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1042章 借你一剑

  叶伏天站在那,处于剑意风暴之中的他,无尽剑意穿透躯,甚至,他的精神意志似也置于那股离恨剑意中。

  这一刻他生出一种似曾相识之感,便像是当年,他经受药浴洗礼,承万劫不复之痛,当时的他,多次险些崩溃,达到临界点。

  姜圣对他的药浴,便是在一直打破极限,承受极限、精神意志承受极限,使之无限接近圣道之劫。

  而今,妄川竟给予他相似之感,可见妄川的剑意,也同样,无限接近于圣道之劫层次,圣境差一步。

  然而,当初他既承受住了药浴,今这种剑意,自然也无法真正撼动得了他。

  还不够。

  脑海之中,精神意志所化的劫之风暴也像是变得更加强大,他轰鸣,通体璀璨,宛若大道同音,叶伏天眼神无比锋利,似要刺破大道,又是一步往前,他倒要看看,妄川的极限有多强,能否撼动得了他。

  这样的对手,也许圣境之下夏皇界除了夏青鸢之外,也很难遇到。

  妄川目光同样望向叶伏天,承道,叶伏天的境界实则还远没有到他这一步,却已经能够做到血之躯承受道之攻击,仅此,夏皇界便难找到第二人,他不知道夏青鸢能否做到,因为没有交手过。

  但他依旧心如止水,每迈出一步,剑意便更强,两人之间的那片空间,生出一股骇人的风暴,尖锐的啸声甚至有些刺耳。

  妄川的手掌伸出,他平视前方,无尽化道剑意凝聚于手掌前,那里,似有一柄剑在一点点的生出。

  “借道化一剑,若能承此剑,圣境之下,恐无人能败你。”妄川开口说道,他手掌前的剑渐渐凝聚成形,吞吐出的剑道之意,刺破虚空,叶伏天隐隐感觉躯都要撕裂般,这一刻他所承受的压力,竟然超越了当年受药浴洗练。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圣下之极,夏皇界之人称妄川拥有圣下之极的实力,实则并非虚言,他的确有这资格。

  唯一可惜的是,妄川遇到的是自己,纵然是圣下之极,却依旧只能是圣下无人。

  这片空间似要凝固般,一切都像是要停止流动,这是叶伏天的规则力量在影响这片空间,然而,却依旧没有能够阻止得了剑意的流动,对方剑意,在他规则层次之上。

  叶伏天手掌同样伸出,规则化长戟,通体璀璨,从长祭之上,吞吐出毁灭一切的威压。

  妄川等到叶伏天长戟凝聚成形,他出剑了。

  简简单单的一剑,他整个人仿佛和剑化作一体,这一剑出,便是真正的剑道。

  天地间出现一道绚丽的剑光,周围的气流都在粉碎,所有的一切,都化作虚无。

  空间传出真正的窒息之感,一剑生,天地万物皆灭,唯此一剑。

  此时叶伏天躯之上,大势滔天,纵然境界不及妄川,未曾领悟道威,但之前踏步之时,继续恐怖之势,他躯之上,规则之光流动,融入长戟之中。

  见对方剑出,他的长戟同样笔直的朝前刺出,璀璨光辉流动,这片毁灭的剑意之下,竟出现了一个旋涡黑点,长戟每前进一分,大势便更强。

  任你剑道再强,我自一戟破之。

  两人从战斗开始到现在,实则真正意义上只爆发出这一次攻击,都已经是站在圣境之下巅峰的人物,一人修剑,一人修戟,所修之能尽皆可融入其中,化作一剑一戟爆发,又何须任何繁复手段。

  因此,至始至终,一击足以。

  剑和戟碰撞在了一起,万千剑意化道,长戟寸寸撕裂。

  长戟之下,剑道崩塌,剑也同样寸寸粉碎。

  恐怖的风暴贯穿两人的躯,若两人只是三十三重天下的顶尖贤者,怕是皆都会被撕裂粉碎,但他们的体却还在往前,剑破之后,妄川以指代剑,长戟碎后,叶伏天以血之拳轰杀而出,天地轰鸣。

  拳和指瞬间碰撞在一起,这一瞬间,叶伏天手臂之上,有无尽剑意从拳之上贯穿游走而入,他体内竟爆发出一道道剑道光辉,同样,拳头冲破对方的指尖,轰入了妄川躯之中,发出剧烈轰鸣之音。

  沉闷的声响传出,两人的动作像是静止了般,下方余生已经在此之前结束了战斗,所有人都望向上空的战场,看着那两道静止的影。

  此刻的形显得有些诡异,叶伏天上竟诡异的流动着剑气,透体而过,而妄川上的剑意却反而在此刻消失殆尽。

  究竟谁胜,谁败?

  环绕两人体周围的那股毁灭气流终于消散,叶伏天躯之上流动着可怕的光泽,体内发出惊雷般的声响,终于,剑意彻底散去消失。

  仿佛,不受剑意所伤。

  白发于虚空中飞扬,他目光依旧有神,凝视前方妄川。

  “咳……”妄川咳嗽了一声,随后嘴角有血迹渗出,这一刻,下方剑修的心脏剧烈的颤抖着了下,脸色惨白如纸。

  师兄,竟然败了吗。

  离恨天圣下第一人,剑道天赋无与伦比,离恨天长辈称,圣境之下,妄川一人为一境。

  如今,他口中有鲜血溢出,上气息在急速衰弱,仿佛变得萎靡不振,甚至,他的躯都像是佝偻着。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瞬间,从超凡入圣,又坠入凡尘。

  妄川转过,虚空踏步,他的脚步很慢,步子不大,就像是彻底化作一位凡夫俗子,哪里还有之前凌天之气概。

  走到宫阙前,他之前所在的地方坐下,妄川闭上了眼睛。

  毫无疑问,他败了。

  已经迈入半圣之境,几乎已悟道的他,却没有能够摧毁叶伏天,然而对方的攻击,却重创了他,此时他五脏六腑震dàng),体内不知有多少创伤,因而才会气息衰弱至此。

  妄川此时回响自己的修行之路,他年少成名,自入离恨天起,便备受瞩目,一路青云直上,入三十三重天,拜入离恨剑主门下。

  五年前,他迈入上品贤君之境,那时,离恨天便已经少有敌手。

  两年前,他败尽离恨天圣下所有人,甚至鲜有人能够让他出第二剑。

  那时,他便被誉为圣下之极。

  但他知道,如今的他才是圣下之极,真正距离圣境只有一步之遥。

  他很清楚的知道,如若他一路往前而行,纵然没有叶伏天,终有一会水到渠成,破境入圣道,今击败叶伏天也一样。

  叶伏天在上界天出现的时间不长,但名声极大,夏皇和夏青鸢同时看重,萧氏一战,离恨天剑修无人配一战,妄川那时便知道,叶伏天会是一位难得的对手,和他一战,甚至是有败的可能。

  然而他依旧邀请叶伏天上三十三重天一战,若叶伏天一路打上三十三重天,横扫离恨天剑修,甚至击败他,离恨天剑修会如何,他会如何?

  是否因此,便剑心受损,剑道有缺。

  就在刚才,他战败,内心动摇,以半圣之境,撼动不了叶伏天,焉能不心境动摇。

  天下之人,尽皆会知道此败,名声受损,如何能不受影响?

  离恨天圣下无人,这夏皇界剑道第一圣地,今之后,因他而蒙受尘垢,怎能不影响道心。

  他盘膝而坐,闭目思考,一瞬间,脑海之中生出无数念头。

  剑道修行,是修名、修利,还是修心。

  “你若受其所惑,便一剑斩断。”虚空绝峰宫阙之上,离恨剑主声音传出,妄川内心震dàng),他想到了自己所修之剑,想到了老师对于他的诸多教诲。

  名利、声望,世间种种,皆如浮云,大道修行,谁能不败。

  妄川抬头,看向离恨剑主,笑道:“老师,我明白了。”

  说罢,他抬头看向虚空,这一瞬间,那本已衰弱的气息,陡然间变得无比强盛,刹那之剑,剑意凌云九天之上。

  他坐在那,躯笔直,口中声音传出:“今之后,世间名利少一人,剑道之上,有我妄川。”

  败,亦成道。

  苍穹之上,有大道剑劫从天而降,一瞬间,九霄云动,离恨天上,风云色变。

  “圣劫。”叶伏天抬头看天,心中微有波澜,他们踏上离恨天,打穿三十三重天,然而,妄川却借势入圣道,心境升华。

  妄川,以败入道。

  这一刻,叶伏天生出一种荒谬之感,似心有挣扎。

  “多谢。”此时,妄川目光平视前方,望向叶伏天。

  叶伏天神色更为复杂,不仅仅是他,即便是三十三重天上的那些剑修,同样如此。

  妄川师兄,是在以自己为镜吗。

  此时,一道笔直的目光朝着叶伏天他们来,叶伏天似有所觉,抬头看向虚空之上,离恨剑主目光望向他们。

  离恨剑主看了叶伏天一眼,这一眼,叶伏天只感觉像是被对方看穿了般,看出了他内心的疑惑、挣扎。

  随后,离恨剑主又看向他后的叶无尘,苍穹之上,有一剑从天而降,垂落而下,笔直的向叶无尘。

  这一剑,自离恨剑主上绽放。

  叶伏天神色惊变,他骇然转看向叶无尘,只见那一剑直接贯穿了叶无尘躯,一瞬间,叶无尘整个人上,缭绕着一股无与伦比的剑意。

  那一剑,仿佛已经入体。

  叶无尘躯像是要撕裂般,剑意疯狂绽放,一缕缕骇人剑意缭绕于,此时的他,竟闭上眼眸,任由那股剑意于体内肆虐,上的剑意却越来越强。

  直至,剑道升华,破境入上品。

  眼眸睁开,叶无尘目光中似有一道剑意,他抬头看向苍穹之上的离恨剑主,神色同样复杂。

  “你剑心纯粹,借你一剑。”离恨剑主声音缥缈,自苍穹落下。

  叶伏天转,看向离恨剑主,眼眸中隐隐有几分惭愧之意,随后只见他对着虚空躬下拜,随后转道:“下山。”

  ps:月票两万五了,欠五更,不过月票还是在第六,大家看看还有没有保底月票!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