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六百三十章 尤蚩谈话

  公孙冶此刻内心极其的不爽,之前尤溪和雪夜的见面,让他感觉受到了羞辱。

  如今,雪夜和叶伏天当众将此事捅出,还要他乘人之美主动退让。

  简直,岂有此理。

  他这炼金大会第一人,算什么?

  他天纵之才,无论是武道还是炼器之道,都极负盛名,时常和帝罡放在一起被人议论,乃是炼金城区域绝代双骄人物。

  在炼金大会召开之前,他意气风发,欲夺此届炼金大会第一,拜入尤蚩门下,入城主府为婿,迎娶炼金城知名的美人尤溪,为人所传颂,沦为一段传奇美谈。

  他等了很久,等到了这一天的到来。

  但炼金大会上所发生的一幕,打破了他心中美好的幻想,他所想的一切,蒙上了污点。

  雪夜,他抢了本该属于他的女人。

  叶伏天,这位三年前的道战第一人,他又算什么东西,插足他的事情,让他放手?

  人情?

  他金榜第一,需要叶伏天的人情?

  叶伏天只不过三年一度的道战第一人,他是十年一度的炼金大会第一人,未来注定会是炼器界的传奇,荒州那些顶尖大人物,都需要给自己面子,至圣道宫又如何,炼金城城主尤蚩,他就不需要给至圣道宫面子,从不参加至圣道宫举办的道战。

  一个滚字,使得宴席安静了下来,许多人目光都落在叶伏天的身上,那些大人物都露出饶有兴致之意,以看热闹的姿态看着这一切。

  炼金大会第一人和道战第一人,碰撞在了一起。

  叶伏天目光看向公孙冶,只看对方眼神,他便知道此事怕是不太可能了,公孙冶,他不会退让。

  从对方的眼神中,叶伏天看到了愤怒和冷默,还有骄傲,显然是不屑自己这至圣道宫弟子的身份。

  只见公孙冶目光缓缓转过,望向尤蚩,开口道:“尤前辈,我和尤溪之间的婚约,不会受影响吧?”

  “公孙冶。”此时,帝氏帝开看向公孙冶开口道:“历届炼金大会第一人和城主府千金的婚事,都将是炼金城最大的盛事之一,满城同庆,这是多年以来的规矩,尤城主既然许诺了,自然不可能违背,之前一点小小的不愉快,你不介意便好,婚约岂能受到影响。”

  “公孙冶,不得放肆。”在坐的也有公孙冶的长辈人物在,公孙冶本身就出自炼器世家公孙氏。

  “是晚辈唐突了。”公孙冶欠身,随后举杯道:“我自罚三杯。”

  说着,便连饮三杯赔罪。

  雪夜和叶伏天等人听到公孙冶的话神色不大好看,听他的意思,显然是坚持想要娶尤溪了。

  “公孙冶。”此时,尤蚩目光也望向公孙冶,只见他站起身来,开口道:“关于之前发生的事情,是我管教不严,我身为炼金大会的召开者也有责任,如今,我想对你说几句话,最终的决定权,在你,你随我来。”

  说着,尤蚩便站起身来。

  公孙冶目光一闪,尤蚩,这是准备给他一个交代吗。

  他也站起身来,跟随着尤蚩离开,走到远处的大殿那边。

  不少人看了那方向一眼,尤溪的出现恐怕让尤蚩这位城主也很没面子,这件事情,他需要妥善安排,只是不知道尤蚩会和公孙冶说什么。

  雪夜等人目光也同样望向那边,只见一座大殿内,尤蚩将空间隔绝,对着公孙冶道:“公孙冶,此届炼金大会你为第一人,若是愿意,可为我弟子,我会尽力教你炼器之道,关于尤溪的事情之前我也说过,是我管教不严,在你做出选择之前,我有一件事必须和你说清楚,免得你做出选择之后不愉快。”

  “城主您说。”公孙冶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尤蚩竟然单独喊自己前来谈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尤溪她个性叛逆,她并不同意将她赐婚于不认识的人,因而前段时日曾离家出走一段时间,也是在这一过程认识了雪夜,而且,发生了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尤蚩开口说道,他没有说的太详细,但他知道,他女儿是故意如此,以这样的方式来反抗他的决定。

  听到他的话公孙冶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极为难看,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

  他当然明白,这不该发生的事情是指什么。

  他若是迎娶尤溪,便等同于尤溪还未过门,就有过其他男人。

  双拳紧握,指尖刺入肌肤中,公孙冶深吸口气,想要平复自己的心境。

  “此事我有责任,但如今事已至此,你拒绝这门婚事的话,我会在其他方面做出补偿,绝不会亏待你,你入城主府后,会接触不少我尤氏年轻的女子,若将来遇到两情相悦之人,我会做主许配于你,作为此事的弥补。”尤蚩继续开口道:“你,如何看?”

  他实则没必要这么做,即便公孙冶选择了,也不敢如何,但公孙冶身为炼金大会第一人,他并不希望对方入城主府之后仇恨他,仇恨尤溪,那样对很多人而言都是悲剧,因此,他将此事提前告知公孙冶,让他主动退出,但会在其他方面补偿他。

  “若是就此退出,我参加此届炼金大会,这污点,便无法洗刷了,以后人人都会谈论此事。”公孙冶心中挣扎,他低着头,目光中闪过一道冷意。

  “尤溪,你会后悔的。”公孙冶心头冰冷,随后一笑,看向尤蚩道:“城主大人,虽然此事略有遗憾,然而,尤溪如此出众的女子,我依旧想要迎娶她。”

  尤蚩目光望向公孙冶,他那双深邃的眼眸像是有着可怕的穿透力,能够看清楚公孙冶内心所想。

  “如若尤溪已经有了呢?”尤蚩继续道,他本不想将此事说出,只要公孙冶退出,但公孙冶却依旧坚持,他只能实话告知了。

  公孙冶脚步退了一步,心脏抽搐了下,脸色惨白。

  若不是在尤蚩面前,他会直接爆发。

  他未来的妻子,有了别人的种。

  “贱人。”公孙冶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怒火,他想要发泄。

  “我依旧坚持。”公孙冶看向尤蚩开口道。

  “好,若是你能够做到不介意,那便如此,然而,此事,我不希望有其他人知道,你明白吗?”尤蚩淡淡开口,公孙冶感觉到身上有着一股无形的压力,他知道如若他敢透露此事出去,哪怕他是炼金大会第一,一样会惨。

  “我明白。”公孙冶开口道。

  “好了,你回去吧,我可以再给你几天时间好好想清楚,今天可以不必答复我。”尤蚩继续说道。

  “是。”公孙冶转身,朝着殿外而去,尤蚩看着对方的背影,心中暗暗叹息。

  公孙冶太骄傲,他想要追求完美,然而事情已经如此,哪里能有完美。

  如若公孙冶放弃,将全部的精力用于炼器之道,他一定会愿意好好培养公孙冶,并且遵守承诺,将来许配其他优秀的女子于他。

  但公孙冶他似乎选择走一个极端,尤蚩是何等人物,岂会看不透,哪有人能够不介意。

  这么做,何苦?

  两人回到宴席,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般,席间,尤蚩对着诸人道:“炼金大会金榜之人,这次,我给你们三天时间仔细考虑,无论做出什么选择,我都支持,三天后,若愿入我城主府的,便直接来。”

  诸人纷纷点头,帝开以及炎君等大人物端起酒杯饮酒,心中有一丝好奇。

  尤蚩难道不应该当机立断,乘着所有人都在城主府让他们做出选择吗?

  这样的话,选择城主府的人会最多。

  给与三天时间,便等于给了诸人拉拢这些炼器天才的时间。

  公孙冶神色平静,但心中却极冷,他知道,这是在给他时间考虑。

  “炼金大会结束,有些意犹未尽呢。”楚姬娇媚一笑,道:“今日这么多天骄人物在,真的不打算来一场武道盛会吗?”

  “就你事多。”炎君淡淡开口,他目光望向身旁的白陆离,道:“至圣道宫两位宫主可还好?”

  “都还好。”白陆离微笑颔首,炎君口中的两位宫主,自然是圣贤宫的两位宫主人物,荒天榜第一以及荒天榜第三的传奇存在。

  “我听闻大宫主久不露面,莫非一直在闭关修行?”帝氏帝开也问道。

  “大宫主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也不清楚。”白陆离笑着回应。

  帝开神色闪烁,其他人不清楚,他们这些人怎么会不知,荒天榜第一的存在,当初受了重伤。

  帝开也没揭穿,只是笑看了一眼诸人:“荒天榜前十,除了排名第二冰雪圣殿那位存在,其余之人,可是都和在座的各位有着关系。”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如此。”炎君扫了一眼人群,今日,荒天榜第一和第三之人,是白陆离的师公和老师,第四是白陆离的父亲,第五,是皇九歌之父,第六,是诸葛明月兄妹之父,第七,是叶伏天和余生之师,第八,尤蚩就在场。

  第九的传人,徐缺也在场。

  第十,白陆离就在这里。

  其中,将近一半的人,都和白陆离有关。

  “未来的荒天榜前十,这里会有几人?”帝开笑着说道,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帝罡。。

  事实上他们并不知道,荒天榜第二,也有传人在场,意味着这场宴会,已经聚集了荒天榜前十的人物或者传人了!

  PS:一号,兄弟们还有保底月票的投下啊,这个月十号左右会有一次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