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灵灭魔阵 > 第一千零四章 斗阵

  “哼!小子,我记住你了!你可千万别落到我的手里!”半空中,平山妖王壮硕的身板浮现而出,它一双大眼直直盯着凌顶城城头上正跟一干九阶修士并肩而站的陆翊,恶狠狠的威胁道,大有一副若不是被护城大阵隔着就冲进去用手把陆翊撕了的架势。

  “前辈,您这是何苦呢?咱们无冤无仇的,你如此吓唬我一个晚辈,传出去对您的名声可不好!”陆翊佯装出一副害怕的口气,可是却摆出了一副平山妖王你来打我呀,你有本事进来打我呀的欠揍表情。

  “无冤无仇?无冤无仇你坏我好事、伤我手下?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赖在凌顶城不走?不过也无妨了,老夫这次已经下定决心要将你们这群蝼蚁全部碾死、一个不留,你们这群鼠辈就等着迎接老夫的怒火吧!”平山妖王丢下一句狠话,整个人消失在了虚空里,它说这话显得底气十足,仿佛它已经找到了破城的方法。

  “你们怎么看?”陆翊见平山妖王离去之后,转头对身边几人道,他也察觉出平山妖王这一次的出现有些异常。

  “看来,这次平山妖王是彻底被激怒了,我想它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既然阴谋诡计不行,就必定会采用强攻的手段。我们这些人没有人能够真正跟它一战,即使所有九阶修士联手恐怕也不是发了狂的平山妖王的对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逼得它现出本体,一旦它现出本体,恐怕我们就只有逃的份儿了。它如此的自信,难道是要不惜暴露本体?”黄士雎忧心忡忡的道。

  “你们请的援兵不靠谱啊,怎么到现在了还没来?我已经看过凌顶城的防御大阵了,虽然也是六阶法阵,可是我感觉设计还不够巧妙,耗费的灵石也多,若是平山妖王率众齐齐冲着这大阵发力的话,我怕它会被破掉,只有你们从旁骚扰不让它跟它的人使全力才行。我现在想要改进这个法阵似乎是来不及了,唯有在操控法阵时多多尽心,另外你们也要准备好足够的灵石,尤其是极品灵石,在关键时刻也许会救大家一命。”陆翊忙完了凌顶城周边城镇的事才在松鹤四友等凌顶城的修士千呼万唤之下“不情不愿”的带人来到城中,他到凌顶城的第一件事便是查看凌顶城的防城大阵。根据凌顶城原住的那名九阶后期修士杨晟奇的说法,当年这个凌顶城的大阵的设计者乃是一名六阶阵法师,此人当年可是狠狠敲了凌顶城一笔才给凌顶城布置了此阵,他当年曾吹嘘,此阵只要保证有足够的资源维持,就是筑灵后期修士也休想攻破它的防御。事实证明,此人倒也没吹牛,虽然那平山妖王表现出来的攻击能力远远弱于它的防御能力,可是它在几次对凌顶城的攻击当中都没能将这个被陆翊看来瑕疵极多的烂阵给破开。陆翊现在虽然才刚刚踏足六阶阵法师,可是他接触的人却有很多阵法大家,出自那些人的手笔无疑都是匠心之作,陆翊跟他们学习,耳濡目染之下,使得他的眼光毒辣、眼界颇高,这种在外行看来高深莫测的法阵,在他眼中可就破绽百出了。原本陆翊是想着对此阵进行一番改造,一来加强一下它的防御、二来借以锻炼提升自己的阵法水平,现在看时间是不允许了,自己就只能在操控阵盘时用些小手段了。

  平山妖王走后,陆翊传令凌顶城周边七座城镇防御全开,每座城镇之内派驻了三名筑灵初期修士负责把持攻防法阵,因为这些法阵是陆翊临时仓促布置,并不是多么高深的阵法,所以肯定抵挡不住平山妖王的攻击,陆翊只求能够拖延时间、消耗对方战力,只要见事不可为了就马上撤退,尽量将伤亡减至最低。

  平山妖王的大军终于是到了。现在,它的十万大军正一字排开,远远的在距离凌顶城下那七座城镇当中最外围的那座城镇三里开外的地方结阵,而平山妖王则亲自带着已经伤愈的宇骅老祖以及一位八阶修士大咧咧的来到了距离此镇不足百丈的地方,无视城中对其发出的雨点般的各式攻击,开始近距离的观察起这座城镇的防御法阵来。此过程持续了近一个时辰,那八阶修士附在平山妖王的耳边耳语几句,平山妖王点头,然后指使宇骅老祖冲着那防御大阵的几个位置连发数记术法,那防御大阵顿时一片风雨飘摇、眼看就要被破掉一般。那人点头,再次指指点点的说了些什么,这一次,平山妖王亲自出手了,它变身百丈巨人,双手捧起一块比小屋还要大的巨石,猛地向着那法阵的某个地方丢去,与此同时,宇骅老祖也手持弹弓法宝连发数十记攻击分别打向了法阵的数十处不同的位置。

  “砰!”的一响,大地为之颤动,此镇的防御法应声而破!

  好在城中修士早在第一次宇骅老祖的试探之后便接到了陆翊的传令早早弃城而走了,否则,此城一破城中修士必然会遭受巨大损失。

  此刻远在三百里外被一众筑灵修士拱卫着的陆翊脸色并不好看,他已经明白,平山妖王这是找来了一位阵法师专门来对付自己了,从此人破除这第一个城镇的防御法阵的用时以及手法上看,此人最少也是六阶阵法师甚至比六阶还要高上一筹,因为虽然陆翊布置在此城的防御法阵乃是比较常见的阵法书记载的寻常阵法,可是陆翊也稍稍做过了一些改动,对方能够识得此阵不奇怪,可是却在短时间内就识破了陆翊做出的变化,这一点就足以说明此人的阵法造诣不低了。

  陆翊不再停留,让所有人全部撤回到了凌顶城,其他的几个城镇虽然布置的法阵不尽相同,但无一不是常见法阵,估计根本经不起此人的推敲。为了人员的安全,陆翊还是决定将所有人都撤回了凌顶城,而他更是早早的就返回凌顶城,着手对凌顶城的那漏洞不少的防城大阵进行完善,时间太紧,能修补一个漏洞就多一分支撑的机会。

  平山妖王似乎对于自己找来的这阵法师的手段极其满意,它也不急于直捣黄龙,而是带着此人如示威一般将另外六个城镇的防御大阵逐一破去,这才大摇大摆的率领大军压到了凌顶城外,立在跟凌顶城城墙等高的空中,冲着凌顶城内的众人嚣张的喊道:“尔等就洗净了脖子,等着被老夫一个个把脑袋揪下来当酒壶吧!这一次,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们啦。”

  然后平山妖王转头对身边那八阶修士道:“鸿旭,你只要能破掉此城的防御法阵,本王就保证给你弄到一件宝器,可是你要是做不到,任你在本王面前再吹的天花乱坠,本王照样将你宰了喂狗!听到没!快快与本王将此阵破掉!”

  那名被称作鸿旭的八阶修士仔细端详着凌顶城的防御法阵道:“此阵多少有些难度了,不过却难不倒我,给我一些时日,我管保将此阵破除。”

  接下来的时日里,平山妖王不知在哪搞来一把大号的太师椅,它就这么好整以暇的斜倚在上面,歪着脑袋看着那鸿旭在手下其他九阶修士的保护下,围着凌顶城一圈又一圈的转悠起来,不时的那鸿旭还伸手指点着某处地方让别人试探着进行一番攻击尝试,试图找出这防城大阵的弱点或者根基所在。而城内的修士们也没闲着,隔着法阵对鸿旭实施着不间断的骚扰,让他无法安心破阵,双方就这么展开了拉锯战。陆翊一直没有现身,他在城内指挥着临时凑出的十几名对阵法稍有精通的修士在不断忙碌着,没人知道他到底在干些什么,也没人敢问,日子就这样持续着下去了二十几天。终于,这一天,那鸿旭停止了围绕凌顶城的勘察举动,然后回到了平山妖王身边跟它嘀嘀咕咕的足足有一炷香的时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平山妖王听完了鸿旭的汇报以后仰天大笑,双手一拍,身下的太师椅便化为了齑粉,而它则一点也不以为意的转身回到了地面之上,冲着手下的众修士们发号起施令来。

  平山妖王的人马开始集结了,这一次,它总共调动了三个万人队,三队修士分别由十数名筑灵修士带领,分三个不同方向开始对凌顶城的防城大阵发起了攻击。三队人齐齐出手,分别使用金、水、木三系术法攻击凌顶城东、南、北三个方向。尽管受到了城上修士的反击,可是仍有近半的攻击打在了护城大阵之上。

  “轰隆隆隆!”大阵发出了一阵颤动,可以明显看到那大阵形成的能量护罩光幕被削弱了不少,这比以往任何攻击对大阵造成的影响都明显,城外平山妖王的修士大军不由得发出一阵震天的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