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与萌娃的文艺生活 > 553、关二爷(1/3)

  糖果儿布灵布灵地跟在黄湘宁身后去收拾小车子:“妈妈,我要战斗呢!”

  “啊?”对小人儿语出惊人已经有些免疫的黄湘宁,仍然被说的一愣,随即觉得特别逗,特别想笑,但是显然不能笑,唐家小妹妹说话的时候可是很认真的,一脸的严肃,看样子她确实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你想和谁战斗呀?”尽管知道多半是小霜,但黄湘宁还是确认性地问道,手心手背都是肉,她不想两兄妹战死一个。

  果然不出所料,糖果儿气鼓鼓地说:“小霜!打败他!”

  仿佛提到这个名字,她就很来气。

  黄湘宁劝道:“你别打哥哥好不好,来,妈妈给你取下头盔,累不累呀?”

  她蹲下来,一边说一边给她取下红色的骑行头盔,给她整理长长的头发:“你都有点出汗了,才刚洗澡呢。”

  黄湘宁猜想,刚才她在唐三剑书房的一段时间里,小妹妹不知道干了什么,嗨成这样了。

  “很有精神诶!”小猪猪毫不犹豫地说,小孩子本来就是永动机,尤其现在这么好玩,小霜马上就要出现,战斗即将打响,她感觉全身血液沸腾,咕噜咕噜要冒泡了。

  “妈妈,能给小宝宝吃点零食吗?”小猪猪大义凛然地问道,她要吃零食不是因为贪吃,而是为了战斗才吃的,“饿扁了没有力气,打不过小霜呐,我死了怎么办呀,妈妈,给一点吧。”

  这话说的黄湘宁根本没法拒绝,不给吃点零食,小宝宝可能在战斗过程中被打死,到时候谁来负这个责?小宝宝可不只是妈妈的,还是爸爸姐姐哥哥大白二白爷爷外公外婆他们的,好多人的!

  所以黄湘宁说道:“可以呀,我带你去找零食,吃完了我们就睡觉觉,妈妈好几天没有和小宝宝说心里话了,你一定有很多话要跟妈妈讲吧。”

  小猪猪迷迷糊糊地被黄湘宁牵着离开,这时,传说中吓人的小狗子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跑了出来,跟在她们身后,黄湘宁回头一看,哎呀!被吓一跳!

  白晶晶的装扮好吓人啊!

  “唐糖,晶晶身上穿的什么?”

  糖果儿笑嘻嘻地指着白晶晶说:“哈!专门打小霜的衣服!哈!好看吧。”

  黄湘宁把白晶晶叫到跟前,蹲下来仔细打量这个摇尾巴特别热情的小狗子,只见这只小狗子身上坐着一位英雄人物,红脸长胡子,穿着绿色战袍,手持长长的大刀,跨坐在白晶晶小狗子身上!

  “这是?”黄湘宁随即想起来了,“这是哥哥给晶晶买的那件衣服?”

  “嘻嘻~是哒~好看吗?”糖果儿笑嘻嘻地说道。

  白晶晶穿的这件衣服,是唐霜买的,当时恶作剧买了这么一件怪异的狗袍,袍子上有一个关公的玩偶,远远看上去,就像驰骋沙场的武神,随着白晶晶跑动,关公一抖一抖的,似乎随时有可能一刀砍下来。

  唐霜就是怕被一刀砍死,所以躲在小树林里不肯进门。

  唉——黄湘宁对唐家小妹妹的古灵精怪已经很头痛了,偏偏家里还有个大孩子,中二小霜时不时发作一下。就比如这件晶晶的衣服!当初买的时候,是唐霜和糖果儿偷偷摸摸合计的,黄湘宁和唐三剑都不知道,第一次穿的时候,也是大晚上的,受害人是唐三剑。

  三剑兄正在书房里奋笔疾书,写他的武侠巨作,听到有细细碎碎的脚步声进房,百忙之中从电脑前挪开眼睛,结果就看到一个迷你型的关二爷坐在小狗子身上对他怒目而视,当场吓得差点从老板椅上掉下来,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追究责任,然后就把糖果儿和唐霜捉住了,家里就这两个小孩,用屁股想都能想到,只是没想到是他俩一同干的!

  那次之后,白晶晶的这件吓人的衣服就被压箱底了,因为唐三剑认为这件衣服好渗人,有点像长寿店里的纸扎小人儿,大晚上的这么一个色彩鲜艳的迷你关公在家乱跑,会吓出毛病来。

  当时面壁思过的唐霜小声问同样面壁思过的糖果儿:“你会被吓出毛病来吗?”

  小猪猪毫不犹豫地摇头:“不会,小人儿很可爱呢。”

  唐霜痕迹明显地怂恿:“那你说爸爸这是什么意思?”

  小猪猪那时候还满6岁,才刚刚5岁半,很容易受到挑拨:“爸爸胆子小小的,哼!我这么小的小人儿都不怕咧。”

  唐霜继续怂恿:“那你刚才怎么不说?你要是说了我们就不用面壁思过了。”

  “我,我忘了诶,那时候伦家还没想好呢。”

  唐霜肚子里冒坏水:“那现在去找爸爸理论理论好不好?”

  “小霜去!”小猪猪不是那么傻的。

  “我去肯定死,你去……哎哎哎,别打,住手,听我说完嘛,我不是害你,哥哥的意思是,我去肯定会被爸爸打死,你去就不会啦,你这么可爱,是我们家里的明珠,爸爸凶都不会凶你,刚刚就没凶你,对不对?快去。”

  小猪猪听了这话很开心,但是有个疑问:“你为什么又叫伦家是猪,你才是猪咧,小霜你这只小猪猪!”

  “我哪里叫你猪了?别冤枉好人好不好。”

  “你都叫伦家名猪咧!揍你!”

  小拳头轻轻捶了唐霜一下。

  唐霜:“-_-||”

  “我的意思是掌上明珠的明珠,不是呼噜噜的那种猪。”

  已经松开的小拳头再次攥紧,呼啸着又捶了他一拳,气呼呼地说:“你还说!哼!伦家才不是小猪猪。”

  唐霜叫冤:“我没说你是小猪猪啊。”

  “别想骗人啦,伦家都听到了!”糖果儿摊开手掌心:“这里的猪猪,就是小猪猪对不对,哼!以为糖果儿小小的就不知道你坏坏的吗!”

  唐霜苦笑,虽然他确实没少叫小猪猪,但是掌上明珠真的不是指手掌心的小猪猪。

  不能和她讨论这个话题了,唐霜爽快地背锅,然后怂恿小猪猪去找唐三剑理论,小猪猪真的去了!哈哈!而且竟然成功了!这件狗袍子被留了下来,小猪猪也不用面壁了,于是……就留下了唐霜一个人面壁思过!还要写检讨书,不是检讨买狗袍子的事情,而是检讨为什么这么狠心地怂恿小妹妹来送死!

  ——

  黄湘宁带着糖果儿去吃零食时,唐霜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从小树林里蹿了出来,快速进门,心里无比的悲催,进了家门跟做贼似的。

  唐霜的隐蔽工作做的很好,贼兮兮地进了自己房间,小猪猪是没发现,但是他没注意到,角落的阴暗里,一只小狗子歪着脑袋瞅着他,这是大魔王,她认识,等大魔王进房后,狗腿子立刻跑去找小主子报信……

  房间里,糖果儿看着黄湘宁手中的零食陷入无比的纠结中,妈妈的左手是酸溜溜,右手是大白兔奶糖,两个她都想吃。

  “不行哦,只能吃一个,选一个吧。”黄湘宁狠心地说。

  糖果儿笑嘻嘻地举起小手蹦蹦跳跳,想要抢到手再说,什么不能吃吖,抢到了就是自己的,想吃就吃:“给我,给我,妈妈你的手放低一点嘛,给我嘛~怎么这样子吖。”

  “不行哦,都说了只能吃一个,快选。”黄湘宁把酸溜溜和大白兔奶糖举起来,低头看蹦蹦跳跳的小妹妹。

  糖果儿蹦跳累了,妈妈太高了,她太矮了,跳到累趴下也够不到,她叉腰气鼓鼓地说:“妈妈你是大坏蛋!不给小宝宝吃两个,那干嘛要拿出两个来吖,真是的,现在伦家两个都想吃,你又不给,哼!你这是想害死我呀!!”

  “…”黄湘宁愣住,小妹妹可真能言善辩啊,竟然想的这么清楚,没错,既然不给小孩子吃两个,干嘛拿出两个来呢,拿出其中一个给小孩子,小孩子肯定很高兴,现在两个都拿了出来,却只给一个,小孩子吃在嘴里,心里也会难过,因为没吃到另外一个,总感觉亏了。

  只能说湘宁姐的小调皮又犯了,就想逗逗唐家小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