵,各自回去。

  林伟阳回到202,赵穆菲等人已经走了。秦戈正拿他手机躺在沙发上玩。他坐到她身边。

  “伟阳,你为什么把何倩的微信号、QQ号码都删除了!不打算跟她有任何联系啦?”秦戈坐起来,搂住他脖子问。

  “嗯。既然不会有社交上的联系,何必留着占空间?”

  “真不打算跟她联系了?”

  林伟阳沉吟了一会:

  “倒不至于。毕竟相识一场,她来电话,我还是会接的。如果我不在身边,你也可以接。她的电话我不是没删吗?”

  “如果她请你回公司上班,你打算怎么办?拒绝?”秦戈定定地望着他。

  “你的意见呢?”

  “回去上班。”秦戈很坚决地说道。

  “为什么?你不是赞成我创业吗?我们离家的时候,也是这样对阿妈说的呀。”林伟阳不解地侧头望着她。

  “阿哥,我们现在不是两个单身的人啦,是三口人。我们可以饿肚子,宝宝不可以呀。”秦戈轻轻摸着腹部说。

  林伟阳伸手过去轻按在她的手背上:“诗和远方与眼前的苟且难道真的不能兼得?”

  秦戈笑了,她抓过他的手握紧:

  “伟阳,是不是觉得心里的压力突然变大了?往后的苦日子还没来呢,你做好思想准备没有?”

  “是啊。当你我的脑袋凑在一起拍结婚照那一刻起,我就清醒地意识到,我的角色变了,我的责任也重大了。从此,我便建立了自己的家庭,我做的一切,都必须以你、我、孩子的切身利益为中心。当然,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嗯。生不容易;生活更不容易。所以,面对生活,我们必须学会珍惜和放弃。放弃掉无关紧要的面子、交际、应酬,以及一切过于虚妄的东西,珍惜好我们的爱情、家庭。工作还是要做的。你以前不是说得很中肯吗?你帮公司打工,凭借劳动和聪明才智获得报酬,公司从你身上获取劳动利润。何倩虽然跟你有过一段情感经历,但并不影响你继续留在她家公司工作。只要你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能为前卫视界带来效益,我想,何娜不会因为你和她妹妹没成为一对而给你设置障碍。”

  “难说。不过,我会接受你的意见,假如何娜叫我回去上班,我去。何倩叫我,我不回去了。往后嘛,走一步看一步。”

  “这就对了。假如让你出卖自尊、尊严,你再辞职便是。请记住,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还有我,我不会窝在家里等吃饭的,我也会尽我所能做出一番事业。哦,春节帮阿爸搞网售的时候,我产生了一个想法,我想弄一个商城,专门卖梅州的特产。当然,我不专职做,只是利用工作外的时间去弄。你帮我拿拿主意。”

  “没问题。怪不得阿爸那么喜欢你。你的脑瓜子确实很好用。诶,韩雪她妈妈不是在珠海开酒店吗?你有想法,她有资源,要是把韩雪叫上,你省却很多功夫。”

  秦戈豁然开朗,兴奋地说道:

  “是啊,我怎么把韩雪给忘了呢?这鬼丫头很有商业头脑的。刚认识她那会,她叫我上她的网店刷单呢,说买了东西,回头给我回扣,她叫我把她的网店放到我的朋友圈推介。”

  “哦——?她开有网店?她没对我提起过呀。”

  “傻瓜,那是卖女人用品的网店。化妆品、女性用品,还有婴儿用的纸尿裤啥的。”

  “嘿——还真看不出来,这小丫头确实有一套哈。回头是该好好向她学习了。”

  “所以嘛,我早就告诉过你,别小看了韩雪。刚才她还帮阿爸拿了五六条订单呢,我已经发给阿爸了,让他按单发货,收到货款,我再发给他。”

  林伟阳把她拉过来搂进怀里说:

  “阿妹,你真能干!”他要吻她,她躲开了:

  “诶——伟阳,你上回说石韦和高医生邀请你加入他们的‘高医生告诉你’公众号,你答应他们吧。说不定能找到一条好的路子。”

  “答应了。刚才你们离开之后,石韦、土肥原和我商议了这件事。后来黄峦涛也来了,主动要求加入,并愿意提供适当的财力支援。具体细节尚在谋划当中。石韦的想法是将他以前搞的公司重新登记,改名为‘韦博动视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由黄峦涛做总经理,他做总监,土肥原、我以技术入股。具体细节,等黄峦涛把架构弄出来,工商登记注册完成,再做进一步的研究。以前担心只有石韦一个人的资金会撑不住,现在有黄峦涛雄厚的财力撑腰,我们有信心把公司做好。”

  “动视界什么意思?打算做动画?”秦戈对石韦的公司名很感兴趣。

  “包括动漫。甚至有游戏开发;短视频、微型剧等等,将来,根据业务发展的需要,旗下肯定会有很多个公众号。甚至有可能把你也拉进来。”

  “太好了!伟阳,我们一定能活出不一样的自己。反正心别太急,一步一步来!请你记住,无论生活有多艰难,我和宝宝都爱你!”

  这样的话很提气,林伟阳禁不住抱住她一阵狂吻,两人相拥躺在沙发温存了一阵。当林伟阳的手伸进她的衣内时,她按住了他的手:

  “医生说了,一到十二周内不可以!为了宝宝,来日方长好吗?”

  林伟阳恋恋不舍地把手缩了回去说:

  “好吧。医生还有什么其他的交代没有?我怕我毛手毛脚的,不小心闯祸就坏了。”

  秦戈狡黠地笑道:“当然,医生说,孕妈不能生气、不能太累,所以呢,你不能让我生气的哈,否则以后宝宝生出来,每天都朝你吐口水!”

  林伟阳搔搔脑袋:“宝宝在肚子里,怎知道谁气了他妈妈?”

  “我知道呀!现在宝宝和我是心连心的。我恨谁,讨厌谁,他也跟着恨谁讨厌谁。你要不要试试?”

  林伟阳撒手拧头:“嘿,这个玩笑开不得,不要,不要。”说完,他放开秦戈,走进了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