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绝色校花的超级狂少 > 885章 大仇得报

  “死的有点惨呢。”

  秦浩摇头说着,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一样东西。

  这东西,是刚才爆炸时,从十长老那个位置飞过来的。

  捏在手指间甩了甩,赫然是一根手指!

  “你……”

  想到夜帝拿着的正是十弟的手指,二长老除了想呕吐,还有一股恐惧感。

  此人残酷嗜杀,到底是不是正常人?

  “我?”秦浩满脸疑惑:“你的意思是,想要这跟手指?那就给你好了。”

  目睹手指飞过来,二长老破开大骂:“夜帝,你这个魔鬼!”

  他下意识躲开,可没半秒,却听到齐仙云在怒吼:“二哥小心!”

  他准头一看,看到的是秦浩那张脸。

  此刻,这张脸上带着残忍的笑,仿佛死神正在微笑。

  “不!”

  二长老撕声大吼,却已经慢了。

  激发血脉之力的秦浩,速度快若鬼魅。

  几乎瞬间,他便降临跟前,一只手戳出,狠狠的进入二长老的胸膛!

  嗤!

  当他的手从胸膛抽离,手掌间已握着一个心脏!

  二长老的心脏!

  二长老几乎连惨叫遗言都没有发出,就这么双目失神的倒了下去,化作一具尸身。

  “二哥!”

  齐仙云伸出手,遥遥召唤,却换不回二长老死去的生命。

  当心脏掉落在地,齐仙云的心凉了。

  他之前的豪情壮志全部不见了,不再想折磨夜帝,杀死夜帝。

  他只想逃,离这个鬼地方,离这个魔鬼越远越好。

  于是他转身,奋不顾身就要逃离。

  一个人把他拦住,站在那里,面无表情,杀意袭人。

  “齐人杰!你干什么!快放我过去!”

  齐仙云放声大吼,恐惧到不行。

  他能听到背后细微的脚步声,应该是夜帝正在缓慢逼近

  偏偏,齐人杰还像是得了失心疯,一动不动站在那里。

  莫名恐惧,齐仙云疯狂了:“敢拦我,你去死吧!”

  怒吼声中,他的一只手狠狠往齐人杰的胸膛打去

  砰!

  这一拳打的结结实实,齐人杰的胸口塌陷半寸,他嘴里喷出的鲜血洒在齐仙云的脸上。

  但是,他的脸色却没有任何变化。

  只是目光中的杀意越来越明显。

  “你疯了吗!你这个神经病,滚开啊!”

  齐仙云疯狂的吼叫起来。

  不知为何,那卑贱舞女的儿子,现在给他的感觉是极其恐怖的。

  这种感觉,居然不比夜帝来的差。

  当齐人杰眼中的杀意到达顶点,他出手了。

  嗤!

  他的手,没有任何征兆的传进齐地海的胸膛。

  也许经验不足,又或许是齐仙云的皮太厚。

  齐人杰的手并没有直接穿透心脏。

  齐仙云还活着,他嘴角溢血,奄奄一息,但是还是残活着。

  他脸色带着一股激动之意,吼道:“是你,叛徒果然是你!”

  语毕,回光返照之力下,他举起拳头,不停的向着齐人杰的脸砸过去。

  砰砰砰!

  齐人杰的脸很快被砸成猪头,眼睛眯成一条缝,只能模糊的露出一丝寒光。

  “还看我!卑贱的叛徒,小杂碎,你和舞女一样恶心!”

  齐仙云叫嚣越还,打的也越用力了。

  “辱我可以,辱我母亲,去死!”

  不知从哪借了一股力气,齐人杰咬着牙齿的吼一声,两根手指探出,竟然就这么插进了齐仙云的双眼中。

  “啊!我的眼睛!”

  齐仙云顾不得打了,试图将齐人杰的手掰开,但是,那两根手指却牢固无比,仿佛已经镶在了他的脸上!

  “死!”

  齐人杰脸上的残暴之意越来越明显,他另一只拳头击出,将齐仙云的脖子完全打断。

  前一刻还在挣脱、惨叫的齐仙云彻底失声,像是一块坚硬的木头,向后倒在了地上、

  至此,齐家的三长老,一代恶魔,终于死了。

  他死在两只恶魔手里。

  其中一直恶魔正坐在地上,手里叼着一根燃到一半的软中华。

  原来,这个恶魔,刚才一直在边上抽烟看戏!

  他一口气将半截烟抽完,丢下烟蒂后,将浓烟出去,缓缓道:“舒服了么?”

  另一个面如猪头的恶魔一瘸一拐的走过来,将地上的烟蒂捡起,努力嗦了一口后,呛得咳嗦个不停。

  良久,他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这辈子都没这么舒服过!”

  语毕,他就地一跪,对着天空喊道:“母亲,侮辱你、陷害你的人已经死了,愿你在天上安宁。”

  用力磕了三个响头,他掉转身位,又给秦浩磕了三个:“从今以后,我的命就是你的了。”

  “早知道你小子之前不忠心了。”秦浩笑了起来,笑的时候,伤口的内劲消失,正在不停的蹦血出来。

  但是,他的笑容却格外灿烂:“现在及时投入哥的信仰也不晚。记住,我的粉丝很多,有他们在,这世上没有你报不了的仇恨。”

  “是!夜帝……大人!”

  这一次,齐人杰是诚心投诚,连眼神都带着一股狂热之意。

  吧嗒,吧嗒……

  不远处,传来一阵足印。

  草丛被掀开,露出五个满是惶恐的脸。

  “什么,长老们全部死了!”

  那五人惊恐万分,看到了更恐怖的一幕。

  领队齐人杰还没死,但是,他居然跪在夜帝面前,眼神像是一条哈巴狗!

  “什么情况?”

  五人齐齐懵逼,以至于忘了逃跑。

  “怎么还有五个漏网之鱼?”

  齐人杰非常不解。

  秦浩淡淡笑道:“我个人背包有限,携带不了那么多陷阱毒药。而且,这些家伙四处乱跑,我哪能料到他们会往什么位置跑。”

  齐人杰点点头,勉强接受这个借口,认真问道:“怎么办?”

  “你看着办。”

  秦浩又点燃一根烟,自顾自抽着,完全不把那几个人当成一回事。

  “可是,我受伤了。”

  齐人杰面露苦色:“那家伙把我脸打肿了,还让我内脏重伤,你没看到我说话都在咳血么?”

  “那就别说话,好好去善后。”秦浩没好气的骂一句,指着身上的三处伤口:“你觉得我受伤比你轻?”

  “好吧。”

  齐人杰无奈的说一声,爬起来之后,向着发呆的五名齐家弟子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