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不良帝后 > 第七百四十四章 动之以情

  老三和曾氏只留了一宿,第二天就出城了。

  他们的行踪当然在帝后的掌控之中。

  秦姑姑来跟李昭回报的时候,李昭正在后花园散步,听了看着前方一笑“还是有聪明人的。”

  秦姑姑问道“用把人叫回来吗?是因为庄王府有个门客,就是那个庄文生,看出了一些眉目,所以庄文生走了,就让三房小心,三房的人显然也十分精明。”

  李昭摇头道“不用,那个庄文生不是已经离开庄王府了吗?有时候看得清楚也没用,他看清楚的事,跟庄王想要的东西不一样,人,不是因为对方说得对,你才觉得对,是恰好对方说的东西对你有用,你才觉得对。

  现在的庄文生说什么庄王都不会信,三房也不能影响庄王,而且总不能对宗室赶尽杀绝,让他们走吧。”

  秦姑姑点头,随后问道“那咱们什么时候收网?”

  李昭手摸上自己的肚子,快要瞒不住了,所以庄王那边赶紧出错啊。

  ………………

  庄王骂归骂,但是湘平的情绪不好,心疼也是真的心疼。

  下午的时候庄王又去看湘平,这次湘平一改之前仇恨的态度,拉住庄王的袖子道“爹,我现在每天都在度日如年,我这脚,如果以后您不疼我我怎么办?我要李明瑞做我的夫婿,不然我心里不踏实。”

  庄王为难的看着湘平。

  没等庄王拒绝,湘平道“父王,女儿想明白了,对于皇后家的人,确实不能来硬的,那就来软的啊,李明瑞撞了我,总要来看看我吧?您帮我把他约过来好不好?我自己跟他说。”

  庄王微愣“你自己跟他说?说什么?你自己说的他就能同意了?”

  湘平眸光微微有些沉,道“是啊,我自己说的他也不见得会同意,可是不试一试怎么知道?”

  她知道父亲是怕她降了郡主的身份丢脸,可是脚都残疾了,还有什么事比嫁不出去更丢脸?她一定要嫁给李明瑞。

  ………………

  庄王走后,湘平让莺儿去后花园布置,还让莺儿找了一个很大的风筝。

  等莺儿布置好了这些,不解的看着湘平“这样李公子就能同意婚事吗?”

  湘平看着风筝眸子中闪过狠厉的凶光“男人,哪有几个不心软的,这次本郡主不会勉强人,会让他自己内疚。”

  ………………

  李明瑞在花园后等了很久,可是庄王还是没有到。

  花花草草都没心情去欣赏,李明瑞从亭子里的檀木凳子上站起来。

  这时候立即有个小丫鬟走过来“少爷,奴婢跟您添茶?”

  今天的约会,是庄王邀请李明瑞来的,没有叫李成玉,李明瑞不想来,可是人家郡主都瘫痪了,他再不情愿,起码他健健康康的,还是来了。

  但是为什么伺候的都是丫鬟而不是小厮?

  李明瑞一开始就感觉哪里不对劲,就想走,但是他的姐姐是皇后,这些人总不敢给他下什么套子吧?

  可是等了一会,这庄王一直没有出现。

  李明瑞对丫鬟道“我学堂里还有些事,请你转告王爷,我改日再来拜访,就先告辞了。”

  “少爷,少爷,您不能走啊,王爷就来了。”

  李明瑞刚一迈出步子,小丫鬟腾的跪下了,泪流满面道;“少爷,王爷很快就来了,请您不要为难奴婢。”

  李明瑞“……”

  他天生有些心软,蹙眉道;“那我只等一盏茶的时间,你现在就去跟王爷说吧。”

  李明瑞不知道,小丫鬟跑走的方向并不是庄王那边,而是一个二层的楼阁。

  小丫鬟上了楼梯,在阁楼的顶端的大窗前,湘平正坐在那里。

  听见脚步声,湘平问道“人走了吗?”

  小丫鬟道“奴婢跪下来说让他不要难为奴婢,他就坐下了,不过他说他只等一盏茶的时机。”

  湘平的视线,可以将亭子里的风景尽收眼底,看着站在柱子旁的翩翩少年,她露出冰冷的笑容“到底是心软之人,心软就好。”

  一个老鹰风筝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眼前,在蔚蓝的天空中,它展翅翱翔,自由自在,让人心生向往。

  李明瑞站在柱子边看了看,然后垂下眸子,与他视线向平的地方,也就是花园石板路的空地上,轮椅推来一个少女。

  少女穿了一身粉红的夏杉百褶裙,梳着双髻,满头的金饰宝石……看脸很消瘦,但是看打扮,就知道地位不一般。

  李明瑞微愣后转身要走,方才的小丫鬟又出现在他身后“少爷,您要奴婢帮忙吗?”

  李明瑞道;“你们家园子怎么还有娇客,王爷不是约我在这里吗?我得走了。”

  小丫鬟站着不动,而这时,他身后传来悠悠轻柔的声音“李少爷,你不认得我是谁了?我是湘平,当时我从台阶上摔下来,是你帮我叫的人,我还没有感谢你呢。”

  人家说的话非常客气,李明瑞见走不掉,暗暗叹口气转过身。

  那天湘平摔倒,李明瑞并没有记她的样貌,但是方才已经猜测个差不多。

  他拱拱手道“当时那种时候,谁都不会袖手旁观的,草民李明瑞,参见湘平郡主。”

  湘平道笑道“你太多礼了。”随即道;“你是来见我爹的吗?”

  李明瑞没有抬头“王爷迟迟没有出现,草民要告退了。”

  湘平唤着左右道“你们先下去。”

  穿着王府衣衫衣衫的少女们鱼贯而走。

  李明瑞看他们离自己越来越远,而湘平却近在咫尺,他有些急了,喊道“郡主,那草民也告退了。”

  毕竟男女授受不亲。

  李明瑞转身要走,湘平在他身后道“李少爷,其实不是我爹让你来的,我是我让我爹请你来的,我有话想跟你说。”

  李明瑞没有回头,但是背顿了一下,显然在犹豫。

  湘平的声音十分悲伤“李公子,我对你没有恶意,只是说几句重要的话,如今我不利于行,我知道没人愿意理我,您如果实在不想听,那您就走吧,我让人送您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