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史莱姆研究者 > 第二章 女队长和幽灵

  达克毫不慌张,他和伊莎贝拉的新身份是经过充分研究做出的选择,不可能有纰漏。

  “我做过几天二把刀军医,经过我手的人不计其数。剥皮什么的,小儿科。一些行之有效的办法在战后也一样可以为病患解除痛苦。还好有识货的人。”

  女武士抬起声调:“哦?”

  “嗯。”

  然后达克似乎被女武士的美丽所吸引,开始直勾勾盯着女武士精致的脸庞出神。

  “装得不错啊,那就跟我走一趟吧。执行庭里有一万一千种方法让你开口。”

  “理由?”

  “异端的杀人刀,够不够?”女武士用剑柄挑起达克的下巴,笑道,“大个子,我一看就知道你在军队里呆过,但这事儿由不得你,老娘叫你来,你就得来;叫你**,你就得舔。”

  达克轻轻按住剑柄,然后缓缓下压。

  女武士冷笑一声,单手持剑鞘上举,开始较劲。

  跟老娘拼力气?

  然后,她感到手腕开始哆嗦,那把平时在手中轻如鸿毛的双手剑仿佛变成了一座山,一个劲儿地朝下坠。

  见鬼了,这大个子……好……力……气……

  女武士两只手握住剑鞘,使出全身力气朝上抬,试图把山移开,可那山纹丝不动。

  坐在柜台里面的对手都没站起来,仍然只用一只手,看起来还没用全力。

  咔嚓一声响,坚硬的柜台给怪力压了个粉碎,女武士一声惊呼,朝前栽倒。

  达克轻轻一拖,手臂一抖,把女武士揽坐进怀里:“您别这样!”

  女武士大怒:“松手,混蛋,松手!”

  该死,这家伙好壮!这么硬的胳膊!盔甲变形了?糟糕,快要……喘不过气……

  “想说什么就直说,我能帮的忙绝不含糊,但别威胁我。”

  女武士一愣。

  “缉捕队只有抓人的权力,调查和审判要由执行庭的调查队负责,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方便上报的线索,想找个嘴巴严实的帮手?”

  达克的胳膊轻轻下移,夹住女武士的腰。

  这个放松力量的动作让女武士紧张的心情略微放松了些。

  “别得意,你这异端。那种刀子……”

  “嘴巴软下来了呢,”达克感觉到女武士挣扎得不那么剧烈,笑道,“把一切革新都看作异端?人还用杯子喝水呢,按你这逻辑,难道去跟猪同饮一槽水?”

  女武士想回头,但上半身的甲胄似乎有点变形,阻碍了脖子活动范围,干脆朝后一倚,背靠在男人身上,冷笑道:“失误了呢,二把刀军医。”

  男人一愣:“什么?”

  “水杯出现,可是在畜牧业出现之前哦。”

  男人嘿嘿笑道:“你说的对,我错了,可我赢了。”

  “咦?”

  “持你这种论调的,才是异端吧?我椅子下边可有藏起来的小型录音法阵哦,暗屁的声音都能录得到。”

  “得有多变态才干这种事啊。”

  “没办法,这年头难伺候的客人太多。我们夫妻俩在这儿开店只图平安,听明白没有?只图平安。”

  女武士沉默了一下,道:“在这一片,我说话是算数的。我平安,你们就平安。”

  “成交。说事。”

  女武士吃吃笑道:“老板娘不在啊?就这么抱着老娘说事?什么东西硬硬的顶着老娘的腰?”

  达克一松手,咚的把女武士扔地上了。

  女武士大怒:“我宰了你!”

  “膝盖而已,我可不想被你一肘打碎下巴。请到后边谈。”

  斯特凡街最近出了怪事。先是有些流浪猫被吸干了全身血液,然后是流浪狗。吸血鬼的传说开始传播。再后来是一个流浪汉。流浪汉的尸体是昨天傍晚才发现的,消息还没有传开。

  作为执行庭第六分队的小队长,凡妮莎对此非常感兴趣,因为尸体是她的手下最先发现,所以她第一个得到消息,结合前面的动物被吸血事件,她认为这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她动心了。

  她的升迁之路并不顺利,这里是大陆秩序最稳定、信仰最虔诚的地区,异端绝迹,作为一个没有背景的低级小吏,想靠累功升迁实在是太困难了。

  吸血事件是我先发现的,如果我能抢先揪出幕后主使的话,功劳就是我一个人的。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无奈。凡妮莎吃惊地发现,凶手吸血的手法超级狡猾,她居然找不到伤口!

  什么啊,吸血鬼什么的,不是应该在脖颈处留下一对刺穿动脉的孔洞吗?

  线索断了。但死人这种事是不可能压太久的,所以,凡妮莎需要一个懂行的家伙。她想起了一个教会学校时认识的、现在在教会医院工作的同学。那家伙表示爱莫能助,但提到了达伊作坊的老板或许精通解剖学,于是,凡妮莎来到了这里。

  “这忙我帮了。那流浪汉是什么人?”

  “一个无赖,死了人人叫好的那种。”

  “尸体在哪儿发现的?”

  “城外贫民墓地,草草掩埋,埋得很浅。昨天下午一场雨把它冲出来,被我手下发现。”

  “你的手下怎么会正好在那?”

  “抓走私,那里有走私贩子倒卖炼金术材料和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尸体在哪?”

  “在执行庭处置室冻着,但是,这事压不住,我已经报上去了,最多还有六个小时,而且,一旦动刀割,找不到决定性证据,我们就完了。一定要一次成功!”

  达克十分淡定:“去看看。”

  伊莎贝拉在队聊里道:“达克,行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这种恶犬咬人一口挺疼的,想过安稳日子就得给她块骨头啃啃。你看好家,我去看看,随时联系。”

  “好,你千万小心。”

  半小时后,达克和凡妮莎一起来到执行庭处置室,为了避嫌,还给达克找了一身执行庭的蒙头袍子穿上。

  冰块迅速融解,尸体渐渐露出全貌。在被冰冻之前,尸体已经开始轻微腐烂,冰冻时又浸了水,这对寻找细微创口很不利。

  达克掏出鬼火面具扣上,现在面具被简化成了一只口罩的模样,当然有必要时还是可以变成覆面式护罩。从外面看是一具骷髅的下颌,再配上一身漆黑的罩袍,这让他看起来像个身材高大的幽灵,让裁判所的工作人员好一阵惊呼。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如此精致小巧的口罩,要知道在这之前,所有的口罩都是又尖又长,像巨大的乌鸦嘴,乌鸦嘴尖端还要放置各种草药来隔绝恶气疫气。现在这样一只小小口罩就能起作用,不能不让人啧啧称奇。

  这个炼金术师,似乎确实比较靠谱啊。

  凡妮莎不无担心地问:“有把握吗?”

  “别说话。”

  达克眉头渐渐皱起来,情况不乐观,凶手是个高手。从头皮到脚心,已经仔仔细细搜索过两遍,连尸体的*门里面都没放过,一无所获。把旁边的凡妮莎看得一阵气血上涌,直想往外呕。

  “喂,我说你,我说你……还不赶紧动刀,干什么哪?”

  当达克弯腰去挖死尸鼻孔的时候,凡妮莎终于忍不住了。

  这家伙!变态啊!这这这绝对属于亵氵卖死者吧!

  周围的人更是震惊不已。

  “光明神啊,连鼻孔都不放过啊,这家伙,真的只是炼金术师吗?”

  “我……恶……受不了了……恶……扶我一把。”

  “徒手,竟然徒手接触尸体啊,不怕染上瘟疫吗?”

  “或许,或许这个大个子的本体就是个幽灵吧。要不然,那样薄薄的一副口罩,怎么可能隔绝疫气呢?叫我说那一定是他幽灵本体的一部分,晚上戴上它会回复幽灵形态。”

  “没错没错,幽灵啊!呃,我们是不是要清除他?”

  “你会先被大姐头清除的。”

  “到不了动刀的地步,动了刀就真的无路可退了。”达克终于给死尸挖好了鼻孔,挖出来一坨黏糊糊有一点微微橙红色的半流质玩意。

  “哇,离我远点,别过来!”

  达克哈哈一笑:“致力于清除污秽的裁判所执行庭的圣殿武士,也会为这个恶心?”

  “你不恶心吗?变态!”

  “当然,但这是工作。”

  这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肃然起敬。

  达克把那坨恶心巴拉的玩意儿抹在自己带来的培养皿里,对凡妮莎道:“把尸体冻起来推回去,用不着了。给我找间清静的屋子,一个半小时之内,任何人不许进来,也包括你。”

  “有戏?”

  “相当精彩,一切顺利的话,准备升官发财吧。”

  凡妮莎大叫:“告诉我那是什么玩意儿!”

  “被水泡过的死人鼻屎,”不等她暴怒,达克又加一句,“再加一点点被史莱姆分解过的粘土。”

  达克把房门紧紧反锁,手脚麻利地开始工作,一边在队聊里道:“拉拉,我们碰上个玩史莱姆的同行。”

  “什么情况?”

  “他用史莱姆把活人血抽干了。玩死人的大多心术不正。搞不好要干一仗,现在还不太确定。一旦我的猜想被证实,这个街区的裁判所就要有大麻烦。”

  “什么猜想?”

  “这很可能是一项复杂实验中的初始环节,背后涉及的很可能是一个庞大的组织——我希望它只是某个炼金术疯子一时兴起搞出来的玩意儿。可恶,我还想过几天安稳日子呢!还有,我现在被人监视,但安全没问题。你别担心,把作坊打理好,需要你帮忙我会提前打招呼,千万别擅自行动。”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