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九百八十章 狠辣柳宗

  柳宗话音落下的刹那,以他身体为中心的那棵古树竟有无数树叶于天地间飞舞。

  漫天飞舞的树叶没有任何的规则,将这片空间笼罩于其中,遮天蔽日,瞬间将天龙战阵所在的空间也都围入其中。

  嗤嗤的尖锐之音传出,格外的刺耳,每一片树叶都仿佛化作了凌厉的剑道碎片,每一道碎片都蕴藏斩断一切的切割规则之意,隐隐要将整片空间都撕裂粉碎。

  柳宗依旧安静的站在那,神色没有丝毫的波澜,在他身上有一股极为强横的精神力弥漫而出,无数柳宗的残影出现,仿佛这世间尽皆是他。

  佛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他让这无尽树叶,他让这无尽树叶,皆都化作杀戮碎片,天龙战阵即便防御无双,依旧要粉碎于其中。

  杨潇自然感受到了这股力量的强大,他抬头看了一眼,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和柳宗的精神意志力量共鸣,这一刻的柳宗,便像是这片空间的主宰。

  当年杨潇对柳宗同样是颇为欣赏,能够在那种条件下破解天龙棋局,即便是李开山故意让了,但依旧极为难得,因而当年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选择交给师尊自己来决断,却没有想到,这看似无关紧要的一件事,却改变了一切。

  但如今后悔,又哪里还有意义,他唯一能够做的,便只有杀死柳宗,报仇。

  一道沉闷的龙吟之声传出,以杨潇为中心的天龙战阵朝前而行,宛若一尊金色神龙扑杀往前,利爪探出,欲撕碎身前的一切。

  看到这一幕柳宗自然明白杨潇想要做什么,和自己拼命?

  然而,杨潇他配吗?

  无尽的树叶化作毁灭的风暴,朝着那尊天龙绞杀而去,天龙发出惊天怒吼之声,一路往前而行,杀向柳宗所在的方向。

  柳宗手掌伸出,顿时杨潇所在的方向一握,口中吐出一道冰冷的声音:“死吧。”

  话音落下的刹那,风暴旋涡斩向金色的神圣巨龙,每一片树叶皆都化作世间最锋利的利刃,切割着天龙的身躯,一点点的将天龙庞大身躯斩断,天龙战阵之中,许多人身上有鲜血流淌而出,那些可怕的树叶像是斩在他们身上一样。

  但天龙战阵中的人此刻似乎皆有着视死如归的信念,一往无前,继续杀向柳宗所在的方向。

  杨潇眼眸中闪过一道冷芒,精神意志力量释放到更强,那股风暴湮灭天地,杀戮一切,这种级别的规则法术,他不信对方不死。

  天龙身躯渐渐粉碎,如利刃般的树叶划过虚空,斩向杨潇的身体,有噗呲的声响传出,鲜血绽放,柳宗嘴角勾勒起一抹讽刺的笑。

  此战,到此为止,棋圣山庄的人,也该死绝了吧。

  看着树叶飞舞斩向杨潇,他的笑容略带着几分邪意,但就在这时候,陡然间有璀璨无比的雷霆光辉闪耀而出,席卷天地虚空。

  在他身前,杨潇身周瞬间爆发漫天雷威,毁灭一切,竟然阵中有阵,天龙战阵被撕碎之后,杨潇他们竟演化出毁灭一切的惊雷战阵,势如破竹,毁灭前方一切,这是不计代价杀敌的阵法。

  在杨潇的手中,出现了一件圣器,乃是一柄银色长戟,赫然乃是当年知圣崖九子之首的葛锋使用的圣器。

  “杀。”圣器往前,不惜一切,只为诛杀柳宗,为此,杨潇刚才甚至故意示弱,造成他即将被撕裂粉碎的假象,身上甚至有多处被斩出伤口,鲜血流淌,可见他杀柳宗的决心有多强。

  “凝。”

  柳宗手掌朝前方一握,无尽树叶旋涡汇聚于身前,化作一面金属防御墙壁,挡住杨潇的路,但仓促间的防御又如何挡得了这雷霆一击。

  伴随着一声惊雷巨响声传出,防御力量瞬间被撕裂粉碎,圣器长戟直接刺入柳宗的身躯,毁灭的雷霆灭绝一切生机,要彻底断绝柳宗的生路。

  “死。”杨潇怒吼一声,他此刻状若疯狂,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身影,只见柳宗的身体变得模糊,仿佛随时可能被撕碎来,漫天的毁灭雷霆光辉下,一击必杀。

  然而此刻杨潇却像是出现了一股错觉,柳宗的面孔不断的变化着,时而是柳宗,时而化作另外一人,他的表情从狰狞,继而化作邪笑,似乎是在讽刺。

  “为何会是我?”伴随着一道惨叫声传出,那道身躯直接粉碎炸裂,在雷霆光辉下湮灭。

  杨潇脸色铁青,他目光转过望向旁边一人,赫然是柳宗站在那里。

  不仅仅是他,此刻阵法中的所有人,都盯着柳宗,只感觉浑身冰凉刺骨。

  “怎么可能没死。”杨潇眼神死死的盯着柳宗,这怎么可能?

  他亲眼看到圣器刺入柳宗的体内,但死的人,为何是另外一人?

  不仅是杨潇不明白,阵法中的人也都不明白,但这时候,他们也感觉身上很冷,死的人和他们一样都是西华圣山的顶尖人物,却替代柳宗陨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柳宗,究竟怎么回事?”一位强者冷漠的质问道,这种情况,柳宗可没有告诉过他们。

  在西华圣山,柳宗地位极高,三位圣人一起教导,将他当做未来西华圣山之主来培养,他们也愿意辅佐,但却不代表愿意这样不明不白被柳宗算计,替他而死,毕竟柳宗现在还没有让他们为他奉献性命的人格魅力。

  叶伏天将荒州至圣道宫带到了怎样的地位,才有今时今日的号召力,柳宗他坐享其成,怎么可能有顶尖人物愿意为他而死。

  “诸位师兄勿怪,此阵乃是老师允许的杀戮之阵,只要我在,这阵法便能一直运转,所向披靡,于战场中杀戮,至于诸位师兄便要委屈下了。”柳宗开口说道。

  阵法中的强者脸色都变了,柳宗的意思他们自然都听得明白,在阵法中,他们就是柳宗的棋子,只要他在,阵法一直运转,这意思是说,所有人都可以死,唯独他不能死?

  他们想起了一件事,当初在虚空剑冢中,他们这位师弟便以极大的魄力想要助棋圣脱困,而且如若不是被叶伏天破坏,只差一步便成功了。

  当时棋圣布置了一个阵法,乃是祭阵,让棋圣山庄的诸弟子献祭,正因为此杨潇才和柳宗结下不共戴天之仇,而且当时献祭的人不仅仅是棋圣几位弟子,还有西华圣山和大周圣朝的强者。

  那么今天,这阵法……

  想到这,他们感觉浑身有些冷。

  “诸位师兄不用猜了,此阵以树为基,古树之根汲取一切养分,开枝散叶,我既为阵法之根本,诸位师兄自然能够将力量以阵法借于我,即便是生命,也一样。”柳宗开口说道:“此战对于我西华圣山而言至关重要,诸位师兄皆为我西华圣山而战,若是战死,西华圣山必会铭记。”

  杨潇看到这一幕没有立即出手,他死死的盯着柳宗和西华圣山的人,真是讽刺啊。

  仿佛虚空剑冢发生的一切,再一次重演,不过这一次柳宗更狠。

  有西华圣山强者想要脱离阵法,却发现身不由己,他的力量像是不受控制的继续流动向柳宗,哪怕是精神力也是如此,当时布置阵法之时他们没有任何犹豫,都不曾怀疑过,自愿在不设防的状态将力量借于柳宗。

  没想到如今,作茧自缚。

  “真是好师弟。”尝试过后一人冰冷开口道。

  “师兄,我已说过,此战对于我西华圣山而言至关重要,此阵也是师尊允许,若是师兄不肯配合,等同于背叛西华圣山,休怪师弟我清理门户。”柳宗强势开口,他手掌挥动,顿时那说话之人脸色惨白,遭到强大的精神意志攻击,忍不住闷哼一声。

  “好、好,我当然会配合师弟。”那西华圣山强者心中恨啊,圣君,好狠,他们虽然并非是圣人弟子,但修行至今也并不容易,但在圣君眼里,他们所有人,都不如一个柳宗,皆可为柳宗而死。

  “既然如此,先杀杨潇,再去拿下叶伏天。”柳宗开口说了声,话音落下,他目光再次望向杨潇,神色中杀念可怕,刚才他有些大意了,若不是早有准备布置了这阵法,那一击,足以将他抹杀,这杨潇是想要和他直接拼命。

  哗啦啦的声响传出,古树枝叶遮天蔽日,笼罩这片空间,将杨潇他们彻底包裹在了里面,那于虚空中摇曳着的枝叶,随意的摆动着,却透着一股极其可怕的切割规则,一旦斩下,似便能将人斩断。

  “你可以死了。”柳宗开口说道,顿时无尽枝叶斩向杨潇。

  此时浑身染血的杨潇眼神寒冷,虽然依旧杀念可怕,但心中实则已经明白,柳宗布置这样的阵法,他根本不会有机会杀死对方了。

  大仇,无法报了吗?

  他恨啊。

  手中的圣器紧紧握住,哪怕明知会战死,杨潇他依旧会拼尽最后一口气。

  “杀。”一声大吼,杨潇杀向前方,柳枝斩下,扑向他的身体。

  “临。”在身后,一道声音传来,随后有滔天剑意席卷而来,杨潇身后,有一片剑河席卷而至。。

  与此同时,还有另一股力量降临,那是能够掌控整片空间的强大精神意志力量,影响着斩下的速度!

  ps:月票还有一千五到一万八,大家觉得要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