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杂家宗师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御前斗宝上

  紫江宫

  景康帝这么明目张胆的偏袒马晋,不少人都看不下去了。

  但是,谁让景康帝天下最大,他们看不下去也得看,像四公主,自家驸马被如此不公对待,她心中再是不平,也不敢语出质疑。

  三公主也消停了,她又不傻,景康帝态度这么明显,其心意可见一般,哪里还敢再往枪口上撞。

  就是她不过脑子,对此仍不罢手,一旁的洛子文也不会坐视不理………

  ………

  不过说起洛子文,景康帝如此袒护马晋,让他连同其他两个驸马也心有戚戚然,连和马晋相处不错的韩襄也不例外。

  之前那个“东床快婿”就已经让他们微微有些察觉到,他们在景康帝心里与马晋的差距,今番此事,更是让他们认清现实。

  女婿,也有受宠不受宠之说……

  尤其是洛子文,之前马晋暴打扈正时,他就心里琢磨以后莫惹马晋这厮,脾气太爆,一言不合就动手。

  尤其是景康帝这般偏袒马晋,他挨了打都没出说理去。

  像洛子文如此想法,同样回荡在其他两位驸马心里,只不过二驸马韩襄想的是继续交好马晋,遇事让其三分。

  而狄江想的是,以后若是和马晋起了争执,自己千万不能动手,不然以他的身手,马晋肯定惨败。

  狄江那可不是扈正那个花架子,他自幼习武,精通武艺,在军中都算得一员骁将,打粗通拳脚的马晋,跟玩似的。

  不过也正因如此,狄江更是收起了动手的心思。

  扈正打输了,自己被马晋揍成个猪头,景康帝还不放过其,不是廷杖又是禁足,而他要是暴打马晋一顿,岂不是下场更惨………

  马晋也没想到,自己送了一副画,不到逃过一劫,还初步在驸马中站稳了脚跟,而是稳稳当当的那种。

  ………

  三公主消停了,其他人也没不开眼的继续提这事,景康帝运目环绕大殿一周,宣布今年的宫中年宴开始。

  往年,宫中年宴除了景康帝携宫中妃子和皇子公主们外,作为当今皇叔的八王爷也会参加。

  八王爷的鲁王府这也是皇家宗室唯一能参加年宴的一支宗室。

  其余宗室,和景康帝皇室嫡支血缘近的,被先帝砍的差不多了,血缘远的,也早已远离权力中心,没资格参加年宴。

  而今年照例,八王爷也该来赴宴的,但结果这两日老王爷身体小恙,不便入宫,连带着其孙子也因照顾生病的祖父,没来入宴。

  于是,今年的宫中年宴就是景康帝一家的家宴,满殿上下,不是他大小媳妇就是他儿女,亦或者儿媳女婿,孙子孙女。

  ………

  景康帝宣布年宴开始后,就是开宴致辞,也就是景康帝说些套话,无非是国泰民安,皇室昌盛之类的。

  简单几句后,就是众人向景康帝拜年,先是有四妃带着众嫔妃,再后是大皇子带诸皇子,大公主率诸公主,分批向景康帝拜年贺词。

  而马晋这个准女婿,就跟着大驸马狄江他们,等到最后一批,皇孙一辈向皇祖父拜年时,本就心情舒畅的景康帝,笑声更加爽朗了。

  拜年之后,也象征着年宴正式开席,一群身姿雅丽俏宫女,捧着一道道珍馐美馔鱼贯而入,优雅摆到诸位宾客面前,供其享用。

  这年宴上的菜肴可不简单,御膳房精心准备良久,还未进腊月,御厨们就为今天的席宴忙活起来了。

  有些难见的食材,甚至从去年开年的时候就准备,只为今日博君一悦。

  马晋用了几口菜肴,也不得不承认,其菜色绝不逊于鼎香楼,甚至味道还要略胜一筹,鼎香楼能赢的,也就占个新颖二字。

  ………

  年宴可不是光吃饭,一年才一次的宫中年宴,多在景康帝面前露露脸才是正题。

  这不,宴席开始不久,三皇子宇王就举杯起身,对景康帝说了些表面贺辞,然后拍了拍手,几个宫人从殿外搬来一来一座小玉山。

  高约二尺,通体碧绿,晶莹剔透,被能工巧匠雕成一座巍峨山岗,玉中其有杂色,也被工匠巧妙雕成其他,以作掩饰。

  马晋这两年身家上涨,好东西见过不少,眼光也锻炼出来了。

  三皇子觐现这座玉山,雕工虽不算顶尖,但可贵的是玉料材质上乘,尤其还是这么大的块头,搁外边怎么也得六七千两银子。

  再加上精细的雕工,马晋心里估算了一下,八千两银子未必能拿下来。

  不是说这些皇子个顶个的穷吗,结果八千两的玉说买就买。

  这可不像缺钱的样子,马晋眼神微眯。

  ………

  不过也是马晋想差了,夺储夺得就是景康帝的欢心,能在景康帝那露露脸,花多少钱都值。

  眼见宇王献玉,得了景康帝的两句夸奖,其他诸人就站不住了,五皇子福王、六皇子泰王、大皇子秦王及其他皇子也纷纷献礼,俱是不俗之物,珍奇罕贵。

  ………

  诸皇子先后向景康帝殷勤献礼,最后只剩下二人未曾起身,一为二皇子庆王,一为四皇颜易,也是诸皇子中势头最盛的两人。

  待其他诸皇子献礼后,庆王见只剩自己和颜易二人,便抢先起身献礼,预备压其一筹。

  庆王并没有像之前那些皇子,让宫人把礼物拿进来,而是亲自出殿,以示郑重。

  庆王的礼物是一把古剑,剑的样貌平平无奇,但其来头却不小。

  此剑是当初和太祖争天下的一位大诸侯裘钟越的佩剑。

  这位大诸侯裘钟越是个不世出的枭雄,当初和太祖一南一北,平分天下。

  后来两方决战,太祖甚至差点败在其手,不过好在太祖性情坚韧,屡败屡战,最后竟生生将战局逆转,惨胜对方。

  裘钟越兵败被太祖围困于一孤山之上,其劝部下归降后,引领自杀,太祖念其勇谋双全,下令厚葬,其部也并入太祖手下,

  这位裘钟越当政时,宽民厚士,风评极好,当时和太祖并称宋元末年的绝代双骄。

  哪怕后来兵败身死,大乾立国,却仍有人念他的好,大乾史官修太祖本纪时,也赞其为仅次于太祖的俊杰。

  庆王弄来的这把古剑,正是裘钟越自杀时用的佩剑,其珍贵自不必多说,堪称无价之宝。

  庆王介绍时,景康帝拿着古剑观摩了好一阵子,不时啧啧称叹,最后才不舍的让人收起。

  ………

  庆王这把古剑,其珍贵堪称诸皇子献礼之冠,如今只剩下颜易还没献礼,不少人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情。

  有庆王的古剑珠玉在前,颜易的压力可是不小啊。

  ………

  ps:左手大拇指被砸了,疼死了,幸亏不耽误码字,不然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