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七百九十五章 谁更狠

  叶伏天心中疑惑,璃圣和周圣王两人都没有任何行动,依旧坐在那。

  璃圣目光收回,没有再看叶伏天,紧守心神,似乎承受着极可怕的压力。

  这诡异的一幕让叶伏天皱眉,他抬起脚步,缓缓朝前走去,皇九歌也紧随他的步伐。

  他们的速度非常慢,身上气息流动,防备着两尊圣人。

  这时,一股澎湃压力降临而至,伴随着他们前行,那股威压越来越强。

  叶伏天和皇九歌抬起头,看向远处那尊巍峨高大的人皇身影,遽然间,那尊身影直接烙印在脑海之中,这一瞬间,他们只感觉自己无法喘息,远处的那尊人皇,便仿佛就在他们眼前般。

  “轰。”

  精神意志剧烈的颤抖了下,叶伏天只感觉意志都要崩灭,闷哼一声,身体直接压垮来,坐在地上,世间一切仿佛都变了,那尊人皇便站在他的面前,犹如天神一般。

  “欲承皇命,道心可固?”一道声音仿佛从千年前而来,钻入叶伏天和皇九歌的脑海之中,似在拷问他们。

  这一刻叶伏天才明白,哪怕是走到了这一步,人皇传承便在眼前,却依旧还有最后的考验。

  哪怕是人皇后人走到了这里,也一样要经受这考验,欲承天命,道心可固。

  若道心不固,便没有资格拿走他的传承,否则,也是浪费。

  这位千年前的绝代人皇,他留下陵墓,唯有后人能够开启,但如若他的后人不堪,那么一样,无法继承他所留下之物,宁可交给真正有资格求道之人。

  叶伏天只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片幻象之中,仿佛他没有任何秘密,一切的一切尽皆暴露在这人皇意志前,他似感觉到了一尊虚幻身影漂浮于空,仿佛那是他的道。

  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三十多年人生中所经历的一切,在此刻竟历历在目。

  蹉跎十五年岁月,嬉笑怒骂,青州学宫初入修行,她想到了秦伊学姐、想到了风晴雪那小丫头,也不知她们如今过得如何,对于学姐而言,年少懵懂的他的确是有好感的,性感美丽的学姐,如何能不叫人喜欢,只是当年那位名为花解语的妖精,在那纯真的年代,着实太过惊艳迷人。

  所以若说错过了学姐,是否会影响他的心境,自然是不能的,道心只一缕波动,便又恢复平静,没有受丝毫影响。

  他想到了叶百川那老家伙,想到了娘,他们至今杳无音信,甚至不知生死,这事对于叶伏天的心境当然也会有影响,但依旧动摇不了他的心境。

  他想到了叶青帝、想到了雪猿皇的哭泣、想到了南斗世家一战师公骑鹤而来,一曲乱江山,这一刻,叶伏天的心才有些痛,似有一道可怕的威压降临而下,宛若道劫般劈在他的道心之上,很痛,使得他闷哼一声,脸色苍白。

  显然至今,此时依旧烙印于心底深处,无法释怀。

  “这是要让我回顾此生吗?”叶伏天嘴角露出一抹讥讽之意,他眼神极为坚定,凝视那仿佛就在眼前的人皇身影,传闻圣人之道,要心境无缺方可,如今,这是要检验自己心境么?

  纵然心痛,但老人战死为何?如何能影响他求道之心,他缓缓站起身来,一步步往前走去,白衣随风猎猎,长发飞扬。

  脑海中,依旧不断有画面出现,苍叶国、东荒草堂,师兄师姐待他如亲人,天山一战,了却风云,至于那为老不尊的家伙被带走,自然也是他心中的一根刺,但他努力修行,何尝不是想要有朝一日去看看那位两次见面的神州公主,和她聊聊雪猿皇以及那老家伙。

  卧龙山上、太行上一战、至圣道宫之战,一幕幕呈现,他固然不是完人,也做错过很多事,心高气傲,不懂变通,便如在夏青鸢面前,若是他低头,愿意追随夏青鸢,也许很多事情都会好很多,但也许这便是他修的道,纵然有过错,但心境却不会动摇。

  若要问道心可固,自然。

  他不敢称道心无缺,但至少,信念至坚,不可摧。

  “砰。”脚步往前踏出,这一步,像是踏在道上,有破碎声响传出,那压迫在道心之上的人皇身影直接破碎消失。

  一步踏碎。

  他身上,有一股无形的气势随风而动,精神意志似更强了几分,哪怕在这封闭的空间,他都能够感觉到更强大的意志力量。

  一步入贤君。

  白衣无风自动,叶伏天目光望向远处的人皇身影,仿佛一切都没有什么不同,他望向身旁的皇九歌,只见此刻皇九歌也沉浸在其中,他的眼角似乎有泪,身体轻微的颤抖着,像是陷入了挣扎之中。

  叶伏天能够明白皇九歌的挣扎,皇族之主皇羲,皇九歌的父亲,以生命挡在门外,恐怕只这一关,便足以让皇九歌心境动摇。

  希望他能够跨过去。

  叶伏天此时可以前往人皇身影那里,只要他愿意,甚至便有可能能够得传承,但他没有过去,那是皇羲留给皇九歌的,他不会拿。

  纵然这么做会有风险,毕竟璃圣和周圣王还在,但他依旧会坚守自己的信念,这便是他的道。

  他拿了传承,有何资格面见皇羲,又如何对得起皇族为他而战。

  他脚步抬起,朝着璃圣和周圣王走去。

  璃圣目光转过,再次看向叶伏天。

  “周知命身受重伤,且道心在承受拷问,这是机会。”璃圣的美眸依旧透着红芒,显然她的情况比周圣王好不到哪去。

  叶伏天只是看着她,没有回应。

  “周知命杀我一族三千人,我誓报此仇,我争人皇传承,只为杀周知命,伏天,你愿称我一声姐姐,除刚才那件事之外,我可曾对你有过歹意?”璃圣继续开口道。

  “我是信璃圣姐姐还是不信呢?”叶伏天看着璃圣开口道:“月氏之死,是璃圣姐姐所为吧?”

  “是。”璃圣没有否认,既是月婵所杀,便也是她所杀,没有区别,她认。

  “月氏想要和你联姻,无非是看重你的潜力,月氏之人的死,固然月氏会有所怀疑,不一定是西华圣山和大周圣朝所为,但既然他们已有入局的想法,便会顺势而为,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这么做,对你和道宫而言,是好还是坏?”

  “璃圣姐姐这么做,难道不怕将琉璃圣殿带入深渊?”叶伏天道。

  “月氏入局,我便也会宣布和你联手,只要大周圣朝覆灭,即便月氏找我算账又如何。”璃圣道:“无论你如何看待,但此时此刻,是要对付我,还是周知命?”

  周圣王依旧坐在那,没有一丝动静,显然知道自己这时候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需要恢复实力,破开这人皇威压。

  叶伏天承认璃圣所言皆没有问题,对于他而言,周圣王显然才是真正的敌人。

  “你愿将传承留给皇族,只要周知命死,我绝不夺传承,甚至,届时无论你要我做什么补偿,我都可以答应你。”璃圣继续道。

  叶伏天目光望向周圣王,眼眸中闪过一抹杀机,并不是因为被璃圣所说服,而是,他本身就和周圣王不能共存,进来的那一刻,他便生出过这种想法。

  他只是在思考,要不要冒险。

  这样的机会,的确是千载难逢。

  灭穹法器出现在手,叶伏天体内的力量疯狂的涌入灭穹之上,一股恐怖的威压垂落而下,周圣王受了重伤是毋庸置疑的,而且此刻在承受大道威压,这种机会,他不想错过。

  “砰。”脚步猛然间踏出,叶伏天手中灭穹法器挥动,这一瞬间,宛若天地都要崩灭般,无尽棍影从天而降,朝着周圣王劈杀而去。

  一直沉默的周圣王陡然间抬头看向叶伏天,在他身上释放出一抹极致璀璨的光芒,神鸟金凰飞出,欲扑杀一切,赫然乃是他的命魂,朝叶伏天撕裂而去。

  灭穹和神鸟碰撞,一声巨响,叶伏天只感觉身体都被直接穿透来,恐怖力量将他震飞出去,浑身筋骨炸裂,但几乎在同一刹那,一柄绚丽无比的剑斩出,直奔周圣王的脑袋。

  周圣王手掌一拍地面身体朝后滑去,金凰飞回阻挡,一声巨响,金色神凰翅膀都似被直接斩断,身躯出现裂痕,发出一声悲鸣飞回到周圣王体内,但那柄剑也被挡住了,灭情剑飞回,同样直接归位回到璃圣体内。

  “噗。”一口鲜血吐出,染红了地面,周圣王脸色惨白。

  他抬起头,看着叶伏天冰冷开口:“不知死活,璃圣修灭情之道,当年亲手斩他未婚夫,岂会在意你的性命。”

  “他该死。”璃圣冰冷开口道。

  “将自己的女人送给我,他的确该死,只是璃,你我只差一步便成夫妻,何必要你死我活。”周圣王开口道。

  “周知命,你闭嘴。”璃圣身上弥漫着冰霜冷意。

  “难道不是吗?当年你宁肯死也不愿嫁给我,又是何苦,你斩了将你亲手送入我大周王宫的未婚夫,心境可曾受损?”周圣王继续说道,璃圣没有理会,她自然明白,周圣王想要动摇她的心境。

  此时,他们本就在承受大道考验。

  周圣王见璃圣不言,继续道:“我在大周圣王宫中建有琉璃宫,有美妾名为姒,和你有七八分相似,每次走入琉璃宫,我便将她当做你,让她取悦于我,心境便无比舒畅,就像是看到你在我身下,璃,若你愿意,我便斩了她,这么多年来你孤身一人,又是何苦,灭情一道泯灭人性,又如何比得上你我双修逍遥快活。”

  “周知命。”璃圣身体颤抖,噗呲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一股恐怖道威降临而下,轰在她道心之上,她脸色惨白,身体竟倒了下去,只感觉心境都要崩溃般。

  周圣王看到这一幕冷笑,叶伏天此刻明白了两人的恩怨,扫了周圣王一眼,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他刚才承受那股威压,自然知道璃圣面临了什么。

  周圣王的话语比刀剑更狠。

  当然,璃圣也不是善类。

  叶伏天来到璃圣身旁,看向那张绝美的容颜,此刻透着几分凄美之意,但她目光依旧坚韧,看向叶伏天道:“为杀周圣王,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你若恨我,先杀死周知命,我随你如何处置。”

  “好。”叶伏天点头,他将璃圣的身子抱了起来,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柔弱的娇躯充满了无尽的诱惑力,然而叶伏天却并没有其他心思。

  周圣王看到这一幕眼神如利刃般射向叶伏天,却见叶伏天低头看向怀中的东州第一美人道:“璃圣姐姐,他说的并没有错,即便你被人背叛,又何必要修灭情,人世间终究有许多值得珍惜的感情,便如我,便一直喜欢璃圣姐姐。”

  说着,叶伏天便微微低头,璃圣双眸陡然间睁大来,呆呆的看着叶伏天靠近她,也不知是无力还是忘记了,甚至没有去反抗。

  下一刻,她便感觉自己的双唇被入侵,她的脑袋像是炸裂了般,一片空白。

  “你放肆。”周圣王眼瞳中杀意滔天,却在此时,一股恐怖道威降临而下,宛若天道之劫,轰在他道心之上,周圣王和璃圣一样,脸色惨白,吐出一口鲜血,气息微弱到极致。

  叶伏天抬起头,看向璃圣呆滞的美眸,继续道:“璃圣姐姐说只要杀周知命,愿意付出一切,我一定会杀周知命,想必璃圣姐姐也不会介意,是吗?”

  叶伏天的手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很软,璃圣怔怔的看着她,这位东州第一美人眼角竟有泪痕留下,又是一口鲜血吐出,脸色惨白,竟直接昏死了过去。

  叶伏天很平静的看着这一切,他伸出手,轻柔的抚过那张美丽的容颜,笑了笑,他抬头看向周圣王道:“不愧是东州第一美人,果然是绝代风华,周圣王,你怎么看?”

  周圣王死死的盯着叶伏天,嘴角鲜血流淌而下,他闭上了眼睛没有去看。

  他和璃圣自问已经够狠,没想到,这叶伏天,也一样狠,这是想要将他和璃圣一起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