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九百九十九章 言语刺激

  叶伏天听到村长的话沉默了片刻,禁令解除,夏皇亲自将诸圣召集前往上界,不允许任何人传出那一战的任何消息,否则,灭圣地。

  诸圣地的人也许不清楚具体原因,但他怎么会不知道,必然和自己有关,否则,有什么值得夏皇如此兴师动众?

  九州爆发圣战,夏皇也不过只是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定下圣战规则便不再管,这一次召诸圣上界,可见其重视,这样一来,谁敢外传?这可不仅仅是牵扯到个人,而是整个圣地,一旦夏皇发现消息从哪一圣地传出,便让这圣地消失。

  叶伏天不明白夏皇为何这么做,这样封锁消息的目的,是不想杀他?

  他不懂,这背后是否还有牵扯?

  夏皇虽执掌一界,但和神州之主东凰大帝而言,根本没有可比性,当年两次东凰大帝亲自派强者来拿人,他不信夏皇不知,甚至本身就和夏皇有关都说不定,但这一次,为何没有人来拿他?

  又或者,只是人还没有到?

  毕竟他在九州的地盘,夏皇要拿他,随时可以拿。

  “此外,夏皇还处置了知圣涯,将知圣涯从禹州圣地除名,由禹州石圣接管执掌,另,夏皇禁足姬圣十年,十年内,不得踏出圣光殿。”村长继续说道,知圣涯双圣皆陨,本已经丧失了圣地资格,更何况知圣违背了夏皇规矩,知圣涯自然除名。

  姬圣,在知圣违背夏皇规矩之时,挡了夏圣一步。

  这一步,姬圣被禁足十年。

  “那九人,是谁的人?又是谁让知圣下手的?”叶伏天道:“上界天的人吗?”

  知圣已入圣境,而且不止是第一境,若说没有原因便出手和他换命,他不信,那九大强者,显然不是知圣涯的人。

  村长摇头:“此事夏皇应该查了,必然清楚,但具体消息,我们并不知。”

  叶伏天点头,没有说什么。

  “诸圣从上界回来之后,各圣地的圣人便将参加那一战的人全部召集,数日后才将非圣地的修行者放出去,想必是已经全部安排妥当下好了封口令,否则夏皇拿他们圣地试问,再之后,姬圣西华圣君六大圣地圣人聚了一次,想必是知道了危机。”村长继续道:“那一战,六大圣地元气大伤,如今在齐州,齐家也抢了不少圣光殿的地盘,齐州有一些顶尖势力,据说和齐家开始靠拢,有意无意的疏远圣光殿,此外,六圣地疆域的附属势力,如今也都人心惶惶,想必以后他们想要再召集大军发起这样的一战也不可能做到。”

  叶伏天自然能够理解,当初七大圣地联手围剿至圣道宫,九州之地世人皆以为荒州至圣道宫必灭,七大圣地疆域势力莫敢不从,甚至恐怕有人想着分一杯羹得到些好处。

  但那一战后,参战的人自然明白怎么回事,没有参战的人也不敢在对抗道宫了,这便是那一战带来的影响力。

  如今,九州许多圣地怕是都人心惶惶,也有圣地蠢蠢欲动,如齐家便是如此,圣光殿元气大伤,又有道宫为敌,姬圣还被禁足,这种机会,可谓千载难逢了。

  所有人都应该感觉到了,九州格局将变,而且可能是翻天覆地。

  如今,曾经九州最弱的圣地荒州至圣道宫,有四圣。

  排名圣榜第二的姜圣,剑阵开启诛杀知圣的丫丫,许多参加那一战的人都猜测,丫丫身上可能有虚空剑圣的灵魂,以丫丫的身体转世修行,而并非只是单纯的剑灵那么简单,再加上村长和斗战。

  只至圣道宫,便有四圣。

  至于圣境之下,叶伏天没有被杀死,他一人,便是千军万马,战场之中,谁人能挡。

  六大圣地,怎么能不慌。

  “何时归?”村长问道。

  叶伏天闭上眼眸,何时归吗。

  九州禁令解除,但他的危机,是否也已解除?

  他不知道。

  目光看了一眼老师和师娘,叶伏天轻声道:“你先回道宫,我想再静一段时日。”

  “小姐让我跟着你。”村长道,如今叶伏天圣下无敌,但若那些圣地铤而走险再出一次知圣事件便不妙了,有他看着,相对安全一些,除非西华圣君周圣王这几位顶尖人物不要命了,要和叶伏天去换命,他拦不住,但他们,想必舍不得。

  “看来丫丫还是认我这哥的。”叶伏天露出一抹温和笑容。

  村长神色有些怪异。

  “还有一事,诸圣下界后,周圣王便和西华圣君联手去了一趟琉璃圣殿,不过璃圣也一直防备着他们,提前便离开,琉璃圣殿的强者也化整为零,没有被找到。”村长继续道。

  叶伏天自然知道周圣王的执念,如今,道宫他们轻易打不下,哪怕是圣境层次,姜圣和丫丫坐镇,少了姬圣这么一个顶尖人物,谁敢轻易下手?

  毕竟丫丫的实力,没有人知道在哪一层次。

  于是,只好挑最弱的璃圣下手了。

  …………

  叶伏天没有回去,依旧留在青州城,过着往常一样的生活,也许已经成为的习惯。

  不过和以前不同的是,叶伏天,终于又开始了修行。

  每日清晨时分,他都会练拳、冥想,感知天地规则之力,偶尔还会修行戟法。

  白天,陪伴着老师师娘,聊聊天,下下棋,或在城中散步,悠闲自在,夜晚时分,则会去青州湖畔。

  这样简单的日子又重复了数月时间,老师和师娘终于愿意走出院子,在青州城逛逛,这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却让叶伏天一天的心情都非常好。

  他当然明白,老师和师娘一直没有从解语的离去中走出来,他也一样,所以能够理解老师和师娘的感受,他没有离开,也有很大的原因在此,他希望有一天,不说彻底忘记,但能够尽可能的放下,重新找回生活的意义。

  神州历一万零十七年渐渐接近尾声,年末将至,青州城的气氛更热闹了几分,许多外出历练之人也都纷纷过来。

  而每年的年末时分,都是青州湖最美的时刻,今年自然也不例外。

  青州湖灯火通明,游船往来,岸边许多平凡人贩卖烟花和小吃,毕竟在青州城并不像外界那样所有人都是厉害修行者,这里还有着许多普通人。

  青州湖畔,琴音悠扬,许多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时而会有小舟画舫路过叶伏天身边,画舫中的女子对着湖畔的白衣青年调侃几句,自然不会有任何回应,她们也都习以为常,这已经成为许多人的习惯。

  如今议论叶伏天的人也渐渐少了,人都是健忘了,无论传奇当年有多传奇,但如今的叶伏天,更像是个平凡人,许多人都渐渐忘记了曾经的那些故事,只是感慨英雄迟暮,他们也都相信,叶伏天可能在外界惹到了强敌被废去了修为,才回青州城隐居。

  秦伊、风晴雪时常会来湖畔陪叶伏天聊天,更让人相信这种判断,倒是让许多人颇为感动,想必秦伊和风晴雪,都曾对叶伏天动过真情般,否则又如何会在如今时常相伴他左右。

  不过许多人笑称那杨秀还真是大度,一点不介意,甚至还会和夫人一起陪在叶伏天身边听他弹奏琴曲,有人甚至暗地议论,这家伙也不怕绿。

  一曲终了,叶伏天将古琴收起,在叶伏天身后,一位女子走上前,轻轻的为他披上了一件披风,青州湖有人看到这一幕暗淡这叶伏天不愧是传奇人物,即便如今落魄了,身边都是美女环绕。

  那为他披上披风的女子,气质可是非常出众,这些天一直跟在他身边,正是楼兰雪。

  “伏天,星月倒垂,映入湖中,一起去游船?”秦伊走上前来笑着道。

  “好。”叶伏天笑着点头,夏皇一直不曾派人来拿他,看来的确可能不打算动他了,这些日来,他的心情也渐渐好转,不再如同当初那般沉闷。

  “我们去找游船。”风晴雪见叶伏天答应便拉着杨秀离开,片刻后,两人划船而来,一行人踏上游船,于湖中欣赏美景。

  叶伏天躺在船头,看着满天星月光辉,有几颗星格外的明亮,有古老的传说称人离世后会化作星星,若是这传说为真,那么解语一定会是最亮的那颗星。

  青州湖畔有一股风拂过,叶伏天眉头微皱,随后坐了起来,他目光望向前方,便见在前面,有一叶扁舟朝着他们划来,在这扁舟最前面,站着一道身影。

  秦伊和风晴雪看到这声音竟愣了下,好美的女人,世间竟真有如此女子吗,她安静的站在那,便仿佛让整个世界都为之失色。

  那女子直接迈步走下了小舟,竟笔直的朝着他们而来。

  船上的余生站起身来,脚步往前走了一步。

  叶伏天挥了挥手,便见那女子已经走到了叶伏天身前。

  “你们先回。”叶伏天微微侧身对着秦伊他们道。

  “走吧。”余生低声道,秦伊他们虽有些担心,但还是和余生走上了前面的小舟,随后离开这边,离去之前依旧回过头望向叶伏天这里。

  “何时回?”女子坐在叶伏天身边,轻声问道。

  “璃圣怎么有空来这小城?”叶伏天看着身边女子那惑乱众生的面容,他有些意外,没想到璃圣会出现。

  “九州都在等你的消息,你却躲在这小城弹琴划船,身边美女相伴,还真是悠闲自在。”璃圣冷淡的说道。

  “与你何干?”叶伏天淡淡的道。

  “当然和我无关,那一战至圣道宫多少人战死,尸骨未寒,你妻子为你而亡,你如今在做什么,独自伤感?白了头便彰显出你用情至深?”璃圣冰冷的开口道:“携美人游湖,倒是逍遥快活。”

  叶伏天神色并没有半点波澜,嘴角勾起一抹邪意笑容,他伸出手勾住璃圣纤细的腰肢,使得璃圣身体一僵,目光转过,冰冷的凝视叶伏天。

  叶伏天同样凝视她的眼眸,道:“昔日皇陵许诺收璃圣姐姐入后宫,便这般急不可耐了?”

  PS:感谢“子余菲雪”升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