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 > 2001:到底谁给谁下的圈套?

  

  “如果新闻所报道的内容不是和顺集团的意思,那就肯定有人从中作梗。收藏本站那些人挑在我和李氏集团有矛盾的时候报道和顺集团的事,明摆着将和顺集团摆了上去,这样一来别人会误会和顺集团就是跟李氏集团对着干,那么无论支不支持李氏集团的人,都会对和顺集团有所顾忌。他们对付不了我,那就肯定会出手对付和顺集团,这样和顺集团就成为众矢之的了!”

  “你的意思是,敌人会将你的势力各个击破,从而给现在支持你的人,或者是未来想支持你的人一个警告。”

  夏凝点了点头:“老公,这阵子我们要帮一下和顺集团了。”

  易云睿沉吟了一会:“几天前林子语找你是为了董事会的事吧?”

  “嗯,他想加入董事会,我说考虑一下。”

  “那这次就让他拿实力出来证明自己。要是能撑得住,那他就有资格加入你的董事会。要是撑不住,他可以成为戴维斯的子集团。结果怎样对他都是完满的。”呵,果然是林子语,打的算盘很精。

  这个男人也许早就知道李氏集团会这样做,以此来向妻子明志吗?

  无论林子语这回赌赢了,还是赌输了,他都有退路,不但有退路,还有更好的出路。

  假设和顺集团一直跟着李氏集团,那林子语顶多也就只是个子集团执行董事长,而他现在已经是这个位置了。

  子集团的董事长,远远满足不了林子语的野心。

  所以他‘抛弃’了李氏集团,他要跟着对他来说更重视他的主人。

  跟在妻子身边,林子语会得到更大的发展机会,得到更多的钱!

  夏凝想了一会,她眼神微微闪了闪,然后看了一眼丈夫。

  丈夫脸上一片平静,眼神却深不见底,丈夫在想着什么?

  她想问,但她知道丈夫不会说,而且肯定是男人跟男人之间的战争。

  算了,丈夫说得对,趁着这个机会试一下林子语真正的实力,反正对林子语来说不是坏事。

  “明白了,那就先观察一段时间吧。”

  易云睿凑近妻子,手指托起妻子下巴:“林子语长得很斯文,如果你的丈夫不是我,或者我从来都没出现,你会不会爱上他?”

  诧异于易云睿的话,夏凝目瞪口呆,好半晌说不出话。

  易云睿笑了笑:“我的意思是,那天晚上如果我没出现,如果你也没嫁给我,如果出现的人是他,你会和他在一起吗?”

  夏凝直直的看着易云睿:“易三少,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自己在问你问题。”

  “在这个时候,问这种问题,你认为合适?”

  外面一阵风吹过,树影闪动,室内只听得到轻微的沙沙声,易云睿薄唇抿成了条直线,看着妻子的眼神十分炽热,隐隐的带着某种狂野。

  丈夫这样的眼神,夏凝心跳渐渐加快,她隐隐的觉得哪个地方不妥。

  然后,她像想到什么似的,倒抽了一口冷气,转身就要逃——

  易云睿大手一伸,像抓小鸡一样的将她抓回怀里,声音带着一抹暗哑:“就算事情再重来多少次,我都会让你好好的,认认真真的记着我!我易云睿,是你夏凝这辈子唯一的男人和丈夫!”

  低吼一声,易云睿俯身下去……

  凌晨四点三十分,阿蛮接到了卡罗琳的来电,告诉她可以推迟两小时回去。

  她正想问原因,卡罗琳那边挂了电话。

  习惯了四点起床的她,有着比专业还专业一百倍的精神,醒来了就肯定睡不着,也很难再睡得着。

  她起了床,打算在家里做一顿早餐,然后在厨房里看到熟悉的身影。

  “你起这么早干什么?饿了吗?”阿蛮走了过去:“你先回床上躺着,我做早餐你吃。”

  “做好了。”阿心将盛好的肉粥和糕点放在托盘上:“我三点的时候起来煲了粥,现在刚好。趁热吃了吧。你五点要回去。”

  阿蛮动了动唇,正想告诉他,她不用这么早回去,话到嘴边转念一想:“你的伤没好,再这样折腾下去是不是又想进医院?”

  “不会的,我清楚我自己身体的事。只是煲个粥而已,我也要吃的。还是你不喜欢吃粥?”

  “我不挑食。”

  “不挑食好,来,尝一尝。”

  “怎么只有一碗?”

  “刚才试味道的时候我吃了点。暂时还不饿。”

  看着桌面上的早餐,阿碗犹豫了一会,吃了起来:“包子怎么来的?”

  “包子啊,三点多的时候我看见下面包子档刚做好包子,就跑下去买了几个……咳咳!”

  阿蛮眉头一皱,轻轻拍了拍他后背:“看吧,出问题了,快回床上躺着去。”

  “我看你吃完,你上班去了,我就回床上躺着。”

  阿蛮加快了吃东西的速度。

  “别吃那么快,小心咽着!”阿心一脸心痛:“我什么时候睡都行,有的是睡觉的时间,何况我已经睡足够了。别吃那么快好吗?”

  “好。”阿蛮看了他一眼:“粥和包子够吃一天吗?”

  “够的,你放心吧,我在你这里不会饿着。”

  “嗯。”喝完了一碗粥,吃了两个包子,阿蛮感觉差不多了:“OK,我回去了。”

  “等一下,”阿心端来一杯水:“休息几分钟再走动,很容易得病的。”

  呵,比亲妈还‘罗嗦’:“记得准时吃药。”

  “嗯,我会的。”

  阿蛮休息了几分钟,起身走了出去。

  直到她上了计程车,阿心才走了回去。

  阿蛮轻叹了一口气,却想到什么似的:“司机,你绕一圈,然后原路返回这里。”

  绕一圈也就十分钟,阿蛮在上车的地方下了车。

  她躲在了某个角度,注意力一直在自己所住的小屋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也渐渐的亮了起来。

  离回去还有一个小时,阿蛮琢磨了一下,还是回去吧,也许是自己多心了。

  正当她转身离开时,不远处某个身影下了楼,有点趄趔的往某个地方走去。

  阿蛮的心猛的一提,静静的,迅速的跟了上去。

  这个时候下楼,阿心要做什么?

  阿心走的小巷有点偏僻,不时还停下来四处张望,幸亏阿蛮动作快,不然很容易被发现。

  很明显阿心是不想被人跟踪。

  绕圈子一样的,阿心走了十分钟,阿蛮知道这是防追踪术。这么说来,阿心肯定有目的!

  阿蛮更加小心的隐藏自己,直到阿心在某个角落处停了下来,静默了几秒钟。

  “我来了,你们出来吧。”

  ……

  不舒服,身体快塌掉了,感觉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夏凝紧紧的闭着眼睛,意识却十分清醒。

  昨晚易云睿像野兽一样,狠命狠命的索取……

  那是一场‘恶梦’,让她死去活来。

  连怎么睡过去的她都不知道。

  不对路……昨晚的易云睿非常的不对路!

  他一直在低吼着,而且一直一直的在重复着某句话:“你是我的……是我的!”

  而且后面隐隐的跟着某句话:“谁也抢不走。”

  谁也抢不走?

  谁来抢了?

  易云睿对着她就是一坛大醋缸,平时不少吃醋,但是昨晚特别厉害,好像某个人真正威胁到他一样。

  是林子语吗?昨天晚上易云睿的问题就相当的奇怪。

  他怎么一直问她林子语的事?

  她和林子语完全没什么事啊!

  为什么易云睿会这样在乎?

  她知道林子语跟易云睿有冲突,依易云睿沉稳的性格,这样的冲突远不至于对易云睿造成影响吧?

  想不通,想不懂!

  夏凝大大的吸了一口气,想翻个身,身体刚一动,某条有力的手臂紧紧一压,下一秒她的身体整个埋进一副强有力的怀抱里。

  “不准走……”

  身后传来易云睿的轻喃,这一回夏凝整个清醒了。

  不准走?!谁不准走?

  易云睿在作梦?还是清醒着的?

  要是作梦的话,梦中不准走的人是谁?

  夏凝眨了眨眼睛,试探般的轻轻‘嗯’了一句,作势要醒过来。

  “时间还早,你再睡一会。”易云睿轻轻的顺着妻子的背,语气温柔像要拧出水来:“老公今天哪里也不去,就在你身边陪你。”

  真的不对路!

  夏凝睁开眼睛,手往丈夫腰上一揽:“为什么这么紧张?”

  想不到妻子已经醒了,而且还这么清醒,易云睿微微一懵:“你醒了?”

  “嗯,醒了。下不了床,也睡不着了。”

  “那就……那就躺一会吧。”

  “你有事情瞒着我。”

  “嗯?”

  “你很注意林子语这个人,而且昨天你问了一些很奇怪的问题。为什么这样问?”

  “林子语,”易云睿脸色一沉:“这个人的手段还会继续出,他的目的,在你心里所占的位置越来越大,你越来越重视他,直到有一天,你离不开他。”

  夏凝微微一惊:“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林子语这个人,我会想办法和他作割裂。”夏凝很清楚,林子语只是生意上的合作,如果影响到她和易云睿的关系,她绝对得下狠手。

  “不需要。这小子敢正面跟我对抗,我得要看他有什么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