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特工农女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气极

  东领,锦绣身穿玄衣金丝绣的衣衫,衣摆和广袖上绣着大朵血红色的花枝,里衫是同样的血红色,衬的锦绣本就白嫩如玉的脸多了几分血色艳丽,腰封不宽不窄,上佩血红玉石,上面坠着玄色玉佩,脚蹬玄色金丝靴,不然纤尘。

  一张白玉面上,半截金面具,却掩不住主人的风华出众,用血色发带松松挽起的发透着慵懒却不失威严,入鬓的细长眉,圆润挺翘的鼻梁,含笑惑人的凤眸,殷红如血却带着惬意微笑的唇瓣,便是知道她是女子,看了不知多少回。仍旧让人不住心生赞叹。

  可此刻,锦绣却是在一众人的注视之下一把捞起了身边同样换了一身新衣的亦心,这才朝着面前前来相送的人笑道“等我回来便接你们去北域,那里虽比不上宫里,可也算的上悠然田居,必不让诸位失望”

  锦绣虽未拱手,却礼仪十足的颌了颌首,小人儿亦心亦是似模似样的抱起小拳头,一大一小模样出色,礼仪也十分出众,莫说家长们心中欣慰,便是站在一旁把手的卫士和宫女,都眼中发亮。

  “我儿,你放心,中州不比北域,上次不过是趁火打劫罢了,如今只有无殇不放过他的份儿,你也不要着急”楚如云挤开自家夫君,拉着锦绣的手,不住的叮嘱,很怕自己宝贝女儿回来又是一副憔悴模样。

  “娘你放心吧”锦绣拍了拍自家娘亲的手,又抬头看向大家“外公外婆,你们有什么想带去的,尽管收拾,锦儿定然给你们办好”

  两位老人笑得满脸褶子,可到最后,却也只能不住点头叮嘱锦绣小心罢了,辞别一众家人,看着自家爷爷染上些许斑白的鬓角,锦绣站在阿二背上,颇感唏嘘,只想着,等东领安置好,定然让自家爷爷来北域好好放松一下

  妥帖暖心的叮嘱仍在耳边,一大一小却已经乘风飞起“姐姐,我们跟外公外婆一起吗”小人儿已经习惯了这种奔波在外的感觉,大大的眸子里,清晰的倒映着锦绣那张戴了半截面具的脸,却是说不出的淡定。

  “亦心在家中应该看见过咱们对面那处正在修建的大宅,以后外公外婆或是爷爷他们来,都会住在哪里”

  锦绣声音柔柔的,小人儿虽然不解为什么不一起住,可到底不是多话的孩子,反而乖巧的扯着锦绣的袖子道“我给姐姐背诗吧”

  锦绣自然是点头应允,看着怀中小包子一样白嫩的娃娃,锦绣心中满是柔意,甚至已经开始想着,若是自己的娃娃都这么乖巧的话,那该多好

  时间就这么在锦绣和小亦心腻腻歪歪中过了开去,而彼时的锦绣然不知,自己的心上人在中州,已经被人几次三番的讨好,迁就了。

  “逍遥王,我国君有意与你交好,稻谷海产万万担,树苗千万株,更有公主与你联姻,如此好处,为何还要耗费兵将器具,不如回北域休养生息”

  中州,边城即墨,这样的情形近来每日都在上演,前两日还是宝亲王即墨昌亲自站在城楼上劝说,后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来只见无殇满脸冷然无动于衷再次勒令将士攻城之后,便换了几个文官每日在城上头吆喝。

  甚至每日许诺东西的数量都在成倍的叠加,如今更是拿公主出来联姻,对比城墙上斑驳痕迹,还有不时被弩箭或是投过去会爆炸的铁疙瘩,这样的一幕更显得无比可笑。

  可偏无殇这边就像逗弄似的,从未大肆攻城,反倒让他们心存希望之余,筹码加的愈大了,每日,骆萧练兵之余,便以此为乐,如今更是。

  只是听见对方联姻对象瞄准了无殇之后,骆萧那张好似翩翩如玉公子般的小脸蛋,却是突然的黑了,直接从那看热闹的大青石下一跃而下

  “那老贼,别乱说话,惹怒了小爷,莫说我将炸弹扔进城里去”

  少年的声音还带着一股子清脆,可说出的话却是寒意森然,变得隔得老远,那站在城墙上被护持的文官仍旧打了个哆嗦。

  “我们王爷就是看你们这地儿好,这才迟迟未有动作的,可你们也别做梦啊,咱们把这城外海滩上的鱼捉的差不多了,就该去城里面找里面玩儿了,你们倒好,竟敢什么主意都敢打,且等着,有你们好受的”

  说着,骆萧挥了挥手,身后便飞过呜呜泱泱的弩矢朝那城墙上而去,那厢无殇脸色亦是漆黑,只是即便发作,也不如骆萧那般随意,所以只是默默的站在骆萧身旁,以表支持。

  只是那城墙上原本劝慰的文官,听了骆萧的话之后却是脸色煞白的退了回去,打算将这番话禀告给皇上听,这是打算鸡犬不留啊,想着,那总是慢慢腾腾,走一步歇三步的文官竟一溜烟跑的飞快,不知看傻了城头上多少将士。

  而这厢,无殇却是阴沉着脸色看了即墨城的城门良久,直到一旁的骆萧心下打突,突的听无殇道“交待下去,保持体力,晚上我们佯攻一次,继而”

  骆萧有些惊讶,但看无殇那眼中的寒光却好似明白了,先是拱了拱手权当应承,继而又扯着唇角笑了“姐夫可是怕姐姐知道哎嘿嘿”少年只说了一句,便咧嘴嘿嘿一笑跑远了,倒是让无殇心情好了不少。

  被人惦记不是好事,尤其得知被惦记的是自己,若是自己心上人倒也罢了,可偏无殇越想,心里发恼的同时也有些发虚,甚至不时抬头打量天空与四周,一副忙碌模样,看的一旁的骆玉,都忍不住弯了眼。

  “王爷且放心吧,若是姐姐来了,也只会让咱们狠狠的打他们一个落花流水”骆玉抬手拱了拱,眼中寒光闪闪“骆玉自请带一队兵马,从别处城墙攻上”

  这厢无殇与骆萧骆玉等已经在盘算晚上的带兵安排,那厢从城墙上被骆萧一番话吓走的大臣却是一路抹着脸上的汗递上牌子进了宫中,而彼时,中州的午朝还未散,却是将那匆匆赶来的文臣那副狼狈的模样尽收眼底。

  “陛下,陛下,不好了,那逍遥王迟迟不攻城,可不是嫌咱们给的不够多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