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至尊特工 > 第九百七十二章 女人,终究还是要有个男人的

第九百七十二章 女人,终究还是要有个男人的

  

  柳赋语问出这句话,眼光有些希冀的看着司徒香,等待着她的回答。

  司徒香沉默了两秒,坦然的回答道:“他是我的主人,也是我的男人。”

  柳赋语悬着的心一下子落了回去,心中涌起几分奇怪的情绪。

  秦阳和司徒香,居然是这样的关系。

  主仆?

  情人?

  司徒香看着柳赋语面上那奇特复杂的神色,嘴角微微翘起了两分:“不用大惊小怪,女人嘛,终归还是要有个男人的,生理和心理都需要的。”

  柳赋语听着司徒香这般说,脸蛋下意识的有着两分红,心跳也加速了不少,心情却是越发的复杂。

  自己都这么大了,好像还一次都没恋爱过呢。

  这一对比,自己好像很失败啊。

  司徒香看着柳赋语的脸色,似乎明白了什么,微笑道:“还没恋爱过?”

  柳赋语神色有些尴尬,但是还是坦然点了点头。

  司徒香倒也没嘲笑柳赋语,只是认真的建议道:“你应该尝试一下的,遇到一个对的人,那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柳赋语看着司徒香的眼睛,里面只有真诚,并没有嘲讽,犹豫了下,轻轻点了点头:“我们水月宗原本就是隐世不出,很多人一辈子也没出世几次,我从小在水月宗长大,虽然跟着师傅在外面行走了一段时间,但是终究没遇到动心的人。”

  稍微停顿了一下,似乎担心司徒香嘲讽自己,柳赋语补充道:“我们宗门都是女子,有不少人都是终身未嫁的。”

  司徒香摇摇头:“你们水月宗太……”

  司徒香后面的话没说,但是柳赋语却明白了她的意思,内心叹了一口气,也没为宗门辩解什么。

  柳赋语心中八卦之火始终没有停歇:“那你和他,是他要求的吗”

  司徒香摇头,好看的眉头轻微的扬起了两分:“不啊,是我请他吃饭,喝了很多酒之后然后主动把他给推了的。”

  “啊?”

  柳赋语目瞪口呆,震惊的看着司徒香。

  司徒香微笑道:“他在别的事情上行事果断,但是在男女感情方面,却有些优柔寡断,不算滥情,但是却不善于拒绝别人对他的真情,如果你喜欢他,可要主动一点,否则你可是追不到他的,嗯,如果像我一样直接点把他逆推了,这是最科学的。”

  柳赋语被司徒香的话给震惊了,脸蛋一下子变得鲜红,神情极度的不自然:“你说啥呢,我怎么会喜欢他,你难道忘记了吗,我和他是敌人……”

  司徒香目光波动了两分,表情略微的有着几分微妙。

  柳赋语看到司徒香目光变化,声音一下子小了两分:“就算不是敌人,那也是对手啊,我们师门可是矛盾重重。”

  司徒香淡淡的说道:“我师傅和他师傅是死敌。”

  柳赋语的话一下子被哽住,说不出来了,愣了两秒才回过神:“我们……不一样的。”

  司徒香平静的笑笑:“我只是提醒下你,没别的意思,你也不用考虑我,我和他的关系,只是主仆,哪怕我和他睡过,你也不用在意的。”

  “我不会的。”

  柳赋语红着脸争辩了一句,沉默了几秒,忽然轻叹道:“他确实够大气的,百亿家资都能够说不要就不要……”

  司徒香嗯了一声:“他们隐门人虽然少,可历代以来,就从来没差过钱。”

  两女一边随口聊着一边小心翼翼的冲洗,好不容易彼此都收拾干净了。

  套上了衣服,司徒香冲着柳赋语招呼道:“那你休息,我过去了。”

  柳赋语嗯了一声,眼光略微有着两分复杂。

  人家司徒香是秦阳的仆人兼女人,她陪着他不是很正常的吗,不管是保镖,还是一起睡觉……

  司徒香走到门口,打开门又停下脚步,转头道:“你手受伤,如果有事,第一时间叫我们。”

  “嗯。”

  柳赋语答应了一声,脑子里却下意识的想着那两个字。

  我们?

  司徒香关门离开,柳赋语回到床上,略微有些疲倦的躺了下来,忽然有些不自在的看了看身旁那空空的位置,然后猛然的翻了一个身,背对着那边,强行让自己闭上了眼睛。

  ……

  秦阳还在床上盘膝运动,司徒香开门进来,然后反锁好了门,走到了床边。

  秦阳看了一眼穿着睡衣的司徒香,眼光柔和:“你的伤如何?”

  司徒香微微一笑:“不碍事。”

  秦阳笑笑:“这些天辛苦你了,你先睡吧,我再运运功,将残余能量再废物利用一下,尽可能的淬炼一下身体。”

  “好。”

  司徒香答应了一声,很是自然的上了床,在秦阳身边一侧躺了下来,抱着被子一角,争着眼睛看着秦阳。

  秦阳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两个人都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如果现在还装得一本正经,那反而奇怪了。

  随心吧。

  秦阳冲着司徒香温和的笑笑,然后闭上了眼睛。

  这一运功便是几个小时,当秦阳终于再度睁开眼睛时,他浑身通泰,精神抖擞,体内所有的能量都已经被他吸收得干干净净,身体已经被淬炼得无比结实坚韧,一旦运集内气,内气充盈情况下,他的身体肌肤都出现了细微的变化。

  普通刀剑劈斩能挡住,但是肯定挡不住子弹吧,毕竟子弹带来的点状冲击太大了,秦阳的身体终究还不是钢铁。

  秦阳捏了捏拳头,很想试试内气化罡的威力,但是在这酒店里,又是半夜,算了吧,别弄出麻烦事。

  秦阳伸了个懒腰,舒展了下身子,然后躺了下来。

  秦阳的动静不大,但是自然瞒不过司徒香,司徒香睁开了眼睛,看着已经躺下的秦阳他,她很自然的凑了过来,直接搂住了秦阳。

  秦阳搂抱着司徒香那柔.软清香的身子,精神饱.满的他顿时有些邪火上升,看着司徒香的眼光顿时有了热度。

  司徒香扬起脸,冲着秦阳妩媚的笑笑,她的小手已经如同蛇一般的钻入了秦阳的衣服里。

  秦阳的呼吸顿时急.促了几分,眼光落在司徒香肩膀上的伤口:“你的伤……”

  “不碍事,不碰到就行。”

  司徒香低声应了一声,然后伏下了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