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奋斗1981 > 第507章 绑架

  放下话筒,唐九说道,“老三,来不及叙旧了,我们一个会计被绑架,一个小时前的事情。”

  两年未见,唐九的变化很大。在他身上已经看不到老农、拾粪工的任何痕迹,身着唐装的他,俨然与东南亚华人商人没有区别。不过李路注意到,唐九衰老得很快,四十多岁的他,脸上却已经开始出现皱纹。

  可想而知过去两年里是生活在高压之下的。

  在海外打拼的艰辛可见一斑。

  唐九指了指刘小光和钟铁山,道,“猴子,铁山,你们去把情况侦察一下,是何姿的男朋友打来的电话。”

  “是!”刘小光和钟铁山马上快步离去。

  “老三,坐。”唐九道,看了看张卫伟和万山,说道,“你是张卫伟,你是万山?”

  张卫伟和万山齐声问好,“九叔好。”

  “好,坐,歇会,我把情况讲一下。”唐九道。

  众人纷纷坐下,张建国张罗着倒水。

  唐九对李路说道,“何姿是我们在当地招的会计,当地的华人,过了考察期,姑娘很能干,一直负责公司在新加坡这边的财务开支这些。事情很突然,现在只知道绑匪给她的对象打了电话要求支付十万美元的赎金。”

  李路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华夏时间22时30分。此时,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一样,采用的是东七区半,也就是说比华夏时间要早三十分钟,即22时整。

  “今天是工作日?”李路问。

  唐九点头道,“是。下午下班的时间是十八时整。何姿的对象说,何姿下班之后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去了一趟商店。等到晚上九点多,何姿的对象就接到了绑匪的电话,要求十万美元的赎金。”

  顿了顿,唐九继续说道,“何姿是我们第一批招收的人员里表现最突出的其中一名。抗战时期,她的爷爷变卖了所有的家当,捐给了我党。她的父亲在当地商界很有号召力,一直心向我党,一直想着落叶归根,可惜因为一些原因一直未能如愿。”

  李路注意到,唐九说的是“捐给了我党”,这是重点。此时,李路已经明白了唐九的意思,何姿很重要,而不单单因为她是红星海外新加坡分公司的会计。

  这个时候,张卫伟忍不住皱眉问道,“九叔,绑匪要求十万美元,这不太正常吧?这点钱,显然和大商人女儿的身份不符合。”

  唐九说道,“何姿的父亲经营着两家粮食店,买卖不大,他在商界里的号召力,并不是因为做的买卖很大,而是因为何姿的爷爷在当地华人圈子里德高望重。可惜老人家前几年过世了。”

  他微微摇了摇头,说,“十万美元不是小数目。”

  张卫伟和万山都有些不明白,区区十万美元而已啊!

  李路叹气解释道,“别说在新加坡,就算是在美英法这些发达国家里,手里有十万美元,就已经可以衣食无忧了。”

  好一阵子,张卫伟和万山才不约而同地找到了问题的所在。因为都是在李路身边工作,平时接触到的动辄上千万上亿美元,几百万美元那都是有了免疫力。见得多了自然就麻木。因此,听到绑匪只要十万美元,他们感到诧异也是符合逻辑的事情。

  对华夏币的概念又是不一样的,因为他们在国内毕竟要生活,有生活就会产生钱物交易,对物价有清晰的概念。

  现在的新加坡尚且在温饱线上挣扎,十万美元是什么概念就可想而知了。

  “基本可以肯定,绑匪很了解何姿的情况,我估计,绑匪肯定是知道她在替一家很有钱的公司工作,而且是会计。”李路分析着说道,“她父亲只是经营着两家粮食店,是绝对拿不出这么大一笔钱来的。”

  说着,李路看向唐九,“九叔,你们被有心人盯上了。”

  唐九丝毫没感到意外,在接电话的时候,他就有这种猜测了。绑匪不会随随便便绑一个人开口就要十万美元的赎金,那是掉脑袋的事情,在无法确定肉票家里有能力拿出这笔钱的情况下,有点脑子的绑匪都不会轻举妄动。

  万山忽然说,“何姿的对象有问题,九叔,我建议马上控制住他!”

  谁知,李路和唐九同时看向万山,都在呵呵的笑。

  万山就不明白了,张卫伟刚想到这点,一看这个情况,也感到奇怪。

  李路说道,“九叔让猴子和铁山两人去,他们自然的知道怎么做。”

  张卫伟和万山这才恍然大悟,顿时有些小尴尬——小看人了。

  事实上,因为没有过交集,张卫伟和万山对这边的许多人都不了解,不太清楚他们具体是什么人。实际上,论个人能力,新加坡这边的骨干,随便拉出一个来,都能和陆港大本营的核心骨干比个不分输赢。

  在社会经验方面,也许海外的这帮人的经验更加的丰富。在国内,至少的语言互通的,沟通方面没有任何问题。张建军这帮人到了国外,首先面临的是严重的语言不通障碍。除此之外,还有包括生活习惯、地域风俗、性格、禁忌、歧视……等等等等困难。

  他们一个不剩的全都走了过来,整整两年的时间,说是脱胎换骨也毫不为过。

  李路问唐九,“九叔,你打算怎样做?”

  唐九没有怎么犹豫,道,“找到位置,把人救出来。我们的主力人员都在这边,没有问题。”

  然而,李路却是摇头说道,“我的意见是支付赎金把人救出来。”

  众人都是猛然一愣。

  这绝对不是李路的性格,他是以牙还牙以血雪耻的人,怎么可能乖乖支付赎金?

  这里面一定有别的说法。

  哪怕唐九,一时半会也想不明白李路为什么选择这样的方式。

  李路说道,“把何姿的事情通知她的父亲,通知新加坡警方,另一边,我们加快速度支付赎金救人。”

  此时,唐九想明白了,“你打算利用这个机会给新加坡政府施压?”

  笑着摇了摇头,李路道,“那是一国政府,我可没那个本事去施压。不过,通过这件事情让当地商界的广大华人真切感受到治安形势的严峻,引起他们的高度重视,却是未尝不可的。”

  唐九明白了,他不会说破,当即道,“那就按照你的意思来办。这样很容易,绑匪要的是钱,我安排人直接去交钱救人,没有问题。”

  李路指了指万山,道,“万山跟着去,熟悉一下环境。”

  “是!”