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 > 第五百九十八章 白琉璃之火

  叶伏天依旧坐在战圣宫边缘之地,眺望着远处宏伟岛城。

  余生他在炼体一道天赋卓绝,最先开的七星大穴应该是贪狼大穴,力贯双足,双腿拥有恐怖爆发力,肉身拥有神速,配合身法,必将更快。

  他闭上眼睛,体内轰鸣,血脉如龙,疯狂撞击躯体,又似有灵气化金翅大鹏,冲击肉身,叶青帝所传授的炼体之法和天残诀不同,叶青帝的炼体之法乃是模拟妖兽之形,若是修炼到极致,可入金翅大鹏鸟翱翔天宇,可如神猿般撼动天地,速度、力量等尽皆修行,模拟的妖兽越多便越全面。

  而这天残诀,便是开发肉身极限,两者是可以一起修行的,相辅相成。

  体内血脉咆哮,骨骼发出撞击声响,似有一尊大地神猿虚影出现在躯体之中,要将他身体撞击开裂。

  叶伏天将这股力量疯狂催动,身上一股奇妙的气流流动着,他轰出拳法,一举一动浑然天成,宛若大道之拳,太阳之光洒落而下,如沐浴帝王光辉般。

  他肉身承受着可怕的痛楚,像是要撕裂般,但却仿佛没有感觉到般,依旧在练拳,躯体之上,有神圣的光辉闪耀。

  “砰!”一道清脆的声响传出,像是身体被击穿了般,一道可怕的光芒洞穿了身体。

  叶伏天依旧像是没有感觉到,继续练拳,锤炼身体,砰砰砰的剧烈声响不断,他身躯之上,一道道可怕的光芒将躯体贯穿,一声大吼,他的身体像是在膨胀变大,吼声震荡天地,浑身充斥着一股无穷力量感。

  “呼……”叶伏天吐出一口气,这口气竟如同一道利箭般破空而出,浑身犹如金刚之躯。

  七星大穴中的巨门大穴,开。

  天残诀只开一门,叶伏天便感受到了其力量,若是七门大穴全开,的确如同斗战贤君所说的那样,以肉身直接撼同境之人攻击,怕是会没有任何反应,那时只凭借肉身力量加上速度,就能够轻易碾压同境人物了。

  他没有去继续催动那股力量,而是再次坐下来修行,闭上眼睛,意识进入命宫之中。

  此时命宫之内极为绚丽,本命命魂世界古树摇曳着,翠绿色的枝叶生机盎然,发出沙沙的声响,日月星辰高悬于天,金鹏闪耀、神猿矗立、雷龙盘旋,而且,如今命宫中的场景比以前更可怕了,太阳命魂垂落下的太阳之火极为狂暴,月亮命魂洒落寒霜,有一股极致的寒冰之意笼罩着空间,那片空间流动着的寒冰气流,来自道法区域的寒流。

  在道法区域,他以命魂吞噬吸收了许多奇妙力量入命宫之中。

  上次在道藏宫听道藏贤君讲道,对方提到,不同精神领域的力量,是能够通过领悟蜕变的,当初他在草堂修行法术,便修行过不同属性灵气融合在一起诞生的全新法术,威力更强很多,如若能够做到道藏贤君所说的那样,领悟全新的领域力量,诞生的法术威力必然更加可怕。

  这些日来,他在道法区域不仅仅修炼肉身,同样也是感悟各属性的力量以及淬炼精神力,虽说他相信炼体术的强大,但其它能力自然也不能放下,每一种能力都有它的特点,他拥有这种先天条件,自然不能放弃。

  太阳之光垂落而下的火焰化作了熔炉,月光洒落而下,寒流没有被蒸发,而是一点点的渗透入熔炉之中,两种力量相互纠缠,泾渭分明,似乎水火不容。

  木属性的力量降临,使得火焰燃烧得更旺,永恒不熄,雷霆闪电降下,劈在其中……叶伏天他走遍道法区域,想要看看他吸收的诸多力量,若是皆都以太阳真经中的太阳熔炉来炼化,能否会出现什么变化。

  熔炉的世界变得无比的可怕,仿佛出现了金色的岩浆,化作液态流动在熔炉之中,像是岩浆地狱之火,然而却又似乎少了几分侵略之力。

  叶伏天感知着熔炉中的力量,隐约间像是捕捉到了什么般,他想起了圣路中遇到过的夏侯,想起了圣火教的邪寂,他们都擅长火焰力量,夏侯的墟火如不灭之火,可焚烧一切,邪寂的火焰化作黑暗之莲,毁灭力极其可怕。

  无论是墟火还是黑莲之火,必然都是先辈创造出来,为何他不能创造一种属于他的火焰。

  闭上眼睛,精神力进入熔炉之中,感受着其中的一切,并以精神力融入其中,去感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过了很久,外界,叶伏天依旧盘膝而坐,然而周围的灵气却在躁动,有着一股极为奇妙的气息弥漫而生。

  精神力和天地共鸣,像是出现了一股奇异的力量,这片空间像是透着一股可怕的毁灭气流,在不断的流动着。

  随后,一缕缕火焰凭空出现,那是一种白色的火焰,这火焰不像是虚幻的,而像是流动的,越烧越旺,很快,这片空间全部都是这种火焰,弥漫于天地间,虚空发出嗤嗤的声响,这种火焰透着一股妖异的美。

  “成功了。”叶伏天喃喃低语,他目光睁开,精神力停止控制,然而,无尽的火焰依旧在虚空中燃烧,而且越烧越旺,仿佛永恒不灭之火,哪怕无人控制依旧不会自己熄灭,直至焚尽天地间的灵气。

  “此火纯净无暇,犹如琉璃灯般,便称你为白琉璃之火吧。”叶伏天喃喃低语,每一个人领悟不同,创造出的火焰都是不一样的,墟火的颜色和他所创造的火焰便不同,虽然都拥有不灭的威力,叶伏天自然可以为自己的火焰取名。

  叶伏天露出了一抹笑容,这段时间修行虽然没有破境,但无论是炼体还是法术领域都有着不小的进步。

  今年这一年,踏入王侯境界,入至圣道宫修行,虽然境界没有以前进步那么快,但却也在一点点的成长,实力在不断变强,按照这种修行状况,若是在道宫中修行三五年,便可能会踏入上等王侯境界,甚至接近贤者那一境。

  修行,他一刻都不敢懈怠,很多人都在等着他成长。

  大师兄、二师姐他们,都在期待着他变强,几位老师以及消失的义父,想必也都在等着自己变强。

  站起身来,叶伏天离开了这里。

  …………

  神州历一万零六年已经接近尾声,在每年的年末,至圣道宫许多修行弟子都会坐在一起见一见,论道修行。

  而后,不少家在中州城的人会回去一趟看望家人。

  神州大陆上,即便是修行的世界,世人对年末依旧是颇为重视的。

  至圣道宫中心,有着一片地域,这里有着一座座宏伟的宫殿,巍峨壮观,此时,便有不少人来到了这片论道区域。

  六宫三千弟子,许多人踏足这片地域,他们也想看看其他至圣道宫的弟子,毕竟对于许多人而言,虽同在道宫中修行,但实则一年也难得见一面,很多人都是互不相识的,只有那些最优秀的人入了道榜,才会被人所熟知。

  即便是来自荒州各地的天骄人物,在至圣道宫也可能是籍籍无名的存在。

  此时,在一处地方,一行身影迈步走在路上,目光望向周围的行人。

  “一年还真快啊,今年才提升了一境,看来今年的论道,又只是看客了。”一位青年声音透着几分懒散之意。

  “你就别谦虚了,论道又不是以实力来排,只要你想表现都行,不过,每年的论道依旧还是属于道榜上的那些人,毕竟他们才是最受关注的一批人。”

  “据说今年还来了一批新人,颇为有趣,第一人如今已经是道榜八十一位,才八等王侯境界,白陆离的弟弟白泽,都被压着,仿佛他在,便没白泽什么事。”

  “来自白云城的公子也会被人压着吗,这倒是有趣,可惜境界太低了些,这届论道怕是没他什么事了。”

  一行人谈笑着往前,诸多人群之中,有几人走在路上,许多人朝着他们望来。

  “圣贤宫弟子。”不少人眼神中露出异芒,而且,为首之人乃是华凡,道榜第一,他已经获得踏入圣殿的资格,参加完这一届的论道,便会入圣殿修行。

  这一届,很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参加至圣道宫的论道了。

  “不少人在议论你。”华凡对着身旁的一位青年开口道,正是白云城的二公子白泽。

  白泽神色略显不好看,道宫入门之战他本欲以最耀眼的姿态夺取第一,然而,却被叶伏天以极为残暴的方式击败离场,被当众羞辱,即便入了圣贤宫,依旧难免为人所诟病。

  “踏入至圣道宫之后,我如今修为已入七等王侯巅峰,此皆论道若是他会来,我会当众挑战他,洗刷耻辱。”白泽冷漠开口,这一年来,他进步很大。

  “我听说他在数月前击败了道藏宫的云峯,之前云峯是六等王侯,入了道榜,还是谨慎些。”旁边有一人开口说道。

  白泽目光闪烁,他也听说了此事,叶伏天入道宫之后名声很差,后来挑战道藏宫云峯将之血虐,这才挽回名声。

  “以往道宫入门之战第一人都会入圣贤宫,这次叶伏天去了战圣宫,我倒想要见见他。”华凡轻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