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书生 > 第339章 捉奸在床

  西湖文会结束后。

  一想到文会上那些似笑非笑的面孔,李慎言的心便一阵阵刺痛!

  面对尚彦斌的刁难,所有的才子都在看热闹,唯独赵诚实站了出来。

  赵贤弟虽年纪不大,但绝不是莽撞无礼的人......

  李慎言就是再迂腐,也猜到自己的妻子季燕极有可能出轨了,而且奸夫就是尚彦斌!

  “狗男女!”

  李慎言一口气憋在心里,发泄不出来,因为他没有证据!

  以前,季燕经常独自外出,李慎言也没放在心上,毕竟,夫妻这么多年,彼此间应该信任对方。

  可现在,李慎言越想越怒,什么逛街、买菜、礼佛、做头发......

  这都是妻子会情郎找的借口!

  赵诚实搬走后,李慎言打算和妻子开诚布公地谈谈。

  通奸这种事情,季燕怎么可能承认?

  结果就是,两人吵了起来!

  最后,正在气头上的李慎言忍不住动了手......

  有间客栈。

  某个普通的客房里,一名头戴斗篷的女子坐在床上嘤嘤地抽泣起来。

  “姓李的竟然敢打你,简直......简直有辱斯文!”女子身前,尚彦斌脸色铁青,愤愤地说道。

  头戴斗篷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李慎言的妻子季燕!

  季燕呜咽着道:“尚郎,李慎言好像知道了我们的事,几次三番想让我亲口承认!还对妾身说,如果没有感情了,他答应‘和离’!”

  尚彦斌脸色一变,急忙追问道:“你承认了?”

  季燕摇摇头,取下头上的斗篷。

  只见,原本俏丽的面容上,一双狐媚眼变成了一对熊猫眼,脸颊两侧还残留着红色指印。

  尚彦斌望着季燕的脸,咽了口唾沫,没想到李慎言下手这么狠!

  “这种事,妾身哪敢承认?尚郎,你知道的,我和李慎言有两个儿子,咱们以后还是一刀两断吧!这样,妾身才能安心在家相夫教子!”季燕眼泪汪汪地说道。

  尚彦斌轻轻地呼出一口气,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回肚子里。

  在兰国,通奸被发现的话,女子浸猪笼,男子当众鞭笞八十,坐牢两年。如果有功名在身的男子通奸,取消功名,终生禁止科举!

  浸猪笼就不用说了,兰国河道纵横,沉塘很方便。

  当众鞭笞八十,那是皮开肉绽的下场。普通人通奸,很有可能被活活打死;入道的读书人通奸,就算活下来,往往比死了还难受,不仅脸面无存,而且取消功名、科举,从此沦为庶民。

  更要命的是,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沿袭至今,通奸女子的丈夫杀死奸夫,没有任何罪责!

  “燕儿,你永远是尚某心目中的最爱!”尚彦斌望着季燕,依依不舍地说道。

  其实,即使季燕不说,尚彦斌也打算和她划清界限。

  纸终究包不住火!

  现在,李慎言已经开始起疑,只是没有证据罢了。如果他和季燕继续纠缠不清,说不定哪天就被李慎言捉奸在床。

  “尚郎!”季燕动情地嘤咛一声,紧紧地抱住尚彦斌。

  尚彦斌和季燕相好前,勾搭过几个少妇,别看这家伙长得一本正经,肉麻的情话张嘴就来,但凡他看上小娘子,统统沦陷!

  尚彦斌勾搭女人从来不用钱砸,全靠一张嘴!

  说起来,尚彦斌和李慎言家境差不多,同是秀才出身,手头都不宽裕。

  看着季燕惨不忍睹的脸,尚彦斌笑得有些勉强,不过,季燕如同蜜桃般熟透了的身子紧贴着他,尚彦斌的身体本能地有了反应。

  手法娴熟地给季燕宽衣解带,开房不能浪费了,平时瞒着妻子攒点私房钱不容易,尚彦斌决定打完最后一炮再分手!

  季燕心里清楚,这是最后一次和情郎温存,于是,抛下女子的矜持,变得主动起来......

  二楼。

  赵诚实的房门被人敲响,房门打开后,章小鱼闪身进入房间,房门随即关上。

  前几日,章小鱼以“影杀”的名义拜访赵诚实,表示可以提供帮助。

  赵诚实在杭州城没有遇到麻烦,但让章小鱼帮忙盯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尚彦斌!

  章小鱼走到赵诚实身边,轻声耳语一番。

  赵诚实眼睛睁得大大的,满脸的不可思议。

  没想到尚彦斌和季燕竟然在楼下的某个房间里偷情!

  这么巧?

  有间客栈距离西子湖畔居民区并不远,赵诚实犹豫片刻,转身在章小鱼耳边嘀嘀咕咕起来。

  很快,章小鱼走出房间。

  “说什么呢?好像很神秘的样子!”房门再次关上后,坐在书桌前练字的云小小疑惑地盯着赵诚实问道。

  赵诚实苦笑着摇摇头。

  一段时间过后。

  李慎言手持三尺青锋,怒气冲冲地来到“有间客栈”,直奔尚彦斌和季燕所在的客房。

  “轰!”

  李慎言一剑刺在房门上,两扇紧闭的房门顿时四分五裂,轰然破碎。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立刻吸引不少客人前来一探究竟。

  “啊~~~!”

  刺耳的尖叫声忽然从砸开的客房里响起。

  李慎言破开房门后,看到两个人光着身子躺在床上,其中就有他的妻子季燕,另一个则是尚彦斌!

  “奸夫**!我要杀了你们!”

  李慎言积压多日的怒火如同火山爆发,浑身元气光芒闪耀,怒不可遏冲向了过去。

  “都是弟妹勾引我,这才铸下大错,愚兄对不起贤弟!”尚彦斌慌乱地穿着衣服,急忙说道。

  听到尚彦斌的话,季燕的脸色苍白如纸,整个人如同雕像般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她没有想到,前一刻还满嘴甜言蜜语的情郎,此时竟翻脸不认人!

  李慎言快步来到床边,一剑刺向尚彦斌的下身。

  “嗷~~~!”

  血光乍现,紧接着响起尚彦斌撕心裂肺的大叫声。

  终究,李慎言没有杀人,而是把尚彦斌的老二切了下来。

  看到下身殷红的血迹,尚彦斌痛得直接昏死过去!

  一段时间过后。

  杭州城的衙役来到‘有间客栈’,带走了已经穿戴整齐的季燕以及衣不蔽体的尚彦斌。

  至于李慎言,并没有因此获罪。

  捉奸在床!

  李慎言即使杀死尚彦斌,也不会有任何罪责,更何况只是在他身上切下一个零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