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明王首辅 > 第382章 强硬的探花郎

  罗祥朝黄锦暗使了个眼色,后者硬着头皮陪笑道:“徐大人,经过咱家查明,其实粮仓亏空案与宋知府他们无关,濮州知州郭纲已经承认,那本账本是他伪造的,所以咱家便把宋知府他们都释放了。”

  徐晋淡然道:“是吗,那这段时间倒是辛苦黄公公了,一边抢修大堤,还一边审案。”

  黄锦讪讪地道:“徐大人言重了,都是为皇上办差,辛苦一些有什么打紧。”

  罗祥略带嘲讽道:“徐大人,现在误会搞清了,是不是应该把人放了?”

  “恐怕要让罗公公失望了,本官擒拿他们并不是因为粮仓亏空一案,而是因为他们丧心病狂,暗中使人挖垮大堤谋害钦差。”

  此言一出,包括黄锦在内都变了脸色,宋驰等人更是高喊:“徐晋,休得血口喷人,你这是欲加之罪,罗公公请为我等作主啊!”

  罗祥面色阴晴不定,盯着徐晋冷道:“徐大人,你可有证据?若是无凭无据,咱家必上疏参你一本。”

  徐晋笃定地道:“本官自然有证据才抓人!”

  “证据何在?”

  “那便不劳罗公公费心了,本官自会查明真相上奏朝廷。”

  罗祥冷笑道:“这么说徐大人就是无证据了?来人!”

  那些带刀番子立即杀气腾腾地抽刀,凶神恶煞地将徐晋和一众锦衣卫团团围住。这些番子都是罗祥豢养的私兵,正所谓有奶便是娘,他们只服从罗祥的命令,就算皇上亲自来恐怕也不理会。

  薛冰馨手按剑柄站在徐晋身侧,淡蓝色的美眸一瞬不瞬地盯着罗祥的咽喉,这不男不女的家伙看着让人生厌,对方若敢下令动手,她保证一剑刺穿其喉咙。

  徐晋从容地道:“罗公公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成也想谋害钦差?”

  罗祥皮笑肉不笑地道:“咱家哪敢做出此等谋逆之事,只是徐大人一意孤行,以钦差之名欺压污蔑地方官员,咱家不得不出手阻止。”

  徐晋眼神徒然变得凌厉起来:“这么说罗公公是非要掺和进来了?”

  罗祥毕竟是一省镇守,手握重兵,自然不会被徐晋一句话吓倒,嘿嘿地冷笑一声却不接茬,潜台词就是:咱家掺和你又能咋的?

  徐晋当即厉喝一声:“黄指挥听令,谁敢阻止钦差执法,格杀勿论!”

  话音刚下,归德卫一千名火铳兵便跑步掩了上来,黑洞洞的铳口对准了一众带刀番子,与此同时,其他归德卫也抽出了配刀,铮铮的声响不绝于耳。

  罗祥即惊且怒,厉声喝道:“徐晋,你敢!”

  徐晋解下腰间掖着的火铳,有意无意地指向罗祥,淡道:“有何不敢,本官是奉旨钦差,有先斩后奏之权,罗公公最好不要以身试法,否则本官不敢确定这玩意会不会走火!”

  罗祥骇然地后退了数步,双手下意识地挡在胸前,那火铳的铳口实在有点吓人,而且徐晋那冷静的眼神告诉他,这小子恐怕还真敢给自己来一发!

  黄锦对徐晋显然更加了解,徐晋可是带过兵的猛人,而且还用火铳轰杀过好几个人呢,前不久在范县就亲自用火铳轰伤了一名挑唆造反的暴民,所以连忙打圆场道:“徐大人别冲动,有话好说啊,罗公公,还不让你的人退下。”

  然而就在此时,罗祥手下一名番子头目显然不满徐晋的嚣张,破口大骂:“草你大爷的狗屁钦差,有种点火试试,看你的火铳快,还是老子的刀快!”说完举刀便逼上前。

  罗祥手下这些番子在地方作威作福惯了,连皇帝都不放在眼内,自然不会把徐晋这钦差当回事,见到这小白脸竟敢恐吓罗公公,身为手下心腹,自然大感受辱,准备上前给主子挣回点面子。

  然而,但见寒光一闪,那名番子才刚抬起一条腿就僵住了,一只手捂住喉咙,鲜血从指缝间汩汩地渗出来,瞪大眼睛死死盯着徐晋身边的薛冰馨,后者的剑已经出鞘,雪亮的剑尖还挂着一颗血珠。

  扑通……

  番子身体缓缓地倾侧,最后轰然摔倒在地上,双腿伸了伸便气绝身亡了。

  咝……

  锦衣卫把总司马辕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之前他亲眼看到薛冰馨从槐树上跳下来,便觉得这位冰姑娘身手不错,但也不是特别惊讶,而且自问放手一搏也能战胜之,然而此时他才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离谱。

  太快了,薛冰馨刚才那剑快得让人根本没看清她是如何出手的,嗖的一下,那番子的喉咙便多了一个血洞。司马辕觉得,换成自己是那名番子,恐怕也躲不掉那奇快无比的一剑。

  徐晋也惊愕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厉声喝道:“这些人欲行刺钦差,统统拿下!”

  那些举着火铳的归德卫士兵并没有立即执行徐晋的命令,而是转头望向指挥使黄骐。徐晋不禁皱了皱剑眉,毕竟不是自己带出来的兵,若是换成自己在江西带过的兵,二话不说动手就干了。

  黄骐显然有些犹豫,如果是兖州府的地方官,他肯定毫不犹豫就下令动手,但是对方是山东省的镇守太监,他就不得不权衡利弊了。

  罗祥此时又惊又怒,但这家伙惜命啊,生恐徐晋这愣头青真的给他来一火铳,那样挂掉真不值,于是阴笑道:“好啊,徐钦差好大的威风,这梁子咱家记下了,你就等着咱家弹劾的奏本吧!”

  这明显只是场面话,罗公公这是缩头了。

  徐晋淡定地道:“罗公公随意!”

  罗祥嘿嘿地冷笑一声,一拂衣袖转身上轿,那些番子见状也只好收刀入鞘,抬着同伴的尸体恨恨地离去,走之前还不忘向薛冰馨和徐晋投来杀人般的眼神,其中有人甚至做出抹脖子的威胁动作,端的是嚣张之极。

  “罗公公……罗公公,下官冤枉,求公公为我等作主啊!”赵逢春等人惊恐地大叫,他们显然作梦也没想到徐晋竟然这么强硬。

  徐晋冷冷地道:“是不是冤枉你们自己心里清楚,鲇鱼嘴巡检司已经被本官一锅端了,寿张县令马德炳会把你们供出来的,还是留口气等着人头落地吧!”

  宋驰等人顿时面如死灰,心里凉嗖嗖的,这回真的完蛋了!

  “带走,押回县衙大牢待审!”徐晋冷喝一声,率着一众锦衣卫和一千归德卫火铳兵入城,其余四千归德卫则驻扎在城外。

  太监黄锦站在原地发呆,直到徐晋走远这货才反应过来,连轿也不坐了,一溜小跑追上徐晋,一边叫道:“徐大人等等咱家……咱家有话讲啊!”

  徐晋没有理会他,在众锦衣卫簇拥之下打马进城,直奔县衙而去,将宋驰等人重新关押进大牢,并且派了火铳兵把守。宋驰张文升等人充其量只是个头稍粗的鱼,真正的大鱼还在后面,譬如那镇守太监罗祥。

  徐晋要将幕后那些王八蛋一个个揪出来,就算掀翻整个山东官场也在所不惜,否则如何告慰那些在水灾中枉死的锦衣卫和数以万计的百姓?

  实际上,昨天派兵奇袭鲇鱼嘴后,徐晋便往京中发了八百里加急,说明了大堤崩毁的原委,并请求朝廷给予他提督军务的权力,相信小皇帝的圣旨很快就会送到。

  ……

  县衙后堂的西花厅。徐晋坐在太师椅上喝着茶,薛冰馨持剑站在一旁,倒是不折不扣地履行着贴身护卫的任务。

  太监黄锦像做错事的小屁孩一样,忐忑不安地站在徐晋面前,讪讪地道:“徐大人,咱家也是受了他们的蒙骗,这才把人给放了,对谋害钦差的事更是一点也不知情。”

  徐晋淡道:“本官自然知道你不知情,否则你以为还有机会站在这里说话,直讲吧,收了罗祥多少好处?”

  黄锦脸色胀红,吃吃地道:“没……没多少!”

  徐晋摆了摆手道:“黄公公,你也是从小服侍皇上的人了,不看僧面看佛面,本官也不管你收了罗祥多少好处,原封不动退回去,下不为便,否则别关本官不留情面。”

  黄锦顿时如释重负,暗暗庆幸自己还没把奏本递上去,连忙点头道:“咱家晓得,绝对不会有下次……徐大人,话说大堤真的是宋驰那些王八蛋挖垮的?”

  徐晋淡道:“这事不用你管,这段时间你便专门负责调运粮食赈灾,还有寻找萧大人的下落吧!”

  黄锦连忙点头,这次差点上了贼船,这种事他也不想再掺和了,免得引火烧身。

  黄锦离开了花厅,立即着人把那十箱金银珠宝和名贵药材,原封不动地送回镇守太监罗祥的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