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贴身保镖在日本 > 正文_第三百八十四章 这个建议怎么样?

正文_第三百八十四章 这个建议怎么样?

  中嶋聡彦这一觉睡得还可以。

  毕竟是在自己家,又累又乏的时候在自己家比较有安全感。

  可是这安全感突然在一瞬间就被打破了。

  ‘砰’!

  这声巨响非常大,大的就算中嶋聡彦睡得再沉都要清醒过来。

  中嶋聡彦本能地从床上蹦了起来,伸手就去摸自己的枕头底下。

  可是有一只有力的脚突然直接蹬上了他的面门。将他踹了一个三百六十度托马斯大盘旋。

  中嶋聡彦重重地躺摔在地,血从鼻腔里流了出来。

  中嶋聡彦:“??”

  他吃惊地看着面前冷冷站着的西九条蓉子和绪方淳:“你,你们干什么?是不是疯了?!”

  西九条蓉子缓缓掀起他的枕头,枕头下是一把带着刀鞘的匕首,和一把满膛的伯莱塔92F型手枪。

  西九条蓉子看着那柄匕首,娇躯忍不住震动起来。猛然抄起那把枪,枪口黑洞洞地,指着中嶋聡彦的头。

  中嶋聡彦顿时就有点急:“蓉子!蓉子你要干什么你!”

  绪方淳咬牙切齿,一拳就打在中嶋聡彦的脸上,打得他半边脸都肿了起来:“装!还特么装!你特么干的好事!”

  中嶋聡彦莫名其妙遭此无妄之灾,简直都要急疯了,一边捂着腮帮子一边拼命喊道:“你们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了!就是要我死!起码也要让我死个明白!”

  西九条蓉子冷冷地看着他:“你是不是以为装无辜,就能让我去怀疑绪方淳?是不是他一到你家,你就觉得机会来了?你就觉得我会在你们两个人之间摇摆,不确定究竟是你们中的谁对我做了这样的事情?是不是我们设计的展览馆脱身计划,对你产生了启发?”

  中嶋聡彦被这一连串的是不是弄得整个人都懵逼了。像个傻子一样地看着两人。

  “可你忘了,这里是你家。”西九条蓉子咬着牙:“你有钥匙,能悄无声息的打开我的房门。你也很清楚你家里的电阀门在哪里。”

  中嶋聡彦:“??”

  什么特么开房门?什么特么电阀?

  绪方淳牙都咬碎了:“中嶋聡彦!我们认识这么久了。虽然平常我不喜欢你,却还觉得你是个君子!没想到你伪善的外表下居然如此龌龊!”

  中嶋聡彦:“??”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中嶋聡彦眼睛都急绿了:“我特么……”

  可他越是追问,就等于越是要去揭开西九条蓉子的伤疤。

  西九条蓉子将匕首一把丢给绪方淳:“杀了他!我要他死!”

  西九条蓉子平生最讨厌被男人接触,今天却受了如此奇耻大辱,保持多年的处子之身也被夺走。一想起这件事,她就简直愤怒到爆炸!

  现在只有鲜血才能清洗她的愤怒!

  绪方淳‘蹭’一下拔出匕首,朝中嶋聡彦逼了过去。

  中嶋聡彦:“???”

  “你们是不是疯了?你们要干什么?”

  绪方淳都不屑于将他的罪恶说出口,一刀就扎了过去:“亵渎女神!该死!”

  中嶋聡彦拼命抓住绪方淳的手:“亵渎什么女神!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我们坐下来好好谈,一定能搞清楚的……”

  “杀了他!”西九条蓉子尖叫了起来。

  绪方淳狠狠向前一推,就把匕首扎进了中嶋聡彦的胸膛,鲜血顿时溢出。

  中嶋聡彦的手一软,匕首顿时陷入更深。

  中嶋聡彦看了看绪方淳,又看了看西九条蓉子,似乎终于明白了什么:“你,你们……你们杀人灭口……”

  绪方淳还不解气,拔出匕首又捅了一刀:“灭口!灭你妹的口!你这个畜生!”

  中嶋聡彦头一歪,就挂了。

  绪方淳站起身,对着中嶋聡彦狠狠啐了一口:“蓉子,这个畜生已经死了,你放心,以后我会好好地保护你……”

  他一边说一边回过头。

  绪方淳:“??”

  他就看见西九条蓉子正浑身颤抖,端着手里的伯莱塔92F型手枪,黑洞洞地枪口指向他的胸膛。

  绪方淳顿时一惊:“蓉子,你,你这是做什么?”

  西九条蓉子的眼泪从眼角流淌了出来:“原来是你……原来是你……”

  绪方淳急的脸比刚才的中嶋聡彦还绿:“蓉子,你在说什么!怎么可能是我!刚才你还说这里是他家,只有他才有钥匙进你的房门……”

  西九条蓉子的眼睛看向他的脚下:“那是什么?”

  绪方淳怔怔地低下头,就看见他的脚边静静地躺着一把钥匙,钥匙上还贴着一张好大的纸条,上面写着:主卧钥匙。

  绪方淳:“??”

  “你太激动了……”西九条蓉子自己也很激动:“你太急于杀他了,这把钥匙就是刚才你杀他的时候,从你身上掉下来的!我错了……是我错了!我早该想到,你故意留下来,故意偷他的钥匙,就是要嫁祸给他!”

  绪方淳:“……”

  “蓉子,你冷静一点。我也不知道这把钥匙是哪里来的,这里面一定有误会!你容我解释……”

  其实现在绪方淳说的话,跟中嶋聡彦差不多,但是差不多的话又有谁能听得进去?

  所以回答他的只有一个声音。

  ‘砰!’

  酷酷地绪方淳顶着额头上一个酷酷的黑洞,酷酷地看着西九条蓉子。

  酷酷地绪方淳似乎直到此时,才终于明白了一些什么:“你,你是想独吞……”

  反正他话没说完就倒下了,正好摔在中嶋聡彦的尸体上。

  这一对难兄难弟活着的时候一起追求一个女孩,死的时候也死在一起。

  西九条蓉子无力地跪倒在地,伯莱塔92F型手枪从她的手边滑落下来。

  现在所有的嫌疑人都死了。

  这事不管是谁干的,总归一定是其中之一。

  可他们都死了,西九条蓉子却无端地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心里空落落的,全然没有报仇过后的喜悦。

  ‘砰!’

  这一次不是枪声,是大门被人大力砸开的声音。

  一票警察呼啦啦地从门外冲了进来,个个如临大敌,所有人都用手中的枪指着西九条蓉子:“不许动!举起手来!”

  西九条蓉子:“??”

  一个很漂亮的女警悠悠走入房内,踢开西九条蓉子身边的手枪,将自己的手机屏幕放在西九条蓉子的眼前:“这是我刚刚收到的视频,你看看这个人是不是你。”

  西九条蓉子就看见自己在屏幕中央,拿着手枪打死了绪方淳。

  西九条蓉子:“??”

  她本能地看向拍摄角度,正看见一个黑洞洞地小眼杵在墙里,正好奇地看着她。

  “陷阱……这是个陷阱!”西九条蓉子终于醒悟了过来:“谁?是谁在陷害我!”

  漂亮的女警耸了耸肩膀:“陷阱不陷阱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杀了人,你的刑罚会很惨。但是我不介意现在就给你提供一个能减轻刑罚的机会。”

  漂亮的女警蹲下身,看着西九条蓉子茫然地眼睛:“把你的同伙全部交待出来,我可以替你向法官求情,判你一个无期徒刑。如果你表现的好,说不定只需要关个三十几年,就有机会重获自由。”

  “你看……这个建议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