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战国赵为王 > 第八百零八章 慌乱的燕国人(第一更)

第八百零八章 慌乱的燕国人(第一更)

  “荆轲刺杀失败,使节团全数被杀,暴尸街头?”

  当燕国相邦昌国君乐间听到了这个消息的时候,他脸上的血色顿时就褪得干干净净。

  没有任何一个人比乐间更加明白荆轲的失败对燕国来说代表着什么。

  既然荆轲已经失败了,那么可以预期的是,赵国的大军将很快的、像无数铺天盖地的蝗虫一般来到燕国之中,将整个燕国给彻底的撕碎!

  一想到这里,乐间整个人的心中都被恐惧所占满,突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乐间非常的清楚,以现在燕国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是赵国人的对手,哪怕三个甚至四个燕国也不成。

  就坐在乐间对面的客卿田光在看到了乐间这副魂不守舍明显已经被吓坏的模样之后心中也是有些无语,明明主意都是你乐间出的,事情也是你乐间操办的,怎么到了失败的时候却摆出这么一副无辜者的模样来呢?

  但吐槽归吐槽,作为客卿的田光还是出言劝道:“如今燕国之存亡尽系于君上之手,越是到此关键时刻,君上就越是不能够自乱阵脚啊。”

  乐间被田光这么一番开解,总算是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对着面前的田光深深的行了一礼,十分诚恳的说道:“若非先生之言,乐间险些便因此而自误!敢问先生,如今事已至此,可有什么计谋能够帮助乐间和燕国?”

  这个乐间的客卿田光正是当初介绍荆轲和高渐离给乐间的人,如今荆轲刺杀失败,说起来田光的心里也是有些害怕乐间追究自己责任的,因此看到乐间不但不打算追究自己的责任反而问计于自己,田光心中也是安定了不少,立刻就对着乐间出了一个主意。

  “君上,如今天下皆知赵军之强乃是无人可及也,因此以臣之见,君上所要做的必须是立刻派遣使者去联合其他诸国一同反抗赵国,否则的话恐怕此次燕国南逃覆亡之危矣!”

  乐间闻言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道:“去年之时六国伐赵却无功而还,如今魏国已亡,赵国也变得更强,吾就算是有意联合诸国,恐怕也是毫无用处啊!”

  田光正色对着乐间说道:“事在人为啊君上,难道君上忘了当年田单是如何将齐国从几乎灭国的窘境之中给拯救出来的吗?如今燕国的形势远远好于当年之齐国,君上又怎么能够就此轻言放弃呢?”

  乐间一听这番话顿时就愣了一下,忍不住想要吐槽。

  作为当年的当事人之一乐毅大将军的继承人,乐间太明白那场战争是怎么回事了。

  要知道当年之所以齐国能够成功复国,首先当然是因为燕国作死用骑劫换下乐毅,但其实还有另外一个潜在原因,就是在六国伐齐之后其他的国家都已经巩固了自己的地盘,但是燕国却没有解决齐国。

  于是其他诸侯为了不让燕国做大,暗中给齐国出钱出粮出人马,两相叠加之下才终于有了齐国的咸鱼大翻身。

  而现在的燕国一来很难指望赵国人会犯下像当年用骑劫替换掉了乐毅那种错误,二来能不能够获得其他诸侯的支持也是未知数,这两个当年齐国的翻盘点都没有,怎么学齐国去翻盘?

  但是乐间的心中也清楚,田光有一句话说的是非常对的,那就是事在人为。

  所以乐间很快就安定了心神,点头说道:“先生此言有理。”

  田光又继续说道:“君上,其实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应当是立刻进宫,先将大王和太后给安抚住。若是没有大王和太后的支持,君上想接下来想要做什么事情恐怕就非常困难了。”

  这句话点醒了乐间,他几乎是立刻跳了起来,说道:“若非先生提醒,乐间险些误事!吾这就进宫去求见太后!”

  当乐间见到燕太后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有几名老臣提前来到了燕太后的面前,正在言辞激烈的和燕太后说些什么。

  乐间见状不敢怠慢,立刻上前对着燕太后行礼道:“臣乐间见过太后,特来向太后领罪。”

  下一刻,燕太后的目光落到了乐间的身上,整个大殿突然变得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燕太后对乐间的处置。

  然而让这些其他的燕国大臣们没有想到的是,燕太后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就对乐间说道:“昌国君,请起吧。”

  乐间同样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心中不由得有一股暖流涌过。

  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太后仍旧是在支持自己的。

  但是这下子其他的几名燕国的老臣就不干了,只听其中一名名叫蔡鸟的老臣说道:“太后,正是因为这个昌国君的馊主意,所以让才燕国做出了赵国大王之举,让燕国在天下人的心目之中形象尽毁,又迎来了赵国的灭国之兵,此人实在是罪不可赦!老臣斗胆,请太后将乐间的首级献给赵王,如此方能平息赵王的怒火。”

  蔡鸟的这番话一落下,几名燕国大臣立刻就纷纷表示了赞同。

  他们对乐间的不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毕竟乐间自从当上了相邦以来,就一直在致力于将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中,和这些老臣们本来就起过了不少冲突,此时此刻能够有机会给乐间下绊甚至杀死乐间,自然就是这些燕国老臣们所最希望看到的事情。

  乐间一听到这番话之后脸色顿时一沉,对着面前的蔡鸟说道:“蔡卿,如今国家有危难,吾等身为燕国臣子,本该一同携手御敌,汝却只知道在这里攻讦同僚,难道就不能等到应付了这次危难之后再来讨论其他的事情吗?”

  蔡鸟冷笑一声,对着乐间说道:“乐间,如今朝堂之中谁不知道汝和那个赵国的大将乐乘的是同一族的人,说不定这件事情就是汝和乐乘暗中谋划,想要给赵国一个攻打燕国的借口!等到时候赵国大军到来之时,想必汝一定就会和赵国人里应外合,将燕国给献了出去!杀汝,便是解决事情的最好选择!”

  乐间一听到这番话,真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当场狠狠的一拍自己面前的桌案,喝道:“蔡鸟,汝完全就没有任何的证据,却凭空如此污蔑于吾?吾定不与汝干休!”

  蔡鸟冷笑一声,心中也知道今天自己和乐间也算是陷入死局了,当即也不再有任何顾忌,说道:“怎么,说到痛处了吗昌国君?如果不是的话,那么汝为何如此愤怒呢?”

  两人激烈的争吵让坐在上首的燕太后终于看不下去了,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打断了两人之间的争吵,缓缓的说道:“蔡卿不必再说了,刺杀赵王的这件事情老妇事先是知情的,而且也是老妇下令昌国君去做的,并非昌国君的责任。再说了,老妇也是赵国人,难道蔡卿觉得老妇到时候也会暗中和赵国人勾结,将燕国的大好基业通通都送给赵国人不成?”

  燕太后这番话说的可以说是非常的重了,所以蔡鸟赶忙说道:“老臣不敢,老臣说的并非太后,老臣说的乃是这个乐间实在是……”

  “够了,”烟台后再一次的打断了蔡鸟的话,说道:“当务之急还是应该想办法将这次赵国伐燕给应付过去才是。昌国君,汝来说说汝有什么办法?”

  乐间知道这是太后给自己赎罪的机会,立刻对着太后说道:“太后,以臣之见,如今首先应该征调全国所有能够征调的兵力,前往南线去防备赵国人即将到来的攻击。除此之外,还应该想办法派出使者其他诸国,联合诸国一同反抗赵国,如此方才能够有希望击退赵国的这一次攻击。”

  蔡鸟闻言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对着乐间说道:“这天下诸国早就已经被赵国人给吓破了胆子,又有谁敢在这个时候来出兵援助我们燕国呢?”

  乐间瞪了蔡鸟一眼,冷冷的说道:“汝都没有去试过,又怎么知道呢?这些诸侯国的国君又不是傻子,他们应该知道如果燕国真的灭亡了的话,那么接下来要被赵国攻灭的就肯定是他们自己的国家了,就算是冲着这一点,他们也一定会想办法支援燕国的。”

  蔡鸟重重地哼了一声,又说道:“现在陆地上的交通早就已经被赵国人阻断了,就算想要派遣使者,也根本就无法抵达其他国家!”

  乐间这一下也是恼火了,道:“陆路走不了可以走海路,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将消息传递出去,而且要用最快的消息传递出去,否则的话,到时候就追悔莫及了!”

  燕太后沉思片刻,终于做出了决定:“就依照昌国君的意思去做罢。”

  一个时辰之后,刚刚在朝堂之中和乐间吵架的那几名燕国大臣们齐聚在了蔡鸟的府中一间密室里。

  只见蔡鸟愤愤的对着在场的几名燕国大臣说道:“这乐间实在是欺人太甚,明明就是因为他擅作主张而引来的赵国大军,如今竟然不敢承担责任,反而还倒打一耙,实在可恨之极!”

  蔡鸟的这番话一说出来,立刻就有人附和道:“不错不错,而且太后看上去也是一意袒护乐间,完全将吾等忠心为国之人视若无物,实在是太令人心寒了。”

  众人不由得一番长吁短叹。

  蔡鸟环视在场的众人一圈,眼中突然闪过了一道青光,缓缓的说道:“诸位,其实吾等也不是没有更好的选择。”

  在场的几名燕国大臣也都是人精了,一听顿时就知道蔡鸟的意有所指,当即便有人催促道:“蔡卿,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卖关子,还是赶紧将汝的办法说出来吧。”

  蔡鸟冷哼一声,低声说道:“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既然这太后和乐间把持着燕国政坛,吾等想来是完全没有出头之日了。倒不如干脆就投了赵国,或许还能够为自己的子孙后代博一番富贵!”

  几名燕国大臣们闻言先是一惊,但是震惊之后竟然完全没有任何人反对蔡鸟的话,反而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过了片刻之后,有人咬牙道:“也罢,反正太后也不信任吾等,吾等又何必为她效死?”

  “不错,正是这个道理!”

  “吾也决定了,弃燕而投赵!”

  众人七嘴八舌的作出了决定,然后到:“蔡卿,既然如此,那么就由汝来负责去和赵国人暗中接触了。”

  蔡泽嘿嘿一笑,一双小眼之中精芒闪烁,道:“诸位放心吧,定不令诸位失望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