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九十章 摊牌

  方鸻脚下隐隐滚动着,土层表面破开突起,仿若有庞然大物在地下潜行,正要裂地而起。在巨大的震颤之中,众人仰头看方鸻越升越高,犹如有山丘峰起,泥石滚滚而下,而两座巨人,正一左一右破土而出。

  方鸻以手扶巨人的脖子,两具守护巨像微微前倾,一出左手,一出右臂,双手交叉,轰一声插在血之盟誓之前,吓得后者再如潮水般向后卷去。

  那一幕像两个卫兵放下手中长戟,拦住不速之客前进,他居高临下看着众人,让战场一时之间有些安静。爱丽莎一路小跑分开人群,来到巨像之下,用手遮着长发,仰头喊道:“艾德先生!”

  方鸻嘴唇动了动,但想想无奈地摇摇头,反正他也不在乎让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知晓ID了,他回过头道:“你们的人先进去。”

  说罢,将手一扬,手中紫水晶划过一道弧线,在爱丽莎仰视之下,只见一道蓝色光门犹如瀑布流淌,从半空之中降下。荧荧蓝光映出少女面庞,映出她翦水秋瞳深处的一道亮光,她微微张开嘴巴:“艾德先生,那你——?”

  “走!”方鸻断然说道。

  他视角余光之中,正看到几道影子正从战场的边缘射来。

  而血之盟誓的人看到传送门出现,立刻骚动起来,人群一阵阵向前涌来,但两座巨人双眼一亮,四道射线从下向上,从人群之中横扫而过。

  一阵惊叫之声,血之盟誓的人纷纷退避,或者翻滚旁跃,或举起大盾,亮出护罩,人人皆一身本事,无一伤亡,但现场仍是一片混乱。

  爱丽莎看到这一幕,再看了看巨人肩膀上的方鸻,才决然地点点头,一转身,向其他人一挥手道:“听雨者,我们先走!”

  听雨者闻言人皆向前,向传送门涌去。

  但进门之前,无一人不看向方鸻一眼,意味深长,然后才转身走入门内。

  以一人之力从两军之中夺阵斩将,再挡住一方去路,那在巨像之上的颀长背影,仿佛自带一种无声的宣告——爱丽莎第一次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她不敢再多看,只扫了一眼后面的队伍,一步进入蓝光之内。

  “艾德先生!”

  方鸻听到有人在后面喊他。

  他只为微微侧过头,看到听雨者的人向他举起手来,一双,接着是更多的手,人们高举着握拳的右臂,像是一种无言的支持。

  而举着手的队伍,渐渐消失在光门的另一头。

  方鸻不由笑了一下,他其实并不是打算出手帮助这些人,不过是顺手为之而已。而他回过身,血之盟誓一方骚动渐渐停了下来,一个魔导士的中年人分开人群走了出来,大约是想谈判。

  但方鸻看得清楚,在血之盟誓后面,他们的牧师分明正在进行召唤仪式——至于是召唤什么,他心知肚明。

  那中年人在巨像之前停下,位置不近不远,刚好在之前那四道射线停下之处,他在那里站定,高喊一声:“阁下究竟是谁,我们无冤无仇,或许可以合作?”

  “我们不是主要竞争对手,我们愿意交过路费——”

  要不是后面那些牧师,方鸻说不定还真以为大公会拿得起放得下。但他也不着急,因为泰纳瑞克与箱子,前者像是拎马铃薯一样提着帕帕拉尔人,三人一路狂奔,已经接近了这个方向。

  他看着那个中年人,将手中精致的水晶瓶丢下去,虽不至于丢到对方脚边,但也落在不远处的沙砾之中。

  那中年人微微一愣。

  “隐形药剂,你认得这个瓶子吧?”方鸻答道:“其实我们也不能说无冤无仇,我在前面袭击了你们其他的队伍,我还得感谢他们给了我这个。”

  “原来是你!”

  “你竟然还敢说出来?!”血之盟誓的人一阵鼓噪。

  但中年人伸手让他们安静下去,他抬头说道:“在这里大家都是竞争关系,这也无可厚非,但这只是一个试炼,我们还不至于因此而与你结仇吧?而且看得出来,阁下不是听雨者的人,只是与他们熟识而已,其实我们一样也可以做朋友,何必非要打得你死我活呢?”

  他走近两步:“我不是打算靠空口白话让你相信,我们可以支付过路费,只是没必要进行无意义的战斗。你所求无非是为财,而我们所求也无非是通过这里而已,我们并没有根本性的冲突。”

  说得真好听,方鸻不由心想,要不是因为某些原因,他差点都信了。但或许从前是,而不是现在,大公会在利益斗争之中是什么样子,杰弗利特红衣队与银林之矛已经让他见识过了。

  何况对方的牧师,并没有停下呢。

  他也不指出这一点,只抬起头,淡淡地问道:“你们之中,有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吧?”

  那中年人楞了一下,停在原地。

  方鸻也不管他,只居高临下地看着血之盟誓的整个团队,开口道:“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我不管你们是谁,在什么地方,但你们一定很怀疑吧?他们之前叫的那个名字——艾德,我想,外面的人是不是已经告诉你们了什么?”

  他停了下来,目光静静地扫过血之盟誓团队之中,看到其中几人有些异动,心中自然明白。

  他继续开口:“其实不用怀疑,我正是那个你们要找的人——”

  血之盟誓团队内一阵低沉的骚动,但大多数人是面面相觑,不明白方鸻在说什么。方鸻看着这些不明就里的人,伸手向风衣一侧的内兜里,拿出一枚徽记,轻轻别在自己胸前——

  那只是一枚银星,但在传送门的辉光之下,显得熠熠生辉。

  他指着那银星:“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方鸻看着这些人,“你们听好了,看到这枚徽记了吗?是的,这就是那个你们一直在寻找的人,从精灵遗迹到艾尔帕欣,再从芬里斯直到这里——”

  他一字一顿,声音有些抑扬顿挫:

  “我想你们应当还记得那个名字,那个叫做黎明之星的冒险团,它很小,在你们看来不值一提。”

  “不过——”

  “它曾被赋予了一个含义,那含义是万物苏醒,破晓曦光,而长夜终将离去——”他看到人群之中,那几个人已经一跃而起,向这个方向直扑过来。

  但方鸻冷眼旁观这一切,不为所动地提高声音:“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一件事——万事万物皆不会没有代价,而这只是第一次而已。”

  在一片哗然之中,守护巨像忽然举起巴掌,措不及防地一巴掌将最前那人拍入尘埃之下,一片消散之后,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便荡然无存。

  那就像是对方主动送上门来,撞在前者的枪口之上一样。血之盟誓见状一片大哗,那中年男人更是又惊又怒:“你们在干什么!?”

  但方鸻已经不看这些人,他只在身后淡淡地丢下一句话:“这一次,是为了小艾尔莎,她今年只有十五岁,但你们可能不认识她。”

  然后才用手取下风镜,向下一纵,扶着巨人的左手一滑而下。

  落地之时,方鸻正好与扛着帕克从远处狂奔而至的泰纳瑞克、箱子碰个正着,三人目光交汇,齐齐点了点头。

  另一边血之盟誓的人这才看到赶来的其他几人,他们看到这一幕哪里还不明白,方鸻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和他们谈判,不由气得一片骂声,全然不记得自己其实也没安好心。

  那些人不等那中年人下达命令,便已经齐齐大骂着,拔出武器一涌向前。

  方鸻看也不看这些人,头也不回地一挥手,他身后两座巨像双手在地上一撑,在隆隆巨响之中,巨人半个身子从地下拔地而起。

  “队长!”中二少年向这边招了招手,赶到近前一脸兴奋地赞叹:“哇,你刚才可真帅!”

  但他马上又问道:“不过黎明之星是什么,听起来队长好像和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有仇?”

  方鸻耸耸肩。

  “你会知道的,”他看了这家伙一眼:“如果你留得下来的话。”

  “可我已经决定了,”箱子大声说道:“刚才那一刻起我就明白,留在你这边才是我想要的生活。你知道吗,队长,如果是听雨者他们绝对不敢这么和杰弗利特红衣队摊牌的。”

  “不要说听雨者了,”少年意外地有些健谈:“血之盟誓他们也不敢,格兰特那些人总是小心翼翼地计算着两者的实力对比,他们一辈子也不敢做超出预料之外的事情。”

  方鸻看了他一眼。“我又不是为了出人意表。”

  “结果都差不多,不是吗?”

  方鸻懒得回答他这种奇葩思路。

  三人一会和,连同被泰纳瑞克扛在肩上、大声抗议要让他下来的帕帕拉尔人一起,转身共同走向传送门方向。

  方鸻想两座巨像不一定能拦得住血之盟誓的人,尤其是对方依仗龙之仆的力量的话,不过要给对方制造一些麻烦,却也是绰绰有余了。

  因此他们才能从容地穿过传送门。

  泰拉瑞克与箱子走入光门之后,方鸻还来得及回头看了后方一眼,那里正一片鸡飞狗跳。

  几个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正试图绕开巨像冲过来,但无论如何仍晚一步,他们抬起头看向方鸻的所在,方鸻也看着这些人,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便也转身走入光门之内。

  他向杰弗利特红衣队摊牌,是因为自己的身份反正都已经暴露在了对方视野之中,同时笃定对方不会将这里发生的一切透露给军方,这一点在之前已经表现得很明确了。

  看起来所谓与军方的合作,比起海林王冠的利益,远远不值一提。

  不过摊牌之后又会如何,方鸻其实自己也没想太多,但只有一件事可以确定,他一定会为黎明之星的事情讨回一个公道。至于未来,那太遥远,至少现在,他总算是可以给丝卡佩小姐一个交代了。

  方鸻心中考虑过可能的危险,但比起来,他心中更加如释重负。

  蓝光在视野之中一闪即逝,便如潮水退却,那之后是一片一毛不拔的荒芜之地,泰纳瑞克与箱子正站在一旁。

  前者正将喋喋不休的帕帕拉尔人弩手从肩头上卸下来,然后完全无视后者的抱怨,长长的尾巴一卷将上面的重弩丢还给他。

  然后是听雨者的人。

  爱丽莎快步跑了过来,既喜又忧地看着他,有些感激地行了一礼:“艾德先生,谢谢你们,又帮了我们一次。”

  “也说不上帮,”方鸻答道:“就算没有你们,我们也得对血之盟誓的人出手,何况你们在那里,也让我们的行动更有把握一些。”

  这样实事求是的态度,立刻引来了听雨者其他人的好感,再加上方鸻之前确也为他们断后,在战场之上,这就是并肩作战的情谊了。

  因此双方的关系一下便拉近了不少。

  其他人虽也没说话,但看他们的目光,便不再有陌生的意味。

  但方鸻看了看光门,他知道这道传送门会一直持续到试炼结束,血之盟誓的人随时有可能击败两座守护巨像,并追上来,因此开口道:“总而言之,先离开这个地方,我们第一次领先血之盟誓的人,必须马上拉开差距才行。”

  他其实担心的是血之盟誓掌握的其他优势,他们这一时的领先其实有些偶然的意味,而后者显然有备而来,准备比他们充分得多。

  至少对方肆无忌惮地在这里使用黑暗力量,也不怕托拉戈托斯事后一旦察觉降下巨龙之怒,显然是有所依仗,但这种依仗是他们坚信错误的方法也会得到最终正确的结果,还是说一开始就打算掀桌子,那就不太好说了。

  但无论是哪一种,其背后都带着不言自明的自信。

  方鸻相信这种自信不会是狂妄自大。

  爱丽莎只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但私下里,却用所有人都听不到的声音,小声问道:“艾德先生刚才第一时间叫的是我妹妹的名字吗?”

  方鸻脸一红,毕竟叫错人这种事情实在有些尴尬:“那只是——”

  “我知道,爱丽莎毕竟不如妹妹那么可爱。”

  “等等,我不是那个意思……”

  爱丽莎看着他,眼睛微弯,以手轻轻掩口:“哦?”

  方鸻自然说不出话来,他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呢?这显然是百口莫辩的事情,只能让他闷闷地吃了个哑巴亏,不过好在尴尬并没持续太久,双方合流离开传送点之后,但终有分别的一刻。

  第七层就是龙之巢的最后一层。

  再往下,就已脱离了试炼的范畴,虽然米莱拉的次神器力量直达地下深处,但潜伏在那里黑暗之中的生灵,便已不再是巨龙托拉戈托斯营造的幻影。

  而前面的第六层,也已是这场竞技的后半段,第六层没有固定出口,双方自然没有合作的基础,何况方鸻也没打算与听雨者的人混在一起。

  临行之前,爱丽莎也和方鸻讲解了一下这一层的规则:“第六层是荒野,艾德先生,这里没有固定出口,并且暗影之中怪物丛生,要从这里前往下一层,既需要实力,也需要一定运气。”

  “我们一起寻找领主,不如分开更有效率,不过有一点请艾德先生放心,我们来到这里只是为了追求一个让听雨者生存下去的机会,所以即便听雨者先抵达终点,那些托拉戈托斯大人留在此地的财宝,我们也会留给艾德先生的。”

  爱丽莎见他要开口,摇摇头:“请不要拒绝,我们只是想以此来作为结盟的条件,因为听雨者已经拿不出更多东西,只能用这些还不属于我们的东西来许诺。”

  “互不攻击吗?”方鸻问道。

  爱丽丝轻轻点点头。

  方鸻明白,其实互不攻击就已经相当于结盟——因为两者都有共同的敌人,而且血之盟誓还足够强大,因此只要有机会,一方绝不会坐视另一方被消灭。

  他想了一下,觉得这个条件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反正他的目的一则是尽力完成托拉戈托斯的委托,前往方尖塔,算是还三个祭礼的人情。

  而一方面,就是地下的财富了。

  从这一点来说,双方确也没有冲突,当然前提是,听雨者的人不会出尔反尔。毕竟财帛动人心,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会始终不改初心。

  爱丽莎见他颔首许可,才松了一口气,她拿出一件东西来轻轻放到方鸻手中,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方鸻总觉得对方手故意在自己手上多停留了一会。

  然后这位双胞胎的姐姐才微红着脸收回手,答道:“艾德先生,这是库库尔坎圣骸掉落的装备,我现在将它原璧归赵,物归原主了。”

  方鸻这才看到,那是一件什么东西。

  他发现那竟然是一件空间收纳水晶——就是那种专门用来信息化灵活构装的特化魔导器,当然它的外形看来十分简单,只是一枚黑沉沉的水晶而已。

  而且很重,握在手中沉甸甸的。

  他下意识地打开那东西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他之前从没见过这个类型的空间收纳器,但想来是巨龙托拉戈托斯的作品,后者本身就是一位炼金术巨匠。

  但打开之后,他才真正确定了这一点,因为这东西的内部空间大得有点超乎他的想象,他连眉尖都忍不住跳了两下,才抬起头来看向面前的爱丽莎。

  “谢谢你,爱丽莎小姐。”

  “它本来就是您的,谢我干什么?”爱丽莎抿口一笑:“您客气了,艾德先生。”

  但方鸻握着这东西,一时间忍不住有点心潮澎湃的感觉,第一次感觉自己总算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他来这个地方算是来对了,这东西眼下正是他最需要的装备之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