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奇怪的鬼 > 第十八章

  “主任!是我!我是小劳!一我锁里面了,快开门!“

  门应声而开,老主任带着外。

  姥姥一看得救了,精神一松,哇地就哭出来了。

  “小劳啊!你哭什么大晚上唱歌,多吓人!”

  “大军阀来抓我啦一”

  结果姥姥为这事被嘲笑了十几年。

  姥姥一边给杯子讲故事,一边把杯子带进她借住的那户人家,女主人是个胖乎乎的大嫂,一直夸杯子:“这小子真俊!”

  杯子跟她客气:“您也挺俊!”

  大嫂哈哈大笑,笑得两只大乱颤。

  杯子跟姥姥坐在屋里,他说,这跟他经历的是有点像,但什么也解释不了啊!

  姥姥说,解释的了。

  这两件事的发生条件有类似的地方。

  首先,他们都在狭长的通道内,杯子的更极端一点,是封闭式的。这是一种”楼宇风”的极端情况,风在通过狭长的通道时风速瞬间加强,可以把通道内的空气抽成负压,造成广]明明没有锁,但是却打不开的状态。

  杯子说“这个我认可,我也是这么推测的。甚至还可以解释因为气压和情绪的变化,导致心跳加快,呼吸困难。但是光线的变化怎么解释”

  “一样能解释啊……”

  姥姥张开嘴,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死死盯着杯子身后看。

  杯子脖子一僵,就觉得身后有异样,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他脖子后面吹气。

  杯子觉得他最近把一辈子要受的惊吓都受够了,如果是蛇之类的,那还好。要是鬼什么的

  人在精神极度紧绷的情况下会做出两种反应,要么晕倒,要么盲目进攻。

  他采取了后者。

  杯子心里想着:他妈的!一定得是蛇啊,被咬一口也认了,大不了去医院打血清。

  杯子和姥姥都坐在床沿上,我突然一低头,转身,右掌向后狠狠挥过去。

  “别一”姥姥一声惊呼,想阻止也来不及了。

  他心里还挺美,觉得危机时刻反应不错,如果要是蛇的话,拳头可不好使,杯子这一巴掌扇过去,就算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也能震慑一下。

  啪的一下,他的巴掌结结实实地抽在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很滑腻,好像有粘液。

  杯子身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表情木讷地站着,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个巴掌印,杯子手上沾的是他流的鼻涕。

  糟了!

  他打孩子了!

  姥姥啊姥姥,您看见个熊孩子也不至于露出这么惊讶的表情吧!可害苦了我了!

  看见身后的是一个孩子,杯子一下子就愣住了,姥姥更是被杯子的举动吓得魂不附体,她:“你、你、你”可是她一连着说了好几个“你”,后半句就说不出来了。

  杯子呆呆地看着那个被我抽了一-巴掌的孩子,心想,还是先道歉吧,听说姥姥跟村里人缘不错,还不至于把他分尸喽。

  可是杯子刚勉强露出一个难看的笑脸,那小孩立马嗖地一下就跑了,动作别提多敏捷了!

  完了!

  肯定是找大人告状去了!

  杯子的心脏顿时凉了一半。

  姥姥那句”你”终于说出来了。她说,“你呀,你呀!你也太莽撞了!”

  杯子说“您也别光顾着说我,赶紧去人家帮我解释一下吧!”

  姥姥叹了口气,说“解释倒是不用了,可惜那孩子可能喜欢你,结果你把人家给打了。”

  杯子没听明白,还一个劲催姥姥带他去孩子家里道歉。

  她说“还记得你跟我说魏xx家里应该只有一个孩子的事吗”

  杯子说“都这节骨眼了,您还扯这个闲篇儿!”

  “一会孩子他爸杀过来,可别溅您一身血!”

  姥姥说“你就贫吧!刚才那就是魏家的孩子!”

  杯子迟疑了一下,说“不可能!他儿子才5岁!我见过照片!”

  姥姥低沉地说“没骗你,你打的是另一个孩子,一个不应该存在的孩子。”

  后来杯子第二天就被姥姥给遣返了,她说他在村里影响她收集资料。

  等到姥姥回来,已经是一个月以后。

  杯子问她包工头家那孩子怎么样了没被他给打坏吧可是她总是把话题岔开,什么也不说。

  再后来,杯子在咨询室接到一个电话,那头是个中年妇女,上来就喊:“是劳大姐吗”

  杯子说劳大姐正忙呢,您有什么事啊是要预约吗

  她就哈哈哈哈大笑,说“预约啥啊,不预约。”

  杯子一听这笑声就想起来了,是当初姥姥借住那家的胖大嫂。

  他说“大嫂子,您好啊,我是那个挺俊的小青年,您有事跟我说吧。”

  胖嫂子跟他闲聊了几句,说劳大姐把旅行包和鞋落在村里了,她这两天要去北京看病,正好给捎过去。

  杯子心说:“还不是你们村的小孩给抢走的。”

  杯子问:“魏xx他还好吧上次听说在村长家养着怎么不在自个家啊他老婆孩子都挺好吧”杯子其实是想问问那孩子回去说没说他打他,这事村里传的快,包不住。

  结果胖嫂子那边哎呦一声怪叫,她说“你说什么呐!大学生!这话可不能瞎说啊,他们家那口子都死四、五年了!”

  “哪口子”

  “就是老魏他老婆,五年前就死啦!老魏给村长家盖房,忘了带家伙,他老婆给他送过去,结果就掉鱼塘里了。捞上来的时候手里还死死攥着划线用的半根铅笔!”

  “那他儿子呢!”

  “他儿子就一人在村里,没人管了,我们各家有口饭吃就饿不死他,但是也没人敢过继,都说那孩子邪性,老在他们家里跟他妈说话,怪慎人的。可怜啊要是她妈不死,他还能有个弟弟呢,她妈淹死的时候,已经怀上啦!”

  挂了胖嫂子的电话,杯子准备把这事烂在心里,也不打算和姥姥提起,打死也不说。

  “换了一家,她家俩孩子,人家怕我嫌乱儿。”

  ”不是新生的,一个五岁了,一个十几岁,都是儿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