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血剑天涯 > 第四十五章 找黑衣人㈦

  一口气逃出十里远,吕忆坚才停下身形。他已气喘吁吁,汗湿重衫。长长地嘘了口气,道“他们不会追来了吧”

  南心洁还在流着泪,泪眼矇眬看着吕忆坚,说不出话来。

  吕忆坚看着她,柔声道“心洁,擦干泪水吧没事了。”

  南心洁不但没有拭去泪水,眼泪反而淌得更多了。顺着粉腮滚落

  吕忆坚用袖子轻轻拭去她的泪水,道“好了,没事了。”

  南心洁道“吕大哥”她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扑到吕忆坚的怀里,又流起泪来。

  吕忆坚轻吐口气,用手抚着她的肩头,道“心洁,不要难过了,擦干泪水吧”

  南心洁哭道“吕大哥,我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你了,我”

  吕忆坚道“怎么会呢心洁,快别说傻话了。”叹了口气,“老天爷对我的折磨应该够了。”

  南心洁的耳边仿佛又响起了那些话

  “在我的心中,没有任何女人能够代替她”

  “心洁姑娘,我只能向你说抱歉了,我一直在骗你”

  “我根本不爱你。你放心,你会好好地活着。你那么美丽,姓齐的一定”

  南心洁拭去泪水,看着吕忆坚幽幽地道“吕大哥,方才你说的话是真的吗”

  吕忆坚的心剧痛,南心洁并不理解他。

  南心洁道“你说的是谎话,对不对”

  吕忆坚痛苦地道“心洁”

  南心洁不再伤心,脸上一片冰冷,道“我知道,罗姑娘深爱着你,你也深爱着她。没有人能够取代她在你心中的位置。我,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你的。”

  吕忆坚心中痛苦,道“心洁,看你想哪儿去了我”

  南心洁道“我说到做到。”幽幽叹了口气,“我知道,我配不上你,跟你在一起,只会给你添麻烦。吕大哥,你放心,我”

  吕忆坚心痛地道“心洁”

  南心洁道“你有话要对我说”

  吕忆坚道“心洁,你不理解我。”

  南心洁道“我跟了你这么久,今天终于认识你了。吕大哥,你是个骗子,大骗子”她脸上现出痛苦之色。

  吕忆坚一脸痛苦之色,道“心洁,我很痛苦,你知道吗”

  南心洁的脸又变得冰冷,道“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失去最心爱的女人,对谁都是很痛苦甚至是残酷的。这打击足以毁去一个人。”

  吕忆坚的心更痛,南心洁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如根根针刺着他的心,将他那颗本将愈合的心又弄得鲜血淋漓。

  吕忆坚道“心洁,我实在很痛苦,你太不了解我了。一个人不被人理解,你知道他有多悲哀,有多痛苦吗”

  一个人不能被人理解,这的确是很悲哀的事,很痛苦的事。不理解的人痛苦,不被理解的人更痛苦。

  南心洁又流了泪,道“你又知道我有多痛苦吗一个人的感情被人欺骗,被玩弄有多痛苦吗”

  一个人的感情被欺骗,被玩弄,这也是很痛苦的事。而经历痛苦的人,往往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吕忆坚道“我并没有欺骗你。”

  南心洁惊讶,道“你没有欺骗我”

  吕忆坚道“不,应该说我曾欺骗过你一次。那就是我离开太行山时,答应你报了仇之后回去看你,但我并没有去看你。”

  南心洁道“那次不算,你三年中没去看我,并没有欺骗我,因为那时你的大仇未报。”

  吕忆坚叹了口气,道“除此之外,我没有欺骗你。”

  南心洁道“可你方才明明说过,你一直在骗我,你根本就不爱我。”

  吕忆坚道“我那不是在欺骗你,我是在骗齐霸天。”

  南心洁道“你想过我听到那些话的感受吗”

  吕忆坚道“我想过,可我顾不了那么多了。除了那样,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能让齐霸天上当而救出你来。”

  “他是爱我的,他是爱我的”南心洁的心在呼着,“他那么做完全是为了我,是我不好,是我错怪他了。”

  “吕大哥”南心洁扑到吕忆坚的怀里,泪水滚落,悔恨的泪水。“吕大哥,我错怪你了,你能原谅我吗”

  吕忆坚轻抚着她的秀发,道“傻丫头,看你说到哪里去了好了,擦干泪水吧”

  南心洁拭去泪水,看着吕忆坚,道“吕大哥,错怪了你,我心里好不难受。”

  吕忆坚笑道“好了,别想那么多了。”

  南心洁道“都是我不好,心胸太狭窄。对了,你还没有答话呢”

  吕忆坚道“什么话”

  南心洁道“你能原谅我吗”

  吕忆坚道“什么都被风吹走了,什么也记不得了。”

  南心洁还是有些歉意,垂下了头。

  片刻,南心洁抬起头来,道“吕大哥,我想求你一件事,你能答应我吗”

  吕忆坚道“什么事尽管说就是了,求什么呢”

  南心洁道“我想,我想”

  吕忆坚道“想说什么就说吧”

  南心洁道“我想学武功。”

  吕忆坚道“为什么”

  南心洁道“因为,因为我不会武功。”

  吕忆坚道“因为不会武功,所以学武功”

  南心洁道“是的,我不想再连累你。”

  吕忆坚道“这是什么话”

  南心洁道“因为我不会武功,每次都连累你,叫你担心,分心招呼我。我真的过意不去,心中难受。”

  吕忆坚道“学武功有什么好”

  南心洁道“有了武功,我就不会被人欺负了,也会少连累你一些。在你与人交手的时候,我也不至于在一旁看着。”

  吕忆坚道“你说,你想学什么武功我去给你找师父。”

  南心洁道“我不要别人教,我要跟你学,你肯教我吗”

  吕忆坚道“说吧,你想学什么”

  南心洁道“剑法。你的剑法天下第一,学会了就不会受人欺负。”

  吕忆坚笑道“只要你肯学。”

  南心洁高兴地道“你答应教我了什么时候教我”

  吕忆坚道“我高兴的时候。”

  南心洁道“现在高兴不”

  吕忆坚道“高兴。”

  南心洁道“你现在就教我”

  吕忆坚道“行。”

  南心洁甭提有多高兴,她的心开始遐想,她想着她练成了天下无双的剑法后,与吕大哥行走江湖的情形。

  南心洁道“吕大哥,现在教我什么”

  吕忆坚道“拔剑。”

  南心洁道“怎么拔剑”

  吕忆坚道“要杀人,就得先把剑从鞘中拔出。你现在就开始练习将剑从鞘中拔出。”

  南心洁惊讶地道“就教我拔剑”

  吕忆坚道“你可不要小瞧这拔剑。剑道高手,出剑于刹那,杀人于刹那。出剑快,可以抢到先机。高手过招,抢到先机就多了一分取胜的把握,或立于不败之地。其实,这拔剑自己练习就好了,根本不要我教。”

  南心洁道“那你教我什么”

  吕忆坚道剑法。”

  南心洁道“可我没有剑。”

  吕忆坚笑道“那就不教了。”

  南心洁道“不行,你答应我的。”

  吕忆坚道“可没有剑,我怎么教这样吧,等咱们到镇子上,打造一把剑后再教怎么样”

  南心洁道“一言为定对了,我们现在去哪里”

  吕忆坚道“还回青石小镇。找黑衣人实在不容易,还是着人打听些消息,那样找起人来容易些。”

  南心洁道“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