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刀剑若梦 > 第十一章第十四节 流水无情(4)

第十一章第十四节 流水无情(4)

  孟剑雄的话骆龙骧在屋檐处听得清清楚楚,他脸上一阵炙热,但心里油然涌起一股甜甜的滋味。

  只听见孟晚舟悄声道:“爹爹你想哪里去啦?孩儿......孩儿.......只想一辈子做爹娘的贴身小棉袄,不愿嫁人!”

  孟剑雄温言道:“傻孩子,你孝顺爹娘当然是好,然而却不能说一辈子不嫁人的傻话。有道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自古便是如此,爹娘又怎能误你一辈子?”

  孟晚舟听孟剑雄如此一说,急得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孟剑雄终究是武人,心思不及女子细密,若她的夫人在此,察言观色之下,定然明白女儿话中另有所指。偏偏孟剑雄是一介武夫,心思向来直来直去,又哪里晓得那些细腻的女儿情怀?他只道女儿又闹起小性子了,于是对孟晚舟说道:“好啦,赶明儿咱们还要赶路呢,快回去睡吧。”

  孟晚舟一着急,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她一跺脚,说道:“爹爹,舟儿这辈子也不嫁骆大哥!”

  孟剑雄不禁愕然,屋檐处的骆龙骧心中也是一震。

  只听见孟晚舟续道:“舟儿今晚来找爹爹便是要说清楚这事儿,舟儿......舟儿......已有心上人了......”

  孟剑雄此时方恍然大悟,原来女儿深夜找他,便是想让自己推掉她与骆龙骧的婚事,他奇道:“从前怎没听你提起过?”

  孟晚舟悄声道:“孩儿不敢对爹爹说。”

  孟剑雄又问道:“可曾对你娘说过?”

  孟晚舟道:“也不曾跟娘说过。”

  孟剑雄道:“那小伙子是何人?咱们可曾识得?”

  孟晚舟道:“他、他......他便是户部尚书严大人的公子。”

  孟剑雄哦的轻呼一声,说道:“爹娘可是从没跟严家有过往来。”

  孟晚舟道:“爹爹你忘了?去年的正月,严公子和他爹爹到杨老当家府上拜访,那时舟儿与爹爹也杨老当家那作客。”

  孟剑雄略为沉吟,片刻方道:“哦,我想起来了,那天中午咱们还吃过一顿饭。”

  孟晚舟道:“就在那时,舟儿......舟儿心里便有了严公子......”说到后来,她声音越来越细。

  孟剑雄问道:“你们后来可曾再见过面?”

  孟晚舟摇摇头。

  孟剑雄有道:“傻孩子,你们就在那天打了个照面,此后又不曾再见过,你又怎肯定那严公子对你有意思了?”

  孟晚舟正色道:“舟儿与公子虽只有一面之缘,但公子瞧着舟儿的眼神,舟儿便可断定严公子心里也只有舟儿一人。”

  孟剑雄不禁哑然失笑,然而见女儿说得认真,也不忍拂了她的一番憧憬。他叹了一声,说道:“咱们一押镖的,又怎配得上人家堂堂朝廷大员的公子哥儿?傻孩子,你可得想明白了。”

  孟晚舟道:“舟儿不管严公子是朝廷大员的公子,还是家道中落的穷书生,舟儿心里只有他,他心里也只有舟儿,如此便够了。”

  孟剑雄心想女儿天真烂漫,又怎明了大户人家中最是讲究的门当户对?他顿了一顿,又道:“可是骆少侠救过咱们的命,爹爹亲口许下的诺言......这、这,要爹爹食言,又怎开的了口?!”

  孟晚舟说道:“孩儿也知道此事令爹爹甚为难做,骆大哥救过孩儿没错,孩儿这便把性命还给骆大哥!”说着拔出腰间佩剑,一下便往自己脖子抹去。

  骆龙骧在不远处的屋檐瞧得真切,他心中一阵刺痛,一阵茫然,说不清是何滋味。他见孟晚舟要拔剑自刎,想要救人已然不及,正自惶急,只见孟剑雄已夹手夺过孟晚舟的长剑,孟晚舟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滴答滴答的流了下来。

  孟剑雄本来还想责备女儿几句,但见女儿哭得悲切,心中一软,柔声道:“好啦,舟儿别哭啦,此事待爹爹回京与你娘从长计议。”

  孟晚舟仍不住的抽泣。

  孟剑雄又道:“你要再哭,把骆大哥吵醒了,他问起何事?那可不好交代啦。”

  孟晚舟一听,果然止住啼哭,掏出手帕拭干眼泪。

  孟剑雄怕她又干自刎的傻事,于是对她说道:“今晚你哪也别去,就陪着爹爹镇守镖车吧。”

  孟晚舟应允一声,孟剑雄又重重的叹息一声,两人灭了灯烛,便双双走出房门,朝着镖车所在的地窖而去。

  孟剑雄心想,女儿情窦初开,见那严家公子玉面修身文质彬彬,一见之下芳心暗许也是有的,然而两家门不当户不对,女儿如何能入严家的门?还是待回京城后与老妻一起好好开导于她便了。再说那侍郎家的公子,只怕早有别的大家闺秀登门求亲了,焉会巴巴的等他一介镖师的女儿?

  孟剑雄想到此处,虽心中仍感烦躁,但细想之下也略为宽心。

  骆龙骧此刻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他与孟晚舟数次见面,日前更是共历生死,孟晚舟明艳动人,听得孟剑雄要将孟晚舟许配给他,他心中有七分喜悦,三分彷徨,实不知师父对这门亲事是何态度,正不敢相信自己与孟晚舟喜结良缘之际,突然听见孟晚舟说她早已心有所属,这一下有如晴天霹雳,他的心仿佛一下从云端坠至冰窟,整个愣在那儿不知所以。

  骆龙骧攀在屋檐处良久,直至感到手足麻木方顺着墙角溜了下来。他从原路折返所住的房间,呆呆的坐在椅子上,耳边尽是孟晚舟刚才说过的话。就这样,他一直坐到外面公鸡打鸣,客店伙计给他端来洗漱用具。

  骆龙骧洗漱完毕,又用过早饭,孟剑雄便来厢房瞧他。一见面,孟剑雄便问道:“贤弟,昨晚休息得好么?”骆龙骧不愿孟剑雄瞧出端倪,便道:“昨晚小弟休息得极好,就是辛苦了大哥通宵值守!”

  孟剑雄道:“咳!值夜这点小事又算得了啥子?今日便可到漳州城王员外家。这支镖一了,老哥哥可要与贤弟痛饮三日方休!”

  骆龙骧道:“小弟自当奉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