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七百三十九章 推演

  叶伏天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看着莫君。

  莫非,难道他真以为他那一子按照柳宗所言落下,便能胜?

  又或者,只是将此局战败的郁闷之气发泄到他上?

  笑了笑,叶伏天看向莫君,道:“我从荒州而来,对于九州其它州圣地有着敬重之心,也好奇东州圣地子弟会是何风采,只是如今,有些失望。”

  说着,他便转离开,没有和莫君去对峙。

  莫君目光一闪,有些诧异的看了叶伏天一眼,显然有些意外。

  万象贤君等人冷淡的扫了莫君一眼,只听他开口道:“九州问道,其名便为九州,荒州不参与,自然便不能称之为九州问道,东州圣地不邀荒州出席,那是东州西华圣山的失礼,我荒州自会引以为耻督促自前行,只是,你为西华圣山圣人弟子,却言让荒州圣地台下观礼,且对圣地宫主如此不敬,你若以此为傲,世人会质疑你长辈是如何教导你礼数的,所以,还是谨言慎行。”

  “至于棋道,若是你懂,天龙棋局便在眼前,你去破了自然便是懂棋。”

  莫君目光凝视万象贤君,这些荒州来客言语倒是讽刺,竟让他有些无言以对。

  微微一笑,莫君恢复之前的气度,欠道:“是晚辈唐突失礼了,我自会警醒,以此为教训。”

  诸人目光望向莫君,此刻他的表现,倒也不失为圣人弟子,竟没有因对方的话而动怒,反而致歉。

  万象贤君没有多说什么,迈步离开这边。

  天龙棋局依旧在,棋峰之上,无数人目光凝视古峰周围人群,柳宗和另外八大棋道高手都无法破解此局,可见天龙棋局之可怕,如此看来,想要破解天龙棋局,怕是非一之功。

  至于叶伏天的事,只是一个插曲,叶伏天那一子落下之后的结局会如何无从得知,但周子怡和莫君的态度也能够看出如今荒州在九州的地位,虽说叶伏天也是后辈人物,但毕竟也是荒州圣地宫主,如若是九州的其它圣地,对方哪里会如此说话。

  人的言行对话中表露而出的态度,实则便也是份地位的表现。

  当然,柳宗之前并未对叶伏天指责,即便叶伏天没有听从的他的话落下那一子,他也没有说什么,从这点可见,他的涵养自然是要胜过莫君的。

  叶伏天他走到棋峰一处偏僻之地,万象贤君等人皆都来到他旁,只听万象贤君开口道:“怎么不再试试?”

  “没用,虽然这些天的学习棋道进步很大,但我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如今以我的水准,破不了天龙棋局。”叶伏天开口道。

  “气馁了,这可不是你的格?”诸葛明月微笑着说道。

  花解语也走到叶伏天边,叶伏天似乎有些沉闷,莫非是受到了莫君话语的影响?

  “不至于,我修行棋道才多久,杨潇九人可是棋圣弟子,我破解不了才是正常。”叶伏天笑着摇头:“只是,莫君所言虽然不是很中听,但却也反应了如今荒州面临的局面,道宫为荒州圣地,竟被一位圣地弟子羞辱只配台下观礼,虽说是他的失礼,却也反应了荒州在九州之人心中的地位。”

  “所以,任重而道远。”万象贤君开口道:“否则,选你做这宫主做什么?”

  他笑了笑,老宫主将道宫传承于叶伏天,本便是孤注一掷,不然,斗战、剑魔等几宫宫主,都可以任道宫宫主之位的,叶伏天毕竟只是王侯,但老宫主也知道荒州的地位,已经有着强烈的危机感,不然之前也不会将道宫意志放在白陆离上,希望他尽快成长。

  “嗯。”叶伏天点头,他抬头望向虚空,开口道:“此行出荒州,不也是为了强大而来吗。”

  笑了笑,叶伏天道:“我会留在棋峰之上感悟棋局,大家不必理会我。”

  “好。”万象点头,叶伏天他在荒州也是经历了许多风雨的,自然不可能真因为这点小事受到刺激,只是有感而发而已,从莫君的态度上,他看到的或许不仅仅是莫君,而是莫君后的圣地,以及九州其他圣地对荒州的看法态度,这些,才是叶伏天的压力。

  诸人离去,花解语和余生没有离开,花解语在他旁,余生则是和猿弘在后面坐着,老神在在。

  棋峰另一端,依旧极为闹,不断有天骄人物前去尝试破解天龙棋局,虽然失败,但却一直努力着。

  柳宗依旧在那边,不过没有继续破棋局,而是坐在那边参悟。

  一天时间很快便过去,当杨潇宣布今到此为止之时,诸人便也陆续散去,杨潇他们离开了这边,但棋盘依旧留在那里,横亘于虚空之上,光芒璀璨,弥漫着奇特的气息,仿佛是法宝般。

  许多棋圣山庄的强者守护于此,看着这棋盘,不过也没有人敢明着抢,虽说外界传闻棋圣将要坐化,但毕竟还没有人证实棋圣坐化了,一位圣人所在的地方,谁敢放肆?

  更何况即便没有棋圣,杨潇他本也是圣贤榜中贤榜强者。

  叶伏天没有离去,他依旧于棋峰一处石台上修行。

  夜色渐黑,人影皆都陆续离开,唯独守护棋盘的强者还在,叶伏天依旧安静的坐在那,脑海之中,回想着今的棋局。

  推演许久,他精神略有些疲惫,睁开眼睛,目光望向前方,那棋盘依旧在那,光芒璀璨,透着奇异的光泽。

  大自在观想法运转,他仿佛看到了白天的画面,棋盘之上,十八人同时站在那,一道道棋子落下,在脑海中回放。

  此时,在叶伏天的命宫之中,沙沙的声响传出,世界古树摇曳,在古树的上空,一缕缕线条纵横交错,出现在那里,这些线条竟然隐隐汇聚成一副棋盘。

  他脑海中所想象的画面,直接在棋盘上呈现而出,叶伏天似有所觉,他神色微变,再次闭上眼眸,意识进入命宫中。

  这一刻,命宫中仿佛出现了他的影,正在观摩棋盘,棋盘之上风云变幻,十八人的影投影在那,仿佛是他脑海中的画面直接呈现。

  “有趣。”叶伏天露出一抹异色,竟然观想出了一个棋盘,出现在命宫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