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九百四十六章 低头难

  皇陵外,昔日皇族附近,强者云集。

  中州城所有人都汇聚来此,听闻九州诸圣地齐至,这等盛事,焉能不来见证。

  荒州之地,何时有过如此阵仗?

  一些顶尖世家之人,甚至奢望自己的后辈能够有些气运,被九州圣地大人物看重,收为弟子。

  此时,一座酒楼楼顶,夏青鸢安静的坐在那,身边强者云集。

  在她下首方向,都是九州诸圣地的顶尖人物。

  夏圣都亲自到来,还有九州书院黎圣、圣光殿的姬圣,这三人,乃是圣榜中大祭司以及死神寂渊之下排名最前的三大强者,他们都到了,可见这次阵仗有多可怕。

  西华圣君、周圣王等一行人,自然也都在。

  如今夏青鸢的身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夏皇最宠爱的小公主下界,他们焉能不来,除此原因之外,九州的圣人,谁不想境界继续往前?但哪怕是身为九州圣人,他们平日里也难见到夏皇,如今,有皇陵现世,传闻这乃是人皇遗迹,焉能不来闯一闯?

  虽说有夏青鸢在,他们不一定能得到什么,但却也不想错过。

  除此之外,这些人还带了家族中顶尖后辈,尤其是那些被夏青鸢册封为天选的天之骄子人物,都带在身边,和小公主夏青鸢熟悉一些,对于他们的未来有极大的好处,有可能比他们这些长辈走的更远。

  “公主以监察使身份于下界试炼,便遇人皇遗迹出现,看来这是公主气运所至。”夏圣微笑着开口。

  “皇陵藏金煞,还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夏青鸢开口道,若是人皇所留,定然不会那么简单。

  “如今诸圣地齐聚于此,又有公主气运加身,岂在乎区区金煞之气,待到其散去,我等便随同公主一同入皇陵。”夏圣道。

  “九州诸圣地都在吗,据我所知,应该还有人没到吧。”这时,夏青鸢身旁不远处有一行人坐在那,其中一位气度非凡容颜出众的女子开口说道,夏圣等许多人目光望向这女子,此女高贵冷傲,来自上界天,能够坐在公主不远,必然身份非凡。

  这次上界天来人,圣人极少,大多都是年轻一辈,并非是他们对人皇遗迹没有企图,只是,小公主夏青鸢既然在,他们来此作甚?

  跟夏青鸢争吗?

  谁敢。

  若要上界天的那些老怪物人物来为夏青鸢做嫁衣,又不甘心,那些顶尖的老怪物,可都是心高气傲,不像夏圣这样的老好人,夏青鸢即便再出众,也只是夏皇之女,还震不住他们,除非是夏皇的直属势力,才会受命追随夏青鸢。

  譬如夏青鸢身边的那几个人,必然有着超凡的能力。

  夏圣也看向那说话的女子,他知道对方来自离恨天,上界离恨天,可是夏皇界剑道第一圣地。

  “你是指?”夏圣笑着问道。

  “这里,似乎是九州荒州的地盘吧,为何不见地主。”离恨天的女子乃是凤筱,昔日在九重天上,让叶伏天自行离去的离恨天弟子,她身旁男子,自然是莫离。

  夏圣自然听懂了对方的意思,他曾派人打探过叶伏天在上界做了什么,凤筱知道叶伏天他当然不奇怪,但九州其他圣地的人,则都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上界之人,怎么知道荒州地主不在?

  夏圣看了一眼夏青鸢,只见那双冷傲的表情并没有波澜,但此刻她脑海中也浮现了一张面孔,一张骄傲到过分,敢两次拒绝她的面孔。

  如今,九州诸圣地齐至,独缺荒州,这里还是荒州的地盘,可见那家伙有多放肆,上次他见到自己,也不曾行礼问候,直接就离开了。

  听到凤筱提及荒州,许多人都默默饮酒,荒州至圣道宫的那家伙,何时懂过礼数?

  他又不是没有拒绝过夏青鸢。

  “叶伏天那混账东西,知道公主亲至竟然还不来拜见,不懂礼数,我这边派人去将那家伙喊来拜见。”夏圣叱喝一声,随后对着身边一人传音一声,顿时那人迈步走出,随后身形一闪便直接离开,直奔至圣道宫方向。

  夏圣心中那叫郁闷啊,这可是荒州,多好的机会,叶伏天甚至可出面请小公主去道宫坐坐,无论同不同意都没关系,至少尽一尽地主之谊,和小公主扯上点关系。

  那混蛋倒好,公主要他追随一起修行拒绝了,如今小公主亲自来了荒州,他竟然面都不露,这简直……真想抽那混蛋。

  “夏圣何必多此一举。”姬圣淡淡的嘲讽道:“知圣崖都被他带人血洗了,这是一个贤君都没到的人敢做的事,和他谈礼数?”

  知圣和孔尧就坐在一旁,冷着脸,知圣独自饮酒一杯,眼神极冷,孔尧也一样,他得知知圣崖遭到叶伏天血洗的消息后,杀念冲天,当年那蝼蚁般的人物,他怎么敢。

  “圣战背景下,知圣崖准备加入,难道还不允许他人反击不成?”月圣淡淡的回应了一声。

  姬圣目光望向月圣,眼神锋利至极,冷笑了下道:“听闻月圣将家族中的女子都送入荒州道宫做小妾了,好手笔,似乎,他人还没答应吧,月圣脾气这么好?”

  他姬圣位居圣榜第五,需要在乎何人?

  即便直言讽刺月圣,又如何。

  月圣神色冷漠,这姬圣一言不仅讽刺了月圣,还挑拨月氏和叶伏天关系,一言诛心。

  “正因叶宫主有了妻室,考虑到月氏千金身份,才没答应也说不定,更何况,我听闻叶宫主和夫人患难与共,感情很好,也许是痴情之人。”璃圣云淡风轻的微笑说道,一笑间美得惊心动魄,使得周圣王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姬圣则是神色冷淡,他对女色没有兴趣,璃圣美则美矣,于她而言没有太大吸引力,上次警告过璃圣,但似乎,这女人一点不听劝,依旧和叶伏天走的有些近。

  凤筱等上界来人听到诸人的谈话,又想起昔日叶伏天在九天道场时的不可一世,便隐隐知道了那是怎样一个家伙,目空一切,只是上品贤士,却连圣人都因他而分了派系相互争执。

  难怪他敢自诩九州无双,看来在这九州之地,果然是名声极大。

  “我听闻荒州叶伏天九州无双,在场九州诸圣地,有不少人随公主试炼,被封天选,同辈果真无人能够胜过他?”凤筱看向诸人道。

  今日那些受封天选的人物,可都在场。

  “九州无双?”此时一道讽刺声音传出,一道靓丽女子开口道:“我夫君便曾胜过他。”

  凤筱看向说话的女子,是大周圣朝公主周子怡,如今是柳宗妻子。

  柳宗,便坐在周子怡身旁。

  在酒楼下方,无数人关注着那里的一切,听着他们的谈论,这些人说话并未掩盖声音,中州城诸人都清晰的听到了他们在谈论叶伏天,没想到他们荒州领袖人物,已经能够成为上下两界之人的话题了吗,甚至,还有许多圣人。

  这本身,便是一种荣耀吧,寻常人,哪有这样的资格。

  周子怡说柳宗能战胜他们荒州道宫宫主,中州城的人是半信半疑的,当初西华圣山的战斗他们不清楚,但也听说了一些,柳宗,真能战胜那传奇宫主不成?

  “是吗?”凤筱看向周子怡眼眸中的骄傲之色,随后目光落在她身旁的柳宗身上。

  柳宗同样望向凤筱,这上界天的女子,可是比他身旁的周子怡出众许多。

  他有些意外凤筱为何会知道叶伏天,莫非,上界天的人,都打探过叶伏天之事吗?

  “上次西华圣山随意切磋,并不算胜负。”柳宗含笑对着凤筱点头,显得颇为谦逊。

  凤筱笑看了柳宗一眼,道:“这么说来那一战你占据上风了,若是真有同辈之人能够击败叶伏天,我可引荐他入夏皇界第一剑道势力离恨天修行。”

  一位能够打穿九重天的人,且以碾压的方式击败了她的师弟裴千影,若是有人比叶伏天更出众,直接引荐入离恨天自然没问题。

  许多人都露出异色,夏皇界第一剑道势力么?

  他们有些好奇,这女子就如此相信叶伏天的实力?究竟是何缘故。

  莫非,她见过叶伏天出手不成?

  在场的诸人除上界天的人外,便只有夏圣和璃圣隐隐知道原因了。

  酒楼下方许多人听到此话,不少有野心的人竟有些怦然心动,但想到叶伏天的名气,便又有些灰心,盛名之下无虚士,叶伏天乃是如今九州传奇人物,岂能不强。

  一行人继续聊着,过了一段时间,远处一行身影浩荡而来,为首之人玉树临风,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此人的名气,在九州可是连圣人都盖过了。

  叶伏天带着道宫一行人前行,降临酒楼上,随后迈步走到夏青鸢身边,微微拱手道:“荒州至圣道宫宫主叶伏天,见过公主。”

  既然夏青鸢以公主身份到来,他这道宫的宫主,自然是要拜见的,夏圣都亲自找人去请了,他能不来吗。

  旁边夏圣见叶伏天那随意的态度,心中那个恨啊,想揍人!

  给小公主低个头,就这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