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投影 > 第五百三十一章 天心(感谢盟主继续颓废吧)

第五百三十一章 天心(感谢盟主继续颓废吧)

  燕赤霞连连叫苦。

  本以为是一件简单的差事,哪里想到居然如此之麻烦,这刘彦昌居然直接丢了命,被黑白无常带走了。

  他自然不知道顾少伤之前崩碎了三圣母的姻缘线,三圣母与刘彦昌早已经没有了瓜葛。

  而一个凡人,胆敢辱骂天庭大天尊的侄女华岳三娘,那折损之大可想而知。

  “这一辈子,再也不跟这些书生打交道了!”

  燕赤霞心中郁闷不已。

  一个仙佛显圣的世界之上,居然有人敢辱骂大天尊的侄女,这真的是自己寻死。

  “苦命........”

  燕赤霞心中转过念头,恨恨的跺跺脚。。

  虽然不知道顾少伤为何要他寻刘彦昌,但也不敢就这么坐视刘彦昌去投胎,是以,尽管不知道能不能救回刘彦昌,他也只能去地府走一遭。

  燕赤霞踏步走入鬼门关,微微感觉有些不适应。

  呼呼~~~

  这幽冥地府之中一片阴暗,漫天阴气弥漫,阴风阵阵,不是阳间生灵可以存活之地。

  “希望还没见到阎君!”

  燕赤霞身形一动,向着枉死城飞去。

  他心中着急,自然全速飞行,不一会就来到了秦广王治下第一殿。

  只见那殿宇巍峨,高拔百丈,阴森幽深,两尊巨鬼伫立殿外,手持铁索钢叉,狰狞可怖。

  虽然从未来过幽冥,燕赤霞却也知道,凡人死后第一道关卡,就是秦广王坐镇的第一殿。

  这第一殿专管赏善罚恶,根据善恶大小不同,或转生为人,或贬为兽类,不一而足,其中罪大恶极之辈,便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中受罚。

  不过亡魂何其之多,秦广王乃是天仙之尊,自不会纠缠于这等琐碎事务,是以,第一殿中还有四大判官赏善罚恶,等闲鬼魂根本见不到秦广王。

  “哎!”

  燕赤霞来的迟了,刚好看到燕赤霞被牛头马面拉进了殿中,不由发出声音。

  “何方神灵?来我察查司有何要事?”

  拦截在外的两尊狰狞鬼神见燕赤霞周身仙光,不敢怠慢,开口问道。

  “真武荡魔大帝座下神将燕赤霞,求见判官!”

  燕赤霞自报家门。

  幽冥地府虽然远比不上天庭强横,但也律法森严,等闲散仙即使修成地仙,这些小鬼也不大看得上眼。

  不过真武大帝的名头足够响亮,两名鬼差不敢怠慢,连忙去询问判官。

  不一会,就有鬼差前来请燕赤霞进去。

  燕赤霞也不怯场,踏步走进了察查司。

  只见牛头马面押着浑浑噩噩的刘彦昌魂魄立在大殿之中,十二个面色狰狞的守殿鬼差持着水火棍立于两侧,一个穿着朱紫袍身着紫袍,头戴乌纱帽,绿脸红须的判官,坐在高高公案后。

  “本判官公务在身,不能招待!还请燕神将多多包涵!”

  那黄脸判官微微一笑,说道。

  燕赤霞知晓,这察查司判官陆之道,看似一本正经,双目如电,刚直不阿。

  实则比较圆滑,远比罚恶司的武判官钟馗要好打交道的多。

  当下,他一笑,将此事的前因后果说出。

  “这........”

  陆判官面上带些犹豫,有些为难道:“按说,燕神将的面子本判官不能不给!但是这凡人,辱骂华岳三圣母,乃是得罪大天尊的滔天大罪,按幽冥律法,应该判入拔舌地狱五百年!”

  不提三圣母的身份,她在西岳数十年中,维护一方水土,降妖除魔,梳理天地水汽,功莫大焉,一个肉眼凡胎的书生就敢冲撞,本身就已经是重罪了。

  燕赤霞摇摇头道:“可惜,收刘彦昌为徒乃是大帝的吩咐,我也无可奈何!那只能请陆判稍候,我去寻帝君吧!”

  他初为神灵,也知道天条严苛,这陆判还是好说话,换做钟馗,此刻早就将刘彦昌丢下拔舌地狱了。

  是以,他也只有扯出顾少伤的虎皮,看看能不能有所转机,如果不行,他也没办法了。

  以他的修为,想要在地府抢人,却是自寻死路了。

  “真,真武大帝的吩咐?”

  果然,陆判微微吃了一惊。

  顾少伤在地府之中击败通臂猿猴之时,他也曾见,对于这位真武大帝的手段,他的印象极为深刻。

  他心中思忖,这神将虽然说是真武大帝的吩咐,但是以他的地位也不可能去寻真武大帝求证,反而,这刘彦昌还阳被三圣母知晓了,才是大麻烦。

  “既然是大帝的吩咐,这刘彦昌自然可以免去拔舌之苦!但是,他的魂魄,却不能返回阳间,还请神将等他二十载!”

  陆判沉吟片刻,说道。

  “也好!”

  燕赤霞无奈,也只能同意。

  毕竟,他不可能真的去寻顾少伤,他心下想着反正他等了二十年,再等二十年也没算不了什么。

  待到燕赤霞走后,陆判判了刘彦昌投胎之后,就退了堂。

  “咦?”

  他突然心中一动,感应到他立于人间的神像被人背了起来。

  他细细感应之下,发觉乃是一位青年书生,将他的神像背到了家中,放到桌子之上,端起酒杯来连敬了三杯:“学生粗鲁无礼,谅大宗师不会见怪!我的家距此不远,请您什么时候有兴致了去喝两杯,千万不要拘于人神有别而见外!”

  他来了兴趣,正要前去一看,就听到殿门洞开,一位鬼差慌张跑了进来,连声大喊:“判官大人,判官大人,那刘彦昌的魂魄不知被哪里来的一阵黑风席卷走了,押送的几个弟兄全都魂飞魄散了!”

  “什么?!”

  陆判勃然变色:“哪里来的妖魔,敢在幽冥之地动手!”

  他心中着急,刚刚答应燕赤霞让他投胎,转瞬间连魂魄都没了,万一真是真武大帝的吩咐,他的麻烦就大了。

  当下,他就把那个书生抛在脑后,急匆匆的寻秦广王去了。

  ...........

  “咳咳!咳咳!救命!救命!......”

  恍惚之中刘彦昌恢复了知觉,大声呼喊救命。

  喊了几声,他才发现不对,四周一片幽暗,没有一丝的光线:“这是幽冥地府吗?”

  他心中刚刚闪过一丝念头,面墙就亮起了一丝光芒。

  他微微适应了之后,就发现自己乃是在一处阴暗的洞穴之中,四周无尽的幽深黑气翻滚,一尊尊笼罩在黑袍之下的人影冷冷的看着他。

  “啊!啊!你,你们,你们!”

  他大叫起来,手舞足蹈。

  “可悲,可笑!刘彦昌,你提诗词嘲讽杨婵的勇气,哪里去了?”

  一道淡漠阴沉的声音响起,如同一缕寒泉一般流入刘彦昌的心底,缓缓的使得他安静了下来。

  “我........”

  刘彦昌向前看去,只见在他前方十几丈之外,一尊神秘的存在端坐在黑色莲台之上,神色冷漠的看着他。

  “我死了,死了!”

  他这才才发觉了自己的异样,回想起了自己死在水井之中的事情,心神一片悲怆:“我还没中状元,还没跨马游街,还没扬名天下........”

  “呵呵!哈哈!”

  “有意思!果真是愚昧的凡人!”

  “可笑,可笑!”

  刘彦昌心中的想法,瞒不过在场的妖魔,见到他此时还想着功名富贵,众妖魔全都大笑出声。

  “你,你们!”

  刘彦昌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这些人与他自己近乎透明的身体不一样,显然,并不是鬼魂。

  “好了!”

  黑莲之上的无天淡淡开口,制止了一众手下的笑声,开口道:“刘彦昌,你因在华岳三娘庙提诗,被消去了阳寿,被判入拔舌地狱受刑五百年!”

  “你,可服气?”

  无天的声音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带着深深的魔意灌入了刘彦昌的心里。

  “三圣母........拔舌地狱........”

  刘彦昌如遭雷击,好似痴傻一般跌坐在地,面色呆滞之中,隐隐有一丝怒火升起:“凭什么!凭什么让我下地狱!”

  魔意灌脑之下,刘彦昌心中的恶念瞬间被激活,在一众妖魔冷冷的注视之下,状若疯狂的辱骂着三圣母,阎罗王,玉皇大帝........

  “神佛无道,你可想报仇?”

  无天的声音响起,压下了刘彦昌心中几欲喷薄而出的愤怒之火。

  “想!我想!”

  “福”至心灵之下,刘彦昌当即跪倒在地:“我要报复!我要报复!”

  “好!本座给你这个机会!”

  无天微微一笑,一缕魔气瞬间跨越虚空,自西岳山下将军庙中将刘彦昌的尸身摄取而来。

  砰!

  魔气沸腾炸裂,将刘彦昌的魂魄与尸身包裹其中,形成一颗漆黑的大茧。

  阴暗魔气如同一道道流水一般,自四面八方而来,不断的汇入刘彦昌所在的黑色大茧之中。

  “无天魔祖!”

  一尊身材修长,嘴唇黑紫的冷漠女子走出,问道:“这刘彦昌不过是一个废物,怎么值得您为他洗练魔体?”

  “本座离此界至强之位,已然只有一步之遥!三百年前,天心被本座的魔气所动,使得天道变化!一缕天心意志坠入世间.......”

  无天的眸子幽深,好似有星河流转。

  “就是刘彦昌?”

  巨蝎有些疑惑,道:“这个书生,竟然是天心所化?”

  无天未曾多说,黑莲之上一缕精纯魔气灌入黑茧之中。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