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最强国防生 > 第七百五十九章 山下山上

  皮山县武装部,当安黎带着人手到来的时候,这里的工作人员早就忙成了一团。

  此前他们也曾接待过数量不少的慰问团,但此前从来没有哪一次规模会这么大,来的人身份这么高。

  京城文艺工商界的不少知名人士都在此次慰问的队伍当中,保证他们在慰问期间的安全,是皮山县必须要做好的工作。

  看到安黎和战士们的身影,一早接到电话站在门口迎接的武装部参谋长阿扎提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同志,你好,总算把你们给盼来了。”

  那种如释重负的语气,宛如盼星星盼月亮一样,一时间还真是让猛虎营和各哨所组织起的官兵们有些受宠若惊。

  而作为此次安保工作的牵头人,安黎走上前去,十分热络地握住阿扎提的手:

  “让你们久等了,我是边防十二团猛虎营教导员安黎,这位是我们的参谋长霍显民同志……”

  一一介绍完此次前来的各单位的带头军官,安黎便开门见山地说道:

  “此次我们一共有一个营的官兵前来。根据团部指示,安保工作将由我们派出一个连负责,其他方面的工作,但有需要,请尽管指示。”

  安黎的脸谱化更多地表现在部队思想建设方面,待人接物这些地方水平还是相当高的。

  皮山县武装部本身级别就比较高,虽然阿扎提跟他一样是中校军衔,而且履历上安黎也更厚重一些,但就慰问团接待这件事情上,安黎还是主动放低身段,将指挥权交给了武装部。

  安黎和霍显民是来到这里的部队中军衔最高的两名军官,安黎表明了态度,而霍显民则附议地点头,这件事情基本上就是边防团的态度了。

  阿扎提心里也是一阵温暖。

  “客气了,武装部是联系部队和敌方的重要桥梁,能够为兄弟部队服务,才能体现出我们的价值。安教导员,武装部给战士们安排的宿营场地就在人民广场不远的地方。我先带大家安顿好,然后再回来找部长他们商讨接下来的事情吧。”

  安黎口中所说的一个营的官兵完全是按照满编的数量说的,几百号人想要找个建筑物安顿下来也相当不易。

  好在现在正是六月的天气,宿营的话,晚上也不是太冷。

  对于这样的安排,阿扎提还是有些歉疚的:“县城里建筑就这么多,如果再过段时间,学校放假倒是可以安排大家到学校宿舍住。但这几天我们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住处,只能委屈大家伙了。”

  官兵们安扎好帐篷之后,安黎等人便随着阿扎提前往武装部开会研讨此次慰问团的安保工作。

  太阳西落东升,新的一天终于到来。

  充分融入到神仙湾哨所的沈耘,还是保持着在下边作为军事主官的自觉,在起床哨响起之前,便翻身起床叠好被子走出了宿舍。

  他并非这里起的最早的一个,哨兵,还有炊事班,以及萧连长,都先后走出宿舍,贪婪地吸吮着空气中稀薄的可怜的氧气,企图在新的一天,从一开始就让身体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

  随手捧起一把雪,在脸上反复揉搓,直至雪沫被体表的温度化成雪水,最终随着脸上的尘垢一并跌落到冰寒的雪地上,溶出一个豆大的小洞。

  随着这种小洞增多,沈耘的精神也因为冰凉的刺激驱走残存的睡衣,变得清爽了许多。

  “上喀喇昆仑四个月,我有三个半月没有用真正的水洗过脸。不过这感觉确实得劲。”

  看着迎面走来的萧连长,沈耘颇为感慨地说道。

  平易近人的沈耘自然吸引的萧连长附和起来:“习惯确实是一种强大的力量,前些年我们连来了个城市兵,一开始对咱们这种生活习惯是万般抵触。”

  “说什么雪看起来洁白但是根本不干净,每次看到我们吃雪解渴都各种阻拦。”

  “后来呢?”

  这种情况,要么就是被这种情况给同化,要么就只能被迫离开。在这种哨所里能够坚持下去的人,肯定不会对这些问题再斤斤计较。

  “后来啊,他吃了一次雪,窜了两天稀,被我背下山区医院住了一个月。本来以为这小子会打报告下山,谁知道康复之后,居然还有胆子上来。”

  “如今他成了我手底下一个班长。”

  见证一个人的改变,是高原上的官兵们最为期待的事情之一。

  萧连长之所以自豪,完全是因为这城市兵回来的原因主要是在住院期间,自己很多故事改变了他要离开的想法。而这个小伙子最终能成为班长,让边防的种子从他这里继续生根发芽,正是萧连长他所期盼的。

  这样一个小小的故事,倒是让沈耘有了一些兴趣。

  “那后来呢,他是不是也习惯吃雪解渴了?”

  “并没有,从那天起,他没有吃过一口雪。不过每天晚上总是会积极地给大家烧水往水壶里灌,这一灌啊,就是两年。”

  说到这里,萧连长脸上有些唏嘘。

  时间在平凡的人手里,总是会容纳很多平凡的事情。

  烧水灌水虽然是件小事,但能够坚持两年,何尝不是一种朴素的伟大。

  对于这样的战士,沈耘素来是有种特殊的敬重的。

  “怎么,听这意思,要走了?”

  “他不想走,但我不想留他。”

  沈耘完全没有想到萧连长的回答居然是这个样子,一般来讲,不应该是年限到了,衔提不上去,不得不走么?

  沈耘已经打算好了这次也要走走关系的打算一瞬间随着这一句话烟消云散。

  “怎么个情况?”反正是迷糊了,沈耘也不介意当傻白甜追问下去。

  “小伙子高考结束之后就来参军了,加上政策,今年过去他的学籍就成问题了。”

  “干边防固然充满了荣誉感和使命感,但小伙子脑瓜子聪明,不去学些高端技术可惜了。他要是将来能搞出先进的飞机大炮,对国防的贡献肯定比呆在这里大多了。”

  看着萧连长,沈耘心里霎时升起一种除了对自然挑战产生的敬重之外的佩服和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