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第一四三七章 大光头,大陆巡(加更3)

第一四三七章 大光头,大陆巡(加更3)

  盛世万豪办公室内。沈烬南抬头扫了一眼曹猛,轻声问了一句:“……猛子,孙智被扣住了,一直没跟你通过话是吗?”“是,我给黄大友打电话了,是他跟我谈的,我还没跟孙智说上话呢。”曹猛轻摆了摆手:“不过,小川一直和对面有联系,他也都跟对方谈的差不多了。我考虑啥呢,咱公司现在挺稳当的,这几年钱也挣了,公司也没有啥上线的事儿,所以少惹麻烦,就相当于盈利了。”沈烬南听到这话,没有吭声。“烬南,咱现在公司干大了,不能再像从前似的,遇到点事儿就寸步不让。”曹猛背手叙述道:“钱挣了,这形象也该包装包装了……咱得反思,为啥小泽在沈Y没站住,被清出国外了……因为咱身上的标签太重了,一有点啥事儿,外面第一时间就想到你是怎么起家的,明明不是你错,最后都整你一身屎。所以,不值得的事儿,让一让也没什么。”沈烬南听着曹猛的话,心里赞同他的观点,但却不赞同他具体实施的方法,所以笑着问了一句:“猛子,我听小泽在电话里提过一嘴,他说现在公司的很多事儿,都是齐江川在办?”“这小子虽然有点虚头巴脑,好拍马屁,但确实有点能力。”曹猛一笑应道:“他干得好,那就让他发挥呗。公司事儿太杂,一个人抓你真抓不过来,所以遇到有能力的人,你提拔提拔也算给公司注入新鲜血液了。”“嗯,也是。”沈烬南点了点头后,没有反驳,也没有继续发表意见。“行了,不在这儿唠了,咱俩找地儿喝点,谁都不带。”曹猛不容置疑的拉着沈烬南说道。“呵呵,你还那样,没怎么变。”“咱们哥们,不管多少年没见,都不会变的。”曹猛一笑,伸手就拿起了手包。……当天夜里。沈烬南和曹猛俩人在市区一家饭店内喝到半夜,也聊起了很多以前的事儿,和现在公司在国外的发展,但唯独没细谈内M这一块的事儿。曹猛没说,沈烬南也没问。酒喝完了之后,曹猛就带着沈烬南去了洗浴中心,洗澡去去晦气。二人进了包房之后,曹猛早早就睡了,可沈烬南躺在床上,则是久久没有睡意。今天沈烬南突然回来,原本想的是歇一歇,慢慢进入状态,再开始处理公司内部问题。可他通过和孙智兄弟的一番谈话发现,如果对方所说的都是真的,那内M这一块已经出现了大问题。高层之间的争斗,已经发展到需要借外人的手排除异己,这不可怕吗?想到这里,沈烬南脑中只蹦出来两个字。改革!……第二日一早。曹猛打着哈欠冲沈烬南说道:“我和你一会去街上买买衣服吧。”“不用。”沈烬南笑着摆了摆手:“这几天你就忙你的,我自己溜达溜达。”“为啥啊?”曹猛一愣。“我好长时间没回来了,这几天想回东北看看我爸妈。”沈烬南笑着应道:“在里面押的时间太长了,冷不丁出来,我还有点不适应,想缓缓。”“我和你回东北?”“不用,公司这么多事儿,你跟我回去干啥。”沈烬南摇头:“你忙你的,不用管我。”“那找俩人给你开车,伺候伺候你?”“哈哈!”沈烬南一笑:“拉倒吧,我在里面都不用人伺候,你就甭管了,我想自己溜达两天。”“那行吧!”“哎,你别行啊。”沈烬南歪着脖子,龇牙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差点事儿啊?”“啥啊?”曹猛愣住了。“我这出来了,你请我洗个澡,吃个饭就拉倒了?”沈烬南语气调侃着问道:“你是不是得给我点红包啊?”“哎呀我艹!”曹猛闻声一笑:“你不说我都忘了,你现在都混青皮了,兜里一个子儿都没有吧?!”“嗯,一个子儿都没有。”沈烬南点了点头。“你在内M有股份,这几年的分红都一直在公司滚利呢。这样吧,我一会给财务打个电话,把你红利全支出来?”“我用不了那么多钱,你先给我支一百吧,我想买台车,顺便要给家里拿一些。”沈烬南思考了一下应道。“好,小事儿。”曹猛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二人在洗浴中心吃过了早餐,就让司机接到了公司。随即曹猛继续忙着自己的事儿,而财务董翰则是给沈烬南支了一百万现金。钱到手之后,办事儿雷厉风行的沈烬南直接就去了4S店,花七十多万买了一台丰田4700陆地巡洋舰。手续办完,临牌挂上后,沈烬南就将车停在路边,拨通了昨天晚上与他见面的孙智兄弟电话。二十多分钟后。孙智的兄弟乘坐出租车赶到了4S店旁边,坐上了沈烬南的大陆巡。“吃点不?”沈烬南指着操控台上的卷饼问了一句。“吃过了,哥!”孙智的兄弟有些拘谨的回了一句。“……你昨天跟我说,孙智出事儿之前跟公司的人发生矛盾了?”沈烬南吃着卷饼,喝了口豆浆问道。“对!”“和谁啊?”沈烬南随口问道。“一个叫瘤子的,是齐江川的兄弟。”“又是这个齐江川哈。”沈烬南皱了皱眉头又问:“你现在能找到这个瘤子吗?”“我跟他不熟,找不到。”孙智兄弟摇了摇头。“你想想办法,给我摸清楚他在哪儿。”沈烬南轻声回应道:“这事儿对孙智挺重要的。”“行,那我想想办法。”孙智兄弟点头。“懂点事儿,车里的话,在车外别说。”沈烬南点了一句。“我明白,哥!”……通往呼市的国道上。一个穿着棕色皮夹克,剃着大光头,头顶正中央纹着一个展翅小雏鸡的三十多岁中年,右手使劲儿扣着裤裆,左手拿着一本小黄皮的书籍看着骂道:“……这怎么还给我看出反应了呢?!”司机戴着墨镜,笑着调侃了一句:“哥,你这欲望有点强烈啊,咱来之前不刚玩完吗?”“……没干透。”雏鸡中年抬头问道:“我要车上导一管子,你们能接受吗?!”车内另外俩人,听到这话顿时无语。“你别他妈扯淡了,你再泚我脸上。”副驾驶的壮汉,拿起电话说道:“快到了,我给天哥朋友打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