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火影之鼬闻铃 > 外话篇(27)

  风铃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失足掉到一个冰湖里,越沉越深,越来越冷,冷得她透不过气来……

  突然,她被一双大手拉上水面,继而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她慌乱的心变得平静下来,无暇顾及太多,她抱紧那人,沉沉睡去。

  第二日清晨,风铃缓缓睁开了眼睛,虽然伤口仍然疼痛难忍,但高烧已经退了,比昨晚舒服多了。

  她感觉自己被人抱着,抬头一看,看见了鼬的脸,吓了一跳,平静下来以后,她想起那个梦。

  “原来……那个温暖的怀抱是他的啊……”风铃呆呆地看着鼬,鼬睡着了,长长的睫毛像蝶翼一样轻轻翕动,胸膛随着呼吸微微起伏,温热的鼻息轻轻扫到她脸上。

  风铃看见鼬眼睛上有两个黑黑的眼圈,不由得心疼了一下。

  “他昨天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吗?一定没睡好吧……”想着,她就心软了,仅剩的一点对鼬的怨气也在顷刻间烟消云散。

  风铃伸出手,轻轻摸了摸鼬的脸,她一动,鼬惊醒了过来。他昨天一晚没睡,怕风铃半夜再发起烧来,直到凌晨,见风铃的体温下降之后,才迷着眼小憩了一下。

  “你醒了?”鼬瞪着两个熊猫眼问。

  “嗯……”风铃轻声应答。

  “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

  “嗯……你……你能先放开我吗?好热……”风铃轻笑。

  “啊,抱歉抱歉!”鼬已然忘了自己还抱着她,忙放开风铃,翻身跳下了床。

  他看着风铃,风铃看着他,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呃……那个……你还在生气吗?”鼬打破寂静,没话找话。

  “嗯。”风铃咬着下唇,眉眼含笑地看着他。

  鼬忍不住笑了,眼前这个乖得像猫一样的姑娘,哪还有昨天怒气冲天的炸毛样子?说她生气,那谁都不信。

  风铃撑着上身想坐起来,一用力又扯到了伤口,痛得她眉头狠皱。鼬赶紧上前扶着她坐起来,又顺势抱住了她。

  “干嘛?”她带着哭腔轻声问。

  “对不起,原谅我,都是我的错,别生气了。”鼬看着风铃两颊微红,大眼睛里闪着泪光,撅着嘴,一副委屈的样子,甚是可爱,忍不住伸手摸摸她的头。

  风铃听到此话,眼泪刷地流了下来。

  “哎哎,怎么又哭了?”鼬有些慌,忙帮她擦眼泪。

  风铃拍掉他的手,撅着嘴:“那你告诉我这些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这么反常?”

  “好,都告诉你。”鼬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她。

  “这样啊……你如果早告诉我不就完了,为什么不跟我说?”

  “怕你不同意嘛!”鼬不敢告诉她是纯子拿月影一族的真相要挟自己。

  “哼!我哪有那么小气?”风铃佯装生气,把脸扭到一边。

  “哇!你还说,我还什么都没告诉你,只是让你不要再调查千叶纯,你就已经跟我打起来了,我哪敢再告诉你别的计划?”鼬笑。

  “我那不是不知道真相吗?你把原因告诉我,我也一定会帮她的。”风铃不满,“你未免太不信任我了,我有那么不通情达理吗?”

  “也是,是我多虑了,我们风铃公主这么仗义的人,怎么会袖手旁观呢?”鼬笑着撞了风铃一下。

  “啊!!!”风铃惨叫一声,痛得泪水在眼里打转,鼬刚好碰到了她手臂上的伤。

  “你……你谋杀呀?!”风铃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对不起对不起,手误,我忘了你胳膊也差点让人给卸了。”鼬赶紧道歉,“没事吧?”

  “还……没死……我看你是不是想弄死我,然后跟那个狐狸精快回去啊?”风铃忍痛笑道。

  “开什么玩笑?我像是那种人吗?”

  “当然像啊,从头到尾每个细胞都像!”风铃大笑。

  “你!”鼬气得说不出话来,继而一笑:“我怎么听着这话有些酸,难不成你是吃醋了?”

  “什么?!”风铃气急败坏,“我吃什么醋?我……我才不喜欢你呢,讨厌你还来不及!少自作多情了,你这个自恋狂,讨厌死你了!”

  鼬嘴角微扬:“你激动什么?淡定些,不然我真的会以为你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说完起身要出门。

  “你干嘛去?”

  “去找纯子商量一下出战事宜,哦对了,可能要借用一下你的名号了,没意见吧?”

  “没是没……可是鼬,你真的想好了要帮她吗?我们两个可都是被通缉的叛忍,这样明目张胆地用真实姓名去下赌注,我怕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而且你把金引出来之后打算怎么办?一定会杀了他吧!我们可是受了人家的委托来做任务的,不但任务没完成,还把委托人给干掉了,这种违规的事情要是让佩恩知道了,可是会受惩罚的呀!”

  鼬点点头:“嗯,能想到这一层,不错,有长进!这也是我一开始没打算告诉你的原因之一。我们都是通缉犯,当然,你还比我厉害点儿,位列悬赏榜首位,抛头露面的事,你比我更不方便。”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取笑我!鼬先生,我很认真的说!”

  “好好好,不开玩笑了。”

  “哼,还说怕连累我,那你现在打着我的名义下注,就不怕我抛头露面了?”风铃不屑。

  “嘛,这不是你同意帮我了吗?而且我想了想,要是随便找一个人做主人,会被别人怀疑的,毕竟,除了公主大人您,谁还配拥有我这样高能的手牌?”

  风铃笑着摇摇头:“啧啧啧,以前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原来是个油嘴滑舌的马屁精加自恋狂!可怕……你真的变了!”

  鼬哈哈大笑:“毕竟跟智障在一起久了,智商偶尔也会被拉低嘛!”

  “你才是智障……哎呀!”风铃抬手想打他,可刚一伸胳膊,又抻到了伤口,痛得她直冒冷汗。

  鼬无奈,把她按下躺好:“你就不能不动手吗?都伤成这样了怎么还不老实?消停消停吧,不然我会考虑一下要不要把你绑起来。”

  风铃用一种极其哀怨的眼神看着他,幽幽地问:“那佩恩那儿怎么办?”。

  鼬微微一笑:“不要紧,他要惩罚的话就找我好了,跟你没关系。”

  风铃急了:“那怎么能行?什么叫跟我没关系,我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受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